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公布财产是中共权贵的最大软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3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 郭永丰
    

    对于今天面对合法性危机和统治危机日益深重的中共来说,如果真想进行政治改革,首先应从公布领导干部的财产入手,并接受公民联合的独立组织的强力全面的监督,以取信于民。之后,应学习国民党和近邻缅甸,开放党禁和报禁,这才真正是习李时代要保持党的“肌体纯洁”真诚而具有实在意义的大动作。否则,一切说辞都只是好听的谎言而已。这谎言在胡温时代由温家宝总理空喊了整十年,笔者绝不相信还会由习近平持续重复再空喊上整十年。
    
    两条微薄:
    
    【各国反腐政策调查】瑞典:任何一个瑞典公民都有权查阅任何官员、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甚至王室成员的资产和纳税情况;新西兰:1000新西兰元就丢官;俄罗斯:官员子女不能海外留学;新加坡:没钱也要申报;美国:礼品不能超过20美元;越南:总书记在家门口接待上访者。
    
    十八大报告指出了六个重要内容是:1、腐败是当前最大的危险。2、不惩治腐败会亡党亡国。3、腐败的根源在制度。4、制度是绝对不能改的。5、制度改了就是走邪道。6、腐败已经制度化了。

一、现有中共官僚权贵,确实能经得起人民的检验吗?
    
    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特征:公职人员都是人民的公仆,是经得起全国人民共同检验的。现有中共官僚权贵,确实都经得起人民的这种检验吗?当在一党专制的大腐败环境的长期熏染下,中共的现有官僚权贵真正经得起检验者几何?恐怕就微乎其微了。有人说,如果再来一次文革,中共的现有官员,包括处级以上的全部杀掉,绝没有一个被冤枉的。对于此种说法,笔者完全认同。因为你不腐败,或多干一些为虎作伥的帮凶之事,你能爬到局级处级的职位吗?尤其在一些经济特别发达的地区,就不说局级处级待遇了,做一个有肥厚油水可捞的公职或半公职人员,基本都肥得流油。这正是为什么在中国报考公务员,几乎是十四亿人民的共同向往。因为只有做了公务员,才有机会不劳而获,且能够升官发大财。
    
    毕竟人都是趋利动物,即便多么没有文化的人,只要来到这个世界,尤其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人,无人不明白只有官权才活得最滋润,且最容易发达昌盛。毕竟在腐败才是正常,做清官可以成为新闻的社会,当官场毫无清官可言时,中共传媒才重点凭空捏造一些清官作为榜样隆重推出来忽悠欺骗被蒙蔽的民众,其实,这些制作者们自己也都底气不足,在很多方面根本难以自圆其说,固然就更难说服越来越清醒的广大民众了。
    
    按照中共体制和政策,要说清官榜样,所谓的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他们才是最有效力可以说服任何民众的活教材。可是这些人,即便在人民群众自发行为的强烈要求下,竟然连自己及其家人的财产都不敢公布。恰好相反,他们竟然是猪八戒偷吃人参果倒打一耙,比如利用公权把那些敢于站出来要求其公布财产的人抓的抓关的关,被噤声的噤声,这不明摆着是做贼心虚贼喊捉贼吗?

二、没有财产公开就没有政治信用。
    
    人民日报:【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的关键】领导干部的诚信是提高党和政府公信力的关键。如果国家和政府失信于民,势必导致两种严重后果:一是公众对政府失去基本信任,国家长治久安难以实现;二是社会普遍出现道德和信任危机,社会治理成本不堪重负。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的关键,是政通人和的基础。
    
    一个名叫徐剑锋的作者最近在网上发文,《没有财产公开就没有政治信用》,该文开篇指出,在对待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的问题上,共产党应该是最光明正大、最坦荡磊落,应该做得比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员更彻底、更及时、更公开,而不应该是躲躲闪闪、一拖再拖的样子。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让共产党感到如此为难?
    
    世界各国的历史经验一再表明,官员财产公开透明是预防和反对腐败的有效制度。早在1766年,瑞典就要求所有的官员申报财产,并接受公民的查阅。目前,世界上将近有100个国家和地区都制订了有关官员财产申报方面的法律,建立了官员财产公开透明制度。譬如在美国,任何人都能在白宫的网站上下载到现任总统奥巴马一家的报税单。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上任40天后即向外公布了自家的财产。
    
    我国则在1989年就有人大代表建议建立领导干部财产公开申报制度。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即开始将《财产申报法》列入了立法规划。尽管如此,我国领导干部家庭财产公开申报制度却至今没有建立。虽然从1995年以后,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也要按照有关文件要求填报个人收入乃至家庭财产,但是,这些填报的材料却被当作隐私和秘密,始终捂在组织人事部门的手里,既不公开,也不准许公众查阅,因此也就无法起到公众监督的作用。
    
    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不公开透明,社会公众就无从知晓领导干部们究竟拥有多少家庭财产,当然,也就无法判断领导干部们的家庭财产是否都是合法所得。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都是合法所得,那么,根据休谟提出的“无赖假设”理论,人们怀疑领导干部们的家庭财产来源是否都很正当,就是非常自然的事了。既然这种怀疑无法排除,那么,它就必然会成为一种不断消耗执政党政治信用的销蚀剂。
    
    拒绝公开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并不等于社会公众对于领导干部们的家庭财产状况就漠不关心,或者无权知情。相反,社会公众对此毋庸置疑有权知晓。众所周知,无论哪一级领导干部,都不外乎是社会的公仆、人民的雇员。人民和社会当然有权了解公仆和雇员们是否利用人民所赋予的权力谋取了不正当的利益。那种把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与老百姓的家庭财产相提并论,一同视作个人隐私的说法,不是无知,就是强词夺理,极其荒唐可笑。事实上,多年来社会上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的呼声一直都很强烈。重庆的一位全国人大代表锲而不舍地连续七年在全国人大提议制订官员家庭财产公开申报法。今年上半年,广州等地的一些年轻人上街举牌呼吁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9月1日,一个名叫刘艳峰的大学生向陕西省财政厅申请公开原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2011年的工资。10月10日,又有一位名叫杨璠的大学生向福建省交通运输厅和财政厅分别申请公开福建省交通厅厅长李德金2011年的工资。前者人称“表哥”,后者被人唤作“表叔”。春江水暖鸭先知。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的呼声,已然不是个别公民和部分人士孤立的政治诉求了。它分明已经是汇合了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不同职业和不同年龄文化层次的人们所共同期待的一股强大的民意洪流,浩浩然莫之能御。
    
    况且,领导干部拒绝公开家庭财产,结果也不等于都能把个人的家庭财产状况捂得住。君不见,最近二十多年来,由于内讧、失踪、外逃、小偷光顾和情妇揭发,以及网友的曝光,一些官员的家庭财产被一一公开。就在前不久,广州又有一位处级官员的家庭财产被公开了。网友说他拥有21处房产,总价估计有4000万元。之后,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官方证实。固然,这种人称“抽样反腐”式的公开方式,带有非常不确定的偶然性,但是,在领导干部们还一致拒绝公开家庭财产的现实情境下,人们对此还是大声叫好,高度肯定它的反腐效应的。
    
    今年第8期《决策与信息》杂志上有一篇题为《官场哪些不良作风最伤民心》的文章透露,他们围绕公众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作了一次调查。当被问及“您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有多高”时,54.9%的受访者选择信任度50%以下。今年5月29日,环球网针对“当前腐败案件高发,你的感受是什么?”这个问题做调查,有40230人参与投票。结果显示:22%的人表示愤怒,78%的人表示麻木。麻木的背后其实是积累了比愤怒更加激烈的对立情绪。它显示的是绝望。
    
    我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执政党开宗明义的根本宗旨。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照理说,在对待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的问题上,我们党应该是最光明正大、最坦荡磊落,应该做得比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员更彻底、更及时、更公开,而不应该是躲躲闪闪、一拖再拖的样子。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让我们党感到如此为难?技术上根本不是问题。君不见,某些地方的科级干部、新任干部,甚至于城市低收入家庭都能够做到财产公开,难道我们的其他领导干部就不能?显然,领导干部家庭财产公开与否,决非因为技术原因等等,而事实上仅仅取决于一个明智的政治决定,仅仅是在现有的地方向前迈进一步,将现在实行的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内容公开而已。
    
    然而,无论如何,目前我国反腐败的严峻形势和民众对于公开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的强烈期待,已经让这一制度的建立显得刻不容缓了。在当今的时代背景和社会背景下,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公开与否,已日益成为考验执政党是否真的是“立党为公”的试金石,成为民众判断党和国家反腐倡廉的政治诚信的试金石,是恢复当今社会民众对执政党和政府高度信任的政治举措。它之于今天的中国,犹如立宪改革之于当年的清政府。事情越是往后拖延,人们对于政府的信任就越会流失。可以说,没有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公开,就没有执政党和政府的政治信用。

三、胡锦涛向习近平作出的政治交代能促进其率先公布财产吗?
    
    据《多维新闻网》报道,新华社11月5日刊发了题为《海阔天空好扬帆——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纪实》,有人对文中提及的“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未来工作进一步作出了全面部署”的内容进行了解读,称这是以胡锦涛为核心的中共第四代领导层对新一代领导人作出的“政治交代”。
    
    在这篇报道中,通篇梳理了过去10年,以胡锦涛为核心的四代领导集体的各方面成就,同时提出,10年来的这些历史性成就,给了未来一种更加明晰的启示,即“面对未来,必须牢牢把握科学发展这个主题,牢牢把握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条主线,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伟大征程上创造新的辉煌”。
    
    在今年7月23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办式上,胡锦涛分析了当前中国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阐述了事关党和国家全局的若干重大问题,回答了党和国家未来发展的一系列理论和事件问题,为未来发展进一步指明了方向。通篇看来,胡锦涛“指明的未来方向”,是指从“四位一体到五位一体”的转变,即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改善民生和加强社会建设、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为此,文中通过“四个必须”来为“五位一体”保驾护航。这“四个必须”是指,必须毫不动摇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抓紧工作,抓紧落实,在未来5年为到2020年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打下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基础,进而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必须毫不动摇走党和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开辟出来的正确道路,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必须毫不动摇推进改革开放,永不僵化、永不停滞,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信心百倍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困难和风险。
    
    通过指明未来工作中对于思想、发展规划等各方面的方向外,文中进一步指出,在重要战略机遇期,能否牢牢把握机遇、沉着应对挑战,关键取决于我们的思想认识,取决于我们的工作力度,取决于我们推进改革发展的步伐。
    
    同时文章还指出,要全面审视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发展大势,全面把握中国发展新要求和人民群众新期待,科学制定适应时代要求和人民愿望的行动纲领和大政方针,更加奋发有为、兢兢业业地工作,继续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继续改善人民生活、增进人民福祉,奋力完成时代赋予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包括新近所发表的十八大报告,可以看出,胡锦涛对于新一代领导集体的未来发展方向,集中在思想、政治、经济、民生、生态等各个领域。而且有望成为新一代领导集体核心领导的习近平,外界给予的关注也空前高涨。他被外界看作是“他在未来十年任期将掌握全球投资者的投资关键”、“从中国所处的战略时期、习近平的个人风格,尤其是他与军方的紧密关系来看,习近平上位后将成为一位令华盛顿感到‘敬畏’的领导”,同时习近平也被认为在整党治党方面将会重在保持“肌体纯洁”,还有人推测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改革战略框架是“五环式改革”,即经济转型、政治变革、社会共生、文明交融、天人合一。
    
    如此连篇累牍的空话大话套话忽悠社会之谎言,无一能抓到现实中国迫切急需的根本问题上,全篇不过都是维护共产党一党专制,拒绝法治,让人治延续,让权贵永享清福的美好意淫蓝图。因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就是结束一党专制,彻底根除人治,广泛实行法治,而不是继续继承和发扬‘必须毫不动摇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等’。固然,如此交代绝难在习李时代让中共所有官僚权贵向社会真诚全面地公布其个人及其家属的全部财产。

四、习近平的整党治党方略确实能保持党的“肌体纯洁”吗?
    
    笔者认为这又是习近平给人民所灌的迷魂药和麻醉剂,绝不可能得到真实的效果。因为,一党专制,党权至上,皇权复辟,基本都是一帮骗子加流氓假国假党假人民而治国维稳,他们这些人确实能让该党的“肌体纯洁”吗?
    
    一个人能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高吗?腐败分子反腐败能彻底吗?中国人有句俗话,“院子里的刺梅花,别人不夸自己夸”。在中共根本无法反腐,且反腐绝不可能有力度之时,中共一向的做法都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抑或是反腐败也找托儿了,先找个愿意为集体献身的打下来,弄进监狱享受几年宾馆待遇,等社会淡漠了立刻放出来再重用,网上揭露出来的这种实例已经不少。
    
    虽然开放报禁、党禁,走宪政民主是唯一让中共保持“肌体纯洁”的道路,但他们愿意吗?到手的金元宝舍得轻易放弃吗?如果没有来自民间的以及体制内固有良知联合起来强力冲撞,以致习李集体领导团队根本无力控制局面时,这种真诚的政改绝不可能有所发生。
    
    这就正如沈阳先生所著《正义一元论,从民情到法政》一书中所描述的,“当政府还有能力有效对市民社会进行良性管制之时,反而是启动政治改革、实现制度渐进性转型、为执政者迎来千秋赞美的大好机会。可是,历史上罕见这种执政理性。”所以,任何的由习李所喊的口号,以及其他所有人的幻想与意淫都只是空中楼阁,永远难以真正落到实处。
    
    虽然“对统治者最有利的变革机会,就是自己的正当性尚存、还能有效对社会实行政治管制的时候,因为那样的改革是自己所主导的,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自我利益的最大化;反过来说,如果统治者缺乏自信,没有多少能力实现有效统治,当自身受到挑战之时,对它来说最重要的就不是改革,而是强化自己的地位和力量,尽量削弱各种对抗性因素,为未来争取更多空间。”
    
    正如台湾领导人马英九的喊话,没有可以执政的民进党及其它在野党的存在,本来独裁专制的国民党绝不会变为像今天这样名副其实的纯洁能干,切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即便在开放报禁和党禁时期,如果没有民进党依照民主原则通过全民选票赶国民党下野,国民党能展开实施完全彻底的民主竞选党的最高领导人的大动作吗?以及后来所导致的该党建设真正最民主先进的政党团队等,一定都是绝不可能的。如果没有国民党的下野让其疼定思疼彻底更新自己,国民党能有今天的干练与清纯吗?
    
    如此说来,一个独裁专制政党的“肌体纯洁”绝不是某个新上任的独裁者随便说说就可以实现得了的。
    
    对于今天面对合法性危机和统治危机日益深重的中共来说,如果真想进行政治改革,首先应从公布领导干部的财产入手,并接受公民联合的独立组织的强力全面的监督,以取信于民。之后,应学习国民党和近邻缅甸,开放党禁和报禁,这才真正是习李时代要保持党的“肌体纯洁”真诚而具有实在意义的大动作。否则,一切说辞都只是好听的谎言而已。这谎言在胡温时代由温家宝总理空喊了整十年,笔者绝不相信还会由习近平持续重复再空喊上整十年。因为,正在以几何系数加速觉醒的人民,绝不会答应有如此漫长的时间再等待,而让更多无辜百姓坐以待毙,让官权恣肆猖獗,淫威至盛,让平民百姓在遭受强权侵害时命如草芥,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2012年11月9日于深圳贫民窟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919804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家宝总理何不以“公布财产”反击/淳于雁
·朴洪哲:要求中国政府官员公布财产
·张春贤率先公布财产会引发什么后果/严少雄
·上海官员不敢公布财产/郑恩宠
·郑恩宠:上海官员不敢公布财产
·百姓不惧与官员一起公布财产
·毛小青:官员公布财产不能拖了
·马英九公布财产了,胡锦涛能否公布财产?
·上海俞正声谈官员公布财产惹网友质疑
·江苏徐州600名科级干部网上公布财产 系全国独家
·老党员上书促中共官员公布财产 (图)
·北京日报要骆家辉公布财产 海外媒体也炸锅了 (图)
·官媒要骆家辉公布财产引火烧身 (图)
·《北京日报》微博吁骆家辉公布财产 (图)
·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姐姐欧玉秀的求助推文
·“维权网”声明:公民支持政改、呼吁领导人公布财产无罪
·在广州热闹地区高举请胡锦涛公布财产的肖勇等人被刑事拘留
·广州青年闹市示威 吁胡锦涛公布财产促政改
·112位公民给中共两会及十八大的建言:习近平先生,您能率先垂范公布财产吗?
·习近平访美,大陆公民要求其公布财产率先垂范!
·第一个公布财产的村官许坤被开除党籍(图)
·所有不公布财产"合理"的言论都是对人民的背叛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