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实现民主并不是消灭共产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4日 来稿)
    
    
     在网上,我们广大同仁,都普遍认同如何地铲除共产党的独裁统治,过去我也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过细致有度地战略思考,并也认识到消除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是民主事业的基本纲领,可在谈论民主进程问题时便有了更新的想法与看法,认为,中国实现全面民主不是消灭共产党,或是铲除共产党,而是针对共产党的独裁制度,并不该是共产党人本身。

    即使是任何一个党派搞独裁,都不利于中华民族健康地发展,对于民主思想的我们来说,都应该给予相同的排斥。有这种想法,不是欲向共产党讨好,或欲盖彰弥,像我们这种民主人士,即使想讨好共产党里的利益集团,也是热脸碰上冷屁股的事。所以我们并不只考虑共产党中的利益集团的感受,乃是思考怎样地做才更可行?才更利于中国的民主事业?
    任何阶段,我们都要从中国实现全面民主的实际出发,才能真正的有所斩获,就更该看到,现在的共产党人,特别是那些利益集团的代表们,也在找一个即不失去利益又能回到人民中间来的具体路数。只因利益释然无法与人民的根本利益接轨而已。
    不过,我们看到,他们怎么表演,还是想进步,因为在今天人类上再继续搞人治太不符合时代潮流,太不得民心,也无法跃升到人类大国里而不有后顾之忧,更不要说与美国对抗了。是说,他们也更需要一个综合的办法、又能实现民主、又能保住自己的根本利益。换句话说,中共领导层一些开明人士的政略思维即是:不失去权力,又能进化到民主社会中来。
    事实上,完全可能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在今天,利益集团的实际利益依然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前提下才能合法地获取到原本就不合法的权力和利益,这就从本质上与人民的利益相冲突,也就出现今天这种掩耳盗铃的一系列丑剧,甚至美国的怪圈封锁也不能更有实效地进行化解。只能依靠混天了日地延续政治生命,使中国上上下下在欺骗与谎言中过日子。
    他们也知道,这样下去,最终将会被激烈的政治斗争所取代——值得提醒的是:他们不是晚清的西慈太后,“宁与洋人,也不给家奴”的时代了。
    作为中国的民主人士,多年来所受到的迫害,甚至无辜地被栽赃陷害的人已不少了,就像湖南邵阳的吕家平,据我所知,他所揭露的是江泽民本人而不是共产党,但他一样的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了12年徒刑,一个臭名卓著又卖国求荣的江泽民怎么成了国家了?真的奇了怪了,如果说吕家平是对江泽民“人身攻击”,我们也可信服,可到了今天,共产党内部的保守派谁又是按照规矩出牌呢?他们谁又不是利用独裁法律而践踏宪法呢?但是,这就是中国最现实的游戏规则。所以,大家才渴望民主的到来。
    不过,我个人认为,与共产党有仇的人其本身就是心胸狭隘,不展望未来,仅仅的面对中共当局一统地加以排斥,更不会进行分化瓦解,更不要说利用中共内部的反独裁势力,以及接受具有新思维的人入围民主事业。这种政治幼稚病熏倒了不少人,甚至是一知半解的人士还是不停地宣讲共产党或毛泽东或马克思多么多么地坏,甚至拿出了不少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言论是多么地正确。
    更甚者,愚蠢的人依然认为国内还有许多民众不明真相,一旦都明真相了,共产党也就灭亡了,独裁统治也就会被民主统治所取代。这样的思维有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了,可我们依然没有看到独裁制度被更替。
    如今,鄙人有幸来到缅北发展,与地方几个武装头脑接洽过,知道了他们在缅北生存下来确实不易,特别是四个特区被缅甸军政府仅用两天时间攻占了一个果敢后,缅甸军政府对克钦邦又大打出手,动用了飞机坦克巨型火炮,致使克钦邦地方军队只有被动挨打没有主动出击的力量,特别是,军队颇多的佤邦并不敢公开支持克钦邦,更不能与克钦邦构成攻守同盟产生犄角之势,却偏安一隅;不知道,克钦邦若是沦陷了,那么下一个沦陷的可能会是佤邦。
    中国政府为了保住缅甸地区的出海口,不得不忍气吞声,甚至是默许缅甸政府军对克钦邦攻击,不仅不理睬,甚至炮弹落到中国土地上连个抗议之声都没有。原来中国与缅甸合建了一个水电站,就在克钦邦控制的土地上,却没有与克钦邦打招呼,更不要说分一杯羹了。克钦邦人当然就不高兴了,所以就叫停。
    中国的政治家们,对克钦邦的阻挠肯定有气,再加上克钦邦与西方走得近而不是与中国走得近,在克钦邦被攻打时也就作壁上观。至于难民问题,军机越线问题,炮弹打到中国土地上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也可以断定,一旦缅北地区全部沦陷,缅甸军政府肯定完全倒向西方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而且是缅甸军政府对自己国家的少数民族从来就说话不算数,何况是对中国?现在缅北地区在少数民族手里,以及其它的少数民族依然各自为政,才导致了缅甸军政府投鼠忌器,一旦扫清了异议,对美国投怀送抱已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鄙人才不信中共高层看不到这点猫腻。
    我原来个人作为民间人士支持缅北地区的某个地方政府,通过几番的游说同仁也招来了中共国安的追踪,并终于如临大敌地抓捕了我,当我质问他们我违法了中共什么法律时,对方在知道我们的政治倾向后警告我道:“现在,缅甸政府知道中国人支持缅北地方政府,就很容易倒向西方,把我们的出海口堵死了,你这是帮助了美国。”
    我听后反驳道:“作为中共政府,不支持缅北,情有可原,但我们作为民间人士,支持缅北,使缅北不至于被沦陷,那是我们的民族大义,有什么不好的呢?我们也就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小良民,不值得缅甸军政府大动外交辞令。”
    但是,他们还是警告我不能支持缅北,民间也不行。这是中共政府的软弱表现。因为,一个政府的立场,不能完全取代每个老百姓的立场,同样,一个老百姓,他能代表一个政府么?任何个人,任何政府,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作为政府,不支持并不代表整个国家内的老百姓也不支持。任何国家的小老百姓,为了建功立业,都有权力选择支持或不支持。
    缅北地区如果能存在下来,对中国来说,它将是牵制缅甸军政府的一个最好不过的砝码。缅北不得到中国的支持,仅仅凭借自己的武装力量怎么能对付得了已经具备现代化军备的缅甸政府军?而且,中国去年又卖给缅甸导弹,至于飞机啦,坦克啦,都不是什么新鲜的事。而不敢卖给缅北地区一发炮弹,一门大炮。
    如果我们中国著名军事家的智慧在缅北占有军队的军事指挥权,哪怕是暗地能调动指挥,那么,缅甸军政府它敢对中国耍横叫不么?他敢借助美国的军事实力与中国抗衡吗?我说,他敢也好不敢也好,中国的缅甸通道才更有保障。就如同钓鱼岛事件,如果中共的军舰海监船飞机不去钓鱼岛游荡,那么日本会更嚣张地用他们的自卫队登岛,完全能把钓鱼岛吃下去,而光凭几个民间保钓人士影响不了日本的嚣张,无所忌惮。缅甸军政府也是如此。因为,就凭缅甸所具有的军队,与中国军队没法对阵。
    同时,凡是有战略眼光的人,都能看到,中国的不干涉别过内政的原则已经落伍,已不适应人类今天的政治需要,不适应中国的强大发展需要。
    放着缅北不支持,还害怕民间自发地支持,可见中国的领导人过于看好了缅甸军政府的姿态。其实,昂三素吉一旦登上缅甸的政治舞台,她就是想讨好中国,美国那边也是不会得罪的。因为她是西方扶植的政治人物,肯定要看一些西方人的颜色行事。到那时,中国的出海口在缅甸还有多少保障?
    鄙人认为,保护缅北地方武装应该是中共政府的主要目标,尽管为了大局不能与缅甸军政府撕破脸,但不干涉民间的志愿者,才更有利于转折民间对政府的不满,还能使欲建功立业、在中国没有机会的大智大勇者到缅北来发展和巩固中国的前院态势,也是能帮助中国强大而不是破败。尽管有一些民间人士叫嚣铲除共产党,但这种人,凭他的智力还是势力?他做得到吗?
    真正对中共能构成威胁的应该是那些确实具备世纪经纬之才人的战略思维,而这种人又不会不切合实际地瞎忽悠,更不会破败中国的实际利益,他们还可以与任何势力为盟交朋友,其中就不会少与共产党人和平友好,为了国家利益,完全可以牺牲自己的私利而不盲动。
    政治这个东西,原本就没有固定不变的利益。
    我们都看到,作为我们中国的民主人士,大多好像喜欢依靠美国人,仿佛美国人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其实,多年来的事实让我们看到,美国支持的民主革命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在经济上能捞取到更多它们才会对我们下注。甚至是破败中国,不使中国强大起来,而今天的美国人,不外就是形式上支持,骨子里并不支持。原因是,中国实现了民主制度更对美国称霸全球不利。
    也就是说,有一天,即使民主事业成功,取代了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与美国政府依然要对立,因为美国不会看着中华民族强盛,这种中学生的思维都能分辨得出来,那么感觉自己有大智慧的民主人士真的看不出来吗?
    也就是说,搞民主运动,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不要妄想着山姆大叔多么友好,他们在利益面前,也不会与我们友好。就如同前苏联,支持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却依然把外蒙划出去,把外兴安岭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占为己有,到了卖国贼江泽民当政时大笔一挥,终于承认了那个流氓条约。直到现在在国内也不敢告诉国人,这样的大奸大恶,吕家平揭露他的丑闻,又有什么不行?
    而我们,追求民主,甚至身先力行地推动民主,鄙人也是积极的一个,但我坚决反对不在中国利益的前提下推动民主。你可以把共产党内部的恶人搞臭,甚至你想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因为这种恶人行事没有底线,他们得到一些相应的惩罚也不为过,而与他们讲民族大义等同于对牛弹琴。然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应该是我们具体行为的红线。
    中国的强人,不少的害怕民主是因为实现全面民主虽然是大势所趋、只因既得利益不能继续保障,所以他们一边反对一边拼命地转移资产,为自己的未来做准备,它们自己也已看到,独裁制度撑持不了多久,现在不逃不抵制等到实现民主制度了不仅钱财没有保障甚至还有被追究的可能。这样的傻事它们不会做了。
    但笔者认为,清正廉洁的共产党内部的官吏并不怕民主,他们也会认同我们推动民主的实际做法,不同的就是不能胡来,要徐徐善进,所以我也提倡在中国推动民主,要遵守中国的游戏规则,哪怕是森林法则,我们必须地遵守,不同的就是变通一下,成为不被反咬的牺牲品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从北京高层的举动来看,它们已经意思到腐败最终会葬送自己的政治生命,所以不得不反腐,而真正能反到什么程度那肯定有度,因为腐败分子太多了,都反下去了,换谁来管理?还不是共产党人最终失去独裁统治权力?也就只好做做样子,让国人看到了独裁政治的希望与好转。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它们根本就做不到完全杜绝腐化。
    这是因为,它们的官吏是大老爷,需要为所欲为,不能被监督,也不敢让人民监督!
    但是,即使我们处在这个时代,我个人认为,不一定非要反对共产党才能更好地推动中国实现全面民主,关键是要会利用一切空间来壮大我们的声势,才能在对立的斗争中使中共领导人不得不重视,不得不妥协地做出最大的让步——人民有权威的监督权,然后再推进全面民主。也只有这样,我们在狂暴的中共打压下,在缅北,才能更名正言顺地做我们该做的事业。
    有人说,不能屈服于中共的暴政,我不反对这样的同仁的想法,对那种想法对与错鄙人不进行讨论,你可以继续不屈服就是。但鄙人的想法希望这种人也不要反对。大家来个八仙过海不好吗?而对于智者来讲,政治领域里,原本就没有一层不变的真理,唯一可以变通的就是怎样获取实际利益,只要能使民主势力有形地壮大起来,不是只能在网络里忽悠的方法,我都赞同。但有一点那就是:不是损害中国利益,更不是损害中华民族的利益,不是破坏中国的和平进程,不是让中国的发展倒退而是继续进化。
    这就是对中国政府一边进行添油政略一边帮助他们剔除损害中国发展的各种弊病的想法。当然,这也不是妥协,不是对独裁制度妥协,我们的目标就是根除独裁制度,但这种根除是帮助中共剔除独裁而不是把共产党人一律推到。
    我们也知道,中国内的利益集团骄傲自负,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慢让我们很不舒服,他们也从来不会公仆般地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做事,思考,那是因为生杀大权在握,他们的心智制约了他们的流氓习气暂时更改不了,也是因为我们的民间势力十分衰弱,不能与之抗衡的主要原因。民主国家的官吏为什么都要夹住尾巴,那是因为那里的人民有庞大的势力做后盾,任何官吏一不小心失足就会被摘掉乌纱,这在中国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们才对全面民主的到来渴望由来已久。
    我现在是对在缅北地区生存的思考,也看到了缅北地区地方武装是中共的一块制衡缅甸军政府的王牌,而我们,为什么就看不到这个极大的有利地域和时机呢?许多自以为了不起的人,为什么就找不到缅北的生存空间?而作为一些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我们偏偏就能看到这个坛台?这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没有什么敌人,只有竞争对手,在与中共的对阵方面,也不是非要对中共的权利进行争夺,甚至我们可以接受中共的继续存在。因为真正的民主制度,任何信仰者,任何组织都可以合法地生存,只有独裁统治下的——也是我们最厌恶的流氓机制才不允许异议存在。
    当然,我们即使想与中共势力友好共处,他们因为我们没有什么势力地不予理睬,所以我提倡尽快地形成我们的势力,我们的阵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思想,都能容得下,都能沿着一个目标——使中国继续在有益发展的道路上行走,并能让中共找不到打压我们的理由。更甚者,缅北原本就是我们的土地,只是被强人出卖了,如果那里的主人愿意回到中国来,我们何不欢迎?当然,这就需要时间,需要我们积极地参与,和共同经营。
    中国原本就地大物博,也不在意多一块缅北,今后的世界格局,中国占据东方已经是不争的格局,再说,再过几十年,还有没有国界就很难说了,只要广得民心,中国失去的土地,也很难说不能回来,那是因为,人民当家作主了,政府的权力也就小了,都成了公仆,大家安居乐业了,谁还在为政治权力伤心费神去?
    也是说,大家如果有什么异议,应能搁置异议,共同的前进。同时,我相信,中国不远的将来,中共不得不放弃独裁的统治,回到人民中间来,夹住尾巴,一样的要接受人民的监督。但我们的作用,当前也只能是做点推进作用。
    有一位哲人这样对我说:“对于中共,你只有推,对方被推急了,用过了力他们不舒服打我们了,或对方要噬人了,我们就退下来,退下来这不要紧,因为我们是弱者,待到对方不噬了,再用力推,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才有利于中国的民主进程。”
    这位先生的说法我过去只是笑笑,没有在意,因为我作为小刁民,根本就不思考怎么推动中共的进化问题,也不想什么政治不政治,我要做的就是如何的建功立业,如何的能建功立业?也不在意中共怎么做,我们该怎么做。只有有了我们的势力,我们再言论,再讲道理,再对中共说些有用的话,而不是非要采取极端手段。我最高看的是和平交易,同时我更高看的是拥有势力,而不是尽管嘴里放炮、却啥也不是的瞎忽悠的、让我们自己都脸红的所谓的民运大佬继续引领民主“大营”。
    甚至,我不反对任何想法的人进入我们的发展圈,但有一点是攻不可破的:在中国,必须遵守中国的游戏规则,在缅北,也必须遵守缅北的游戏规则,然后再说其它。
    
    
     2003年1月2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920513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巴克:解答自由战士的政治主张上的疑虑
·巴克:缅北已有我们民主势力发展壮大的机遇
·巴克:民主人士为什么要在缅北立业成军?
·巴克:参加缅北同盟军的好处
·巴克:到缅甸北部谈兵工厂计划,所见所闻
·巴克:独裁者,请给点生存的空间
·巴克:给孙林先生一言
·陈秀芹致党中央国务院各位领导要求查处河北省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腐败问题的公开信
·巴克:民运人士是该做实际事
·民运人士是该做实际事/巴克
·巴克:智者将会启动两个战线同时作战
·颓萎的中国社会/巴克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李聃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巴克
·陈独秀所谓的正确实际是政治上的幼稚/巴克
·巴克:现阶段的民运领袖应该先树威
·王节:东突独为什么仇视汉人? /巴克推荐
·小事最能反映出实际的问题/巴克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图)
·故宫院长谈星巴克事件:咖啡打不倒中华文化(图)
·十八大难产的理论原因/普巴克
·咖啡磨豆机被投诉 星巴克全球召回70万台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