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老子》厚黑水德+人民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20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说“《老子》是厚黑学之祖”,并非我们的发现;而是厚黑学的原始教义。
    
    《厚黑学》一书的作者李宗吾(1879—1943年)在《厚黑学第111节:厚黑丛话卷六》里就这样写道:
    
    [
    
    周秦诸子,无一人不是研究厚黑学理,惟老子窥见至深,故其言最为玄妙。非有朱子这类好学深思的人,看不出老子的学问。非有张子房这类身有仙骨的人,又得仙人指点,不能把老子的学问用得圆转自如。
    
    周秦诸子,表面上,众喙争鸣,里子上,同是研究厚黑哲理,其学说能否适用,以所含厚黑成分多少为断。《老子》和《韩非》二书,完全是谈厚黑学,所以汉文行黄老之术,致治为三代下第一;武侯以申韩之术治蜀,相业为古今所艳称。孙吴苏张,于厚黑哲理,俱精研有得,故孙吴之兵,战胜攻取,苏秦、张仪,出而游说,天下风靡。由是知:凡一种学说,含有厚黑哲理者,施行出来,社会上立即发生重大影响。儒家高谈仁义,仁近于厚,义近于黑,所得者不过近似而已。故用儒术治国,不痒不痛,社会上养成一种大肿病,儒家强为之解曰:“王道无近功。”请问汉文帝在位,不过二十三年,武侯治蜀,亦仅二十年,于短时间收大效,何以会有近功?难道汉文帝是用的霸术吗?诸葛武侯,岂非后儒称为王佐之才吗?究竟是甚么道理?请儒家有以语我来,厚黑是天性中固有之物,周秦诸子无一不窥见此点,我也不能说儒家莫有窥见,惜乎窥见太少,此其所以“博而寡要,劳而少功”也。此其所以“迂远而阔于事情”也。
    
    老庄申韩,是厚黑学的嫡派。孔孟是反对派。吾国二千余年以来,除汉之文景、蜀之诸葛武侯、明之张江陵而外,皆是反对派执政,无怪乎治日少而乱日多也。
    
    ]
    
    李宗吾还指出,理论上的厚黑,也可以被理解为实践中的正义:“读者见了我的厚黑二字,把他译成正义二字可也,即译之为道德二字或仁义二字,也无不可。”
    
    [
    
    道法两家,原是一贯,故史迁修《史记》,以老庄申韩合为一传,后世一孔之儒,只知有一个孔子,于诸子学术源流,茫乎不解,至有谓李耳与韩非同传,不伦不类,力诋史迁之失,真是梦中呓语。史迁父子,是道家一派学者,所著《六家要指》,字字是内行话。史迁论大道则先黄老,老子是他最崇拜的人。他把老子与韩非同列一传,岂是莫得道理吗?还待后人为老子抱不平吗?世人连老子一韩非的关系都不了解,岂足上窥厚黑学?宜乎李厚黑又名李疯子也。
    
    厚黑这个名词,古代莫得,而这种学理,则中外古今,人人都见得到。有看见全体的,有看见一部分的,有看得清清楚楚的,有看得依稀恍惚的,所见形态千差万别。所定的名词,亦遂千差万别。老子见之,名之曰道德,孔子见之,名之曰仁义,孔子见之,名之曰庙算,韩非见之,名之曰法术,达尔文见之,名之曰竞争,俾斯麦见之,名之曰铁血,马克思见之,名之曰唯物,其信徒威廉氏见之,名之曰生存,其他哲学家,各有所见,各创一名,真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无一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有人诘问我道:“你主张‘组织弱小民族联盟,向列强攻打。’这本是一种正义,你何得呼之为厚黑?”我说:“这无须争辩,即如天上有两个亮壳,从东边溜到西边,从西边溜到东边,溜来溜去,昼夜不停。这两个东西,我们中国人呼之为日月,英国人则呼之为Sun或Moon,名词虽不同,其所指之物则一。我们看见英文中之Sun、Moon二字,即译为日月二字。读者见了我的厚黑二字,把他译成正义二字可也,即译之为道德二字或仁义二字,也无不可。
    
    ]
    
    “组织弱小民族联盟,向列强攻打。”这就是水德的体现,也可以叫做“水德战略”。
    
    “组织弱小民族联盟,向列强攻打”:这就是“人民战争”,就是“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也可以理解为水德战略的运用。

(二)
    
    《老子》中论水之德的篇章,是其厚黑学的核心部分:
    
    我们先解释内涵,再看原文和译文。
    
    解释内涵
    
    以前人们对老子的理解都是“道德”的,因为被它在魏晋玄学中的名目也就是《道德经》的字面含义给蒙骗了,其实,只有从“不道德”的角度去理解《老子》,才能得其大要如下:
    
    1、“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里的“下”字,不是谦逊而是下作;不是礼贤下士,而是藏污纳垢,是卑微、卑下、卑贱、卑鄙:正如俗语所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2、“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不怕肮脏,所以才能让大家都恐惧他,才接近了致胜之道:上善之水就是下水道里的脏水,它给世界带走污秽,所以也是上善的。但我们不要忘记上善之水也是最肮脏的“有容纳大”。
    
    3、“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就是说社稷的主人要设计一个国家最肮脏的阴谋;天下的王者要担当所有国家的最严厉的诅咒。这是水德的示范,也是《孙子》兵法的要诀:以无形的伟力运行万有,
    
    4、“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通常人们释此“天地母”为“道”,其实不对,因为“道”并不是“物”;而“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完全是对“水”的描写。就此而言,古籍《太一生水》有助于我们的理解:“太一生水,周而又始,以己为万物母;一缺一盈,以己为万物经。”水可以利万物也可以害万物,水在道德的彼岸,水超越是非,水是厚黑学的样板。
    
    原文和译文
    
    1、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
    
    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
    
    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译文
    
    大江大海能汇聚容纳百川流水,是因为它所处低下,便为百川之王。
    
    若有人想在万民之上,先得自谦为下;要为万民之先,先得自卑为后。
    
    圣人正是这样,他在上,人民没有重担;他在前,人民不会受害。所以普天下都热心拥戴而不厌倦。
    
    他不争不竞,谦卑虚己,所以天下没有人能和他相争。
    
    (《老子第六十六章》)
    
    2、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译文
    
    最高的善像水一样。水善于滋养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
    
    它处身于众人所厌恶的地方,所以跟道很相近。
    
    居身,安于卑下;存心,宁静深沉;交往,有诚有爱;言语,信实可靠;为政,天下归顺;做事,大有能力;行动,合乎时宜。
    
    唯有不争不竞,方能无过无失。
    
    (《老子第八章》)
    
    3、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正言若反。
    
    译文
    
    天下万物中,没有什么比水更柔弱了。然而对付坚强的东西,没有什么能胜过水了。这是因为水柔弱得没有什么能改变它。
    
    (《老子第七十八章》)
    
    4、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译文
    
    在产生天地之前,有一个混然一体的存在。
    
    寂静啊,空虚啊!独立自在,永不改变。普天运行,永不疲倦。
    
    称得上是天地万物的母亲。
    
    (《老子第二十五章》)

(三)
    
    《老子》的“水德”是厚黑学,是阴谋术,厚黑学与阴谋术,需要韬晦,也就是“韬光养晦”,把自己的锋芒隐藏起来,像毒蛇的前进一样采取蜿蜒的道路。
    
    为此,需要采取一种“损之又损”的战略:
    
    1、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四十二章)
    
    【译文】人所厌的是孤、寡、不谷,而侯王却以此自称,那是因为得道的侯王深明道体的缘故。任何事物,表面上看来受损,实际上却是得益;表面上看来得益,实际上却是受损。因此,人生在世,应顺道而行,不可仗恃自己的力量向大自然逞强,否则定得不到善终。前人教给我这个道理,如今我也拿来教别人,并以此作为“戒刚强”的基本要义。
    
    2、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於无为。无为而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四十八章)
    
    【译文】为学可以日渐增加知见,为道可以日渐除去情欲。能把为学日益的妄念去了又去,减了又减,把知欲都损尽了,便能到达无为的境界。即到了无为的境地,便与道同存,自然也就能无为而无不为了。无为,则何愁治理不好天下?反之,若强恃自己的智慧一意孤行,又何以能治理天下?
    
    3、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孰能有馀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邪!(七十七章)
    
    【译文】天道的作用,好像射箭时的弦。弦位高了,便压低它;弦位低了,便抬高它;弦过长了,便减短;弦过短了,便补足它。天之道,也正是如此。人之道就不是这样了。天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乃是损不足以奉有余。那么,谁才能善体天道,把有余的奉献给天下呢?只有得道的人,才做得到啊!体道的圣人,作育万物,却不自恃已能;成就万物,也不自居其功。能如此做到无私无欲,因任自然,不想表现自己,才能体察天之道,才能把有余的奉献天下。
    
    只有这样懂得自我收敛(损)、自行收缩(又损)的毒蛇,才能达到真龙的地步,获得猎物、功德圆满。
    
    《老子》的哲学意蕴是极为广泛的,它的厚黑水德,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老子》的厚黑水德是无所不在的,它与人民战争的关系,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人民战争,就是游击队战术,就是“牺牲别人、保全自己”的毒蛇战略。
    
    人民战争的“光辉思想”其实是厚黑学的韬晦思想、隐蔽战术,在《老子》那里开始,到了现代,就发展为“敌进我退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水的战术”。但是,这样的战术其实是以牺牲平民为代价的:共产党红军混入老百姓里进行隐蔽、救了自己,却害死了老百姓,迫使国民党军队对平民大开杀戒。
    
    国民党军后来也照此办理。
    
    1937年,南京城的国民党败军的首领不经投降仪式就私自逃命,余众脱下军装、伪装成平民四散奔逃,给了日寇血洗南京、屠杀平民的借口。
    
    北伐战争以来上演中国的种种暴行,都是《老子》厚黑水德的恶报。这其中,还加入了布尔什维克的“人民战争”思想。
    
    《老子》厚黑水德+人民战争=国共内战:这个公式就是国共两党留给中国人民的深重灾难。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919905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西方文化能够起死回生吗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再添新例
·谢选骏:美国可以增设“枪支拥有税”、“枪支保险费”
·谢选骏:滥杀无辜是普世人权的必然结果
·谢选骏:山寨版起源于“山沟里的马列主义”
·谢选骏:中共正在收购西方的灵魂
·谢选骏:“人道主义”的限度
·谢选骏:末日与当代中国人的宗教意识
·谢选骏:中国有三亿贫困人口
·谢选骏:人大校长把“流产”当“生产”
·谢选骏:“言论自由”算不算命题
·谢选骏:环比改称月比,同比改称年比
·谢选骏:圣经内容列入中国教材
·谢选骏:中国人真有“犬儒病”吗?
·谢选骏:如何解救2000万中国光棍
·谢选骏:超越“第五个现代化”
·谢选骏:中共能创新政治制度吗
·谢选骏:四论“ABC神学”——《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
·谢选骏:炮轰天安门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