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复活思想促进了战斗力量和生物复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2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在我称之为“奥古斯丁的双城记”也就是《上帝之城》一书的第一卷的12章里,如此描写了“死无葬身之地对基督徒也不会带来什么伤害”:
    
    1、还有人说在当时发生的屠杀中,甚至连尸骸都不能安葬。但是虔诚的信心不会依赖如此该受诅咒的情形;因为忠信之人心里头确信,他们连一根头发都不会掉,哪怕他们被野兽吞吃,上帝赐予他们的复活不会因此受阻。如果敌人在杀身体之后所作的事会损害来世的生命,那么真理就决不会宣称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
    
    2、或许有人会采取这样一种荒谬的立场死前不用畏惧那些杀身体的,但要畏惧死亡之后的状况,如果他们杀死身体后不予埋葬不是很可怕吗如果这样的话,就好像他们能对死尸造成极大伤害似的,那么基督所言就是错误的,那杀身体之后不能再作什么的,不要怕他们。我们决不能认为真理会有这样的错误。说那些杀人者能作什么是因为致命一击是可以感觉到的,那时身体仍有感觉;但在那之后,他们就不能再作什么了,因为被杀的身体已经没有感觉了。所以在那里确实有许多基督徒的尸体没有埋葬,但没有一个会与天堂分离,因为无处不在的上帝知道什么时候复活他创造的人。《诗篇》中确实说过把你仆人的尸首,交与天空的飞鸟为食;把你圣民的肉,交与地上的野兽。在耶路撒冷周围流他们的血如水,无人葬埋。但此处所说,与其说是那些承受死亡之人的痛苦,不如说是展现了作这些事的人的残忍。在人的眼中看来,这是一种悲惨的命运,而在上帝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因此,所有这些死者的葬礼和仪式,细心的安排,坟墓的建造,葬礼的隆重,都是为了减轻活人的痛苦,而非对死者的安慰。如果厚葬能给恶人带来什么好处,那么薄葬,或根本没有安葬,也会伤害虔诚者。在人的眼中看来,送葬时身穿丧服的仆从如云是华丽的;而在上帝眼中,满身烂疮的乞丐被天使接走,不是将他送入人大理石的坟墓,而是使他在亚伯拉罕的怀中重生,这才是豪华的葬礼。
    
    3、我要捍卫上帝之城,而反对上帝的人嘲笑这些事。甚至连他们自己的哲学家也轻视厚葬,也常有整支军队为国捐躯,而无人关心他们是否弃尸疆场,成为野兽的食物。有诗歌很好地道出了这种对葬仪的高尚的藐视他没有坟墓,但有苍穹作他的墓室。既然如此,他们有什么必要嘲笑基督徒的尸骸没有得到安葬他们已经得到应许,他们的肉体要复活,不仅要从地上,而且要从地下最隐秘、最幽深的地方汇集他们的肢体加以重造!
    
    而在《上帝之城》的最后一卷(二十二卷)的19章,则如此描写了古代信徒心目里的复活:
    
    1、有损美貌的所有人的身体缺陷都将在复活申消除,但身体的天然基质会保存,基质的性质和数量会有变化,以便产生美。
    
    2、关于头发和指甲我现在该怎么回答呢?一旦明白没有身体的任何部分会以引起身体畸形的方式毁灭,也就明白了身体任何基质的添加都不会过多而引起畸形,也不会有身体的任何部分被糟蹋。假定我们用粘土做一个瓦罐,然后再把它揉成泥团重新塑造,全部粘土都用、上了,一点儿都没落下,做成一个新瓦罐。在此过程中不一定是原先做把手的粘土仍旧做把手,原先做罐底的粘土仍旧做罐底。因此,被剪去的头发和指甲如果在复活时会产生畸形,那么它们不会被复原到原来的位置上去。然而,复活的时候没有任何东西受损害,身体基质的每个部分都会复原,但会以某种方式保持身体各部分的正常状态。还有,主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这句话可以更加恰当地理解为指的是头发的数量,而不是长度。因此,他在别处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
    
    3、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认为任何天然地呈现在身体中的东西都会灭亡。倒不如说,我相信身体中出现的任何畸形(这样的畸形之所以出现没有别的原因,元非就是为了表示现存的可朽的人受惩罚的状态)都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恢复,亦即当身体的基质得以保留的时候,畸形将会消除。一位工匠如果由于某种原因造了一座有缺陷的雕像,他可以重新塑造,把它造得漂亮一些,消除它的缺陷而不损失它的任何基质。如果最初的雕像在比例上有某些缺陷,或者有某个地方与其他部分不协调,他并不一定要把它割去,把它与整体分开。倒不如说,他可以把雕像全部熔化了重塑,而不会生产任何丑陋的雕像或者缩小雕像的大小。如果一个人能够这样做,那么万能的工匠难道不能吗?他难道不能消除或消灭人体的所有缺陷吗,无论是比较普遍的,还是较为稀罕、怪异的,这些缺陷虽然与可恶的今生相应,但与圣徒未来的幸福并不相称?难道上帝就不能以同样的方式,消除我们天然而又丑恶的排泄,但又不会削减身体的基质吗?
    
    4、由于这个理由,胖子和瘦子都不用害怕他们在复活时的模样会与他们现在所希望的、若能具有的模样有什么不同。因为所有身体之美在于身体各部分的恰当排列,再加上某种令人愉悦的颜色。凡是身体各部分的排列有不恰当之处,要么是缺了某些部分,要么是太小或太大,那就很难看。但由于排列不恰当而产生的畸形不会在天上存在。在那里,所有缺陷都得到矫正。无论有什么不恰当之处都会从造物主所知道的根源上造得很好。无论有什么过分恰当之处都会被消除,但不会伤及身体基质的完整性。至于颜色的愉悦,"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像太阳一样的光来",在这样的地方,我们得到的愉悦该有多么伟大啊!我们必须相信,基督的身体在复活时并不缺乏这样的光,但对门徒们的眼睛来说,这种光却是隐匿的。
    
    5、凡人虚弱的视力无法承受这种光,尽管凡人的眼睛可以看见基督,以便认识基督。由于相同的原因,基督把他的伤疤显示给门徒,让他们可以摸到它。他也吃喝,但不是因为他需要营养,而是因为他有这样做的权利。一个眼前的物体对那些注视着其他物体的人来说是不可见的——就好像在我们所说的光的例子中它虽然是在场的,但对那些、看着别的事物的人来说,它是不可见的——这在希腊文中称作"aorasia",这个词在《创世记》中被我们的译者译成"盲目",因为他们找不到更好的词了。所多玛人受着这样的盲目之苦,他们寻找义人罗得的房门,但就是找不到。但若他们真的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那么他们就会请人领着他们走,而不会去寻找房门了。
    
    6、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我们对有福的殉道士的爱使我们想要在天国里看到他们为了基督之名而得到的伤疤,也许我们确实能掉看到他们的伤疤。因为这不是一种畸形,而是一种荣耀的标记,他们的德性之美会在他们身体里发光,这种美在身体里,但却不是身体的美。那些被砍去肢体的殉道士在复活时不会缺少肢体,因为"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这句话就是对他们说的。在将要到来的世界中,他们不朽的身体可能仍旧有某些可见的荣耀的伤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他们受伤的地方会有伤疤,但他们被砍去的肢体不会丢失,而会复原。所以,在将来的世界中身体不会有缺陷,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把这些美德的标记视为缺陷,或称作缺陷。
    
    ……
    
    这样的死亡与复活,简直比现代人热衷的美容术还好好得无比……《上帝之城》这最初一卷和最后一卷这一头一尾,决不是漫无目的的,而是结构性的,用以说明“死亡”问题在信仰中的核心地位。
    
    不论这样的复活在“事实上”如何,但是对于相信并接受这一复活的人们来说,无疑会影响他们的思想与行为——其后果之一就是相对不太惧怕死亡了,并因此迸发出相对大的战斗力量。
    
    与儒教的多子多福相比,复活思想无异于促进了战斗力。
    
    与佛教的轮回思想相比,复活思想无异于促进了战斗力。
    
    与道教的羽化登仙相比,复活思想无异于促进了战斗力。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第三中国、充分吸收了基督教元素的第三期中国文明,肯定比只有诸子百家的第一期中国文明和只有如佛教道三教合一的第二期中国文明,更有战斗力。
    
    《上帝之城》第二十二卷还记载了当时人们对于复活的许多信念,值得现代人深入了解,因为这和现代人关心的生命问题有所相关:
    
    12章《反对不信者用谎言谩骂基督徒的身体复活的信念》:
    
    我们的对于经常详尽地考察我们关于身体复活的信念,然后通过问流产的婴儿能否复活这样的问题来嘲笑这种信念,或者由于主说过"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因此他们就问是否所有的身体大小和气力都一样,或者问它们是否可以在大小上有所不同。如果它们都是一样的,那么流产的婴儿复活的时候能拥有他们从未有过的那么大的身体吗?或者说,如果流产的婴儿不会复活,因为他们还没有出生,所以是自费了,那么我们的对于就会把相同的问题转为幼儿,问他们如何能够获得成人的身体,因为我们看到他们夭折的时候也还没有成人的身体(因为我们不会说幼儿不会复活。因为他们既然能出生,也就能再生)。所以,我们的对手会进一步问,我们的身体以什么方式相同。
    
    因为若是每个人在复活时重新得到他现在的身体,如果所有人都和现在最高的、最魁梧的人一样高和一样重,那么,他们问,不仅是幼儿,而且是大部分人,怎么会得到他们原先没有的东西呢?使徒说我们全都会"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他还说有些人"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我们的对手说,如果我们明白这里的意思是指所有那些在基督王国里的人都具有和主相同的身材,那么许多人的身体的尺寸和高度一定会缩小。如果许多的人身体都要缩小,么怎么会"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呢?还有,提到头发,也可以问是否所有剃头匠剪下的头发都要恢复。如果要恢复,有谁不会对这样的畸形感到惊骇呢?指甲肯定也会发生同样的事,剪下来的指甲都复原到身体上,在这种情况下,身体还有什么美感可言?处在不朽状态中的指甲肯定会比可朽状态下的指甲长?但若这些东西都不会复原,那么它们必定死亡。所以,他们问,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是在什么意义上说的?在胖和瘦的问题七,他们也提出相同的论证。如果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那就元所谓胖瘦。但若是这样的话,那就会出现有些人增加体重,有些人减轻体重,所以就不会有原先存在的人的复原,因为有些人将得到他们原先没有的东西,有些人会失去他们原先拥有的东西。
    
    下面要提到身体的腐烂和分解。有的化为尘土,有的化成气泡,有些人被野兽吃掉,有些人被烈火烧死,有些人死于海难,或者淹死在水里,所以他们的身体会在水中腐烂和分解。我们的对于受到这些事实的极大的困扰,因为他们不能相信这些散落的元素会再次聚集在一起,重新组合成血肉。还有,他们追问畸形和缺陷问题,无论是流产还是可怕的怪胎,问我们是否这样的事情仍将在复活中保留。
    
    如果我们说这样的事情不会出现在人的复活的身体中,他们就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引述我们传扬的在主基督复活的身体上可以看见伤疤来驳斥我们的回答。但在他们提出来的所有疑惑中最困难的问题是:一个人如果在饥饿的驱使下吃了另一个人,那么在复活时血肉应当回归哪个人的身体呢?因为被吃的人的血肉已经转变成了以人肉为食的那个人的血肉,以补充由于饥荒而失去的血肉。为了嘲笑我们肉身复活的信仰,他们接下去就会问:这些血肉到底应该恢复到第一个人身上,还是恢复到第二个人身上?按照柏拉图的看法,他们认为人的灵魂处于真正的苦难和虚假的幸福的交替之中;或者按照波斐利的看法,他们许诺在经历了许多不同的肉身以后,灵魂会结束它的苦难,不会再回归肉身,然而,不是靠获得不朽的身体,而是靠逃避任何类型的身体。
    
    13章《如果流产也算死亡,那么流产的胎儿是否也在复活之列》:
    
    如果仁慈的上帝在帮助我所做的努力,那么我现在就要来回答我们的对手提出来的这些反对我们信仰的论证。关于流产的胎儿——在母腹中是活的,但流产后就死了——我不敢大胆地肯定或否定它们会复活。然而,如果它们并没有被排除在死者之外,我看不出为什么它们就不能分享死者的复活。因为,既非所有的死者都会复活,有些人的灵魂会永远没有身体,尽管它们曾经有过人的身体,哪怕仅仅是在他们的母腹中拥有;或者说,如果所有人的灵魂都将再次得到他们从前活着的时候拥有、而在死亡的时候失去的身体,那么我不明白我怎么能说哪怕是那些死在母腹中的胎儿也会没有复活。但是无论谁都可以相信,如果流产的胎儿复活了,我们关于已经出生了的婴儿所必须说的话也都可以用在他们头上。
    
    14章《夭折的婴儿在复活时能否拥有成年人的身体》:
    
    所以,婴儿若是不会在他们夭折时的小小的身体中复活,而是通过上帝最神奇、最快捷的运作,获得要经过相当长时间才能长成的身体,那么我们又该怎么说呢?主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这里说我们将不会缺少我们曾经拥有的一切,但没有说我们将不能得到我们现在不拥有的一切。死去的儿童没有完善的身体,甚至连完善的儿童也缺少完善的身体,因为与成年人不一样,它们还没有最大限度地成长。然而,在一种特殊的意义上,这种完善的身体是所有受孕诞生了的人都具有的,这就是说,他们都潜在地拥有完善的身体,即使他们在现实中还没有达到完善。以同样的方式,身体的所有肢体在精子中都有潜在的萌芽,尽管有些肢体在婴儿出生以后仍旧缺乏,比如牙齿,以及诸如此类的器官。每一物体性的基质似乎都在它自身中包含着还不存在的事物的型相,或者倒不如叫做萌芽,随着时间的进程,这些事物会出现,或者说能够被人看见。因此,在这种意义上,我们说矮个子的儿童或高个子的儿童已经是矮的或高的了。
    
    所以,按照这一推理,我们不要害怕在身体复活时所有以往失去的东西都会恢复。即使所有人真的都会获得巨人的身体,免得那些今生身材最高大的人会因失去些什么而灭亡(因为这样会违反基督的保证,他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 ,在这种情况下,从元创有的创造主这位神奇的工匠为什么就不能为那些他认为必需的地方添加点儿什么呢?
    
    15章《是否所有死者的身体在复活时都会像基督的身体一样大小》:
    
    当基督从死里复活时,他的身体大小无疑与他死的时候一样。我们也不允许说,所有人在复活的时候,为了与个子最高的人相等,基督的身体会变得与他在门徒面前显身时不一样。但若我们说那些身体比主高的人在复活的时候会削减到主那样的身材,那么有许多人的身体就要去掉许多基质,尽管主应许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因此,我们需要得出结论,每个人都会得到他原来的身体:如果他死的时候是个老年人,那么他会得到他年轻时的身体;如果他死得比较早,那么他会得到他原来的身体。至于使徒说过的"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这句话的意思,我们可以理解为指其他事情,亦即指基督的岁数,当作为肢体的所有基督徒民众都联结到"元首"的时候,基督的岁数就长成了。换言之,如果使徒讲的确实是身体的复活,我们可以认为他指的是所有死者的身体在复活时既不会变得比基督年老,也不会变得比基督年轻,而会处在我们所知的基督曾经达到的年富力强的壮年。这个世上最博学的人曾经把生命的顶峰定在三十岁左右。达到这个顶峰以后,人就开始走下坡路,朝着老年迈进。因此使徒在这里指的不是身体的大小,或身材的高矮,而是指"基督的完全的成年期"。
    
    17章《女人的身体在复活时是否仍旧保持原来的性别》:
    
    看到"直到我们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效法他儿子的模样"这些话,有不少人相信妇女复活时不再是女人,而是全都变成男人,因为上帝用土只造了男人,女人是从男人来的。但在我看来,更好的看法是复活时仍旧会有两种性别。到那时候不会再有欲望,欲望是引起变乱的原因。因为在他们犯罪之前,男人和女人是赤身裸体的,并不感到羞耻。然而,邪恶将从身体中消除,而本性将会保留。女人的性别不是恶,而是本性。复活后的人不会再有性交和生育,但仍旧有女性,她们不再起以往的作用,而会拥有一种新的美貌,它不会激起已经不存在的淫欲,而会推动我们赞美上帝的智慧和仁慈,上帝既创造了过去不存在的东西,也使他创造出来的东西摆脱腐败。
    
    人类开始的时候,女人是用那个男人熟睡时取下的一根肋骨造成的;这个行为甚至、是基督和教会的一个恰当的预言。那个男人人睡就是基督之死,取下他的肋骨预言了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个士兵拿枪扎他的肋旁,就有水和血流出来,我们知道这就是教会得以建立在其之上的圣体。因为圣经用了这个非常特别的词。我们不读作"他建"或"他造",而是读作"他建立( aedificavit )一个女人"。所以使徒也说"建立基督的身体",也就是教会。因此,女人是上帝的造物,就好像男人是上帝的造物一样。女人是用男人的肋骨造的,由此两人要联合成为一体;如我们所说,这个女人被造的方式预示着基督和教会。所以设立了两种性别的上帝也会使两种性别复活。
    
    还有,否认死者复活的撒都该人问耶稣本人,有弟兄七人,哥哥娶妻后死去,按照律法的规定,由弟弟续娶,结果直到第七个都是如此,最后那妇人也死去了,问她复活以后要做谁的妻子。主回答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在这个时候,主也可以这样说,"你们问的这个女人复活后是男人,而不是女人"。但他没有这样说,而是说"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在不朽和幸福方面,他们会和天使一样,但不是在肉身上,也不是在复活上,因为天使不需要复活,天使不会死。因此,主否认在复活时有嫁娶,但没有否认有女人。还有,要是他真的预见到复活后没有女性的话,那么他在这种情况下本来确实可以更加轻易地否认这一点。然而他肯定复活后会有女性,因为他说"人不嫁"指的是女性,"也不娶"指的是男性。所以在复活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仍旧会有可嫁和可娶的人,但他们不会这样做。
    
    19章《有损美貌的所有人的身体缺陷都将在复活申消除,但身体的天然基质会保存,基质的性质和数量会有变化,以便产生美》:
    
    关于头发和指甲我现在该怎么回答呢?一旦明白没有身体的任何部分会以引起身体畸形的方式毁灭,也就明白了身体任何基质的添加都不会过多而引起畸形,也不会有身体的任何部分被糟蹋。假定我们用粘土做一个瓦罐,然后再把它揉成泥团重新塑造,全部粘土都用、上了,一点儿都没落下,做成一个新瓦罐。在此过程中不一定是原先做把手的粘土仍旧做把手,原先做罐底的粘土仍旧做罐底。因此,被剪去的头发和指甲如果在复活时会产生畸形,那么它们不会被复原到原来的位置上去。然而,复活的时候没有任何东西受损害,身体基质的每个部分都会复原,但会以某种方式保持身体各部分的正常状态。还有,主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这句话可以更加恰当地理解为指的是头发的数量,而不是长度。因此,他在别处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
    
    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认为任何天然地呈现在身体中的东西都会灭亡。倒不如说,我相信身体中出现的任何畸形(这样的畸形之所以出现没有别的原因,元非就是为了表示现存的可朽的人受惩罚的状态)都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恢复,亦即当身体的基质得以保留的时候,畸形将会消除。一位工匠如果由于某种原因造了一座有缺陷的雕像,他可以重新塑造,把它造得漂亮一些,消除它的缺陷而不损失它的任何基质。如果最初的雕像在比例上有某些缺陷,或者有某个地方与其他部分不协调,他并不一定要把它割去,把它与整体分开。倒不如说,他可以把雕像全部熔化了重塑,而不会生产任何丑陋的雕像或者缩小雕像的大小。如果一个人能够这样做,那么万能的工匠难道不能吗?他难道不能消除或消灭人体的所有缺陷吗,无论是比较普遍的,还是较为稀罕、怪异的,这些缺陷虽然与可恶的今生相应,但与圣徒未来的幸福并不相称?难道上帝就不能以同样的方式,消除我们天然而又丑恶的排泄,但又不会削减身体的基质吗?
    
    由于这个理由,胖子和瘦子都不用害怕他们在复活时的模样会与他们现在所希望的、若能具有的模样有什么不同。因为所有身体之美在于身体各部分的恰当排列,再加上某种令人愉悦的颜色。凡是身体各部分的排列有不恰当之处,要么是缺了某些部分,要么是太小或太大,那就很难看。但由于排列不恰当而产生的畸形不会在天上存在。在那里,所有缺陷都得到矫正。无论有什么不恰当之处都会从造物主所知道的根源上造得很好。无论有什么过分恰当之处都会被消除,但不会伤及身体基质的完整性。至于颜色的愉悦,"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像太阳一样的光来",在这样的地方,我们得到的愉悦该有多么伟大啊!我们必须相信,基督的身体在复活时并不缺乏这样的光,但对门徒们的眼睛来说,这种光却是隐匿的。
    
    凡人虚弱的视力无法承受这种光,尽管凡人的眼睛可以看见基督,以便认识基督。由于相同的原因,基督把他的伤疤显示给门徒,让他们可以摸到它。他也吃喝,但不是因为他需要营养,而是因为他有这样做的权利。一个眼前的物体对那些注视着其他物体的人来说是不可见的——就好像在我们所说的光的例子中它虽然是在场的,但对那些、看着别的事物的人来说,它是不可见的——这在希腊文中称作"aorasia",这个词在《创世记》中被我们的译者译成"盲目",因为他们找不到更好的词了。所多玛人受着这样的盲目之苦,他们寻找义人罗得的房门,但就是找不到。但若他们真的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那么他们就会请人领着他们走,而不会去寻找房门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我们对有福的殉道士的爱使我们想要在天国里看到他们为了基督之名而得到的伤疤,也许我们确实能掉看到他们的伤疤。因为这不是一种畸形,而是一种荣耀的标记,他们的德性之美会在他们身体里发光,这种美在身体里,但却不是身体的美。那些被砍去肢体的殉道士在复活时不会缺少肢体,因为"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这句话就是对他们说的。在将要到来的世界中,他们不朽的身体可能仍旧有某些可见的荣耀的伤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他们受伤的地方会有伤疤,但他们被砍去的肢体不会丢失,而会复原。所以,在将来的世界中身体不会有缺陷,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把这些美德的标记视为缺陷,或称作缺陷。
    
    ……
    
    除上述以外,谢选骏个人认为以下这些思想比埃及人的保存木乃伊的做法、准备直接肉体复活的思想,对于现代生物复制技术的发展更有前导意义:
    
    20章《我们身体的基质无论如何散落,在复活中都将全部重新结合在一起》:
    
    至于被野兽吃掉、被火烧毁、化为尘土和水汽的身体,上帝禁止民们假定无所不能的创造主不能使它们复活!上帝禁止我们设想某种在靠近自然的最秘密通道上能够避开我们的感官的事物也能躲避创造主的知识和排斥创造主的权能!像西塞罗这样伟大的罗马作家想要尽可能精确地定义上帝。他说"上帝是一个心灵,它是无限的和自由的,它远离一切物性的和可朽的事物,它察觉一切,推动一切,它本身拥有永恒的运动。"他在最伟大的哲学家们的学说中找到了这个定义。那么我们要问,按他们自己的术语,又有什么事情能够躲避察觉一切和推动一切的上帝呢?
    
    我们现在来回答那个似乎比其他所有问题更为困难的问题:一个人的肉身如果已经化为另一个活人的血肉,那么在死者复活时,死者的血肉应当回归到哪个人身上去?假定有人为饥饿所迫吃了人肉。这种可怕的事情有时候确实会发生,古时候的史书和我们现在的一些见闻都证实了这一点。按照真相或理性,有谁能够争辩说,被吃掉的整个身体能够穿过消化道,变成吃人者的血肉,而又不发生任何变化?事实上,吃人肉的人都很消瘦,元法清楚地表明他所缺乏的营养已经由这样的食物提供了。但是我已经做出的评论足以清楚地解开这个死结。
    
    所有被吃掉的血肉都将像蒸汽一样喷发到空中,如我们所说,万能的上帝有力量把这些气召回。 因此,被吃掉的人的血肉会复原到它最初成为人的血肉的那个人身上。被吃掉的血肉必须视为出借,就好像贷款一样,吃了人肉的人就好像借了钱,必须归还。然而吃人的人由于饥饿而失去的血肉也会由上帝来复原,因为上帝甚至能够召回化为气的血肉。哪怕肉身完全消灭了,它的基质也没有一点儿留存在自然的任何隐蔽场所,万能者仍旧可以按他的意志以这样的方式使肉身复原。"真理"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但我们若是按照这一说法去假定,尽管头发不会损坏,但大块的血肉会损坏,因为会被饥饿者吃掉,这样的假设是荒谬的。
    
    这样,在我们能够涉及的狭小范围内考虑和讨论了所有这些事情以后,我们达到了下列结论:在肉身复活乃至于永恒的时候,肉身、会拥有它处在生命顶峰时的身材,或者拥有赋予它的范型所能达到的身材;肉身也能拥有从它的所有各个部分的恰当排列中产生的美。还有,假定由于保存了这种美的缘故,肉身的基质的任何部分如果集中在某一处,由于积存过多而产生畸形,那么它们都会重新分布到整个身体中去。以这样的方式,身体的任何部分或整个身体的恰当排列都不会失去,只有身体的总的体形会由于原先不可见地集中在某一处的基质的重新分布而增加。换言之,如果有人争辩说,每个人在复活的时候都会拥有与死的时候相同的身体,那就没有必要强烈地反对这个论证,只要没有畸形,没有虚弱,没有沉重,没有腐败。如果不是在身体和年纪方面,那么肯定是在幸福方面,对这个复活之子和应许之子和上帝的天使一样的王国来说,不存在任何一种不恰当的地方。
    
    21章《圣民的血肉之躯将会转变为新的灵性之体》:
    
    因此,一切从活人的身体或死后的尸体中失去的东西都将复原。这些东西与存留在坟基中的尸骸一齐复活,从旧的动物的身体转变为新的灵性的身体,为不朽所包裹。哪怕在某些可怕的事故中身体被碾为粉末,或者被敌人凶恶地摧残,完全散落在风中或水中,没有任何残留,但无所不能的创造者仍旧能够使之复原,或者倒不如说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到那时,肉身是灵性的,服从于灵,但它仍旧是肉身,而不是灵这就好像灵即使在服从于肉身的时候仍旧是灵而不是肉身一样。
    
    后一种情况可以在我们当前畸形的肉身受处罚的状况中体会到。因为这些人属肉体不是按照肉身,而是按照灵来判断的,使徒对这些人说,"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的"。甚至当一个人在今生被称作属灵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仍旧保有肉身,感到肢体中另有个律和他心中的律交战。但当同一肉身复活时,他即使处在肉身中也仍旧是属灵的,经上说"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经验使我们能够懂得这种属灵的身体的本性和这种恩典延伸的范围,我担心,如果现在就加以描述,那就太鲁莽了。
    
    然而为了赞扬上帝,我们不能对我们所期盼的喜乐保持沉默,带着发自内心深处的神圣的爱的火焰,经上说"上帝啊,我喜爱你的居所的美丽。"所以,在上帝的帮助下,从上帝在这个苦难重重的今生同等地赐给好人和坏人的幸福中,我们可以努力推论这种喜乐有多么大,但对此我们肯定没有能力加以描述,因为我们还没有经历过。关于上帝把人造就为公义的那个时代我什么也不说了,关于最初的人和他的妻子在那硕果累累的乐园中的幸福生活我什么也不说了,因为那段时间如此短暂,他们的后裔对它没有任何体验。但哪怕是上帝在我们所熟知的今生赋予人类的恩惠,又有谁能够描述呢?我们正处在这种生活中,无论我们取得什么样的进步,只要身处其中我们就无法逃避诱惑,因为世上全都是诱惑。
    
    ……
    
    我相信:现代基因工程和生物复制技术的发展,也会发挥类似复活信念的作用,减缓人们的死亡焦虑,大大提供战斗的意志和力量。
    
    第三期中国文明,将因此获得意外的能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919006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能够摆脱埃及的命运吗?
·谢选骏:《老子》是费拉民族的哲学
·谢选骏:世界末日与白种人退场
·谢选骏:《老子》厚黑水德+人民战争
·谢选骏:西方文化能够起死回生吗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再添新例
·谢选骏:美国可以增设“枪支拥有税”、“枪支保险费”
·谢选骏:滥杀无辜是普世人权的必然结果
·谢选骏:山寨版起源于“山沟里的马列主义”
·谢选骏:中共正在收购西方的灵魂
·谢选骏:“人道主义”的限度
·谢选骏:末日与当代中国人的宗教意识
·谢选骏:中国有三亿贫困人口
·谢选骏:人大校长把“流产”当“生产”
·谢选骏:“言论自由”算不算命题
·谢选骏:环比改称月比,同比改称年比
·谢选骏:圣经内容列入中国教材
·谢选骏:中国人真有“犬儒病”吗?
·谢选骏:如何解救2000万中国光棍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