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耀桐:政治改革既要渐进稳妥,更要积极突破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3日 转载)
     编者按:12月7日,习近平视察深圳,让人们对政治体制改革充满了希望。然而,如何落实政治体改革呢?如何"把权力关进笼子"?如何有效地反腐?如何渐进有序地实现自由、民主?习近平新政会提幸福中国的概念吗?带着“十八大”之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诸多疑问,共识网对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许耀桐先生进行了专访,以下是文字实录。
    
     许耀桐接受共识网专访

    
      一、舆论当放开,理论探讨无禁区
    
      郑子蒙:共识网最近转发了许老师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产生方式》一文,这篇文章非常受关注,点击有1.3万多次。在您看来,这是民众对政治八卦的热忱还是政治参与意识的觉醒?
    
      许耀桐:首先感谢共识网转载了我这篇文章,它赢得了网友这么多点击量,我也非常高兴,这是一个好事。我认为,更多的是出于政治关心和政治参与的热情。中国共产党是我们国家的执政党,掌握着政权,所以它的领导人的产生方式非常重要。我为什么会写这篇文章?就是希望我们国家领导人的产生方式应该是科学的、有序的、符合民主的,使我们走向政治现代化的轨道。中国要走向民主化,领导人一定要有明确的任期和届期的规定,一定要逐步地民主选举,先从党内民主搞起。当然,党内民主也不能一蹴而就,基层党组织可以实行直接选举,县以上的各级党委则实行间接选举。
    
      郑子蒙:有人说十八大之后对舆论的管控可能会在尺度上会有一个不算太长的蜜月期,不知道您怎么看?
    
      许耀桐:这次十八大报告是非常强调民主的,又再次重申了"人民民主是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重申了"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关于民主,还谈了要"三个更加",即"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从十八大所秉持的观点和立场看,我对舆论的开放有十分乐观的态度。
    
      郑子蒙:您在文章中说"要在民主的广度、深度、质度上下功夫。"
    
      许耀桐:对,有这么"三个度"。民主就包含新闻舆论,它是要公开、开放的,跟过去相比,我认为未来会比较宽松。但是我们网络需要管理,比如传播淫秽东西,传播谣言,传播流言蜚语,这个在其他国家也要管的,我们也应该这样。还有就是煽动政治暴力、鼓吹造反,这个也不能容许。至于其他方面,如探讨国家、社会的发展方向、探讨如何更好的深化改革,这个干吗要拦着呢?这样的言论虽然是政治性的,但它是可以商讨的。我们党提出探索无禁区,宣传有纪律。党的宣传当然要有纪律,作为一个党的干部、从事干部培训的教师,当然要有纪律,讲台上讲课不能随便违纪。但是,在进行理论探讨时则应该是无禁区的。理论探讨具有学术性,只要坚持摆事实、讲道理,就是允许的。按照十八大"三个更加民主"的基调,我是十分乐观的。除了刚才说的那些东西我们要管控之外,我认为政治性的东西应该让大家议论,只要有根有据,言之有理,就不应该被压制。
    
      郑子蒙:审查上也应该放松。
    
      许耀桐:对,这个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像共识网就发表了很多尺度比较大的文章,而且影响也挺好的,至少能够引起我们的思考。毛泽东就讲过,不能只培育鲜花,即使长一些杂草也不要紧,至少能够起到互补作用,杂草或者是不太好的东西,大家看了也都会认识的、有判断能力的。
    
      二、党政分合:该分的坚决分,该合的坚决合
    
      郑子蒙:您觉得十八大之后,党内民主是会在基层党组织建设方面,还是会在其他哪些方面有更大的突破呢?
    
      许耀桐:这次报告关于党的建设部分还是很有新意的,首先是强调推进党代会常任制和党代表任期制。换句话说,一个党代会,时间有五年,例如十八大,不是说就是开幕一下,开完了以后等于十八大就没有了。实际上,十八大要等到十九大开幕了它才算闭幕。因此,至少每年还要开一次党代表会议,这才算党代会常任制。现在,十八大的代表开完就走了,没他的事了,这样,党代表的责任就简单多了。不管怎样,至少不能说十八大只开一次,还应该有五年期间的十八大各次代表会议,比如第一次代表会议、第二年代表会议,五年当中每年开一次的话,至少要有五次。也就是说,包括这次选的2270位党代表今后还得要开几次年会。现在,中央意识到这一点了,要先从基层做起,十八大报告已经指出,"试行乡镇党代会年会制,深化县(市、区)党代会常任制试点"。
    
      郑子蒙:各个地方的党代会要组织各个地方的党代表开会。
    
      许耀桐:是这样的。这里有一个问题,每年至少要开年会,特殊的话还要多开党代表会议,这就要求代表应该少一点,如果是现在的两千多人,开起会来就比较麻烦了,开一次可以,如果年年都开的话,成本很高。少了,还可以搞专职化,就是专职做党代表工作,效率和效果会更好。
    
     郑子蒙:之前有学者讨论人大代表专职化,党代表的专职化会是先行进行还是二者同时推进?
    
     许耀桐:有些地方已经在搞了,先是人大代表设有工作室。如广东的顺德,人大代表就有工作室,现在党代表也搞工作室。有工作室,就说明既然是这个地方选民选人家出来当了人大代表的,当了党代表的,人家就要联系这个选区的选民,联系党员。既然他作为人大代表、党代表,要联系选区的选民和党员群众,所以,他当然就要有一个工作室。虽然可能他现在还有别的职业,但是他至少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到这个工作室来坐班,好让选民、党员群众找它反映问题,这就是一个探索的起步。这次十八大报告里就讲到,要有人大代表联系群众的制度,要增强代表、人大机构和选民的联系机制,这是民主化的表现。
    
     与人大的民主比起来,党内民主更要走在前面。所以,我呼吁,作为党代表,先别说专业化,至少一个礼拜要给他一天、一个月给他三、五天专门做党代表应该做的工作。各级党代会的代表,既然是五年的任期制,就一定要给他一个工作时间、工作的条件,包括配一定的工作室,这都是必须的,否则怎么发展党内民主?
    
     另外这次十八大报告还提出了"完善党员定期评议基层党组织领导班子等制度,推行党员旁听基层党委会议、党代会代表列席同级党委有关会议等做法。"一些基层党员可以旁听党的会议,我们的党委会议应该是开放的。
    
      郑子蒙:在哪个层级上旁听?
    
    许耀桐:讲的首先是基层,比如县,县里开党委会议,党员就可以去旁听。西方国家的议会都是开放的,我们现在有些地方的人大和政府的会议也开放了,甚至有了网络直播。西方的议会,要旁听的你去了,领了票就可以进去;不旁听的,在电视上也可以看现场直播。我们现在还提出党代表能够列席同级的党委会,党代会要搞代表提案制,这些都是新规定、新举措。
    
     郑子蒙:您谈过,在顺德采取了党政部门合署办公的形式。
    
     许耀桐:那是另外一回事,指的是机构改革。我们现在要搞机构改革,实行大部门体制,有些党和政的职能差不多的,这是可以合起来的。有的人说这不是"党政合一"吗?所谓"党政合一"、"党政分开"已经议论、吵架好多年了,也没结果。我现在给了一个新方案,叫"该分的分、该合的合",我主张"党政分合",即有分有合。有些没办法分开的,你就把它合了;有些确实要分开的,并不是说所有的都要合。我这个思路还是有新意的,所以叫"党政分合"。我认真研究了邓小平的"党政分开"思想,他其实并不主张党政完全的分开,党要掌握领导权,这就是说"党政分开"是有前提的。所以,我就悟出一个道理,开出一个新的方案,叫"党政分合",有分有合,该分的分,坚决的分,该合的合,坚决的合,这还是比较可行的。当然,我们要具体研究,哪些需要分的,哪些需要合的,把它搞清楚,现在还没有很具体地研究。这个就要在进入深化改革时再作具体研究,但首先在理论上要这样提出来,这是最重要的。
    
      郑子蒙:上世纪90年代初,地方上有一阶段党委书记和人大代表主任是分开的,现在是两个兼职,这在以后有没有可能再分开?
    
      许耀桐:在西方议会制国家,议会议员要占多数的那个党才能组阁执政。让议会多数党的领袖出任政府首脑,就是为了执政起来顺利些。我们很多地方党委书记跟人大主任合了,如果你参照西方的执政党在议会里起主导作用也未尝不可。但是关键的是不能只看形式,在我们国家有时候你要想开一点,关键还是我们的民主是不是货真价实的。现在党委书记即使不当人大主任了,如果人大这一块职权没有威严,民主程序没有运行起来,很多不是规范的,照样也没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02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在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方面 我希望真正做到公开、公正、公平/鲁冠球 (图)
·司法改革属于政治改革,战略上应当先行/何兵
· 邱立本:政治改革是關鍵詞
·中国政治改革是向人民赎罪 求得人民的谅解与尊重
·解龙将军:中国政治改革需要枪杆子支持
·中国没有政治改革哪里值得爱?/秋风
·废除政治局建制是政治改革中最难也是最易的捷径/右志并
·陈光诚事件是检验政治改革意愿真假的试金石
·薄熙来事件或推动中国政治改革
·倒薄呼唤政治改革/苏冀
·何永全:中国政治改革有多少可能性
·北京观察: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追求的是什么样的政治改革?/黄秀辉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陈维健
·也谈中国政治改革
·吴敬琏:中国当务之急是推进政治改革
·温家宝总理推动政治改革已有重大成果/王会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新开拓”是政治改革行动的导向牌 (图)
·反腐成于束权,束权成于政治改革
·万润南:习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仍可有所作为
·光明网评论员:政治改革要破冰而进
·光明网:改革的大路向就是政治改革的路向
·光明网:政治改革就是要不为所惧、不为所惑
·中共“十八大”让政治改革的期望化为泡影
·汪洋:广东政治改革还会继续下去
·环球时报:81%的受访民众表示支持政治改革
·人大教授冷杰甫呼吁政治改革实行联邦制
·夏业良谈中国政治改革
·法广专访李成:中国政治改革是必然,不是选择
·美国学者:重新评价六四等于将进行快速政治改革
·江泽民要求学习民族发展史是重要政治改革的信号
·熊玠:邓小平遗嘱胡温政治改革
·福建80岁老人呼吁政治改革平反六四
·政治改革呼声大 中共怎么办?(一) (图)
·政治改革呼声大,中共怎么办?(二) (图)
·陶铸之女陶斯亮:反腐败是政治改革的突破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