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云山遮蔽了思想者/刘东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8日 来稿)
    
    作者:刘东辉
       

    关于“重建思想的中国”问题,荣剑先生是这样开宗明义的:“通过上述分析,我得出这样一个基本的看法,中国的革命和改革是没有思想灵魂的,是没有明确的理论指向的,是没有终极价值关怀的,理论和实践始终是处在分裂和矛盾之中,贯彻行动的是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理论纲领和指导思想都是策略性话语。中国的未来前途取决于重建思想的中国,取决于建立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取决于建立符合人类正义的价值导向。”
      
    这里,荣剑先生的意思并没有错。但我觉得,里面有些内容最好换一种说法会更准确。之一,中国的革命和改革并非没有完整的理论体系或话语体系。然而,这种话语体系充满乌托邦色彩、政治功利主义以及为专制政权提供合法性来源的救世主式的理论说教,因而是一种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终极价值关怀的话语体系,而这种话语体系和它力图解释的政治实践与历史真相,完全背离,相距甚远。因此,重建思想中国的第一步,就是将这种话语体系歪曲、颠倒了的历史真相还原其本来的真实面目。之二,为此,就必须建立一套新的话语体系,这套话语体系的主要使命,就是科学地、真实地还原中国革命和改革的历史真相。但既然这种“还原”充满了科学性、哲理性、思想性,就不应将几十年中国革命的历史简单地看成几种西方流传进来的“主义”的大拼盘,更不应该看成一个“乡村小知识分子”领袖随心所欲的“机会主义”产物,这样的思路也许永远无法带领我们走进历史真相,因为任何历史事件和历史进程,都是多种历史条件和历史因素合力的结果,绝不会像表面那样简单。之三,只有当这个话语体系正确解释或大致还原了中国百年来的历史真相之后,才可以谈到创建下一步改革的指导思想问题。但千万不要抱有这样的幻想:这种指导理论能和改革实践完全吻合。这种完全吻合的案例,至少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即便像美国两百多年的宪政历史,其宪政理念和宪政实践,也从来没有完全吻合过,只是在不断地吻合过程之中。
      
    全部问题就在于怎样创立还原历史真相的话语体系。对此,荣剑先生这样解答:“建立中国主体性思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觉得建立中国主体性思想不是要脱离世界文明的大道,更不是要背离普世价值,而是在世界文明和普世价值基础上,建立起面向中国历史、现实和未来的中国话语体系。按照我的理解,中国主体性思想实际上包括着四个维度。第一,它要以中国史观为指导思想。所谓中国史观,就是说以中国区别于欧洲的历史特质和历史经验,建立起中国自己的历史尺度,重新发现和编撰长期被欧洲历史遮蔽的中国历史,建立起区别于欧洲史观的中国史观。第二,中国主体性思想必须以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经验为依据。第三,以中国现实的问题意识为导向。第四,以实现人类普遍正义和幸福为目标。”而如何建立中国主体性思想,荣剑先生设想,能否既不走马克思主义之路,也不走西方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之路。“现在很多人都在想能否走出这对立的两极。我所理解的秋风的宪政儒学,是不是想走出一条新的道路?就是第三条道路,介于西方和官方对立的两极之中,走出第三条道路。这在方法上我认为是可取的,但是要运用这套话语来充分地解释中国问题,我认为还需要做很多工作。”
      
    在此,我想谈谈“第三条道路”问题。既然在荣剑先生看来,我们(民间思想)对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的抵制和批判,主要还是基于西方知识体系,即不管自由主义也好,社会民主主义也好,都是一套知识体系,那么,在走“第三条道路”问题上,能否离开这一套知识体系,进行独创呢?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荣剑先生说:“我也意识到,如果离开西方现在这套话语,包括概念,那你就没法说话,思想就没法言说了,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能否一半依靠西方知识体系,一半依靠中国传统思想资源?但如此整合出来的“中国史观”,又如何“以中国区别于欧洲的历史特质和历史经验,建立起中国自己的历史尺度,重新发现和编撰长期被欧洲历史遮蔽的中国历史?”
      
    我觉得,在中国思想界和史学界,有一种对西方知识体系普遍的抵触情绪,认为以西方知识坐标来解释中国的社会现象和历史,是一种耻辱,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用自己传统文化的坐标来探明中国自己的历史呢?
      
    这是一种严重的历史误读。西方人在探索、解释自己的历史社会过程中所建立起来的知识体系,不仅仅是西方人对人类社会的认知过程,其中还包含着整个人类对自身社会进行认知的普遍规律和必由之路。也就是说,恰恰是西方人率先代表全人类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能否用探明自然界运行变化规律的那些方法路径,来探明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呢?
      
    应该坦承,西方人进行这方面的尝试,比我们早了几百年,而他们在此间积累起来的知识体系和历史观,是经历了几百年反复曲折的认知过程形成的,其中的认知规律,不仅仅支配着西方人,而且会支配整个人类,就像对电的认知过程一样,不仅仅是西方人,而且对整个人类而言,都是认识上的必由之路,谁也别想绕过。区别只在于,前人是一步步摸索出来的,后人只需要掌握前人现成的研究成果即可。而人类认识真理必须跨过的第一道门坎,就是把自己和认识对象分开,保持认识主体的独立性。对于探索人类自身社会发展规律的社会科学而言,这道门坎还是双重的,即认识主体既要在意识上和认识对象分开,保持思想的自由度和独立性,而且还要在各种利益上和认识对象分开,保持自由度和独立性。也就是说,在所谓“阶级社会”中,认识主体不仅要在意识形态上,而且要在各种政治经济利益上和作为重要甚至主要认知对象的政治统治者完全割开,才有可能对他眼前这个社会进行科学真理的探索。
      
    而中国传统的文化和思想资源,却从来没有跨越过这道双重门槛。试问,中国传统文化中无论是道学还是儒学,自始至终在意识形态及各种政治经济利益上和统治集团分开过吗?独立过吗?
      
    因此,中国从来没有“自产”过现代社会科学,而对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群体而言,他们对中国社会和中国历史的观察和思考,也大致停留在从西方知识体系中拿来现成的“电灯”和前人已摸索出来的一些现成的思想理论成果上,却很少获得过这些思想理论成果在原始探索过程中的那些深刻的体验。因此,想完全撇开西方知识体系,或者完全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资源中寻找“第三条道路”,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然而,完全撇开中国传统思想资源,或者企图完全从西方知识体系中寻找第三条道路,也同样是不可能的。西方数百年社会科学的探索史已经反复证明,人类对自身社会规律的探索和认知过程,与人类对自然界的探索和认知过程,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人类社会的复杂和变数,远不像水到一百度就会沸腾这样的原理那样简单,因为人类是有思想、有感情、有社会行为、有各种利益需求的高等动物,由这种动物构成的社会,和由各种物质元素构成的自然界,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何况认知者就是人类社会的一员,他再怎么独立,怎么可能摆脱他的社会局限和历史局限呢?而更为重要的一点还在于:对于自然界奥秘的探索,人类思维中的科学理性就足矣,而面对人类社会的谜底,这种科学理性尽管必须,但远远不够,在许多复杂的情况下往往束手无策,一筹莫展,甚至弄巧成拙,适得其反。因此,迄今为止,尽管人类社会科学已经有了数百年的发展,但其成果却远没有自然科学那样辉煌,甚至可以说,人类对自身社会的了解程度,还只是皮毛而已。尤其当人们试图按照所谓发现了的“社会历史规律”对人类社会的普遍弊病进行“革命”和改造时,更容易窘态百出,谬种误传。所以在任何时侯,都不要随意夸下“理论和实践高度一致”的海口。
      
    可见,即便我们按照西方人原始的认知过程对中国的历史和社会进行彻底的、全方位的探索,对其结果也不要过于乐观。同时,如果按照西方社会科学中的科学理性去彻底批判、抛弃中国传统的文化思想资源,最终的结果可能不是离真理越来越近,而是离谬误越来越近。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在眼前:依照人类的知识成果和科学理性,几分钟就能把基督教关于上帝一周之内创造世界万物和人类的神话驳倒,然而,眼下全球的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已达22亿人,几乎有增无减,其中包括大量的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这就是单纯的科学理性为什么无法战胜人类社会的悬念所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1919601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巨人!——记刘大孬/刘东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逃犯都是合法的
  •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 越南1919年廢科舉試:為國語字“崛起”大開綠燈? 
  •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 宿命:中国梦只能在与美国精英梦博弈中实现
  •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 老鼠冒险雷探长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無家可歸
  • 谢选骏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 李芳敏144000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 陈泱潮17.台灣事實上已經成了新疆西藏香港……等地區“八刀革命
  • 台湾小小妮梅根和哈利王子被媒體逼走!
  • 少不丁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 台湾小小妮政治?
  • 生命禅院我能为你做点什么/雪峰
  • 张杰博闻武汉封城九省市沦陷为什么政府不敢公布肺炎疫情?
  • 金光鸿天降奇病,信神行善可以得救
  • 谢选骏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台湾小小妮兩岸關係:公投?
  • 胡志伟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台湾小小妮大勝:大敗
  • 谢选骏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胡志伟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吴倩你们的耶稣:哈諾客(以诺)和厄里亞(以利亚)将不会以人形出
    论坛最新文章:
  • 医院拒收 海鲜市场患者为打吊瓶每天上街扩散病毒
  •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 武汉肺炎病毒传染与研究跟进
  • 马克龙出访以色列
  • 封锁重大疫情信息 党国体制办大事
  • 武汉发热女子承认用退烧药降温后进入法国
  • 世卫组织建议:个人预防武汉肺炎系列防护措施
  • 针对武汉肺炎,美国研发新疫苗
  • 武汉肺炎蔓延四成半省市 440人染病9人死 卫健委忧病毒有变
  • 袁国勇:新型肺炎可能已扩至第三波爆发 澳门现首宗确诊病
  • 港民主派两取消资格议席决不补选 仅及关键少数 议员忧难截
  • 蔡英文:中国应与台湾共享疫情信息 WHO不应排除台湾
  • 武汉肺炎病毒依然神秘
  • 武汉肺炎 超级传播者出现了?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第五节 理性与疯癫之二
  • 港专家警告武汉疫情入第三波家庭与医院传染
  • 中国卫生部新报告疫情 14省份受侵呈遍地开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