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奴儿主席的谎言/伊利夏提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02日 来稿)
    
    作者:伊利夏提
    

    昨晚在脸书上看到了中国记者朱旋采访再次‘当选’伪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奴儿白克力的文章。文章没有什么新意,老套子;御用文人、‘妓者’借采访为奴才抛光打蜡;奴才借机感慨‘奴才不好当!’。
    
    我本来也不打算再写奴儿;痛打落水狗,不如痛打狗主人过瘾!狗主人打倒了,自然其狗也就成了丧家犬!失去了主人的丧家狗,谁牵跟谁走,不敢乱吠!
    
    然而,文章中几句奴儿的谎话,尽管明眼人会一眼看穿、不屑一顾;但对一些弱智者还是具欺骗性;所以我再写点东西,指点迷津,全当时为人民服务!
    
     [“作为新当选的自治区主席,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当一名群众信任的‘教育主席’。”履新后的白克力充满了文人本色。他说,“如果老百姓的孩子掌握了汉语,那他走遍全国都可以应付自如;过不了汉语这一关,走出农村都不行。”]
    
    毕竟是奴才,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奴才当的时间长了,不仅失去人性,而且连智力也退化!
    
    就算按殖民政权的说法,奴儿也是中国最大一个省级单位的一把手,自治区主席的职责不仅仅是替主子唱黑脸、以‘双语教育’的名义在非汉民族中强制推行汉语,仅当当地非汉民族的‘教育主席’!
    
    占东突厥斯坦人口近一半的汉人可以肯定,他们根本不需要、也不稀罕奴儿主席关心其教育!更遑论关心汉人其他事务!那不是奴才的事儿。
    
    至于移民汉人是否信任奴儿主席呢?奴儿健忘,他忘了09年9月汉人聚集乌鲁木齐广场高喊:“打倒王乐泉,吊死奴儿白克力!”口号的情景。
    
    其实,奴儿的要当推行汉语的‘教育主席’,是他的不打自招、志趣表现;知道自己管不了占领者的事务,干脆承认自己的奴才、吹鼓手地位。
    
    维吾尔群众是否信任这位‘教育主席’呢?王∙白克力、零∙白克力的外号,PS技术恶搞的奴儿和屠夫王乐泉的情人照,层出不穷的讽刺、挖苦奴儿的维吾尔语匿名打油诗等等,表达了维吾尔人对奴儿的蔑视和厌恶,反映的是维吾尔人的民意!
    
    维吾尔人学会了汉语是否真如奴儿所说可以走遍中国都不怕呢?非也!
    
    维吾尔人连在东突厥斯坦都不能自由行走;甚至,在东突厥斯坦的一些地方,维吾尔人串亲戚都要登记、凭通行证,还敢谈自由地出入中国各省吗?看一看北京等中国各大中城市有关严查维吾尔人、藏人,限制维吾尔人、藏人入住宾馆、旅社的公文;稍有理智的正常人是得不出‘走遍中国都不怕’的结论。
    
    到中国各省走动的维吾尔人,都或多或少都会点汉语,但也没有能够实现‘走遍中国都不怕’的奴才梦呓吗!
    
    当然,奴才自己例外!汉人是最知道‘打狗看主人脸’这一成语的现实意义的。
    
    [“国外的反动势力攻击我们,说新疆强迫当地的少数民族说普通话。但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新疆实施‘双语’教育的宗旨是民族语言、文字和汉语一样重要。如果这些心怀歹意的分裂分子非要这样给我们栽赃,我倒想问一下,他们在国外学习外国语言、文字,又该做何解释呢?”]
    
    如真的似奴儿主席所言“‘双语’教育的宗旨是民族语言、文字和汉语一样重要”,为何两天前主席大人在人大所作维吾尔语政府工作报告还错句连篇?主席大人的汉语虽然不是出口成章、口若悬河,但在主席大人用汉语咀嚼主子教党八股的时候没有出现过错句连篇的情况!怎么说自己的民族语言却这么结结巴巴、错语瞒骗呢?
    
    确实,如主席大人所说我们在国外的维吾尔人在学习外国语、使用外文,但我们同时也坚定不移地继续并用维吾尔语;我们不仅自己用维吾尔语,还教外国人学维吾尔语!在任何的以维吾尔人为主的会议上,维吾尔人都讲非常漂亮的维吾尔语,且不结巴、没有错句!
    
    我们不仅坚持自己继续使用维吾尔语,而且在尽我们所能教育我们的后代使用维吾尔语、学习维吾尔历史;尽管我们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我们在国外的维吾尔语学校,但在国外维吾尔群体的坚决无私支持下,教育的效果要比主席大人的‘双语’教育结果好!不仅家长说维吾尔语不结巴,孩子们也不结巴,而且知道自己的信仰、文化和历史!
    
    我们这些‘心怀歹意的分裂分子’从来没有反对过、以后也不反对任何维吾尔人学习第二语言、第三语言;但前提条件必须是母语第一!不会母语的维吾尔人不是一个完整的维吾尔人!当然主席大人例外,您不是人!
    
    [“每当触碰到新疆分裂势力,文质彬彬的白克力立即变得强硬起来。他曾讲述过一段访美时的插曲:“当时,有美国朋友问我,你作为维吾尔族人是否也认为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我说,历史就是如此,这并非我个人所认为的。我反问他,你知道古代中国何时在新疆设置政府的?他摇摇头。我又问,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是哪一年?他表示不知道。我告诉这位美国朋友,中国早在西汉王朝已对新疆实施管辖权,这比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公元1492年还要早1500年!”面对新疆分裂势力策划的一系列恐怖事端,白克力坚决推行“先发制人”的政策。]
    
    奴儿的强硬我们见识过。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来访时,这位‘强硬’的奴才不敢和埃尔多安——一个外国总理一块儿面对维吾尔群众、不敢和埃尔多安徒步进自己管辖辖区的市场、清真寺;朱旋‘妓者’大概没有见过奴儿主席那时的满脸尴尬。不过可以理解,毕竟主席、记者都是共产党的看家狗,也只能狗仗人势,互相叫两声,彼此壮胆。
    
    奴儿主席看样子到了美国后变得侃侃而谈了,还把一位不知姓名的老外给将了一军。但奴才的狡辩可以欺骗不知姓名的老外,却骗不了心知肚明的汉人学者!当然也欺骗不了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人民!我奉劝奴儿主席在下次再问不知姓名老外这类愚蠢问题前,读一读复旦大学历史系葛剑雄教授所写《统一与分裂》这本书。
    
    尽管葛教授在谈到统一和分裂时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但他还是承认:“如果以历史上中国最大的疆域为范围,统一的时间是八十一年。如果把基本恢复前代的疆域、维持中原地区的和平安定作为标准,统一的时间是九百五十年。”
    
    知道吗,号称具有5千年历史的中原汉人政权有效管辖东突厥斯坦、西藏、蒙古等的历史总共只有八十一年(这可是汉人历史学家写得,好好读那段原话)!
    
    如果仅以历史上管辖过为依据占据领土的话,钓鱼岛天经地义是日本人的;中国自己的报纸都承认自二战以来是日本在行使钓鱼岛管辖权!光算二战后的有效管辖权,日本管理钓鱼岛已经是多半个世纪了!奴儿主席马屁拍错地方了,屁股收紧!
    
    中原汉人历史上也统治过朝鲜、越南近百年。蒙古人统治中国的时间也是大约八十几年;蒙古人还统治过阿拉伯半岛近两个多世纪。按这位蠢才主席的逻辑:中国、现在的伊拉克、伊朗及俄罗斯的一部分等都是蒙古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朱‘妓者’如果不是猪的话,应该知道不是奴才白克力坚决推行‘先发制人’的政策,而是站在他背后的王乐泉、张春贤及他们的后台主子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在推行‘先发制人’的、对维吾尔人的屠杀政策!我以为这位记者只是‘妓者’,没想到他还是头猪!
    
    [对内“文人治区”,对外“铁腕反恐”,白克力度过了考验重重的2008年,也赢得了广大新疆百姓的喜爱。正如一些在清华大学的新疆学生所说的那样:“我们的主席很帅气,讲给别人也觉得体面。”(记者 朱旋)]
    
    我承认爱奴才的人会有,就像人民喜欢养狗看家护院一样;但又是一位没有姓名的清华大学以有头无脑‘帅气’主席为骄傲的‘新疆’学生。外国人,奴儿主席不知道姓名;清华大学的,这位猪头记者不知道姓名;引用别人的话,却道不出人家的姓名;我只能说这两段对话要么是奴儿主席自己编的,要么是这位猪头记者杜撰的。
    
    最后,我对这位再次被‘当选’ 奴才主席的评价:对内(维吾尔人)狗仗人势,对外(中共殖民政权)奴颜卑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919303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他们能代表维吾尔人吗/伊利夏提
·中国梦、美国梦/伊利夏提
·中国指控‘恐怖分子’多力坤·艾沙来到了华盛顿!/伊利夏提
·由欧巴马和罗姆尼辩论想到的/伊利夏提
·埃尔多安访问乌鲁木齐期间中共的阴谋诡计/伊利夏提译
·诡异的中国政治/伊利夏提
·‘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是这样照顾的!/伊利夏提
·‘菩萨’该宗了吗!?/伊利夏提
·答梅新育微博/伊利夏提
·由台湾大选想到的/伊利夏提
·献给人大、政协会议/伊利夏提
·新疆:恐怖分子只有六岁/伊利夏提
·维吾尔母亲/伊利夏提
·‘自治区’/伊利夏提
·金二之死/伊利夏提
·野蛮的 ‘文明’/伊利夏提
·艾提尕尔清真寺的故事/伊利夏提
·是东土耳其斯坦复国独立革命,不是‘三区革命’/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维吾尔花帽赠给谁!?
·十月一日叶城边防部队遭到了爆炸袭击/伊利夏提
·维吾尔族小孩米尔扎黑德‘被撞墙自杀’/伊利夏提
·乌鲁木齐穆斯林游行——5.19事件/尼扎穆丁∙侯赛因文/伊利夏提译
·兵团、汉人移民——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的‘开拓团’/伊利夏提
·记7.18和田枪杀维吾尔人惨案/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中共——恐怖主义的根源
·伊利夏提:为了忘却的纪念
·伊利夏提:中国中央电视台,你忘了加牛奶!
·伊利夏提:用生命换来的维吾尔语
·张清扬:伊利夏提针对新疆汉人游行发表谈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