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挪拉出走”以后会怎样——由“特赦贪官促政改”想到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6日 来稿)
    
    面对政治改革在当下中国的踟蹰难行,一些人士忧心忡忡。最近,吴思先生提出“以特赦促政改”的新思维,在学界和舆论界一石激起千层浪,然而赞扬者稀,指责者众。
    

    吴先生方案之大意为:政改之难,难在阻力巨大;中国是一个由官方主导的社会,由于改革对主导中国的这群人失大于得(开放政治参与后,可能导致贪腐被揭露、遭清算,而得到的不会比原来多,只会少),所以他们不愿改革,致使政改被搁在沙滩上;只有以赦免贪官为悬赏,免除后顾之忧,让其获得所希望的“安全感”这一额外收益,他们才会支持改革,从改革的阻力变成动力。
    
    应该说,吴先生的方案体现了对人心、人性的精准把握,循此而进,确有可能解决一直困扰中国改革的动力不足问题,使政改得以启动。那么,他又为什么会遭到那么多的反对与指责?难道指责者都是有着道德洁癖的理想主义者?
    
    根本原因在于,政治改革不同于其他改革,它要解决的首先是政治合法性问题,因此,它同时又是一个重建合法性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如果以“赦免贪官”这样一种违背大多数人道德观的交易作为起点,这个政权还可能被视为是正当的吗?如果不能得到民众的普遍认同,仅仅是自说自话地对民众“给个交代”,这样的政权能够在民选制度下拥有合法性吗?
    
    在此过程中,吴先生以为可以避免的“引蛇出洞”、过河拆桥等问题,也必然会出现:政改的根本目标是实现主权在民,在政改以前,“民众如何权衡交易”不重要,因为不须说服,只须交代;但在政改之后,民意就很重要。如果政治开放后民意普遍反对赦免、要求清算(反正当初作出赦免承诺的不是他们,他们甚至没有被问及过),而此前作出“特赦”承诺的政权之合法性又已过时,那么,它要如何来保证承诺的继续生效,并且还具有可以高于现在主权所有者意志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呢?
    
    唯一办法是,其实并不真正地开放政治,而是在改革方案的设计上,就保证少数人(原官方特权人士)的支配权力,使多数人的声音无济于事。这或许就是吴先生强调,中国政改将由官方主导的原因。这样一种“政改”,人们并不陌生。在东南亚、中南美以及非洲等所谓“第三波民主化”国家,不乏这种由少数人掌控的“民主”例子——这些人既然有能力保障“特赦”不被推翻,当然也就有能力继续掌控政治、经济等利益资源的分配。于是,相对于改革前,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统治国家的,还是那些人,他们依然是权力足以压倒社会的庞然大物;唯一有所改变的,只不过是内部的游戏规则,以及让一些“支持改革”的精英能够有机会跻身于统治者的行列而已。
    
    从第三波民主化国家的实践看,即使没有特赦贪官的承诺,大多数转型也都被扭曲,淮橘成枳;如果再加上一个保护既得利益的承诺,为了保障这种承诺的有效性,扭曲更成为必然——不知道这种改革,是否就是今天倡言改革者所衷心想要的东西?至少,它与改革者此前向人们描述、许诺的,有着天壤之别。
    
    吴先生的方案,提示了一种和平转型的可能性。按吴先生设计的方案及其推理看,如此转型确有可能相对和平地进行(当然,也只是一种可能性,在实际操作中失控的可能性并不小),但代价是必须让改革变质,必须扭曲民主,使改革和民主变得不再是大多数人所希望拥有的东西。或许,这才是“特赦”方案遭到普遍反对的原因。有人说,“民主是个好东西”。其实,正如资本主义有好有坏一样,改革、民主同样有好有坏。虽然对于某些“改革专业户”来说,只要是改革、民主就行;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坏的改革”、“坏的民主”显然不可取,就像野蛮资本主义不可取一样。从多个国际组织的排名看,世界上最腐败和最贫穷的国家,大都是这种“坏民主”的国家。这应该并非大多数今天支持改革的人所乐见的前景,这种状况绝不会比现状更好。只是因为我们身处其中,对现状中存在的“恶”感受特别强烈,从而可能忽视了它或许压抑或避免了更大的“恶”和“不善”。
    
    另一方面,贪官阻力论解释不了中国政改难行的原因。具体说,它解释不了邓小平为什么搁置政改。从倡导到搁置,邓小平对政改的不同态度,经历了利弊权衡、得失计算的转换。在这种权衡、计算中,他考虑的应该主要是公利而非私利。搁置是因为对转型的风险、后果之难料的忧虑加深了。邓与胡耀邦的区别,不是贪官与清官的区别,而是对转型风险及后果的判断不同,所导致的不同选择。外媒曾有报道,邓的家人说,邓认为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上很幼稚。对于胡,邓应亦作如是观。
    
    贪阻论解释不了邓,也就至少不能完全解释邓的后继者江、胡。而正是这些人,对中国的走向拥有最大的决定权。是否启动政改,他们的态度比之泛指的贪官群体,重要得多。可见,贪官未必是启动改革的最大阻力。反之,人们熟知的一些大贪腐分子,却是政改的积极有力鼓吹者。
    
    因此,启动政改并非真正的难题所在。在一种困难而争议的情势下,主要领导人一个决心(事业心可能促使其下决心),就可能使民主化一夜之间启动,只是后果难料,结果未必好。既得利益的阻力,并非不可逾越,就连戈尔巴乔夫当年也克服了这种阻力。虽然其间发生了政变,但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引蛇出洞”,只是当时戈氏的判断和操作均有失误,火没有玩好而已。将特赦贪官与政改绑在一起,对改革和改革派也不利。尤其吴先生的方案是要从地方开始试点,面临的阻力更大——在“特赦”背景下,谁如果敢于试点,就会被外界普遍视为是大贪官。
    
    吴先生承认:虽然在一些国家的改革过程中也发生过赦免,但都是发生在转型的最后几步,是作为妥协而不是激励出现的——这就是问题所在:正如在生死时刻,杀人可视为是正当防卫,而为了利益杀人则是犯罪一样,作为一种内含正当性缺陷的方案,必须有一种特殊情势赋予它特殊的正当性作为平衡,才有可能成为政治上的可选项。否则,纵然有“主动性极强的人物”出现,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此不伦之举——当然,为利益而倒行逆施者除外,反正民众无须说服,只须交代。
    
    这样的改革是否“可欲”,“挪拉出走”以后会怎样?现在看来,对大多数人来说,“出走”虽能摆脱原来那个过于严肃、似乎有点性冷感的丈夫,但等待她们的命运,不是被动接受强奸,就是主动卖淫——面对这种结局,或许不同的人会作出不同选择,但是,请千万不要对她们说:只要走出去,外面就是阳光灿烂;迎接她们的,都是鲜花和掌声,还有白马王子翩翩而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705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马英九离任前特赦陈水扁
·国际特赦:2011,中国人权黑暗年 (图)
·特赦薄熙来的建议书
·律师上书多部委建议特赦“最后的流氓”(图)
·警惕特赦可能将放纵受刑贪官
·八公民建言书:关于实行特赦,开展新仁政的建言
·国庆60年能否搞特赦/傅达林
·三方面的判断——马英九为何要「特赦陈水扁」?
·杨佳特赦支持者的声明 附带总共4656人签名最终版
·杨佳特赦支持者的声明
·三千海内外人士致信全国人大、胡锦涛主席、最高法院要求特赦杨佳
·关于特赦杨佳/西风独自凉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21公民)
·杨佳需要特赦吗
·《建议香港政府给予马惜珍、吕乐“有条件人道特赦”》
·建议香港政府给予马惜珍、吕乐“有条件人道特赦”
·妙觉慈智: 至诚恳请主席和总理菩萨慈悲特赦无辜服刑的商丘艾滋病人的一封公开信
·顺应民意特赦杨佳:血洗上海闸北警暑案评论
·吴思:以有条件“特赦”贪官污吏推动政改
·国际特赦指中国持续压制新疆声音
·国际特赦:中国对陈的承诺很空泛 (图)
·经租房主,申请特赦!
·国际特赦批评中国迫害异见人士 (图)
·律师建议特赦“最后的流氓” 称需维护社会公正(图)
·曾金燕:致国际特赦的朋友们
·国际特赦批评中国阻挠汶川灾民维权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