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奇帆透露的两个重要经济数据/苏明评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2日 来稿)
    (编者按:来稿未加标题,现标题为编者所加)
    全球的經濟仍然在衰退之中,經濟學家們預測二零一三年的經濟狀況會比今年更嚴峻。固然說經濟有它的規律,其實也如同人世間的一切事情是一樣的。人世間的事情是沒有十全十美的,也沒有永遠順風只走高不走低的時候。就好像人的生老病死的規律,經濟有平穩發展的時候,當然也有停頓的時候,有走下坡的時候,也有疲軟不振的時候。
    

    至於在經濟的規律中是否有經濟危機和經濟衰退的時常發生,則是眾說紛紜,各執己見。經濟畢竟是人創造出來的,在人的性格中又存在著善惡的兩重性,那麼經濟的好與壞就與人性有著直接的關係。有學者早就得出結論,認為每一次的經濟危機的發生,都是由於人的貪婪、虛榮和狂妄所致。
    
    無論別人對這一結論持什麼看法,本人是持同意的看法的。以共黨這種毫無人性的團伙,且又貪腐的世人皆知,居然能夠把中國大陸的經濟領導的騰飛,而且還騰飛了三十多年。全球經濟衰退了四年,中國大陸是還在騰飛,舉世未必震驚,而是懷疑,而且是懷疑的有根有據。每一個根據的提出都是共黨的迅猛發展的宣傳不能自圓其說。
    
    近日共黨重慶市的黃奇帆爆料,中國大陸的貨幣供應量已經達到了九十多萬億了。二零一一年的GDP產值是四十七萬億人民幣,兩者之比是一點八。理論上講貨幣發行量不能超過GDP的產值,因為一比一的比率就足夠推動經濟的循環了。
    
    美國的貨幣發行量只佔到GDP產值的百分之八十,而中國大陸卻是百分之一百八十,所謂的貨幣發行量就是印刷出來的鈔票,鈔票的數量比產值高,並不表現經濟的發展,只能說明政府沒有財政的儲備,而且政府是債台高築,同時政府的開支巨大。
    
    對於極權政權來說,就是共黨的統治成本太高,不但壓縮不下來,反而一年比一年的開支更大。對於黃奇帆所提到的這兩個數字,本人不得不做出更正,第一是關於九十多萬億新鈔票的發行量是截至到今年的九月底的數字,而到今年底新鈔票的發行量完全有可能達到一百萬億,這樣說的根據是以去年為依據的。
    
    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底共黨總共印刷了七十八萬億的新鈔票,在二零一一年最後的兩個月的時間內,又印刷了七點二萬億的新鈔票,致使到了二零一一年底,新鈔票的發行量達到了八十五點二萬億。
    
    第二個數字就是二零一一年的四十七萬億的產值,這是被共黨誇大了一倍、甚至還多的數字。根據是二零一零年,中國大陸GDP是三點五萬億美元,摺合人民幣不足二十二萬億,怎麼可能在一年的時間裡產值增長到了四十七萬億,增長率為一點二倍呢?
    
    鑒於全球經濟是在衰退之中,中國大陸的經濟產值只會減少,不可能增長。也就是說二零一一年的產值不會多於二零一零年的二十二萬億,於是得出的貨幣發行量與產值的比率,就不是黃奇帆說的一點八比一,而是四點四比一。
    
    在胡溫當政的十年里,宣傳的是一切都好,不是一般的好,而是盛世、強大、輝煌的好,是馬上要超越美國當老大的好。但是有兩個數字是他們從來不說的:一就是大量的印刷新鈔票的數字;二是國債究竟有多少的數字。
    
    加拿大政府近日公布,到今年的十一月份,加拿大的國債接近六千億,每年的年底,政府必須向國民們公布所有的數字,其中或是財政有盈餘,或是欠下了債務,這是必須公布的重要的項目之一,如果政府不公布的話,那麼反對黨或在野黨也一定會對公眾公布出來的,這是政治制度的使然。
    
    在共黨治下的中國大陸財政狀況就成為了黨國的最高機密,需要從世界組織的經濟機構、經濟研究機構中才能知道。在二零零八年底,中國大陸的國債是四十七萬八千八百多億元,各個地方的債務的總和是六萬多億元,總債務是五十四萬億。共黨報出的當年的產值是二十六萬億,於是我們知道,到了二零零八年底,國債超過了產值的一倍以上。
    
    到了二零零九年底,僅地方債務的總和就增長到了十一萬多億,比二零零八年幾乎增長了一倍;到了二零一一年的十月份,中國大陸的國債已經高達了九十萬億,是二零零八年國債的一點六七倍。而一年後的今天,國債又增加了多少?現在還不得而知。
    
    讓我們仍以二十二萬億作為二零一一年的GDP產值來計算,這就是說,二零一一年國家債務是當年產值的四倍之多,加上前面我們提到的新鈔票的印刷量是國民產值的四倍多。這兩個四倍多究竟說明了什麼?國債和鈔票的印刷量在騰飛般的迅猛增長,相對於經濟來說,只能說明是崩潰的。
    
    股票市場的指數反應的是一國經濟的真實狀況。中國大陸的股市是共黨操控下的賭場,曾經瘋狂過。二零零七年十月上證綜指達到了六千一百點,據說是造就了不少的富翁,當月指數就下降到了三千點。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時期,指數下降到了兩千六、七百點上;二零零九年共黨篡政六十年,指數又下降到了兩千三、四百點上;今年的十八大前、十八大中和十八大後,上證綜指下降到了兩千一百點,兩千零四十幾點,兩千零三十點,兩千零六點,又下降到了兩千點以下。
    
    既然經濟發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為什麼股市始終在下跌?最近有人分析說,中國大陸的經濟已經探到底了,接下來就是反彈了,也就是說從今往後又將面臨一個經濟騰飛的時期了。這種說法十分奇怪,共黨從來也沒有說過經濟不騰飛了,只說是放緩了,更沒有說探到底了。
    
    放緩了才八個月就又要騰飛了。上證綜指不降到一千六百點左右,他就不可能說是探底,探底應該反彈,但是反彈的力度究竟有多大,至今仍是個謎。關鍵在於政治制度是否能夠改變,畢竟人是經濟建設中的生產力。沒有自由精神,又被剝奪了權利的人只是奴隸。
    
    在各種的社會形態中,唯有奴隸社會的存在是最短暫的。儘管一個奴隸主擁有上百、甚至上千的奴隸在拚命的工作,但是奴隸社會的經濟從來沒有發展過,更不要提什麼迅猛增長和騰飛了。記得共黨提出了改革開放、搞活經濟的口號以後,許多有識之士們當即就提出了問題。他們說搞經濟改革不提政治改革,就如同讓一群捆著手腳的人去搞活經濟,又怎麼可能呢?換句話說就是生產力得不到解決,又怎麼可能搞活經濟呢?
    
    有識之士們看到的問題,說出的實話,完全被共黨鋪天蓋地的迅猛騰飛的宣傳掩蓋住了。從八十年代共黨們貪腐和官倒以後,國家的財政就連年出現赤字,從八十年代每年是一千多個億的赤字增長到了九十年代每年平均三千多億的赤字。改革開放實行剛十年,總共不足兩千億美元的外資投資,其中的百分之九十是香港和台灣的工商業主們投進來。可與此同時,西方的金融機構報告說,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十年,總共有兩千兩百億美元的資金外流,進入了西方銀行的私人賬戶,貪污使得資金的外流量高於外資的投入量。
    
    鈔票的印刷以填補財政虧損應該是開始於九十年代初。這樣推測的根據就是當二零零二年胡溫上台的時候,就已經印刷出了十八點三萬億的人民幣新鈔票了。至於胡溫是否實行了新政,姑且不去說他。但是僅一年以後的二零零三年,共黨印刷新鈔票的總量就達到了二十一點六萬億,比一年前多了三點三萬億。胡溫當政十年,新鈔票的印刷量從十八點三萬億到今天的九十多萬億,也就是說胡溫的這十年總共印刷出了七十多萬億的新鈔票,平均每年是七萬多億。以如此的規模的貨幣發行量,所能說明的仍然是經濟崩潰。
    
    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後,期物價開始上漲。到了本世紀最近的這十年間,物價上漲的頻率和漲幅是又快又大,任何一位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都親身的體會並且是感觸極大。近日聽到了溫家寶發表了一篇悲壮的告別演說,其中提到要大家把他忘掉,可是他卻不會忘掉國家和人民。酸溜溜的、膚淺的像個初中生。
    
    對於他的家族的二十七億美元的財產人們在等待著他的澄清和申辯,然而他沒有。鑒於共黨整體的腐敗,人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那麼溫家寶當政十年,他的家族的財產是以每年二點七億美元的速度在增長著,既然說明不了財產的來路,當然就希望人民把他給忘掉。
    
    其實人民是不可能忘掉他的。經濟是毀在這十年里,而他的家族卻是輝煌強大了,這筆賬人民會記住,早晚會清算的。至於國家和人民那不過是說說而已,共黨們又何曾把國家和人民放在眼裡呢?他知道他留下的是個爛攤子,他也巴不得和胡錦濤同時下台。但是基於祖制,他必須咬牙堅持到明年三月。在他下台前的這幾個月里,天知道又要發生什麼事情?
    
    十八大算是勉強的開了,誰又能保證明年三月的兩會能開的成呢?習近平上台,也半個月了。大權在握,不但看不出任何新政的跡象,似乎也不打算做什麼,倒是說了幾次,今後一段時間的主要工作是學習領會十八大。在他的心裡認為十八大是個了不起的里程碑,可是在民眾的眼裡十八大是共黨滅亡前的最後聚會。
    
    共黨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保黨、保政權,開會是為了目的的一個形式。現在看起來共黨是完全以形式取代了目的,誓死保衛的十八大僅僅是個形式,交接班也是個形式。會上承認腐敗到了亡黨的地步上了,那麼為了保黨就該大刀闊斧的反腐敗,殺一批、關一批、撤一批。如果捨不得的話,也應該分別召開黨員幹部會議,告訴大家,貪腐暴富以後,不要太張揚,低調一點,悶聲發大財,不要讓民眾看到,盡量減少民憤等等。
    
    近日有傳言說,明年的春天共黨可能會開展一個整風運動。整風顯然與政治改革是完全不同的定義。共黨喜歡搞整風運動,美其名曰是要整治黨內的不正之風。在以往的整風中,不過就是要加強黨性,而加強黨性的結果其實是泯滅人性的目的。時至今日共黨們已經沒有人性了,不知道還要往哪個方向去整。
    
    過去的整風中還有一項是反對多吃多佔,不亂搞男女關係。到了今天多吃多佔已經發展到了成億的貪腐;男女關係不但亂搞了,而是與時俱進公開包養幾個、十幾個、甚至幾十個二奶的問題,同時還有用公款嫖妓這麼一個待遇。有人推測,明年的整風是整治黨內的腐敗,本人却不以為然。
    
    體制的徹底腐敗已經多年了,體制內又哪裡有乾淨的人呢?己身不正,污點斑斑,小辮子抓在了別人的手裡,又怎麼有膽去整治別人的腐敗呢?共黨們知道腐敗必將亡黨,但是腐敗又是一個黨內誰也不敢去碰的問題,原因就在於誰也不幹凈。尤其是各幫派的利益團伙們經過了多年的經營,基本上形成了勢均力敵的分裂局面。對腐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已經成了共黨唯一的維持政權的方法了。
    
    反腐敗那就是剝奪各個團伙的利益,沒有一個團伙甘願自動退出去的。其結果必然是黨內你死我活的大打群架和相互的火併,反而促成了亡黨。腐敗亡黨,反腐敗也亡黨,反正是亡黨,也只好是過一天算一天了。共黨們得過且過,可是中國大陸的民眾們對共黨的貪腐還能夠容忍多久呢?工農業的全面破產,金融經濟的全面崩潰,人均五萬多塊錢的國債,人們的私有財產在逐月逐日的貶值當中,而共黨們獸性的貪慾卻是無止境的。
    
    共黨統計局公布,截止到了今年的九月底,全大陸的工業系統應該償付欠債的總額是八萬一千六百多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百分之十六點五,工業不但不產生利潤,反而是負債纍纍,這種事情只能出現在共黨的統治下,八萬多億的欠款中又有多大的百分比是被共黨們貪污掉了的呢?
    
    企業有利潤时共黨們貪污,企業虧損了共黨们還在貪污。到了企業不得不依靠銀行的貸款存活的時候,共黨們就貪污貸款。共黨們的貪腐已經到了窮凶極惡的地步上了。有數字顯示,二零一一年中國大陸的企業欠款佔到了當年GDP產值的百分之一百零八。到了今年十月底,企業欠款上升到了占產值的百分之一百二十二,企業、事業和家庭私人欠款的總額,佔到了產值的百分之二百零六。
    
    在這裡本人還要重複一個說明,二零一一年的GDP的產值不是四十七萬億,只可能在二十二萬億以下。這樣說的根據,那就是二零零八年的GDP產值共黨報出的是二十六萬億,兩年後的二零一零年的產值是二十二萬億,平均每年減少兩萬億的產值。既然共黨敢於把二零一一年的產值多報出了一倍以上,那麼企業欠款,占產值的比率,以及企業事業和家庭私人欠款占產值的比率,就應該相應的調高一倍以上才對。
    
    共黨是從不說實話,這是天生的,從骨子裡就帶來的毛病。古人說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但是古人又說,眼見憂恐不實。可見我們的古聖先賢們在實事求是的這一點上是下了大功夫了,為的就是追求真實。做中國人是難,腦子裡是古聖先賢的教誨,但耳朵里灌進去的卻是共黨的不著邊際的謊言。
    
    謊言從來不可能成為事實,所以共黨也從來沒有正確過。不信的話不妨從共黨的八大的公報一直看到十八大的公報,然後再看看從八大以後的這幾十年共黨的所作所為和所造成的後果,就不難明白共黨的性質了。这同時也讓人產生了恥辱感。
    
    具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古樸的人民居然被這麼一個團伙耍弄、愚昧了幾十年,不僅無顏面羞見世界人民,更是愧對自家的列祖列宗。共黨製造出了個山窮水盡的局面,但是國人民眾有能力更有責任去創造出柳暗花明的政治社會。共黨是探底了,反彈的必將是人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200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苏明评论:共产党是逆历史潮流的反动派
·谈爱国主义/苏明
·解读中国官方的经济数字/苏明
·大汉族主义/苏明评论
·全球推动亚洲和中国民主论坛大会/苏明评论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张成觉
·江苏明确工会有12项权力 阻挠监督最高罚2万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