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争取一场非暴力革命---王澄博士演讲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3年2月5日下午,王澄博士每月一次的党课在中国民主党美国委员会纽约党部举行。王澄博士今天党课的主要内容是:讨论在中国即将到来的革命过程中,是否有将暴力革命转变为非暴力革命的可能?以下是根据王澄博士观点整理的内容汇总。
    
     中国目前走到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我们看到的革命就是自下而上地变革,完成辛亥革命没有完成的任务,推翻中共一党独裁专制,还政于民。(相比之下,其他人都是在谈自上而下的变革。)

    
    中国三十年改革过程中衍生出来的太子党等既得利益集团大肆掠夺了人民和国家的大量资产,又担心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中国人民会追究自己。为了避免被清算的可能,他们不再进行民主道路的政治改革,拿“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来糊弄人民,而实际的目的是要保持现有的政治经济格局,以达到既能垄断政治权力,又能继续掠夺中国人民,这样做无疑是把他们家族/集团的利益凌驾于全体中国人民的利益之上。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普及,言论控制、信息屏蔽的极权统治模式在不断被颠覆,中国人民,尤其是年轻一代的80后、90后正在不断觉醒,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被广泛接受;中国3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也已经走到尽头,贪污腐败、权钱交易,分配不公,环境污染已经让底层百姓无法忍受;加上其他外交、民族、宗教等问题都在不断累积,中共的极权统治模式实在是走不下去了,中国必须革命,自下而上进行政治变革。因此,现在的问题就是怎样革命,这可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呀!
    
    我们的期望的革命是理性、文明,非暴力的,整个过程应当符合当代人类文明水平。(不是符合中国人的水平。)中国人民的思想文化程度和文明程度都很低,一说革命就首先想到社会大动乱、即暴力革命。特别是中共自毛泽东时代到今天中共和既得利益集团对中国人民做出的伤害太多太大,积累了底层人民无穷无尽的仇恨,一提到清算就很容易想到“冤冤相报”的低级人类社会的变革方式。
    
    推动一场革命容易,控制一场革命很难,如果能把(可能的)中国暴力革命转化成非暴力革命,这无疑是最高的革命艺术水平。要想达到这一点,就要能够超越自己,超越中国现实社会,超越目前的中国人的思想水平。谈何容易。(请参考美国电影:林肯)
    
    在中国革命理论中,迎难而上,找最难的问题研究和讨论是我们身在美国的中国民主党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回顾中国100年前的历史,辛亥革命基本上可以说是和平的,其间有过局部战斗。但是,指挥清军的袁世凯看到大势已去,不想再用武力镇压革命了。这是中华历史上一次从大型战争的可能转型到和平解决的成功范例。很明显,打还是不打,旧阵营中袁世凯的态度很关键。
    
    再看1940年代间国共战争,死了4000万到6000万中国人,换来的是比清朝还不如的毛泽东封建王朝,死的人值吗?
    
    往外看,1917年十月,俄国也发生过自下而上的革命,并获得成功,据说只死了13个人。
    
    台湾蒋经国屈从民主潮流,导致和平转型。
    
    从袁世凯和蒋经国的例子看,暴力不暴力,旧阵营的领导人很关键。
    
    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当我们谈中国问题时,很少有人从中国以外当前世界文明的高度来“设计”中国革命。一个理想的,符合人类当今文明水平的,非暴力的革命显然是不二选择。
    
    我们面临的中国革命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之一。我们做这些事,要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子孙后代。今天我们回过头看毛泽东时代,特别是60年代和70年代的文革时代,那是一个比畜生还不如的时代。我们今天发动和推动了革命,100年后的中国人会怎样看我们,我们难道要杀光天下的“反革命”像毛泽东那样遗臭万年吗?
    
    西方国家于18世纪解决了生产问题,19世纪解决了分配问题。(马克思参与了解决分配问题)。200年后的1980年代到今天,中国解决了生产问题,现在要解决西方100多年前已经解决的分配问题。因为中共解决不了分配问题,(他们不能揪着自己的头发上天),所以人民革命的目的就是替中共解决分配问题,同时必须连带着解决社会制度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冤冤相报不是这次革命的目的。这个基调弄清楚了,其他的事就好办了。
    
    一场自下而上的中国革命是不能避免的。革命党应当怎样做,革命群众应当怎样做,底层人民的公敌---中国太子党/权贵精英既得利益集团家族成员应当怎样做?现在请摊开了谈吧。
    
    13亿人想好了要办一件事,和13亿人没想好就办一件事,结果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主张:对中共的经济清算要具体,政治清算要抽象。请问其他人是什么意见。
    
    中共何去何从,中国何去何从,今天仍然掌控权力的旧阵营的领导人---既得利益集团应该好好地考虑清楚。我们期望中国各阶层的政治力量能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出发,理性、文明地推动中国革命,避免出现生灵涂炭的暴力革命。如果真能做到,这才是民族之幸、人民之福!这样的革命将为子孙后代所称颂。
    
    参加今天党课学习的党员有:宋书元、张玉红、曹晗、张寿光、陶红波、周轩屹、李隆玲、郁燕峰、陈锦、马恒、吴敬怀、魏玲、李超、吕志杰、李世勤、汤祥威、李秋萍、黄洁玲、周广遵、徐田、丛桂萍、王增敏、牛林林、张宏云、柏龑、黄巧月、王书君、林娟、毛耀、林梅、张环、陈桂芬、潘子彬、陈博文、孙滨、王莉丽、张健、吴锡铮、杨洗清、林芳,王澄。
    
    中国民主党美国委员会 宣传部 陶红波 撰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405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澄:托克维尔论美国宗教(5/5)
·王澄:托克维尔论美国宗教(4/5)
·王澄:托克维尔论美国宗教(3/5)
·王澄:托克维尔论美国宗教(1/5)
·王澄:托克维尔论美国宗教(2/5)
·王澄:中国革命五大理论问题
·王澄:新思想 - 民变 - 推翻中共/视频
·王澄:中共政权是二千年来封建专制皇权体制的延续/视频
·王澄:中医是智障者的医学第一讲/视频
·王澄:2012年中国革命进程/视频
·王澄:中共政权是二千年来封建专制皇权体制的延续
·王澄:学习耶鲁大学公开课《欧洲文明》(三)
·王澄:2012年中国革命进程
·王澄:学习耶鲁大学公开课《欧洲文明》(二)
·王澄:在美国研讨马克思社会学经济学思想
·王澄:学习耶鲁大学公开课《欧洲文明》(一)
·唯物主义者是野蛮人/王澄
·王澄:莫言诺奖颁奖词中文译法商榷
·王澄:托克维尔谈美国民主的三大特点/视频
·王澄:批判郑永年的廉价革命说/视频
·王澄:莫言诺奖颁奖词详解/视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