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根本不了解人的本性/郭国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3日 来稿)
    郭国汀更多文章请看郭国汀专栏
    
     近年来通读了数十部有关老马的传记,吾得出结论: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不了解人的本性。同时,由此似乎可以推论,马克思本人在自然科学知识方面有重大缺陷,很可能他不懂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基本原理,因而不可能了解人的本性。马克思和恩格斯均认为:人类一切罪恶的根源在于财产私有制。恩格斯说:马克思主义理论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毛泽东则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续,归结为一句话:造反有理”!这一切证实马恩列斯毛均严重缺乏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和数学基本原理常识,也缺乏对人性的基本知识。吾以为共产主义理论最根本的错误在于其创始人及追随者们均不了解人的本性,不知道物质的神密性,同时误解了人的角色,妄想改造社会甚至改造人类本身。我认为人类社会的实质不平等是天然的永恒的,这是由物质的神密本质决定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的天性就象本能一样不可能改变,而只能限制。私有财产是人的自由和人权的前提与保障,凡是没有私有财产之所,就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人权,而自由和追求幸福均是人的天性,凡是与人的天性本性作战者,注定彻底失败。

    
    马克思认为如果人理解历史的必然进程,并按其指导行事,‘任何事物均是可能的’。正是这两种观念的组合创立了一种可被极权主义使用的理论。马克思认为当人类‘作为个体实体过一种集体物种生活’时,历史即将终结。(C75,83,85)马克思贬低法律和政府的价值,他的‘从经验里解放思想’及其体制决定论,试图说服人民,即使他们没有权力采取独立行动,未来是可预见的,不可抗拒的乌托邦(C89,90,97)。马克思虽然是学法律出身,但他一生从未当过律师或法官或教授法学。列宁也是学法律出身,但其仅读了不到一年大学法律系,便被大学开除,此后虽经自学考试通过了律师资格且执业近两年,办理过12起小额诉讼案,但全部败诉。因此马列均属半桶水法律人,因此马克思有“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之论(纯属强盗法理),却被所有的共产党党国体制政权奉为绝对真理。而列宁更有“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的绝对权力”之谬论,同样被所有的共产党流氓政权采信奉行。
    
    吾以为卢梭关于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私有制的结论是错误的,根源在于他实际上不了解人的本性。人与人之间最大的不平等 , 不在于生理, 或政治德道 , 而在于人之思想和思维能力 , 包括学习和运用知识掌握技术及发明创造的能力。
    
    原始社会之能工巧匠正是那个时代的人杰,正如今日之思想家科学家是人杰一样。自然状态下的人实际上一点也不比现代人好 . 当时虽然没有私有财产 , 实行原始群婚制即共产共妻制 , 氏族内部通婚乱伦不可避免,势必造成血源混乱,导致后代疾病遗传,怪病怪胎层出不穷,体质下降久而久之人们发现此种氏族内部通婚的弊端,故禁止氏族内部通婚改为与外族联姻或相互抢婚,后发展为对偶婚再变成一夫多妻制即合同制婚姻。一夫一妻制实际上是基督文明的产物,中国直到1949 年以前事实上是一夫多妻制,即男子可以妻妾成群同屋。原始社会中人类并无其他娱乐活动,打猎是谋生必须的手段。因而高明勇猛的猎手,最高奖赏恐怕就是性娱乐。虽然当时人们的性妒忌观念可能不象当代人那么强烈,强壮的男子为了优先权或发展到后来的独占迷人异性的特权 , 必定会要求多占或优先权;若有那个人不服,敢于挑战,必定会受此人之暴力压制;如果某人体力虽弱但头脑更聪明,他就会使用阴谋诡计, 采用欺骗欺诈手段与之抗衡。也就产生了对抗。故后来足智多谋智勇双全者必定会取代有勇无谋者任首领。古老文明国度的人们一般均崇拜足智多谋恐怕与人类原始经验有关。
    
    人类的天性是自私的,这是由于物质的本性决定的。吾以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在于物质的本性,因为物质千差万别具有差异巨大的性质;而构成人的最基本的元素正是物质,正由于大自然中 108种天然物质元素的性质永恒差异决定了人类的实际不平等;而各种物质的性质取决于各物质元素原子所含电子数,亦即电子层数与最外层电子数决定了物质的金属与非金属性质,亦决定了气体或固体还是液体的形态,进而决定了由物质构成的人本身天然即不平等。尽管人与物质中间存在着巨大的距离,比如人是动物但动物并非都是人;同理人是一种物质,但决不能因此说物质即是人。
    
    大自然整个宇宙中所含的物质元素千变万化,主要是在一定的条件下,经过物理化学生化反应交融演变成各种各样的有机物无机物微生物植物动物生物以至万物。在自然环境下,一切物质都是在自然生态平衡原理的支配下,有序地充满生机活力地交融发展,周而复始无穷无尽;温度湿度压强速度及物质所处的纬度经纬的不同差异造成物种的千差万别。这完全符合上帝自然规律的法则。公正, 公平,不等于平等。
    
    共产主义理论的错误根源也正在于此。马克思对人性的知识相当薄弱,其数理化生物学天文学基本常识也令人怀疑。因此他的理论按他自已的说法归根结底消灭私自制。因为他认为一切罪恶的根源在于私自制。很可能他也受到了卢梭关于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私有制的影响。共产党国体制国家无一例外皆的制度性杀人,目的皆在于人为从肉体上消灭一切被认为不可靠的人,以便创造一个纯洁的无产阶级新人。亦即共产党一方面极力鼓吹无神论,另一方面却狂妄地想自已履行上帝造人的权能。
    
    最佳的社会制度下,只能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种政治经济文化娱乐教育机会均等。实质上人在政治,经济,文学,艺术或其他所有领域永远也不可能实质平等 . 但此种不平等是有机的并非无机的,故是暂时的并非永远不变,而是随着代代相传,通过文化交流沟通及转世轮回,在不同的人群中周而复始。试图通过暴力,谎言加恐怖手段人为地制造出一个纯之又纯人人平等的无产阶级纯属痴心妄想,也是企图代行上帝才具有的权能的表现,因而必败无疑。
    
    事实上,自私源于进化过程。不自私的生物唯有死亡,他们不自私的基因随之消亡。而自私的生物关注其自已的食物之需,权力和性,繁荣并将其基因遗传给其后代。经无数代发展,自私充分熔化入人类的基因,构成被称之为人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人类还拥有天生的利他主义。人类能够轻易地用自已的费用为其他人的利益作为,因此人类强烈混合自私与利他的双重倾向。[1]
    
    共和比民主更重要,现代民主是代议制民主,宪政民主,自由民主,共和民主,因此完全有办法解决纯民主本身的缺陷,吾以为美国式民主是相当高明适用的。至于工农的民主权益当然应当受到尊重,他们可以通过其选举的代表行使其权力。国会上下或参众两院式正是为解决此问题而设,下院或众议院主要代表一般民众多数意见,而上院或参议院主要代表贵族或精英少数派意见,加之宪法对政府权力有严格限制性规定,任何人不得有任何超越宪法的权限,最高法院或专门的宪法法院则作为解释宪法的最终权威确保一切依宪法原则精神行事,凡是违宪的法律,法规,最高法院及宪法法院有司法审查权予否决。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分权制衡原理得以实现,或通过议会下院之对政府不信任投票方式制约政府权力,旨在预防任何人专权或行使专制暴政。
    
    毛泽东称:“我们的民主是最真实的民主,工农当家做主!人民才有权享受民主,敌人不但没有权享民主,而且必须专政”!正因为毛对政治科学和法律科学实质上仅是政盲与法盲,连半桶水水准也达不到,因此毛创造了“95%人民5%敌人”说(不过此说实际上抄自苏联),全体“人民”为之欢欣鼓舞,“地富反坏右分子”则自认倒霉,因为不在老毛之人民之内。不过很快高岗,饶恕石,胡风,彭德怀,周小舟、黄克诚、张闻天,刘少奇,邓小平,陶柱,王张江姚四人帮,陈希同,江家帮之陈良宇,薄稀莱,胡温帮之令计划……全部变成5%!国人对什么是民主的理解绝大多数属一知半解或一窍不通。可以肯定,自毛泽东以降所有的中共党魁没有一个真正了解什么是民主,有俞可平,李君如此种半桶水的无知无耻的首席顾问的流氓中共党用文人克意误导当然如此;民运人士中迄今也大多并不了解民主的实质和精神,有刘晓波,王丹等著名民运志士迄今仍人云亦云可想而知;当然包括南郭在内也是浅薄无知的!
    
    南郭论文说理谴辞造句有时用辞不当或辞不达意这是水准所限或时间限制故在所难免。故吾反复公开声明:南郭并非真理的化身,肯定也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陷甚至错误或不足,因此竭诚欢迎任何人批评指正。吾以为国家总统,各省省长,各县县长,中央省地县议员或参议全部必须经民主选举产生,这早已是全球自由宪政民主国家普遍实行的政治制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蒋介石“专制独裁”政权早在1947年始即在开始县长市长及县议员省议员直选(台北市和高雄市除外,另中华民国国大代表除外)!因此,决不能再任由罪孽深重极度无知无耻恶劣致极的中共一家继续独裁!至于什么是我们要追求的民主,此问题被中共党用文人及民运中一知半解的人士搞得混乱不堪。“山头林立就是民主论”有之,俞可平伪共民主论受到刘晓波极力称赞更是离奇。 其实代议制宪政自由共和民主体制,才是我们应当奋斗力争的民主。
    
    [1] Karl W. Gilberson, SavingDarwin, How to Be a Christian and Believe in Evolution. HarperOne Publishers2009. P.1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1919900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开放党禁与多党联合政治/郭国汀
·共产主义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妄想/郭国汀
·人类与自然环境/郭国汀
· 习李的改革是假改革/郭国汀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郭国汀 (图)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郭国汀
·孙中山民权主义第二讲/郭国汀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中国能有希望吗/郭国汀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郭国汀
·敬请国人关注郭泉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真正希望中国民主化的人就不会想推翻共产党?!——驳刘逸明之谬论/郭国汀
·郭泉:致郭国汀先生:“均贫富”并非是搞“毛氏贫困社会主义”/民主先声281
·虽穷而能顶天立地,郭国汀真男人!/赖锦东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第三章:奋力拚搏/郭国汀(图)
·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郭国汀
·强烈谴责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郭国汀
·郭国汀介绍博讯专栏作家曾节明政治避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