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废奴主义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5日 来稿)
    
    英美的废奴主义
    

    直至16世纪,欧洲的殖民者走遍世界,并将西非的黑人贩卖到欧洲及新世界去,形成了奴隶制度的高峰。18世纪晚期,欧洲开始出现新思潮,启蒙运动带给当时人们人权、自由、平等的观念,他们渐渐觉得奴隶制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废奴主义开始在各国萌芽。
    
    英格兰的奴隶制早已于1102年定为犯法,最后一名农奴则在17世纪初消失。但18世纪开始,黑奴开始输入伦敦和爱丁堡作英国人的仆役,但当时的黑奴并不是贸易而得,他们的法律地位一直都是含糊不清。直至1772年,一个名James Somerset的黑奴逃跑了,然后被他的主人Charles Steuart捉回,再把他送去牙买加种甘蔗。由于Somerset在伦敦时已经受洗,他的教父便以“人身保护令”向法院提出诉讼。当时的英格兰及威尔士高等法院王座法庭院长William Murray, Lord Mansfield于1772年6月22日宣判:“无论有那么不便,但总要有个决定,我不能说这件案在英格兰法律之下是准许或认可;所以黑人是应该被释放。”这便即宣布了奴隶制不存在于英格兰法律之下,那么拥有奴隶即等同非法行为。这一判决令到英格兰境内的一万至一万四千名奴隶得到解放,亦表明了其他管辖区实行的奴隶制不等于英格兰也相同。
    
    在“Somerset案”后,苏格兰的黑奴Joseph Knight也好像Somerset一样逃跑了。这件案在1776年Wedderburn审讯,结果与前案一样:奴隶制不存在于苏格兰法律之下。苏格兰最后的本土奴隶于1799年在煤矿主底下获得自由。
    
    纵使英国国内已废除奴隶制,但在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如东印度群岛和美洲中依然存在。1783年,反奴隶制运动在英国社会内开始。当Societ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Gospel in Foreign Parts (SPG)在伦敦戚普赛街圣玛莉勒布教堂举行1783周年布道会时,当时的切斯特主教,后来的伦敦主教Dr Beilby Porteus呼吁英格兰圣公会停止参与贩奴并改善教会在巴巴多斯农庄工作的奴隶生活环境。同年,贵格会成立了首个英国的废奴组织。此后贵格会在英国的废奴运动中一直担任着重要的角色。1783年6月17日,议员Sir Cecil Wray将贵格会的请愿交给政府。
    
    1787年5月,为打击英国商人的大西洋奴隶贩卖活动,“废除奴隶贩卖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Abolition of the Slave Trade)成立,Granville Sharp、Thomas Clarkson、贵格会及其他福音改革运动中的克拉珀姆教派都是十二个成员的其中之一,威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成为他们在议会的代表,Clarkson则负责研究及收集关于奴隶贩卖的资料。随着废奴运动的发展,地区的组织纷纷成立,他们通过会面去进行运动,包括派发小册子和请愿。他们其中一件个别的计划便是在逼使政府于1787年在狮子山的现时首都自由城建市,以供原来准备贩卖往伦敦工作的奴隶生活。
    
    废奴主义者的运动不仅受到贵格会支持,其他宗教团体例如浸信会、卫理会等,甚至工人、妇女、儿童、非政治团体都争相支持。1796年John Gabriel Stedman出版了一本关于他在苏里南镇压当地前奴隶五年的回忆录,遣责奴隶的残忍待遇。这本书更加上了很多由William Blake和Francesco Bartolozzi描述的影像,成为了废奴主义文学的重要一部份。
    
    美国殖民协会主张“奴役有止境”,黑奴的最终解放是不可避免的,但“黑人应该获得黑人的自由”,而不应跟白人混杂在一起,因此,把他们送回非洲是最好的选择。而为了确保几十万陆续遣返的黑人在非洲的生计,需要建立一个独立的“黑人家园”。
    
    其结果,造成今天非洲这样一个奇特的国家:它历史上从没有成为列强的殖民地,它由白人创造,但主要居民却是黑人。它是美国白人试图解决种族问题的试验场,它的政治制度是美国式的,连国旗也是模仿美国星条旗。
    
    这就是西非的利比里亚,这个西非的弹丸小国,面积仅111369平方公里,人口不过350万左右。但在1899年,这个名字以及它的国训“爱与自由带我们来到这里”,却响彻整个非洲。在那个非洲被瓜分殆尽的疯狂年代,整个非洲大陆就只有利比里亚这个当时只有短短52年历史的西非共和国,从未沦为任何西方国家的殖民地。
    
    然而许多历史学家对这一光辉纪录不屑一顾,他们认为,利比里亚其实就是一块不折不扣的殖民地,只不过殖民者不是来自“老欧洲”的白人,而是来自美国的解放黑奴罢了。事实上,利比里亚是地地道道的“舶来品”,是一个“空降”到西非的外来国家。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这个从未沦为殖民地的共和国,缔造者是一个美国民间组织,它的名称却非常“殖民”——美国殖民协会。要追溯利比里亚建国史,就不得不先把目光移到大西洋另一头的美国,去探究一下美国殖民协会的来龙去脉。
    
    自由但分离:废奴主义者的真相
    
    众所周知,美国在独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一直处于“资本主义的北方”和“蓄奴制的南方”的二元社会状态下。
    
    几乎与美国独立同时,废奴运动便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北方废奴州风起云涌,许多人都认为,这种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奴役和欺凌,是不符合美国建国精神的。
    
    废奴主义者也非铁板一块,虽然他们都主张解放黑奴,但其中一派认为,黑人和白人“天生不同”,他们不会接受美国的司法和制度,如果将他们解放并留在美国,结果对双方都没好处,应该想办法让他们拥有“自己的黑人家园”;而另一派则认为,人和人之间并无本质区别,黑人也是人,既然他们生在美国,就有资格成为美国公民,他们留在美国,有助于改善美国的人权状况,更有助于打破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鸿沟。
    
    其实,在冠冕堂皇理由的背后,存在着难以启齿的实利考量:“黑人家园派”惟恐大批自由黑奴涌入工厂,挤占白人就业机会,担心越来越多的自由黑人会威胁社会治安;而“黑人公民派”则希望,大量刚刚获得人身自由的黑奴,能成为最廉价、最有活力的产业工人。
    
    一开始,“黑人家园派”成为废奴运动的主流,他们认为,将解放的黑奴送去一个“不会被歧视的地方”,既可以让白人和黑人各得其所,又能利用这些“被文明熏陶过的黑人”,去感化“未被文明熏陶过的人”,实在是一举两得,而最理想的所在,莫过于黑人昔日的家园——非洲。早在独立战争期间,杰斐逊等人就曾提出设想,将自由黑人送到美国国境以外的新国家,只是条件不具备而暂时作罢。
    
    先行者库非:勾勒殖民路线图
    
    18世纪末19世纪初,北方自由黑人数量急剧增加,这引起了废奴主义者和蓄奴主义者的共同恐慌,他们担心黑人造成白人工人失业,担心城市犯罪率提高,担心自由黑人在南方鼓动黑奴暴动,甚至担心“没有教养的黑人”让美国社会“贬值”……总之,整个社会形成了一种有利于“黑人家园派”的氛围:赶紧把黑人送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吧,不管花多大代价。
    
    最早将这一想法付诸行动的,是保罗•库非。
    
    库非是一名远洋船东,有非洲和美国原住民血统,他交际很广,和美国国会议员、黑人领袖甚至英国政府都有不少交往。他制定了一项诱人的计划:从美国南方把解放黑奴运往英国在西非的殖民地塞拉利昂定居,然后用原船装运当地产品到美国销售,利润用来贴补运送黑人的费用,结余部分大家按比例分配。他的计划很快受到各方重视。
    
    1816年,在英国政府的许可下, “库非自由船队”启航,库非亲自带队,船上载有自愿前往非洲定居的38名黑人。但由于规模小,塞拉利昂又缺乏美国需要的产品,库非不得不为行动自掏腰包,这还不算,由于在当地患上瘟疫,他于1817年暴毙,整个行动就此夭折。
    
    库非虽然功亏一篑,但“非洲家园”的概念却因为他的启蒙性行为,被美国大众广泛传播和接受,这种“殖民化”的移民方式也为美国殖民协会的利比里亚行动勾勒了路线图。
    
    殖民协会成立:精英们的合谋
    
    就在库非船队出发的同一年,美国参议员迈尔斯也提出在西非建立黑人居住地的设想,并得到卡尔德威尔的支持,后者说服其姐夫、苏格兰长老会部长芬利予以赞助,芬利和长老会认为,大批已皈依天主教的黑人返回非洲,将大大有利于天主教在非洲的传播,因此欣然同意。
    
    1816年12月21日,美国殖民协会在华盛顿戴维斯大酒店成立,它主导了日后美国的非洲移民计划。前总统华盛顿的侄子、大法官布绍尔•华盛顿被推举为首任会长。
    
    美国殖民协会主张“奴役有止境”,黑奴的最终解放是不可避免的,但“黑人应该获得黑人的自由”,而不应跟白人混杂在一起,因此,把他们送回非洲是最好的选择。而为了确保几十万陆续遣返的黑人在非洲的生计,需要建立一个独立的“黑人家园”,当然,这需要大量资金。
    
    最初的筹款富于理想色彩:协会印刷了精美的会员证,以30美元一张的价格出售给志同道合者,这一计划的倡议者为布朗•李,他热心操办,但效果令人沮丧,9年过去了,筹到的资金仅50000美元。虽然在当时这个数目已经不少,可如果启动“黑人家园”计划,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的。
    
    于是他们开始走上层路线。前总统杰斐逊成为他们最大的幕后推手,在他的推动下,新总统麦迪逊动用了部分公共资金(第一笔高达10万美元),另一些知名人士,如弗兰西斯•凯伊、布绍尔•华盛顿,以及美国国会大厦的设计师威廉姆•托尔敦都提供了不少支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人几乎都是蓄奴者。
    
    在他们的推动下,许多华盛顿名流,如后来成为美国第五任总统的詹姆斯•门罗,甚至大名鼎鼎的亚伯拉罕•林肯,都成为“黑人家园”的积极拥护者。按照美国历史学家的说法,这些拥护者其实分3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真诚相信“黑人家园”能解决问题的,包括布绍尔•华盛顿和继任会长的亨利•克莱伊等;第二个群体是那些蓄奴者,他们的初衷是通过这种办法让那些惹是生非的自由黑奴远离自己的种植园,以免剩下的黑奴也被波及;第三个群体,也是最大的一个群体,一方面高唱自由平等,另一方面又从骨子里认为,所谓平等只能是白人和白人之间,以及黑人和黑人之间的平等,而非不同肤色之间一律平等。
    
    巧取豪夺:为了黑人的自由
    
    1820年1月,首批自由黑人88人在白人牧师培根率领下,乘坐伊丽莎白号帆船,踏上赴非洲定居的旅程,所有费用均由美国殖民协会承担。他们携带了部分工具、小型机械、捕鱼用具以及100支步枪、两门炮和12桶火药,他们首先到达塞拉利昂的弗里敦,然后开始南下当时被称为谷物海岸的利比里亚,但后果是灾难性的:3名白人和22名黑人在3周内被黄热病夺去生命,其他人不得不退回弗里敦。
    
    1821年,美国中将罗伯特•斯托克顿实现了“黑人家园”的第一步:他护航第二艘“自由帆船”鹦鹉螺号,载着264名自由黑人抵达弗里敦,和第一批余众汇合,随即南下谷物海岸,用软硬兼施的方式“说服”谷物海岸一个土邦主皮特,将蒙塞拉多角附近的一个荒岛谢波岛租借给他,这300多名美国黑人总算有了个落脚地。不久,他干脆用手枪顶在皮特脑门上,逼对方将100平方公里的蒙塞拉多角全部卖给协会,代价为烟草、朗姆酒、破烂枪支、镜子、床和衣物等,价值最多不过300美元。协会以此为依托,建立了第一个自由黑奴定居点——这就是后来利比里亚的首都蒙罗维亚,时间是1821年12月14日。
    
    1820年7月,美国殖民协会开始发行杂志《非洲理念》,鼓吹移民西非。按照美国的社团化模式,在当地建立美国自由黑奴定居点的计划,该杂志主编、教师出身的阿什蒙不仅是最积极的计划倡导者,更希望成为实践者。
    
    听闻斯托克顿成功的消息,阿什蒙大受鼓舞,并制定了在此基础上沿河流由沿海向内地逐步扩张定居点的计划,“以收买为主,武力为辅”。1825和1826年,在阿什蒙的领导下,美国殖民协会在利比里亚的势力迅速扩张,在今天保留的一份当时的“购买土地合约”中,协会从几个土邦主手里一次性购买100平方公里土地,其代价仅为烟草500捆、朗姆酒3桶、5把雨伞、10根铁条、10双鞋和5桶火药。
    
    美国政府在这一计划中起到关键作用:总统门罗在第一次殖民濒于破产之际,命令军舰“鳄鱼”号前往护航,并指示其“帮助美国殖民协会登上陆地”,还派遣埃尔斯博士为自己的代表陪同前往。正因为有这一切,斯托克顿才得以诈取谢波岛;而当阿什蒙的计划因美国殖民协会无法筹措到购买土地所需资金面临搁浅之际,门罗总统又不顾国会反对,以“殖民可解决美国社会问题”为由,从公共开支中拨款10万美元予以支持,协会付给土邦主们的那点可怜 “赎金”,实际上是“公款消费”。
    
    利比里亚:偶然诞生的国家
    
    殖民协会原本并没有打算在非洲建立一个国家,但形势的发展却改变了他们的初衷。
    
    随着美国黑人的大量涌入,原本就对失去土地耿耿于怀的当地黑人开始反抗,1835年,克莱松港自由家园被土著黑人攻破并夷为平地,幸存者不得不转移到巴萨湾。
    
    克莱松港事件让各定居地深深地感到危机:人数有限的定居者被包围在成千上万充满敌意的土著之中,随时可能遭遇灭顶之灾。将各个定居地统一为一个整体,成为定居者的共同呼声。
    
    而此时在美国,风气却开始变了。
    
    不合时宜的种族隔离制度受到越来越多有识之士的抨击,美国殖民协会的工作开始受到质疑,废奴主义者中的激进派认为,把自由黑人运到非洲,实际上等于削弱了美国本土的黑人解放运动力量,是在帮蓄奴主义者的忙。他们的呼声形成一股强大压力,迫使联邦和各州相继取消或减少了对美国殖民协会的资助,令整个定居计划面临搁浅危险。长距离海运、大量的定居和安置费用、庞大的军事开支,令财政不堪重负,也让社会对此越来越不满。
    
    不仅如此,各定居点为争夺地盘、水源,彼此间已开始发生摩擦和冲突,在这样的局面下,不论美国政府还是美国殖民协会,都渴望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让那些定居地合并成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样一来向那里输出黑人就不是“罪恶的殖民”,而是国家与国家之间正常的人口流动了。
    
    1847年7月26日,这个“独立的黑人家园”正式宣告诞生,国名被定为“利比里亚”即“自由之国”, 据说这一名字的灵感来自移民抵达西非第一站弗里敦(意即自由城),国旗是星条旗的翻版,下辖14个县。
    
    利比里亚独立后的10多年里,美国各州仍陆续送来自由黑奴,但数量急剧下降,因为更激进的黑奴解放运动已风起云涌,原本支持美国殖民协会的一些政治家,如林肯,也迅速转变立场。1861年4月,南北战争爆发,次年9月22日,林肯总统颁布《解放黑奴宣言》,黑奴在全美范围内获得了理论上的公民权力,美国殖民协会基于“种族内平等”和黑奴制度依旧存在而制定的移民计划,至此已完全不合时宜,大规模、有组织的移民活动就此无疾而终。
    
    从1820年到1867年,47年间从美国出发去利比里亚的自由黑人不过1.3万多,仅占美国黑人总数的2.6%,占利比里亚总人口2.5%,美国殖民协会希望借此隔绝黑白人种的设想可谓完全失败。不仅如此,“自由国”既未给美国自由黑奴带来真正的自由和幸福,又人为造成和土著黑人的尖锐矛盾,这一矛盾在此后100多年里一直困扰着利比里亚。美国黑人后裔顽固把持政权,对土著采取一系列歧视和不平等政策,直到1980年4月12日,占总人口95%以上的土著黑人才第一次掌权,此时距利比里亚独立已有近132年。而通过血腥政变上台的土著多伊政权随即对前政府展开残酷报复。如今的利比里亚,战火已经平息,但满目疮痍,百废待兴,饱受战乱之苦的昔日自由黑奴后裔惊魂甫定,看见国徽上的国训,不知作何感想?
    
    “爱与自由带我们来到这里”,100多年前,“爱与自由”把这些肤色和当地人相同,但习惯已完全不同的黑人带到这片土地,但他们带给当地人的,却并非是“爱与自由”。
    
    2008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小布什访问利比里亚时,称赞利比里亚黑人女总统艾伦•约翰逊•瑟利夫为“民主的楷模”。布什对利比里亚的好感是有原因的,利比里亚的政治制度基本上是仿效美国而设立的,实行总统制,三权分立,国会有参众两院,总统和议员由直接选举产生。然而,橘生淮北则为枳,1980年以来,利比里亚连续发生军事政变,使民主受到摧残,国民经济崩溃,社会发展倒退,造成了数十万人遭到杀害的人道主义灾难。部族间的冲突往往无法调和,尤其是美国移民与土著之间的关系。像很多非洲其它国家一样,人们发现解决问题不能靠民主,靠暴力往往更迅捷。美式的竞争政治,在利比里亚演变成了暴力对抗政治,它终究未能实现美国在非洲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的理想。
    
    废奴主义真相虽然有其自私的动机,也有其阴暗面,不过它却看到了问题的实质:那就是不同种族在一起生存的困难,亦即种族斗争、种族清洗、种族替换的不可避免。
    
    实际上,一部人类的“进化历史”,就是一部不断的种族斗争、种族清洗、种族替换的进程。这说起来似乎有些冷酷甚至残忍,但却是历史的真相。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920709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中共将被一次外来入侵给推翻
·解龙将军:我们身边的民族敌人
·解龙将军:中共是东北入侵的第二满清
·解龙将军:邓小平是个街头流氓
·解龙将军:确保“没有头脑的人”掌握枪杆子
·解龙将军:美国总统卡特热爱屠夫毛泽东
·解龙将军:毛泽东为何赞赏刘海粟“裸模”江青
·解龙将军:军方应把承包商工作收回给军人做
·解龙将军:中国五十年占领日本
·解龙将军:慈禧英雄论
·解龙将军:中国乌龟与蒙古初夜权
·解龙将军:中共恐怖主义的理论根据
·解龙将军:朱元璋汉奸考
·解龙将军:欧洲正在成为全人类的蛀虫?
·解龙将军:共产党剽窃基督教和斧头帮
·解龙将军:共产党自比教皇,罪该万死
·解龙将军:石原慎太郎是中国共产党的乏走狗
·解龙将军:德国再度统领欧洲
·解龙将军:毛泽东为何要挖全国人民的祖坟
·解龙将军:忽必烈及其继承人毛泽东是盗墓的先锋队
·解龙将军论中国军事革命
·2009年纪念王炳章博士被捕七周年/解龙将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