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山寨版起源于“山沟里的马列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5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山沟里的马列主义就是盗版
    
    所谓“山寨版”,是指“假冒他人产品”。“山寨”一词,在粤语中意指没牌照、难进正规渠道的小厂家、小作坊,引申为盗版、剽窃、仿制的同义词。其主要特点为仿造性、快速化、平民化。
    
    对于山寨、山寨产品、山寨文化等概念以及在中国形成的社会原因,社会上的看法各异。
    
    而我认为,山寨现象并非市场经济培育期的必然现象,而是毛泽东思想对马列主义的仿造化、快速化、平民化造成的恶劣示范所致。尤其是所谓的“延安精神”也就是“山沟里出马列主义”的恶劣示范所致。简单说,山寨版起源于“山沟里的马列主义”,也就是所谓的“毛泽东思想”。
    
    当然,山沟里的马列主义者会极力掩盖这一来源,这些山沟里的专家认为,“山寨文化”是中国民间的智慧和创新,“山寨模式”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山寨现象已经成为一种“山寨产业”。

(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山寨
    
    说到山沟里的马列主义,其实马列主义本身也是一种“山寨版的社会主义”。有文章指出:山寨版的社会主义有以下特点:
    
    1、官员吃肉、民众喝汤
    
    山寨版社会主义最典型的特征是当官的吃肉,民众喝汤。老百姓能喝上汤还算不错,最糟糕的是,有的山寨社会主义国家几十年建设过去了还把奋斗目标定为:让老百姓吃到米饭,喝上肉汤。官员吃肉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因为他们对动物的肉早已厌倦,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又白又细腻的嫩肉,于是利用公款来泡妞,顺便搞点公款吃喝,公款用车,公款旅游。据最新的消息,领导决定限制国际会议了,目的是不让官员公款旅游。这不太好,因为会惹恼一大批官员。官员不高兴才是真正的社会不和谐。
    
    2、权力的世袭
    
    山寨版社会主义国家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爷爷把权力传到儿子,儿子再传到孙子,想搞成秦始皇的秦二世、秦三世。当年秦始皇派了五百童男童女到东边找长生不老药。据说都跑到了东瀛,我估计这是误传。因为那个时候船太小躲不过大风浪,可能海风一吹就吹偏航向,跑到某个半岛去了。要不某些山寨国家怎么会原汁原味地继承了秦始皇的基因呢?
    
    3、青色社会的典型特征
    
    青色社会的典型特征是组织严密、头领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如果他提出一个想法,你不能反对,否则就人头落地。你可以加入组织,但是如果要退出组织,小心把你当成叛徒惩处。此外,青色社会还有一个典型的特征,那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马仔。他们挨个去强收人头费,然后把收来的钱为组织服务、把得来的钱私分、把好处赏给下面的马仔。如果钱实在太多用不完,那就投资做实业,让投资的钱越滚越大。
    
    4、人被分为三六九等
    
    古代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封建社会有贵贱之分。现代文明社会早已抛弃了封建主义的陋习,每个人都处于平等的位置上。人有职业的不同,但人格上一律平等。但是你只要看一眼某些处级以上官员的眼神、面部表情、举手投足和说话的语气,你就知道什么是权力、什么是傲慢、什么是高人一等。从他们对待老百姓的态度来看,你都不能用领导这个词来形容,简直是刻薄的奴隶主。
    
    5、如果哪个地方具有以上特征,那无疑是山寨版的社会主义。
    
    最近看到一个定义:一个学生问老师:“山寨”一词怎么翻译?老师被蒙住了。最后想了想,告诉学生:山寨一词应翻译为“Made in China”。
    
    那么,“山寨版的社会主义”应该怎么翻译呢?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三)社会主义者奴役他人
    
    说到社会主义,其实社会主义本身也是一种“山寨版的人道主义”。社会主义其实最不人道,社会主义是伪人道主义。
    
    社会主义的目的不是造福人类,而是控制社会。
    
    社会主义像园丁一样把草坪修理整齐,把树木剪成一致,好像十分合理,然后这是观赏者的合理,不是草木自己的合理。
    
    正如庄子在《马蹄》里所说:
    
    马,它的蹄可以踩踏霜雪,它的毛可以抵御风寒,它吃青草喝清水,翘起脚就蹦跳,这是马的天性。虽然有高台、宫室,对马是毫无用处的。到了有个伯乐出世,他说:“我善于调理马。”他给马用烧红的铁烫毛,又给马剪毛,削蹄,打烙印,又给马套上马笼头,扎上马缰绳,把它们关进马棚。这样,马就被他治死了十分之二三了。他又不让马吃饱,不给马喝水,又叫马这样奔,那样跑,在马身上这儿整整,那儿理理,前面安上了马嚼子、装饰品这一套麻烦花样,后面又加上皮鞭子辟辟啪啪的威吓,这几下子千来,马就给他治死了一半多了。陶器工说:“我善于调理粘土,做成的陶器,圆的象圆规画过,方的象曲尺量过。”木工说:“我善于调理木材,做成的木器,弯曲的象圆规画过,笔直的象墨线划过。”那粘土、木材的天性,难道是要去符合什么圆规、曲尺和墨线吗?但是世世代代,人们都赞扬说:“伯乐善于调理马,陶器工善于调理粘土,木工善于调理木材。”这也是那些治理天下的人的过错啊!
    
    (原文: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龁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义台、路寝,无所用之。及至伯乐,曰:“我善治马。”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絷,编之以皂栈,马之死者十二三矣;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策之威,而马之死者已过半矣。陶者曰:“我善治埴,圆者中规,方者中矩。”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钩,直者应绳。”夫埴木之性,岂欲中规矩钩绳哉?然且世世称之日:“伯乐善治马,而陶、匠善洽埴、木。”此亦治天下之过也。)
    
    社会主义者自命为伯乐,其实是在控制他人、奴役他人。
    
    这些社会主义者也包括儒家社会主义者。儒家社会主义者不以“后殖民”自许的,因为他们的出发点是十分矛盾的:企图确立中国在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的权力。他们压抑中国遭受欧美殖民主义霸权压迫的早期记忆,他们所采取的方式是把原始资本主义的价值,与原先认为与资本主义现代化不相适应的儒家思想进行混合。在这个混合主义之下,“儒教”被描绘成资本主义发展的推动力,就像“新教”那样。而且这种“新儒家”在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理论家那里还有市场,因为后者现在正想利用“儒教伦理”来缓解资本主义的危机。

(四)阴沟里的马列主义
    
    如今,中国网络上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山寨版,山寨版明星、山寨版“神七”,山寨版“鸟巢”,山寨版的《红楼梦》甚至火过新版《红楼梦》。
    
    山寨文化是以极低的成本模仿主流品牌产品的外观或功能,并加以创新,最终在外观、功能、价格等方面全面超越这个产品的一种现象。它的衍生物,将打破手机的束缚,而扩展到数码相机、鼠标、键盘等等方面,它的副产品同样可以在相关行业引发结构性震荡。山寨文化在抄袭与超越的羊肠小道上一路狂奔,山寨明星尤其是挣脱了牌照的束缚,握紧了低成本高回报的福祉之后,它摧枯拉朽的震撼力与病毒营销的感染力,彻底颠覆了传统的行业潜规则,建立了以山寨文化为基础的价值序列。而且,山寨文化深深地打上了草根创新、群众智慧的烙印,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式山寨。
    
    山寨手机“山寨”作为一种现象,被新闻联播以1分59秒的时长进行了报道。在中国青年报等就“山寨文化”在网上所做调查结果看,三成左右的人认为山寨文化是冒牌文化,其核心就是剽窃。五成以上的网友看好山寨文化,认为应该任其发展。激进的支持者们认为这里面体现了草根对所谓上流阶层的批判和思考。
    
    “山寨”厂商甚至被网友描述为挑战大公司垄断暴利的平民英雄,快速灵活自由时尚的创新之源。必须指出的是,虽然同在“山寨”这个时髦的语境里,现象和商品需要被严格区分开。可以用“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精神看待、批判社会文化现象,但是在对待产品的时候,无论“山寨”精神多么富于蛊惑力,市场规范、法律法规以及商业伦理都是不应该被破坏的。对违法行为的容忍最后只能导致“劣币驱逐良币”。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消费者同时也是用自己双手辛劳工作创造社会价值的人,难道不能拥有物美价廉且时尚好玩的产品吗?涉及侵权、逃税的“山寨”产品必须被整顿清理,但这也恰恰说明这块市场空间尚未有人占领,这里面的利润没有被挖掘。扩大内需,拉动消费,从这里入手不是挺好吗?真心希望所有的正规厂商好好动动脑子,丰富产品线,别逼着消费者只能去“山寨”。
    
    默认山寨现象,其实是混淆了一条界限:如果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自娱自乐,引人哈哈一笑,再怎么山寨也无可厚非;可是一旦超越这一界限便无法回避其“原罪”:涉嫌非法和侵权。山寨产品流行,反映的是在知识产权保护上无奈和乏力。知识产权如果长期得不到有效保护,一来将挫伤整个社会创新的动力和积极性,二来投机取巧、蔑视法制将被视为合理合法、习以为常。被山寨的产品,几乎无一例外来自大公司、大品牌。试想,投入巨资研发的产品,一推向市场就遭山寨,尚没收回成本就沦落到“白菜价”,长此以往,还有哪家企业敢于再投巨资搞研发?一个忽视技术的积累和储备的企业,产品缺乏真正的创新能力,一遇风险很可能一蹶不振。小到创新型企业的发展壮大,大到整个社会创新激励机制的构建,都离不开对知识产权有效保护。说到底,山寨文化就是一种窃贼文化、盗匪文化、共产党文化。
    
    现在,经过一代人的改革开放,红色娘子军已经变成了黄色娘子军,山沟里的马列主义已经变成了阴沟里的马列主义。可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1919603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共正在收购西方的灵魂
·谢选骏:“人道主义”的限度
·谢选骏:末日与当代中国人的宗教意识
·谢选骏:中国有三亿贫困人口
·谢选骏:人大校长把“流产”当“生产”
·谢选骏:“言论自由”算不算命题
·谢选骏:环比改称月比,同比改称年比
·谢选骏:圣经内容列入中国教材
·谢选骏:中国人真有“犬儒病”吗?
·谢选骏:如何解救2000万中国光棍
·谢选骏:超越“第五个现代化”
·谢选骏:中共能创新政治制度吗
·谢选骏:四论“ABC神学”——《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
·谢选骏:炮轰天安门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同属第三中国
·谢选骏:希特勒是一个共产党员
·谢选骏:《老子》是厚黑学之祖
·谢选骏:天子兼有宗教职能与军事职能
·谢选骏:《月令》中的天子神农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