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陈永苗
    
     现代极权政治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以最大程度强调政治理想,以南辕北辙的措施延迟阻挡之。像莫言那样以文化的方式叙说土地上的农民,或者以文化政治的方式暗示解决,明白地否定政治解决,还是可以嵌入极权框架,属于好话说尽的部分。极权政治有着足够的磁场,将好话说尽变为坏事做绝的帮手。这样的磁场通过宰制人的外在行为,割裂知行合一,只要是知识或者表达性行动,拒绝行动,就可以为其所用。换成当下的维稳话语是,随便你说,但不准你上街和组党。
    
     莫言那样论述农村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没什么好激动的,土特产被承认受欢迎还是强化了其客体地位,就像被城市市民消费的农俗文化,还处在奴役性当中。时间本身是一种魔术,当你从痛苦的河流中脱离出来,站在河岸上的时候,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会紧紧有味地审美过去苦难。审美过去的苦难,并不等于在河里淹没中的人的拯救。不要农民工上了春晚,就激动不成样子,以为成为国家主人公解放在即。
    
     以文化方式或者文化政治方式获得承认,仅仅是少数人获得特权的解放,只能提拔了底层中的少数人,就像公知于底层民众的关系一样。会被激动的,都是想成人上人。
    
    我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认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不符合两条标准中的理想主义人道主义。以其获奖作品《蛙》来分析,其女主人公干了一辈子计生,最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过是退隐,默默的暗示的批判,并没有足够高的高度。面对自己的“低度酒”,然而莫言辩护说,这出于政治环境,其内心燃烧着熊熊烈火。这里的问题是,似乎并不是莫言的作品,而是对莫言移情和贴心的理解,才是诺奖的理由,看来虽然《蛙》的高度不够,但是诺奖委员会通过颁奖搞了一个行为艺术,让普通大众去理解莫言的内心,才能使获奖理由获得足够高度。
    
    如此说来,莫言的获奖作品,是莫言的内心,而《蛙》仅仅是引子。那到底是作品还是作者符合文学奖的标准呢。文学奖获奖要的是作者,还是作品呢诺奖看来改辙了,不再是给作品颁奖,而是给人颁奖。也不见得是人,按照党章规定,共产党员并不是人。诺奖委员会而是给共产党员颁奖,给一个内心挣扎充满着暗示但没有爬出阴沟的共产党员颁奖,正如诺贝尔奖曾经纳粹党员和苏联作协主席颁过奖一样。
    
     整个社会分裂很厉害,着巨大鸿沟,尽管你们很委屈,也带着镣铐跳舞极尽心力智力,但是你们别想在我们这里获得多高的评价,换一句话说,说真话很难,但是说真话的作用是一个屁。我们对体制内外的努力,“四舍五入”了,体制内的良性努力,“四舍”等于虚无,体制外的努力,“五入”等于全部。新浪微博“mama_yo”说,就像太阳照到你这儿不反光,你就像黑洞一样,这就是罪。
    
     如你们这一些党内改革派避开对现实具体措施的政治批判,其措施为回忆文革受迫害,或者八十年代改革的美好,例如骂毛泽东赞美改革,化政治为文化。而对现实具体措施,持有赞美或美化,即使有所批判,又用上抽象的帽子和记忆中的恐惧,例如说成回归文革。厚古薄今,薄古厚今都与是否在当下获得既得利益,关系很大。
    
       启蒙就是兵马老吹冲锋号,不开枪,其威武和战斗可以,可以与解放军千军万马叠被子相媲美。总不能老把空喊当做战争。首要的就是政治的,那么你们对此回避的,就够成非政治的,具有一种模糊性,是对目标实现可能是一种帮助,也可能是一种阻碍,随着时间推移后者越重。我们已经烦透了无边无尽的调情和暗示,需要赤裸裸的行动。今天是一个渴望行动的时代,只有做和行动,才能证明你们是真诚的,是在忏悔,不是帮凶。而说与空喊,就是帮凶。
    
      我们有天然的权利,怀疑其不靠谱,这一点不能用你们的说理来抹杀,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官方去做。年青人失望绝望,老人强撑着希望,并且用老年的权威散布欺骗的鸦片。恐惧,怀疑,是靠实际行动来排除的。不是强调原来空中画饼来取消怀疑,而是自己要迫使精英承担责任来排除怀疑。是不是真的靠谱,不是靠你们说理来让我们相信,而是你们应该去督促他们真做事,来让我们相信。没做真事之前,请对我们闭嘴滚到一边去。
    
       你们与我们,是或敌或友之间两可之间暧昧不明,所以我们对你们放弃期待,严守自己的标准,符合民间主体性的是朋友,不符合的,爱如何对待你们就如何对待你们。鬼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
    后改革思想网总编辑 http://www.hougaige.com/ 陈永苗的宪政博
    客:http://user.qzone.qq.com/622007948电话:13401179861 0106768481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55901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的未来
·改革已死 公知已亡/陈永苗
·陈永苗:来个中华民国护照抛弃国共合作
·陈永苗: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改革已死,民国当归/陈永苗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陈永苗:薄“风波”左右之争符号化表达困境
·维权与维稳的对撞已成政治主轴/陈永苗
·陈永苗:以超越左右的贵族心态在高层权斗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武坚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陈永苗:以屠龙刀定住倚天之剑——悼念蔡定剑先生
·陈永苗:没有政治自由,就有极端民族主义
·“先富移民”破坏了改革共识/陈永苗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陈永苗:谢长廷,你他妈的才与我们作对
·陈永苗:谢长廷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
·陈永苗:游明磊传单“恢复中华”
·陈永苗:烧南方系,就是烧掉改革幻想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陈永苗:温家宝与吴邦国没区别‏
·陈永苗:不仇官,则倒霉的是百姓——驳李君如
·陈永苗:盗“国”奸雄,还是政论巨子?——评秦晓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