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怎样才能更加切实地加强汉藏之间的交流和友谊/洛桑尼玛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5日 来稿)
    
    文/洛桑尼玛
     一:藏汉从近代历史以来所存在的隔阂和民族问题。

    1:满清时期的酷吏赵尔丰野蛮的种族迫害。
     其实汉藏之间的隔阂和民族矛盾是个较久远的历史问题。纵观历史,汉藏之间的民族问题从满清王朝后期到民国时期,以及到中共统治时期的近几百年里可谓是个越来越趋于复杂和严峻的问题。满清初期的封建统治者还懂得以德服众,尊重藏人的宗教习俗,但是到了满清的后期,一些拥有大民族主义情节的地方大员开始对藏人的边区进行了所谓的改土归流,强行地要求土著的藏人改习易俗,严重地亵渎了藏人的文化和信仰,导致了藏人民众前赴后继的激烈反抗。引自有关近代历史和民间真实的传说,“其中最为激烈的反抗事件则是藏东巴塘和附近藏人部落对四川总督赵尔丰的抗争,这个赵屠夫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无辜的藏族民众,他甚至摧毁寺庙杀戮僧人,无恶不做。十分残忍的是,在当地藏人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些故事,就是赵尔丰把藏人用大锅活活地煮死,然后再喂给狗吃。还用牦牛来活活地将人撕裂后分尸。还有更为野蛮的做法就是把所有他们认为不服的民众排成长长几公里的队伍,每三个人过后就随意地砍杀一人。这个屠夫的所做所为使多少藏人家庭妻离子散,成千上万的民众被折磨致死”。足见这个魔鬼的残忍,他的身上没有一点人性,就是与人相处的畜生都会比他有情感。这样一个不配为人的屠夫还有什么资格去归化一个善待万物生灵的民族藏族。这个屠夫的做法使藏人对汉人的官僚从此有了很深的仇恨和隔阂。
    虽然当时的满清政权是个满族人建立的政权,但是在藏人心里却认为是个汉人为主的政权,因为做尽恶事的也恰恰是像赵尔丰这样的汉族官僚。满清王朝的后期使许多汉族官僚因为满族贵族的腐败和颓废,不断地乘势涌入官场。赵尔丰虽然凭借其拥有满清后期的举国之力残酷地镇压了藏人的反抗,但是藏人民众从此更加警觉和坚定了维护民族文化的信心和自尊。因此像赵尔丰这样的人也永远成了邪恶的代名词,遭到所有藏人的唾弃。不过在中共体制下的所谓的民族主义学者,却标榜赵尔丰是个民族英雄,我认为这是对所有藏人最大的侮辱,不管是哪个民族,在历史上曾经所犯下的野蛮罪行都是应该受到强烈谴责的,就像汉民族希望现在的日本人认清日本军国主义的严重错误一样。所有近代的殖民主义色彩的侵略战争,都有同样的一个共性就是一个民族自认为自身更为优秀和文明,并以这种姿态来强行同化另一个相对弱小的民族。但是所采取的手段却是人类历史上最野蛮而又残忍的,说白了就是不则手段地清洗和杀戮另一个土著的民族。
     由于西方近代工业技术的迅速发展,在物质上发展迅速的西方列强凭借强大的国力对亚非拉原住民进行了史无前列的野蛮清洗,他们大肆地屠杀无辜的原住民,掠夺资源,强迫原住民更改习俗和传统,亵渎和毁灭一切精神信仰的基础。列强对当时的清王朝就是如此侵略的并认为当时的中国人是落后的野蛮的,就算在工业技术上当时的中国可以承认在近代史上是落后了一些,但是中国人能承认自己是当时西方人眼里的野蛮人吗?我想广大的汉人绝对不会认同的,因为汉民族一向是以拥有5000年文明史的伟大民族而自居的。同样满清后期的赵尔丰的头脑里总以为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民族的代表,不过这个野蛮的屠夫却使用了同样是西方列强曾经所用过的一切野蛮的殖民主义手段,来对付原住民的藏人。所以我们如果好好总结过去的历史,从中不难了解到那些往往以优秀民族自居的民族对另一个民族所谓的归化,却是人类历史上最野蛮和残忍的种族屠杀和清洗的时期。
    2:民国马家父子对藏区血腥的镇压。
    近代历史上另外两个对藏人犯下罄竹难书的罪孽的屠夫就是禽兽都不如的马麒和马步芳,这两个人是个野蛮的变了态的人。他们在前国民党蒋介石政府的强有力的支持下长期的有计划地对青海藏人进行了十分残酷的种族屠杀。引自有关历史和民间真实传说“1921年,马麒派马麟从拉卜楞、拉加、阿尼玛沁三路出兵,进攻果洛。果洛贡麻部落遭到了残酷的屠杀,杀死男女7000多人,情况非常凄惨。马麒部队砍取果洛牧民的头颅,以示凶威。那时,到处可以看到许多婴儿还伏在无头母尸上吃奶的惨状。许多寺庙被毁坏了,所有的法物、佛像、供器遭到破坏。妇女和儿童2000多人被抓去。年青貌美的妇人,强迫作了官兵的妻妾。其余妇女也遭到了蹂躏。马步芳当权后,为了继续进行政治压迫和经济掠夺,即于1932年派团长马忠义镇压果洛。当时上果洛贡麻部落的旦周领导牧民进行反抗,即将进犯的部队迎头痛击,马忠义部不支败退。后来又派旅长马元海带5000兵继续进攻,途中杀了达武麦仓部落的头人达武巴特和多乃亥部落的头人等人。并对上果洛阿木却乎部落展开了屠杀,使这个部落几乎全部被消灭。马元海在一天之内,就割了男女牧民80人的头颅。其中德昂部落100多户人家中,劫后只剩男子5人,其余都被杀害。还将妇女50多人捉往西宁,并抢走牛马5万头。至此,阿木却乎部落在马步芳部队惨酷迫害下,全部牺牲。1933年,马忠义团又来进袭果洛,攻打哈果日部落的牧民。回途中将洋玉部落的牧民30多户消灭。同年,马步芳派同德行政督察专员韩进禄率领部属,在借口采挖大黄的掩饰下,由同德进入果洛北部,窥探洋玉部落的地势,并在崖沟间作了修筑栈道的准备,引诱洋玉牧民100多户向他投诚。在运用步步深入的方法占据了洋玉地区后,揭开假面具,大肆屠杀,除剩余几个妇女外,洋玉部落也被消灭”。马家父子对青海藏人的屠杀直至马家军阀的覆灭为止,这两个生为回族的前国民党驻青海的官僚,在国民政府这个汉人为主的政府的支持下对安多和康区的藏人进行了有史以来最血腥的屠杀和蹂躏,其残酷和野蛮程度堪比汉人所说的历史,南京浩劫即“日本占领军人所进行的南京大屠杀”,因此我们现在就不难得知当时所谓的民国政府其虚伪的民族政策是多么虚假和不实,以及其为了处理蒙藏事物而专门设立的蒙藏委员会则更是无任何实际的意义和作用了,他们本着以夷制夷的一贯策略来处理民族问题,他们无视马家父子这两个及其野蛮的国民党地方大员对藏区民众史无前列的残酷的镇压和杀戮,使我们从根本上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就是民国时期的汉人政权对藏人文化和种族有着十分无知的歧视,因此他们也就对马家父子的恶行不仅纵容和而且还暗中支持。马家父子每次对藏人的残酷镇压都得到了民国政府的默认,有时还给于军事和物质上的支持,从而使藏人对以汉人为主要执政的民国政府以及那些汉人中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有着更深的隔阂和不满。这也是藏人为什么始终不屈服于当时的民国政府的原因。
    3:共产党中国占领下的人间地狱。
    藏族人民在近代历史上一直遭受着外来政权的蹂躏和迫害。在刚送走了赵尔丰却来了马家父子,本以为藏人是该休养生息了,但是又来了更为血腥和野蛮的红色中共。如果要对中共入侵西藏以来所犯下的罪行做一个解说,我想是难以用书写的方式写尽的,滔滔雅鲁藏布江也淘不尽血色中共所犯下的罪孽,况且他们现在还在不断的造罪。1950年中共的军队武力入侵以来,嘴上宣传的是和平解放昌都乃至全西藏,实际上是从康和安多地区一路踏着藏人的血迹野蛮地推进。藏人虽然在自身政权的统治下物质上是有些落后,但是在精神生活上却还是个较充实的民族,藏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脱离了亚洲许多世俗政权永无休止的战乱和争斗。从1949年末中共军队入侵西藏以来,至今中共对藏区进行了连续不断的残酷镇压和野蛮的殖民统治。其中最为严重的时期分为49年末至51年的野蛮的武力入侵;56年到62年残酷地镇压西藏人民为争取民族自尊和自由而进行的起义和抗争;66年至76年的文化大革命对整个藏民族的宗教和文化又更进一步地进行了灭绝性的破坏,对所有藏人中的精英人士进行了灭绝性的屠杀和迫害,共产党的目的就是想完全消灭藏民族和其所信仰的佛教文化;87年至89年西藏人民又遭受了文革以后最为严重的迫害和杀戮;90年代广大的藏人一直处在共产党严厉而又野蛮的民族政策的统治下,人民始终在共产党严格的监管中度日,对藏族人民的种族歧视体现在压制和完全废除本民族文化的教育,对藏传佛教神圣的宗教仪轨进行了野蛮的干涉和亵渎,用十分无耻的手段和低劣粗俗的言语来侮辱藏族人民心目中最为神圣的高僧大德,时时刻刻地侮辱每个藏人淳朴的灵魂。藏人在社会的竞争机制里总是歧视性地被限制在社会的边缘。共产党的中国,在东部资源无度的开发中被耗尽时,却用十分美妙的名称即“西部大开发”的名义来大肆地掠夺西藏人民世代守候的资源,他们不仅无度地挖掘还严重地破坏了当地的自然和生态环境,这种破坏也导致了长江和黄河下游严重的洪水和沙尘暴的灾害。更让所有藏人感到愤愤不满的是中共无视藏人神圣的信仰,大肆地在神山圣湖进行亵渎性的开发和挖掘,让藏人再次受到极度的侮辱。这对藏人是等同于汉人文化和习俗中最为忌讳和耻辱的事“就是被挖了祖坟一样”。像这样的事共党从入侵西藏以来一直干到现在。由于长期如此地欺压西藏人民,藏人的不满蓄积日深最终忍无可忍,从而导致了2008年全藏区的激烈反抗,虽然中共用十分野蛮和无耻的手段进行了镇压。但是从2009年直至2012年境内外藏人的抗争持续不断使西藏人民的正义事业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虽然中共用十分野蛮和拙劣的手段不断地诬蔑和侮辱藏族人民的信仰和文明。这个邪恶而又反文明的独裁政权不仅在尽几十年的独裁统治下几乎完全毁灭了汉民族优秀的文化和信仰,多少优秀而又德高望重的汉族精英人物被残害和折磨;多少优秀的经典文化以及珍贵的文化古迹被完全损毁永远不能恢复和再现了。这个独裁体制导致了近千万人非正常的死亡。做为中共侵占下的藏区遭受了同样的境遇,引子史料“1959年是西藏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同情起义的村庄被整村的炸毁;伤员被遗弃,活埋或任由野狗嘶咬,大量人员自杀。1959-1963年,至少70000 余名藏人死于饥荒,占人口的2-3%。最近的研究显示,死亡人数远远高于此,青海藏民死亡率高达50%。男女比率严重失调,青壮年藏人基本上被消灭。文革结束后,藏区6259座寺庙,绝大多数被毁坏一空,仅13个仍开放,大多数被变成军营,商店或拘留所和屠宰场。寺庙内的大量珍宝,佛像,价值连城的字, 画,经书皆被毁或盗空。1973年一家北京工厂熔化了600吨西藏佛相。1983年一个西藏代表团,在北京发现32吨西藏遗物,包括13573座佛相。直到1979年所有的学校仅教汉语。依1984年西藏流亡政府估计:近百万藏人受害,其中约432000人在1959年起义中丧生。按正常出生率计算,扣除流亡者,藏人死亡人数至少80万以上,唯有红色高棉的大屠杀可与之相提并论,这就是共产党的中国给西藏带来的浩劫和灾难。我们藏人虽然遭受了如此的灾难,可是这种灾难还是更有区别于汉人所受的灾难,因为我们藏人还多了受另一个民族的种族歧视,这种歧视可是长期的。虽然我们藏人的文明不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民族逊色,但是在共党长期洗脑后成长起来的一代又一代人们却认为藏人是多么的贫穷和落后。
    二:如何在这个汉藏民族关系最关键的时期,努力消除因为中共错误的民族政策所导致的最为恶劣的民族问题。
    1:所有的汉藏民族间都应该以人类普世的道德观来尊重同样做为人的平等和尊严。
    就像尊者达赖喇嘛曾说过的那样,“汉藏这两个民族必须和睦相处,因为我们做为邻居的这个事实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所以我们必须彼此了解,彼此尊重”也只有这样才能消除隔阂和矛盾。如果想真正地搞好汉藏之间的关系,消除严重的民族矛盾,就必须认清共产党错误的民族政策,必须完全从每个汉人的心灵里清洗共产党所灌输的十分极端和狭隘的民族理论。共产党的民族观和宗教观以及人生观都是十分极端和扭曲的观念,充满了血腥和争斗的理论。它们不尊重人类社会以更加文明的方式与历史共同前进的规则,而是一味的按这个独裁集团和独裁者个人的意愿野蛮地对其他任何族群进行血腥的清洗和殖民同化。让人感到特别遗憾的是,在海外民主国家里生活了许多年,而且还是一些表面上为民主而奋斗的人士,头脑里不仅还保留着封建大一统的思想,还残留着共产党的民族同化的思维方式,这些人头脑里的思维方式就是“中国是个以汉人为主要执政者的政权,自然也就孕育了这个红色汉人政权对其他民族的歧视和不平等的观念,在任何的领域里充满了歧视性的策略”。首先对其他民族以少数民族称呼,这个称谓的直接意思就是您们是少数在这个汉人占多数的国家里你们无足轻重,那么我们是不是还可以这样理解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汉人以外其他所有的民族就都是少数民族了。对少数民族考生可以降低分数线,虽然共党说这是在照顾少数民族,但是所有有尊严的民族则都认为这是在侮辱这个民族的智慧。
     一个民族作为人类的一部分,以同样卓越的文明在这个星球上生存至今,它们完全有能力自立更生地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没有任何其他的人群和民族有权利以任何的方式决定它们的生存和生活方式,更无权决定它们的思维方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经常口头上标榜自己是一个人民民主专政,多民族和睦相处以及文化多样的国家,甚至时常强调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在任何的场合和时刻都不尊重其他民族的文化和尊严。比如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国家环境里称汉语为国语,那么其他民族的语言又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上。汉人的京剧是国粹,汉人的书画为国画,如果其他民族有闻名于世的文化和古建筑技术就必然与汉文化强迫地挂钩,说这是受了中原汉文化的影响才会那么优秀。我们对这种大汉族沙文主义十分的厌恶,总认为这是对我们这些民族的歧视和偏见。有许多汉人在共产党的洗脑下总认为其他民族的生活方式是野蛮而又落后的,在共军进军民族地区时几乎还认为其他民族还停留在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对其他民族的生活和饮食习惯更是不屑一顾,这些都是很不公正的态度。如果仅仅拿饮食习俗的不同来歧视其他民族的话,那么我们藏人则十分看不惯并且觉得更为野蛮的是汉人活生生地吃野生动物的方式。许多汉人对其他的动物很少按这是个与人一样有生命的生物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反而一开口就对着这些动物说他的肉好吃或者不好吃,味道如何如何等等。那些进入西藏的汉人官僚则完全是西藏野生动物的致命天敌,以前的藏区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可是共军进入西藏以来,不仅藏族人民在血腥的共产体制下遭受了有史以来最极端的迫害和折磨,藏区的动物也被投入了监狱般的境地。许多珍贵的物种已经绝种,所以在藏区藏族民众一直对那些经常野蛮地杀戮野生动物的共党干部进行嘲讽说“您们除了人以外几乎什么都吃,那么苍蝇虽然小也是肉罗”。尤其让人感到寒心的是“许多中国境内的网上评论者对藏区自焚的事件所做的评论”比如有些汉人却在评论中说“让所有不服政府的藏人都烧光,这样我们就可以很轻松地控制藏区”有些人甚至用欧洲人杀戮美洲印地安人的历史来说事,认为一个自认为高度发达的民族有权利用任何野蛮的手段来残害另一个于世无争,淳朴善良的民族。欧洲列强野蛮的对亚非拉的侵略历史至今还让欧洲人感到无比的羞耻,在真正文明的民主的社会里决不会再有人愿意看到如此野蛮的现象重演。
     1970年12月7日,德国伟大的政治家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先生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当着全世界惊天一跪,为那些曾经残害犹太人的德国人忏悔和恕罪。难道今天的中国人不知道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所带来的民族浩劫吗,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也认为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民族,征服中国是为了改造一个落后的民族的,从而使整个亚洲走向共同的繁荣。现在的中共在西藏所做的事就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的所做和所为,是如出一辙的,没有什么区别的。侵占原住民的土地,掠夺所有的资源,破坏生态环境,让本来就占少数的原住民计划生育强行绝育,大力推行汉文化教育,逐渐地削弱和消除各民族的文化教育,严厉地控制和压制宗教信仰,直接地控制藏传佛教的寺院和机构,亵渎佛教的上师和大德,亵渎神山和圣地乃至圣湖,曲解和侮辱藏传佛法,镇压和管控无辜的百姓,以莫须有的罪名除掉民族中的精英分子,歧视藏人的生活方式。从1949年到2012年,近63年了,中共一直是这样对待藏区人民的,藏族人民也不屈地抗争到了现在,如果中共不改变这些极端而又野蛮的政策,藏族人民将会不断地抗争下去,直到最后的胜利。
    三:未来藏汉关系的前景和期望
    1:汉藏问题关键在于彼此对对方文化的不了解。
     在不了解对方文化的问题上,汉人的问题较为严重,因为藏人就算不了解汉人和汉人的文化,也很少出现歧视汉人的现象,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藏民族几乎是个全民族信仰佛教的民族,而佛教最基本的教义是“慈悲”视众生为父母是精神的准则,对除了人以外的动物都是以曾经有可能是自己的父母的想法去对待,那么更何况是人了,所以藏人很少有歧视别的族群的想法,尤其是那些更为朴实的藏人民众更没有这样的想法。那些曾经到过藏区的汉人,都被藏人好客遵宾的热情所感动。在汉藏关系到了如今十分危急和复杂的环境下,藏人都没有去敌视普通的汉人,并且以诚相待。在藏区为民族自尊和信仰自由而进行惨烈的自焚抗争的运动中,已经有95人自焚81人牺牲,但是所有牺牲的藏人没有伤及一个普通汉人的一根毫毛,我十分的为那些牺牲的藏人感到伤心,并由衷地敬仰他们为了整体藏民族的尊严而献身的菩萨般的境界。在海外的华人只要去过流亡的藏人社区,那些被共党诬蔑为藏独极端主义者活动的地方,有哪个藏人是很不友好地对待汉人的普通民众,我想那些亲自去过并且和藏人直接接触过的汉人都肯定可以轻松地回答这个问题。所有曾到过流亡藏人社区的汉人都一口同声,藏人亲切和热诚。
     因此我认为汉民族必须真正认真地对待民族问题,放下大汉族沙文主义的架子,如果我们将来还需要真正的和睦相处的话,咱们现在就应该认真地对待民族间应该如何友好相处的问题。汉人应该了解和尊重其他民族的民族传统和习惯,应该先了解所需要接触和交流的民族的文化和信仰,同时也要把汉民族自身的习惯和传统,向其他民族介绍和交流。
    2:汉民族最应该注意和尊重其他民族的宗教信仰。
     汉民族自身在中共搞对共产党极端信仰的洗脑教育下,许多的汉人有着共产党的宗教观念。认为宗教信仰就是搞迷信,对有信仰的人和民族有着很强的歧视观念,但是这些人却不知道世界上但凡经历了很长历史考验的宗教都是某一部分人类对社会的公德和人类共同价值观的总结,是人类精神领域积累的最有价值的文明。而有些伟大的信仰比如佛教则完全是通过人类本身的智慧去探究人类应该如何在精神领域里更加快乐和更加高质量的生活的精神科学。
    3:汉民族应该加强和继承中国古代文明以来的优秀的传统文化。
     因为汉民族优秀的人文道德文化被共产党几乎摧毁,共产党把汉民族文化中的优秀的道德文化以及秉持正义的民族精神几乎破坏殆尽,使汉人在共产党近几十年的统治下,没有了汉民族优秀的民族性格,这是十分让人心寒的悲剧。如果汉民族恢复了民族优秀的本性,那么与其他民族的交流就会容易许多了。比如我们许多的藏人就认为与台湾和香港以及新加坡南洋这些地方的汉人交流就十分的容易和融洽,这就是因为这些地方的汉人继承了较多的汉人古老的优秀的传统文化的原因。
     归而结之,只要想真正的处理好民族关系,想使各民族世代和睦地相处下去,那么就必须认真地了解各民族的文化和信仰,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各民族彼此尊重和互信。如果还继续以民族沙文主义的姿态去看待和处理民族问题,势必将越来越复杂和严重,永远不会有任何好的结果。我们做为汉藏以及各民族关系关键时刻的一代,有着十分沉重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将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不去认真地总结历史的教训,不去真诚地面对以及积极地应对民族间复杂的问题,那么我们将愧对于我们的后世子孙,因为我们的祖辈没有认真地处理好民族间的问题所以导致了我们这一代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
    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上发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219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达赖喇嘛和平精神维系汉藏友谊/洛桑尼玛 (图)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纽约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座谈会发言大纲/贡噶扎西
·汉藏对话,水到渠成:“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李江琳
·阿嘉仁波切:以史为鉴,解决汉藏矛盾—谈自传《虎口余生》
·呼吁国际社会援救首批为西藏自由面坐牢的汉藏民运人士/李日光
·贡噶扎西:汉藏人民共同的责任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图)
·汉藏真实的分歧和现实的共同点
·汉藏同源说和土著说/蒲文成
·『国际观察』从“藏缅民族高门豪姓之今昔”看汉藏同源
·茶马古道 加强汉藏民族融合
·台湾学者王明珂的《羌在汉藏之间》/祁进玉
·昂旺隼祖 文吉 :汉藏和谐的楷模--刘文辉将军 (图)
·陈维健: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最后的香格里拉:拉萨的暴乱和汉藏文化的冲突(图)
·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茉莉
·茉莉: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
·巴黎人权广场汉藏同盟公民力量纪念西藏抗暴53周年/巴黎动态 (图)
·四川千余汉藏学生群殴 竟然啥都敢砸 (图)
·成都铁路学校汉藏千人冲突 民族矛盾加深被指政策导致 (图)
·成都学校爆汉藏学生群殴
·“纽西兰汉藏友好协会”关于西藏僧侣自焚事件的呼吁
·汉藏会议共识:西藏并非自古以来属于中国 (图)
·达赖会异议人士,强调汉藏互惠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