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名人孩子涉嫌的“轮奸案”应成为新政法治观的试金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5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一起令人震惊的“轮奸案”,引起社会广泛的注意,一时间成为广泛议论的焦点,众说纷纭、谣言四起、猜测不断。虽然由于“两会”召开期间维稳的需要,可能对报导加以控制。但却不能排除因“处理不当”、触犯了社会在两性关系的道德底线上“民规俗成”的大忌(不接受强奸或轮奸行为),而成为以后社会不安定“隐患”导火索的可能。新政为什么不趁机再烧一把火,采取主动将这种潜在的“危机”烧掉,转化成宣示自己“法治观”的机会呢?这绝不是虚头八脑的说“假、大、空”话,而是完全可能做到的“有法可依、依法可办”的实事。

    
    为便于展开讨论起见,首先让我们对此次事件,作一个负责任、不带主观情绪或偏见的“就事论事”叙述。那就是『权不高(离权力中心尚有相当距离)、但位重(因在当年一部引起社会轰动影响的电影中,唱过几支极受欢迎、更流传甚广的红歌插曲而家喻户晓。成为从来没有打过仗、立过出生入死的战功、却享有将军衔的社会名流)的著名歌唱家李双江、梦鸽夫妇的独子李天一(又名李冠峰),涉嫌参与一起集体淫乱(包括强奸、通奸、顺奸或轮奸可能在内)的犯罪活动的事实』现在争议的问题是:一,李天一有份参与的,到底是“轮奸”还是“集体淫乱”行为(二者量刑程度不同)?二,李天一是否已经达到法定(成年)年龄、从而有“脱罪”的可能?这才是问题的焦点或关键之所在。因为在今日之社会,各种“性犯罪现象”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中国人真正关心、在意的,是“法律面前是否人人平等”以及“有没有法律特权存在”的问题。偏偏这两个问题在这起案件中,解决起来是并不困难的。比如:
    
    有传说,案中的女性“受害者”,已经被优厚的赔偿条件(如提供户口、房屋等高额经济赔偿)买通,同意以承认“自愿”为条件“翻案”,同意撤诉私了,从而改变这起案件的严重性质和判刑标准。这的确是类似案件中常见的结果,是社会一种普遍“见利忘义”的无奈现实,但是却并不影响本案的社会示范效果。
    
    我们完全可以顺势在接受“受害人”改口的同时。一方面要追诉其“报假案”的欺诈罪;还要更改她的“受害者”身份,转成这起集体淫乱案件中的“同犯”,一起接受公开惩处,反而可以从正面起到“以儆效尤”的威慑作用;
    
    这起案件中的另一个焦点,就是李天一的年龄做假问题。有传说认为他实际已经成年,之所以还想留在未成年阶段,就是为了尽可能地减轻法律的惩处。只要不弄虚作假,这也是符合法理人情而无法指责的“钻空子”行为。问题是必须掌握确凿的年龄证据。
    
    其实解决的办法一点也不难。因为在此之前,医学科学已经找到确认真实年龄的方法--测骨龄。并且成功应用在奥运会等国际性大型体育赛事中,用来检验游泳、体操等参赛运动员的真实年龄,以保证比赛的公平性。我们完全可以借鉴引进这种科学方法,来获得李天一的真实年龄,作为判刑或追究造谣者“诽谤罪”责任的依据。其可行性前提,是必须杜绝参加鉴定的具体人员,因受到权力关说或金钱贿赂而“弄虚作假”的可能。建立起有法律永久追诉权的个人签名负责制。以便将来在任何时候发现检测结果不真实时,可以追究参加者个人的刑事责任、使其承担名誉受损的风险,以及对相关受害者,进行经济赔偿的责任,从而不敢去“铤而走险”。
    
    事实上,因为李双江并不是真正权高位重的高官,所以李天一也不是“衙内”级别的二代。加之以有过被劳教的“前科”。所以对他的“依法处理”所产生的社会影响,绝对应该是对正能量的加分,是利大于弊的。而对他所犯错误(甚至罪行)的任何宽容或包庇,一定会引起社会的不满甚至反弹,形成有害的负能量。权衡之下,新政的有关部门应该怎么做?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这不仅是对新政以干实事来“取信于民”的大好机会,也是对能否坚持“法治观”的真正考验。望“两会”能知所轻重地三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1920914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一丁:以万能的中国文化来取代“制度决定论”
·潘一丁:再论科学《因果论》的现世报应
·潘一丁: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潘一丁:一个不敢下“罪己诏”的中华民族,岂能奢谈民主
·潘一丁:如何以“中国特色”来认识和解释中国问题
·潘一丁:从“孔庆东现象”看一盘散沙、窝里斗的表象、成因和根治
·潘一丁:论“中国特色”
·潘一丁:从诚信缺失到怀疑一切--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潘一丁:人类社会得了“白血病”
·会叫的狗不咬人/潘一丁
·潘一丁:论“微博”的丛林本质
·“九一一”--人类之殇/潘一丁
·潘一丁:《新理论》对几个大忽悠口号的反思
·论法制的“丛林化”/潘一丁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让“民主”从妓女变成老鸨
·潘一丁:论当代社会对人、人性、人道和人权概念的狗屁不通
·潘一丁:一根“搅屎棍”--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中国读书人代表李敖
·潘一丁:民主社会的遗传病--“为自己讳”
·武器对西方山寨“文明”的批判--评挪威爆炸案/潘一丁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