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习近平南巡:一条没有尽头的改革之路/胡赛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4日 来稿)
     胡赛萌/文
    
     在微博直播和外媒热炒之后,有关新任总书记视察深圳的新闻终于见诸各传统媒体了。在刚刚接手执政党总书记的权杖之后,习近平南下深圳,沿着邓小平当年南巡的路线接连视察了深圳、珠海、佛山、广州等改革前沿地区,其象征性自然远远大于实质意义。有外媒称,习此次视察是一次宣示改革决心之旅,意味深厚。他对广东官员的那句“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寄语,更是让不少人听到了某些弦外之音。

    
    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的专列抵达汉口,在与时任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的聊天中,邓小平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不要再进行所谓的争论了。”此后,“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说法不胫而走,深圳市委更是将此话做成巨幅标语,立在蛇口工业园区外,此话后来也成为邓小平为数不多的政治遗产之一。
    
    如今,习近平寻访邓小平南巡路线,除了缅怀前辈之外,更重要的是以此明志,即改革开放是执政党的基本路线,是前任领导人千叮万嘱的国家大计,身为总书记的他将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的事业继续前进。
    
    对比习近平此次南巡与邓小平当年的南巡,二者的相同点非常明显——都是为了推动改革开放;而其不同点却颇为微妙,邓当年的南巡是为了再启改革,以南巡敦促高层领导抛弃意识形态之争,全力发展经济,而习近平此次南巡,很大程度上了为了明志,意在告诉全党全国其推动改革开放的决心和勇气。
    
    如果说邓小平是开启改革,那么习近平就是继续改革。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二十年来,“改革开放”一直牢牢占据着官方话语体系的制高点,连这位新上任的总书记都要借南巡来宣示明志。这表明,当初邓竭力要平息的意识形态之争已成往事,而其全力推动的“改革开放”则有望成为官方在新时代的准意识形态。
    
    当然,“改革开放”今日能成为官方的准意识形态并非完全依赖邓小平当年不惧一切的勇气,更不是其“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的政治遗嘱,根本原因在于执政党为重建政权合法性而诉诸的民族主义。
    
    在民族主义这面高扬的大旗之下,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等宏大词汇成为了执政领导人的最强音,也成为了全体国民为之努力奋斗的最终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大力发展经济、扩充军力,而改革开放则成为实现这些目标的唯一选择,就如同习近平此次在深圳所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100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因此,在民族主义的浸染之和感召之下,改革开放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官方钦定的准意识形态了。
    
    这一点,从习近平接任总书记后,在新一届政治局常委见面会上的发言便可窥端倪。在一千五百多字的演讲中,无一次出现“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公正”、“宪政”等词汇,但却一再提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等宏大愿景。如果说以上还仅仅只是一种象征性的鼓励和祝愿,那么,他之后的话便直接无误地传递出改革开放在中共执政方向上的重要性了——“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
    
    客观来讲,改革开放的确改善了民众的生活水平,扩大了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可谓是一件居功至伟的盛举。但是,稍有良知的人也会清醒地看到,在僵化政治体制的制约下,原本饱含人们美好愿望和无限期待的改革开放开始失控,成为一场针对底层民众最赤裸裸的洗劫,其带来的弊病远不少于所取得的成绩。
    
    正因如此,在此次南巡讲话中,习近平无不忧虑地指出,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重要领域的改革,深化改革开放。他甚至还声称,改革开放永无止境。
    
    从1978年算起,这场一波三折的改革开放已经推行了三十余年,但现在却仍在攻坚期和深水区。四小龙早在上个世纪末就腾飞了,进入新世纪之后,连印度、巴西等国也迅速赶上,唯独中国这么一个有着五千年煌煌文明的国家却仍在深水区“摸石头”。
    
    究其根本原因,在于这场改革缺乏顶层设计,没有根本性蓝图。正如习近平所讲,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改革。换言之,这是一条到达不了彼岸的不归路。改革开放本质上是为了挽救执政党,凝聚人心,重建政权合法性,邓小平的“不争论”本就是一个极端实用的机会主义策略。因此,这场改革自一开始便缺乏全盘统的筹考虑,更无总体蓝图,连具体的执行步骤都是在民间压力的倒逼之下被动完成。
    
    对此,身为执政党总书记的习近平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在本次南巡的讲话中,他说道,我们要尊重人民首创精神,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尊重实践、尊重创造,鼓励大胆探索、勇于开拓,聚合各项相关改革协调推进的正能量。
    
    表面来看,这话看似踌躇满志,信心在握,实则折射出身为总书记的习近平对未来改革的迷茫和担忧:他并不知道改革究竟该如何进行,最终的目的和有可能造成的结果是怎样,以及这场发轫于1978年的改革究竟还要持续多长时间。
    
    这些疑问不仅仅是执政党总书记习近平的个人困惑,也是整个执政党无法突破的根本性困境。执政党官员对于改革的意向如同毛时代官员对于革命的认识,抽象地论及改革,人人都慷慨激昂,可落实到实处却不明就里;毛时代,各级官僚都以革命干部自居,号称要“干一辈子革命”,动辄革命、斗争等词汇挂嘴边,可谁也不知道究竟该革谁的命、如何革命、革命将持续多久,革命又是为了什么。
    
    当初的革命,如今的改革,似乎都是无比光荣正确的词语,为了这两个词语,十几亿中国人耗费了大半个世纪,至今仍在为“民族复兴”而奋斗。历史和现实往往就是如此荒唐和无奈,诡异的历史周期律似乎仍然笼罩着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在这轮回的迷雾之中,我仿佛又看到了天安门城楼上的那只挥动的巨手,而城楼之下,依然是一片亿万民众山呼海啸的欢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912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看山: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
·习近平的“以宪治国”纯属谎言/郭永丰
·习近平南巡,第三势力成形?/林保华
·习近平“党治新政”与“维稳模式”/牟传珩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姜维平
·习近平正在继承中共的罪恶历史/陈维健
·习近平献花不必过度解读/张慎敏
·人权日:异议人士李化平致习近平先生公开信
·牟传珩:习近平“党治新政”与“维稳模式”
·习近平缘何不需要胡锦涛再送一程/高新
·习近平访深圳鼓励市民续走改革开放道路
·春秋戈:且看习近平王岐山反腐,百姓可否“点灯”?
·刘杰:致习近平总书记的建议书
·习近平偷换“中国梦”/牟传珩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姜维平
·美国引渡薄瓜瓜 可以交好习近平/朱仕强 (图)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党内团结——习近平的第一要务/陈杰人 (图)
·习近平拒绝政改的三个原因
·习近平考察广东行程提前剧透 记者为抓拍蹲点3天 (图)
·习近平视察广州战区:坚持党指挥枪
·习近平伪君子和李克强作秀 竟没被新浪微博删文
·方政提醒习近平:荒诞事每天仍在中国发生
·习近平寄语中美关系:不畏艰难勇于创新
·习近平续走“南巡”路,改革与否仍是问题 (图)
·习近平与民众交流:你们过得好我就高兴
·习近平搭军舰赴珠海 要求“战之必胜” (图)
·南巡过后 习近平能做的和不能做的
·习近平南巡2.0定基调 习汪原是同路人?
·习近平冲锋李王护法 另外4常委在打酱油
·习近平续走“南巡”路,改革与否再起争议 (图)
·港媒:习近平广东行不扰民并非真实 (图)
·习近平视察深圳细节:住商务酒店叮嘱用原物品
·杜光两度上书习近平,为刘晓波和《08宪章》辩白
·习近平考察广州战区:牢记能打仗,打胜仗是强军只要
·习近平视察深圳住酒店普通套房吃自助餐
·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强调: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
·习近平发起首次反腐运动 周永康亲信被捕
·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封公开信
·上海访民郭益贵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一个被逼自焚的人致胡锦涛、习近平公开信/王学勤
·致习近平和奥巴马的公开信/中国冤民同盟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旅日华侨致习近平访美前的一封信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欢迎习近平副主席访问美国(2012/01/24) (图)
·军嫂付楠给胡锦涛、习近平、郭伯雄、徐才厚主席的信
·就西藏局势给习近平副主席的紧急公开信/Fraserview
·在日华人冤民联盟致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程永华大使并习近平书记、杨洁篪外长 (图)
·德国康纳尔公司给胡锦涛、习近平的信 (图)
·德国康纳尔股份有限公司致胡锦涛主席,习近平副主席的公开信
·上海陈建芳人权日给习近平的信(图)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