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义:环境成本是带毒GDP的千万倍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7日 转载)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这几天,中国大陆正在召开“两会”。网上称两会为“二会”,这是一句骂人话。文雅一点,是“二百五”的意思,不文雅的字眼,就不便出口了。两会上确实有些很“二”的事情,比如“万年代表”申纪兰,她的名言是:“这个网,你谁想上就能上?还是要组织批准呢?”“我有个想法,网也应该有人管,不是谁想弄就能弄,就跟人民日报一样。外国那些人那是瞎弄的,咱不能这样,咱要按照原则去弄,不要好的弄成坏的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二”到这种程度,也就令人无话可说了。

    
    就我特别关心的环境问题,代表们还是有一些不那么“二”的言论,甚至有些还说得很好。比如刚卸任的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先生就说,“环境保护最大的压力来自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的冲动。不惜‘血本’,‘上大项目、大上项目’,成为一些地方的经济支撑。如果这些项目是高污染、高耗能行业,环保压力将更大。一些企业飘红的业绩背后,染黑的是良心。”这一段话,最后边一句是精华:“一些企业飘红的业绩背后,染黑的是良心。”可惜前半段都是老生常谈,什么叫“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的冲动”?是“盲目”的“冲动”吗?是“追求GDP”的“冲动”吗?统统不是,而是计算精到的私利,是染黑了的良心。
    
    在这段话前面还有一段极其精彩的:“环境恶化,生存威胁,以往经济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一些海外媒体评价,这样的快速GDP增长是‘有毒的增长’。淮河流域1500多个小造纸厂曾让1.2亿人喝不上乾淨水。要恢复淮河本来面貌,成本超过造纸厂创造GDP的数万倍!山清水秀不再,到底谁是‘带毒GDP’的背后推手?”“有毒的增长”揭穿了“世界第二经济体”的秘密。尤其是这句话说得好:“要恢复淮河本来面貌,成本超过造纸厂创造GDP的数万倍!”——这是多年来我看到的最清醒,最透彻,也最沉痛的一句话。所谓“经济奇迹”、“千年盛世”,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数万倍”。不要简单地说这是言过其实。如果听任犯罪企业用高压泵把污水往地层深处灌注,千年万年都难以恢复,用生态经济学方法认真计算一番,其代价可能真的就是“数万倍”。黄河断流、淮河污染、渤海死亡等等,可能算下来都应该是千倍万倍的级别!我心里正在赞叹这位张力军委员,却发现这段话似乎不是他讲的,而是记者借提问而发表的意见。新京报记者沈玮青,好记者!
    
    前副部长张力军讲得不错,部长周生贤如何?讲的尽是些不疼不痒的官话,多次谈到:“离开经济发展抓环保是‘缘木求鱼’,脱离环保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前半句是胡说,后半句是套话,只因为最后一字都是“鱼”(渔),自觉有趣吧?当今之中国,有那一个当官的“离开经济发展抓环保”了?至于百姓和环保组织,他们有权只要环保,只要保命。他们这权,是基本人权,是保命权,是无须任何前提的。至于“脱离环保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周部长是官员,是专家,还是委员,应该讲几句实话,比如,为什么各级官员要“竭泽而渔”?是不懂道理呢还是“黑了良心”?环保部提出“力争到2030年全国所有城市达到空气质量二级标准”,委员们抱怨时间太长,希望缩短。周先生实在应该冲他们讲句大实话:17年就嫌长了?制度不变,一百年都没指望!最后,忍不住要温馨提醒周部长:您的前任们,如前国务院环委会主任宋健,前国家环保局局长解振华,前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主任曲格平以及您的副部长潘岳,都曾经出于责任感说过一些大实话、心里话,您怕什么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10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义:肆意排污是蓄意谋杀重罪
·为持续笼罩半个中国的大雾霾叫一声好/郑义
·人民不会永远忍受生态掠夺/郑义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姜维平 (图)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郑义 (图)
·郑义:我看滇池是死定了
·谈中国大陆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郑义:空气污染的真实信息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谈镇江近来发生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谈中国官方“碳积累排放量”理论/郑义
·重金属危及子孙/郑义
·谈去年底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环境事件和生态灾难/郑义
·谈谈中国官方提出的“人均积累碳排放”生态观/郑义
·谈《新华社》关于江西铜业排污责任推给历史的调查稿/郑义
·半壁江山罩尘雾说明了什么?/郑义
·再谈中国的空气污染 /郑义
·中国的鱼都“叛逃”到俄罗斯去了 /郑义
·谈中国“朝三暮四”的环境监测标准 /郑义
·中国环境监测标准与国际标准的脱轨 /郑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