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试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1日 转载)
    
    来源:纵览中国 作者:闵良臣
    

    最近从一篇网文中看到说,中国大陆除了那位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之外,目前仍有两千名被关押的异见人士(即“政治犯”),在狱中渡过春节。说你不信,看到这种文字时很吃惊。本人孤陋寡闻,原先总以为被关压的异见人士也不过就那么十几二十人,没想到竟有如此之多!难怪有人在总书记强调执政党要容忍尖锐批评后单刀直入:如果真的容得下尖锐批评,那就释放被关压的一切政治异见人士(也就是“政治犯”)。
    
    什么叫异见人士?说白了,就是一些对政府有强烈意见并且公开表达出来的人。
    
    这在西方民主社会算什么呀。那里的政府虽然也并非巴不得人民对它有意见,可是只要人民有意见,完全可以充分且尽情表达。有意见,不允许表达,这不合乎天道,也不合乎人道!并且只会增加社会的不稳定。
    
    中国大陆社会不稳定,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不论谁来粉饰都没用。
    
    为何不稳,关键就是政府不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或者即使允许你说,也非常有限。现在虽然是信息时代,有了互联网,人们可以上网自由发言,可只要一说到对政府的不满,网管就要干涉就要管理,也就是删帖,封邮箱,封微博,甚至干脆让你不能上网不能跟帖评论发言。
    
    台湾一位政治大佬不懂大陆行情,赶时髦,也在大陆一家门户网站开了微博,想不到由于粉丝大增,微博注册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封掉了。大陆毕竟不是台湾!
    
    更邪乎的就是设置、过滤敏感词。据说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互联网在全世界也排第一。国家“建设了全球最庞大的敏感词库。前一段时间因为‘南方周末事件’,‘南、方、周、末’四个字全都成了敏感词。你知道中国姓方的和姓周的加起来有多少人吗?姓方的约有五百万人,姓周的有两千五百万人。因为南周事件,有三千万人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这当然不是网站网管的本意,他或她不过是端谁的碗服谁管(不排除有网站的网管怕事,自作主张,自我束缚,在那加大网管力度)。可那些管网管的人以及管着管网管的人不知道,你越是要这样做,人们就越是不满,并且这样做只会再增加一条不满。而我们都知道,一个社会当大多数人有很多的不满,这个社会自然也就不可能稳定。
    
    那么你怎么知道一个社会有很多不满呢?这个不难。只要看民谣、段子满天飞,就说明这个社会的人们有很多不满;因不能正常诉求,只好借民谣、段子发牢骚。
    
    最近听人说,苏联解体前也是这样。这就更值得警惕了。当然,我说的警惕,不是要他们增加东厂锦衣卫,更不是像周厉王那样弄到人们只能“道路以侧目”,而是考虑如何减少民谣、段子的“创作素材”以及如何让人们正常释放不满。当然喽,时至今日,估计由于积怨太多,民怨太深,弄得社会像一堆干柴,有些人即使想回头也难。
    
    所以说,所谓社会不稳定,其实就是在说社会日积月累,积聚了人们平时对政府的大量不满的缘故。如果人们没有不满或是极少不满,社会还会不稳定吗?
    
    现在很奇怪——当然我想很奇怪的绝非我一人:政府一边害怕因为人们的不满而社会不稳定,一边却又不断制造着不稳定因素,也就是上面所说的向社会提供民谣、段子的大量“创作素材”,而不是想办法解决人们之所以不满以及合理地释放人们的不满。
    
    其实,中国社会的很多令人不满,都并非不可抗拒的因素或说解决不了的缘故造成,99.99%都是人为的,甚至可以说就是各级政府官员以及普通公务员造成的。这也是有些人虽然知道人们为什么不满,却就是不去解决那些令人们不满的缘故。因为要解决那些不满,就要拿他们自己“是问”。
    
    可你不就是想要稳定吗,那就找一找到底因为什么不稳定:是群众的问题还是官员的问题;是地方的问题还是中央政府的问题;是贪污腐败的问题还是根本制度的问题。只要彻底放弃一己私利,也不管这私利属于谁——哪怕属于执政党属于政府,也绝不袒护,需要改革什么就改革什么,只要中国社会需要。如果明明找到了病症,而只是因为投鼠忌器,那就没办法了。可像现在这样,岂不是有点南辕北辙的味儿:你目的想要稳定,可你的手段却总是相反地在制造不稳定。这样,你的目的怎么实现得了呢?安倍晋三近日出访美国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中国国内政治体制,有些人脸上挂不住,强调一国的体制好不好,只有本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这话说得没错。可现在有多少“本国人民”认为我们这个体制好呢?国家又给“本国人民”充分发言权了吗?尤其是“本国人民”知道多少本应该知道的中国近现代史的真相呢?
    
    有些人总以为,一旦让中国社会向西方民主国家那样民主、自由起来,我们就会国将不国。这种人最无知。最不爱国的也是这种人。真的给中国人自由民主了,我相信,即使一开始会出现一些乱子,但要不了太久就会恢复正常——那些不尊重自己的自由和民主的人最终也一定会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有人喜欢拿中东有些已经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甚至拿已经民主的印度说事。仿佛只要一实行民主,那个社会就应该好得不得了,否则,就没必要实行民主。可从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到今天,提倡民主的人都一再强调,民主不过是最不坏的政治而已,根本没说一个国家一民主了,什么都会在一个早上好起来。现在有人这样挑剔,不过是别有用心罢了。用句成语典故,真个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当然,即使一时间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都说出来,也不能说就对政府满意了,因为政府很难达到让人民完全满意;人民所说的那些不满,政府也一时半会儿难以全部改正,还有,就算是政府把一时间将人们对政府不满的都改正了,政府也还是会又出现新的让人们不满的地方,这样就只有让人们继续把对政府不满的说出来。
    
    一个政府,你自己说得再好,没用;只有在自由状态下,在人们充分了解真相的前提下说政府好,那政府才是真的好。
    
    我们总说我们是人民的政府,既然是人民的政府,哪有不许人民说自己不好的道理呢?只要不准人民说政府不好,不准人民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就一定不是人民的政府。
    
    有些人不知道,当人民对政府的不满积累到一定程度,任你什么灵丹妙药也救不了了。真到那时,有一点不好的传言,都能成为火药引子,都能引起革命,甚至是暴力革命。
    
    何兆武先生曾在一次访谈中谈到一件当年人们误信的事,最后也还是归结到是因为人们对政府不满太多的缘故:太平洋战争一起,日本人就占领香港,当时中国有很多重要人物都在香港,于是国民政府就马上派飞机去抢运。当时孔祥熙的女儿也在香港,自然飞机也会去抢运她。可有传言说她带狗上飞机,大家一听就相信了,相信了就上街游行。后来好像澄清了,那条狗不是孔祥熙女儿的。飞机是美国飞机,那个狗是美国飞机师的狗。
    
    之所以反应如此强烈,何兆武先生认为跟大的政治背景有关系,比如说飞机带狗的事情后来闹成了“倒孔运动”,它是平日积累的对政府的不满太多所造成。
    
    2013年第二期炎黄春秋杂志刊发已经去世三个月的吴江先生的一篇文章(根据编者按可知,这是吴江先生生前投给炎黄春秋的一篇遗作),题目就叫《重提如何保障宪法规定的出版自由》。从这篇文章中我们知道,早在1980年10月9日,当时的国家出版局主要负责人陈翰伯就给中共中央书记处打了一个报告,题为《如何保障宪法规定的出版自由》,当时中央书记处和新闻界并未对之冷落,而是确有人向中央书记处积极表示赞同,认为我们建国多年了,确应有一个新闻出版法,当然这项立法应当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
    
    可正在这个时候,上面传下来一个非正式的但是极具权威性的说法,说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一个新闻法,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词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了,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的空子。没有新闻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引号中的话是吴江先生引自《同舟共进》月刊2003年2月号钟沛璋文章,而钟沛璋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
    
    今天读到那引号里的几句话,作为一个中国人,会怎么想?难道不感到悲哀吗?原来我们之所以至今没有新闻出版法,说到底还是害怕,还是放任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根本就没想到过让人民如何监督政府监督执政党,更是害怕人民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可是这种人哪里懂得,他说这话,实际上也就等于为中国社会将来的变革埋下了一个多大的伏笔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2288714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家宝答记者问”宣泄胡温对江习不满/看山
·对现行西藏政策不满意的领导人才是好的领导人/Fraserview
·调查称75%慈善组织不透明 九成公众不满
·新拆迁条例征求意见近1年 5学者不满
·官僚肆意城市化 七成城市居民不满
·郑民生迅速判死 受害家属为啥还不满/邱海昌
·山东消费者最不满意医疗 通讯业投诉率最高
·习近平擅自盗用党中央名义,引发胡锦涛不满(图)
·关闭BT类网站官方声音缺位 产生“恐慌”引不满
·施化: “不满-造反”的王朝兴衰何日而止?
·山西公安厅副厅长解析:我们流血牺牲,为何民众还不满意?
·山西公安厅副厅长解析民众对警察队伍不满意根源
·“不满”离“造反”有多远?
·无意伤害温家宝,只不满中共政权
·周蓬安:云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尹欣咋很不满?
·RFA:维族人权组织:新疆维吾尔人的不满情绪一触即发
·李一磊:为什么改革30年后,群众不满情绪反而增长
·官员心里不满高房价?/毕诗成
·雷泓霈:为什么不评选“人民不满意的学校”?
·四川男子因对自贡发改委答复不满 将其告上法庭
·中国民众对政府援助朝鲜日益不满 (图)
·陕西铜川男子不满判决在法官家纵火身亡
·北京不满朝鲜核试爆 民众使馆抗议被抓 (图)
·梁振英不满《信报》评论发律师函 打压言论自由被要求撤回
·广东村民抗议公安追车致人死亡 重庆千人围堵警车不满警察动粗
·工人对老板不满 连续7次在工厂纵火
·妻子不满富二代丈夫啃老起诉离婚
·湖南郴州:男子扬言制造校园血案后自首 曾不满强拆遭软禁 (图)
·湖南汝城回应“男子不满拆迁扬言在广州制造血案”事件
·原华侨大学校长不满CUBA被强行换届:我为中国悲哀
·富士康江西工厂千人不满薪资待遇上街游行 (图)
·广西一男子不满被指责 深夜纵火烧死老板
·民众不满,微博吐槽.
·调查称城镇居民最不满意物价水平和食品安全
·武汉数千工人不满补偿连日抗议 (图)
·湖南高管局副处级干部升职不满1月坠楼身亡
·不满埋怨,老汉砍老板娘
·含蓄表示不满?习近平只赞梁振英工作态度
·涨得最快的不是物价,而是国民的不满!
·宝马不满被超逼停出租车 众的哥将其掀翻(图)
·是什么让北大教授们集体不满?
·安妞妞 不满周岁的小冤民(图)
·供销社主任在派出所大门口对我丈夫和我不满四岁的女儿拳打脚踢
·罪恶的劳教制度:“有人对领导不满意,骂了两句,就被劳教”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