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黑社会化法治是颠覆国家政权的重要推动力量/赖锦东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8日 来稿)
―――-“胡温新政”十周年有感

    
     赖锦东(深圳)

    
    邓小平早就说过,只有共产党才能打倒共产党。是的,内因是变化的根据,所谓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灭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同理,灭希特律者正是希特律本人,前苏联东欧共产诸国政权的倒台正是他们内在病痼毒瘤所引发。
    
    今天,中共政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共产党某些公务执法人员的黑社会化行径必定成为中共政权的重要颠覆力量。这股力量表面在维稳,实际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邓小平:“只有共产党才能打倒共产党”之论实是高见!
    
    为维护宪法森严,促进和谐社会实现,以利国家长治久安,特撰此文。
    
    这里,仅从自已有限的所见所闻所经历的事儿说说,从中可让我们看到,中国法治中的黑社会化乱象是何等的令人瞠目、全民难安!
    
    2005年春,本人偶然收到一个号称“中华先进者联盟”(事后才知道不过是个人编辑的不定期网刊)发来的电子邮件,邮件建议大家搞个借反日之名实为反腐败的和平游行活动,我收到后仅作了附和回复,什么也没做(根本不当回事),以后基本把这事忘记了!!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电子邮件,让我吃尽苦头,人生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
    
    2005年4月25日傍晚,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数辆车开进我上班的地方,浩浩荡荡一队人马对我调查,很快我被刑事拘留。我至今记得很清楚基,时值落日时分,突然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上天为此震怒了。
    
    接下来的一幕幕法治乱象令人愤怒、担扰而又可笑不安:
    
    1、 24小时的轮番高强度审查问讯,除那封仅仅是附和回复的电子邮件外,什么犯罪证据也没有。按法律规定当放我出来,但他们不肯放过我,好象我没有罪让他们很是失望一样。我老实配合,但公安当局违法继续扣押我,这是在执法犯法了。
    2、 按法律规定,公民自被限制自由24小时内,公安当局应当书面告知当事人有权聘请律师或辨护人。公安当局一直没有这样做,直到8月10号我从牢里出来时,才让我补上这个手续,并要我签上4月25号的日期。这是执法犯法之二。
    3、 神讯到第三天时,当局还是找不到什么证据,这时,当局以“多次作案”为由让我签名承认,我对当时审问我的国保叶姓科长问道,请问什么是多次?我第一、第二、第三次在哪作案?事实依据?证人证物何在?不就是这么一个回复附和的电子邮件嘛。但这位叶姓科长威胁道,我签也罢,不签也行,但要我好好想想,要我为父母为家人着想。这样,我身不由已下被迫傻傻地签了名,让他们继续折磨我。这是执法犯法之三。
    4、 后来,当局发现我电脑里有两个有关法轮功的文章,就将我的罪名由“危害国家安全”改为法轮功了。这真让我哭笑不得,我只是想了解下,邪教究竟是什么样的?实际上这两篇文章我只看了其中一篇第一小段,后来一直没再看。这样也算犯罪了,实在恐怖至极。请问,若我电脑里有关于杀人犯的文章,哪是不是我就成为杀人犯了?若我电脑里存有日本鬼入侵中国的文章,我就成为日本鬼子了吗?惠州公安局是否就此将我送到国际战犯法庭受审了?在我强烈抗议下,惠州公安局不得不取消了这个可笑罪名。由此可见,惠州公安局所行简直可以用为所欲为来形容。中国哪条法律规定公安局可以为所欲为了?这是执法犯法之四。
    5、 不久,有个悠(音)姓警官在看守所对我冷冷笑道,赖锦东,看你不害怕,我们还是有办法搞倒你的,大概发现我没有罪,让他们失望生气了吧。后来,当局竟然以我反对腐败、诉求民主、实现公平公义,希望我们国家变得越来越好的文章为罪证,将我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大罪!实际上,我的文章皆期待宪法规定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一崇高精神得以保全,期待 “崇真尚仁、灾历不兴,强不凌弱、无有冤枉,四海一家、爱满人间”的治国境界得以实现。此何罪之有?我还清楚地记得,我有篇关于非常时期对政府建言的文章中提到,通过货币、税务、财政等政策,强制保障底层民众的生活所需,让九年义务教育真正完全免费,让农村大病住院能报销一半以上费用,旨在化贪为公,调较严重的社会不公不正,缓和矛盾,以利政治改革稳步推进。二年后,我当时的这些建议设想陆续成为事实。可是当初,这些良好的建议也成了我的罪证让我签名――太荒唐透顶了。 依据中国宪法精神,思想言论不能获罪,思想言论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犯罪有四大要件,这是充要条件,缺一不可。那就是犯罪主体、主观、客体、客观。一个人的思想言论,不会对客体造成客观伤害。比如一个人想抢劫银行一亿元,主体主观形成,若仅是限于头脑思想或言论之中,未对客体实施行为、没有产生客观抢劫事实,难道能凭这个人的思想言论而判定其为抢劫犯吗?有人想杀人,又岂能以其杀人念头或杀人言论而将其判断为杀人犯吗? 我的文章是我的思想言论表达,旨在利国利民。公安局保护都来不极,怎么能扣上颠覆大罪呢?这是毫无根据陷害公民,执法犯法之五。(实际上深圳国保老曾他们早就知道我的文章了,若是有罪,他们岂能不作为?他们知道我一片热心,希望国家变好人民安康。)
    6、 在惠州惠城看守所里一百多天,我受尽非人折磨,超强度劳动让我一下子瘦了几十斤,屁股坐烂,多处得了皮肤病,出来时瘦得皮包骨头。在里面主要做鞋、花及圣诞卡,全是出口的,记得有两家鞋厂一是上海奉煜,另一个是南海瑞杰厂(我大概做了二千多双鞋)。在押人员成为看守所的免费劳力而被肆意奴役。任务完不成,各种酷刑应有尽有。我就受过多次吃电钻的酷刑:将两根旧牙刷塞进大脚趾缝中夹紧,一人按住,另一人拼命旋刮,直至皮开肉绽、血流满脚、露出白骨,人群嘿嘿发笑时才罢休!2005年约7月底8月初时,好象是大联检什么的,此前看守所领导找我谈话,我要配合点,不要乱说,将来量刑时可帮助我,他们知道,我是唯一因讲真话入看守所的。那天,指导员黄才干脆将我叫出去喝茶,以免让我碰见联检人员又说真话。联检人员走后,看守所又恢复过去样子(此前放了几天假,并将商品价格暂时调低许多,展现一下和谐景象)。。。曾有新西兰犯人因伙食营养过好而又没有劳动致身体发胖而影响健康为由状告政府赔偿获胜。对比,惠城看守所所为,实是人间地狱!恃权谋私,腐败丛生在执法机构依然兴盛有加。在里面常常可听到许多司法腐败乱象在此就不再说了,一个字,悲!6月1号,我被逮捕,此后绝大部份时间里,当局很少提审我(大概没什么好审吧!),将我投入去充当劳力,不断从肉体上消损我,精神上折磨我。其间让我几次写悔过书,我坚持认为讲真话没有错,反腐败无罪,结果被认为态度不好,继续关押。国家哪有允许执法人员可以这样胡搞的?没有!执法犯法之六。
    
    8月10号,我被取保候审出来,记得次年7月解除。其间公安人员到我家,在我家电脑上装了个软件什么的,我当然知道他们要监控我,我任他们监控,没有换掉电脑,因为我知道我不过希望中国变好,讲了几句真话而已,光明坦荡,何惧之有?从牢房出来后,惠州国保大队长陈永健(音)他们曾对我说,本来不想关我进去的,是因为我态度不好。后来又说过,本来可以判我3-5年的,也说过分分钟可以判5-7年的,又这样说过原想让我劳教一年的。。。总之,落入他们手里,他们好象掌握生杀大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样的黑邦式法治,国家何能长治久安???
    
    这里插叙一下,自我被逮捕后,家里请过律师,先请了金卓越事务所卢伟,号称人大代表,主任律师。此人开口就是六万元出场费,其它另计。卢与公检法关系强是他的法宝,家人出不起费用也不敢请这样的律师。卢是没有是非正义感的律师,枉做人大代表(也有人说,若他有正义是非感时就不可能是人大代表了),因为我在诉广东珠海香洲区法官苏英伟渎职枉法案中,检察院要当年的律师卢伟做证,卢不敢,卢说,得罪了珠海的法官,珠海的官司不用打了,这样的人配做律师吗?后来,请过惠州律师谢某,谢基本没有或不敢有什么作为,只是见过我两次,不问案由,反问我出生年月时辰,看我能否躲过这一关,嘿,可怜的中国律师。
    
    呜呼!这样的法治简直是黑社会!胡锦涛、温家宝看到,会有什么心情感想呢?
    
    2011年3月,我回到深圳。先是参与福音事工培训,后来在教会练了几天钢琴,最后在深圳关爱中心当义工几天服侍那些贫困交加无家可归的弱势人群。不料深圳公安人员着急地找到我并要我滚回老家,态度非常恶劣蛮横!我据理力争,我是深圳户口,为何不能在深圳做事,一位陈姓警官凶狠地对我说,分分钟可注销我的深圳户口。原来,外面发生了茉莉花事件,花儿要开,关我什么事?难道学钢琴会危害国家安全、做义工也会颠覆国家政权吗?
    
    呜呼,只因为讲过真话,祖国成了我的大监狱,我从此没有自由了。更呜呼的还在后面呢。
    
    2012年5月19号,本人从家乡来到深圳,先应同学之邀参加文博会及探访亲友。5月23号下午,我参加香柏树公司产品发布洽谈会,地址:深圳宝安区大浪街道同胜科技大厦D座7F。
    正在等候之时,门口进来几十位执法人员并以“取谛家庭教会非法聚会”为由,要求登记在场人员身份证。其中有大浪街道办,大浪派出所,市政府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等。当执法人员要求我们登记身份证时,我是第一位配合并主动拿出身份证登记的。在此过程中,有一个未佩戴工作牌不出示工作证(本身先违法了),身穿蓝黑保安服样,约50岁上下,人肥脸胖的执法员言语粗暴嚣张及乱拍他人俏像与身份证,由此引来众人不满,大家希望依法办事而不能胡来,我附和说要依法规办事,人家有异议应当依法解释。这个执法人员随即气势汹汹地指着我大声叫骂并与另一执法员用力将我驾住围扭脖子强行将我推出门外楼梯处(推出之时,因动作太激,我头部被猛烈撞到门边上,额骨等处疼痛数天),后即紧闭大门,目的不让里面的人知道他们在外面恶行(在后我才听说大门立即被四名特警严严守住)。随即他们对我大打出手,我头、胸、腿、腹部遭猛烈殴打撞击,腿部膝盖皮骨受伤,左胸不适,很快呈现两大块青紫黄色样伤痕(他们在殴打我时同时趁机抢去我的身份证、U盘(带摄相功能)及手机(电信网络的),还将抢夺的手机用力摔地,后再拾起不给我(怕留下证据),最后恶狠狠对我吼叫:“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想怎样就怎样!”。接着我被带到楼下后,在我被其他干警控制住时,这两个不知名的执法公务员随后溜走,我再没能见到他们。
     随后街道办一位工作人员下来,要我上楼配合并保证回头将我被抢走的所有东西归还给我。整个过程我都逆来顺受地配合着,但东西一直不归还我,所有执法人员都推脱说他们不认识那两人(那执法犯法者当初与众人一同上来的,并有人在拍录)。几经拖延交涉无果后,街道办另一位工作人员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谎称在地上捡到的),却说手机、U盘未见。我只能叫他们将情况反映,我会依法问责。但后来有公安人员威胁我说,若我起诉报警,他们可先将来关起来,判两年刑。
     这次事件中,我们记下几位工作人员工作牌上的名字, 记得有深圳市府工作人员郭礼敦、张义元等。我曾将情况反映给深圳市长市委书记,快递信息显示信已发到,但一直杳无音信。
      公务执法人员执法时犯下故意伤害罪及抢夺罪,事后还恶狠狠对恐吓吼叫:“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想怎样就怎样!”。这是什么样的法治社会?
    
     以下是本人一些听闻,同样是令人不安的法治景况。2008年,一位修摩托师傅对我说,曾有个小偷在他店里修车,小偷说,公安人员捕获他后审讯时问他:“愿意交保护费还是愿意做线人?”2011年约十月份,一位宋姓退体老师来教会买圣经时与我聊到社会道德,他说了件事,说他的一个朋友好难过,儿子在公安局上班,局里一帮人好赌,上半夜赌博,赌赢的睡觉,赌输的去抓赌罚钱补亏。又,教会有个弟兄叫阿强的曾在夜总会做保安,他说过里面尽是污秽之事,摇头丸毒品交易是正常业务般。我问公安局不管吗?他说,公安局是保护伞,有运动或打击时,提前报料了,没什么事的。我相信我听到的不假,因为类似新闻、案件曾有报道。
    
       讲真话反腐败要坐牢,行义从善不得,到处非法赌博可以,基督徒正常聚会却被蛮恶对待,公安人员可以违会渎职。党员呢?可以贪污不受追究。我不知道全国类似的事有多少,或是不是常常在发生,以下仅是我所知道的一点。
    
      我原单位深圳天俊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员工黄文才当肉鸡场负责人时大肆贪污饲料款,以权谋私,市纪委查实,公司全体员工皆知,案犯却未遭任何处分,当年这人还参与评选先进党员!!因群众意见纷纷,最后公司不得不将其降格到种鸡场当副场长;我曾经的一位亲戚雪野,是原黑龙江鹤岗市工商很行员工(党员),他因贪污挪用公款,据其家人说当年按律当判六年以上徒刑。后其家人筹款三十多万分别送公检法三处办案人员,案犯就得以无罪释放出来
    
    。。。。。。
    
      唉,懒得说了。透过上面事实,大家凭着做人良知问下,是法治的正常现象吗?
    
    自从讲了几句真话后,人生就陷入不安多难之中,工作、就业、居住等重重受阻。当然,我声明,我决不后悔,尽管目前处穷困交加之中。2010年8月,我身上就余下八毛钱了。一天,给女儿买了两个馒头花去五毛。第二天带女儿出去时,我知道女儿会闹着买吃的,我翻来找去只找到一毛钱,加起来计四毛钱,不够最低五毛钱消费。那天经过面包店时,女儿闹着要吃的,我抱着女儿飞快跑过面包店,好不心酸!心里想,女儿啊,爸实在是对不起你了,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说我颠覆国家政权,我却连两个馒头都买不起。哈哈,就这样的实力,如何能把一个强大的拥有数百万军队的国家政权颠覆掉?这样的法治实在今古奇观,空前绝后!
    
    中国当今面临的问题不是腐败,不是黑暗。而是在面对腐败黑暗时,中国人普遍麻木不仁,是非不分,人心堕落,甚至同流合污。有些公务执法机构人员不依法秉公行事,反倒为所欲为,肆意渎职枉法。
    
    在这里,我要问问当年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国保叶科长、陈永健大队长及其他同类行径者,身为吃享领受人民血汗纳税钱的公职人员,昧着良知,抗拒公义,违法乱纪,陷害良善,你们得到了什么?人在世上是短暂寄居的,你们将来在离世前,想起你们所做的一切,良心有安宁吗?你们的子孙会否因你们种下的罪孽而得享骄傲平安?黑社会化法治行为只是辱没、践踏了自已高贵的人格,将自已沦为贪腐恶官败类的工具打手、看门狗,本来是好好的人竟下贱为罪的奴录,恶的差役,并给自已子孙遗下诅咒报应,这是何等愚蠢可悲之举!
    更为可悲严重的是,黑社会化法治越来越成为颠覆国家政权的推动力量!因为人权不保,法治成空,长此下去,必至天怒人怨,重重地破坏、阻挠着胡温“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崇高国家治理构想,这不是在为国家政权造棺材、挖坟墓吗?
    
    值得思想的是,生物皆从泥土中来,人之所以有高贵生命不是因为泥土,乃是因为万事万物中只有人类有从造物主而来的高贵灵魂。看得见的肉身终归于土,是暂时不值钱的。我们当顾念看不见的永恒的灵魂,任何人都当思想,将来我们的灵魂会在何处?
    
    (公元2012年11月8日,作者电话13168100400, QQ:191270987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622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岳飞被处死,是因犯了"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罪"
·举报腾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公开报信/ 中华民国北京教师陈寿福
·颠覆国家政权≠颠覆国家政府
·王进生:建议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人大代表刘庆宁(图)
·Pk中国官媒,算不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高洪明
·举报胡锦涛及其团伙煽动和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罪/不锈晓钢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雷火丰:乱扣“颠覆国家政权”帽子是典型的倒行逆施
·舟至洋/“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乃恶法之首,恶法之最!
·敬请国人关注郭泉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
·谢长发颠覆国家政权案庭审记
·赵国莉称孙东东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天才野心家阴谋家!
·偃武修文(四)监牢中:关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的《陈述和辩解》/政文
·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四/王卫平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陈永苗:“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毛泽东才是真正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为胡佳一辩/赵女
·参政议政权与社会秩序的刑法保护——杜导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王光良
·看看三年前我是怎么颠覆国家政权的:何謂真正的新中國/赖锦东
·网传/异议人士曹海波,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处有期徒刑8年 (图)
·兰州一市民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关于陈平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一审辩护词
·博客陈平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兰州开庭
·李旺阳好友朱承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维权人士朱承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刘本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书爆光 家人期待帮助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的游明磊获释
·游明磊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湖南维权人士尹卫和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马良富被软禁拒认颠覆国家
·薛明凯颠覆国家罪判刑4年
·湖南邵阳学者吕加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详情
·朱虞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书 (图)
·吕嘉平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 (图)
·当局起诉浙江杭州异见人士朱虞夫 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朱虞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将于本月开庭
·中国指控陈西“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周一开庭
·郑建伟律师:关于陈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建议: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刘庆宁/临沂王进生(图)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关于对我定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请求复议的报告
·打击报复导致八名无辜公民枉冤入狱:一起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背后
·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要求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司法解释的呼吁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