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政权杀人依旧还是常态/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7日 转载)
    
    ——由河南又一起躲猫猫事件所想到的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郭永丰
    
    ●在一党专制的中国,如果没有传媒的强力关注,官府和公权机关无故杀一个人,尤其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时,就彷佛踩死了一只蚂蚁一样,一点不足为奇。自从有了互联网的微博和网上聊天群之后,长期被中共政府利用国家公器所严控和重重封锁的黑幕,才陆续被撕开了口子,而且这个口子越来越大,这才让长期被蒙骗的国人,终于打开了眼界,看到了事实和真相,才发现,原来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竟然还是如此黑暗无底洞,简直恐怖到了极点,尤其与西方文明社会比较,才发现中国原来是活生生的地狱。

一、躲猫猫事件在中国根本不稀奇,只因有了网络,初次被炒作时稀奇了一下。
    
    最近一个微薄报道,河南石玉:【又一起躲猫猫】河南沈丘县石槽乡石营村村民张磊,38岁,身体健康,9月10日与一村民发生口角,被石槽乡派出所带走。9月11日凌晨两点,家属被告知其已死亡。亲属前往殡仪馆查看,尸体手臂等裸露部位有外伤,脸部大块淤血,数十名防暴队员严阵以待阻止拍照。求传播!亲属张顺武13525786632
    
    由于类似躲猫猫事件在中华大地无处不发生,当有人再次关注并报道这类事件时,一般都要加上一个“又”字。由于又字也被运用得太多,这又又之后所发生的事件,即便是最新的,又会获得多少人的关注呢?恐怕就越来越不尽如人意了。以上这个事件,绝不会再像云南躲猫猫事件那样颇受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了。云南躲猫猫事件,也许是刚开始在网络传播,抑或是传播者很卖力,因而才获得全社会的共同关注,才致使那次事件的当事狱警和管教被绳之以法了,多少付出了些应有的代价。可这次,由于关注此事件的人极少,恐怕就远远没有那么幸运了。
    
    在一党专制的中国,如果没有传媒的强力关注,官府和公权机关无故杀一个人,尤其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时,就彷佛踩死了一只蚂蚁一样,一点不足为奇。前些年,在没有互联网时,尤其还没有微薄和网上聊天群时,这类在中华大地无处不随时随地发生的无故杀人事件,人们连知晓一下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当时的中国社会,表面看来,尤其在党喉舌的粉饰下,确实显得很太平,似乎真的进入到高度发达的盛世了。即便当时也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冤死,但除了其亲人独自悲泣外,外界根本无从知晓。

二、上台前杀人如麻,不计其数,上台后利用国家公器正当杀人,更是不计其数。
    
    中共执政后,据官方统计:59、60、61年前后的三四年里全国饿死人的总数为3755.8万人,文革中非正常死亡则在二百万以上。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说:国共两党斗争的时候,两边都杀了许多人。共产党杀国民党不稀奇,国民党杀共产党也不稀奇。但是共产党也杀了不少自己人。
    
    笔者发现,共产党杀自己人比杀敌人更凶残!杀敌人只有当事者一人,杀自己人基本是连根端!从共产党内部争权夺利的残酷斗争中可以看出,共产党杀自己人远比杀敌人多,并且还非常彻底,老人孩子一个不留,甚至连其家族和亲友也都一锅端,比如最臭名昭著的AB团的清理。
    
    关于在在肃反中被杀害的共产党人,据网媒报道,在30年代初期,全国各个红色根据地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肃反。赣西南苏区肃清AB团时,屠杀7万多红军。红20军被中央红军大部队包围聚歼,副排长以上的700多名干部被集体杀戮。闽西苏区肃清社会民主党时杀人如麻,使苏区的30个区委中,只有一个还能勉强维持工作。鄂豫皖苏区进行的肃反使有些地方的村苏维埃主席换一任杀一任,一年内换了四、五任。红25军原有1万2千人,43天的肃反过后仅剩下了6千人,而红4军排以上的干部基本被杀光。湘鄂西苏区的肃反使5万多红军减员为4千人,杀得只剩下5个党员,没有士兵愿意提干当班长,更不敢入党。曾中生、邝继勋、刘铁超、肖大鹏、曾炳春、李明瑞、段德昌、万涛、许继慎、朱勉之、季振同、刘士奇等等,这些军级以上的高级将领自三十年代初就永远的从中共党史上消失了。他们不是死在国民党的手里,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下。可以说,国民党杀害的共产党高级干部,远没有共产党自己杀的多。

三、互联网让国人正在觉醒,但空间极狭小,进展很缓慢,毛派愤青依然占强势。
    
    自从有了互联网的微博和网上聊天群之后,长期被中共政府利用国家公器所严控和重重封锁的黑幕,才陆续被撕开了口子,而且这个口子越来越大,这才让长期被蒙骗的国人,终于打开了眼界,看到了事实和真相,才发现,原来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竟然还是如此黑暗无底洞,简直恐怖到了极点,尤其与西方文明社会比较,才发现中国原来是活生生的地狱。
    
    当很多人明白自己的许多权利遭受公权的侵害之后,很多人一开始都会想到维权,但经过实践证明,比如漫漫上访路的检验,才真正发现作为个体的公民在这个国家乃是多么渺小和无助的。所以,很多人在经过漫长的维权之后,才会想到只有公民联合,而且是规模空前浩大的集体维权抗争,才能真正组成坚强的堡垒和屏障,而切实保障和捍卫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
    
    但在眼下,当国人还在被强权蒙骗时,绝大多数人确实都很愚昧无知。比如最近发生在河南的一个事件,一老人只是说了一句对毛泽东不敬的话,立刻就遭到周围群众的群起而攻之。其中几人极猖獗,嘴上不断叫嚣着:“这家伙在骂毛主席哩,揍死他,揍死他”,穷凶极恶地向老人扑去,奋力挥舞手掌煽老人的头和脸,打得老人团团转。由于发现人多势众,迫于无奈,老人只好辩解道:“我没有骂毛主席,我没有骂毛主席”。这很有点文革的味道,仅仅依靠盲目愚昧的民众力量,就可以把一切正义之声扼杀在摇篮中。

四、“严打需要人民,人民需要严打”,依旧是中共统治的拿手戏。
    
    据一网友微薄图文并茂报道,某地政府挂在街上的横幅所写:“严打需要人民,人民需要严打。”其根本用意就是,中共政府一向都是通过“人民严打人民”从中获得大利的。
    
    一网友的微薄指出,当政府铁板一块,只看人民之间相互斗争时,政府得利最大。因为政府可以偏向任何一方,说任何一方是正确的,而把对方彻底击败。如果人民都是守法公民,奉法律至上原则行事,而让多个政党之间竞争执政,此时,人民才会真正获大利,每一个公民的人权才会得到坚强保障。
    
    可在眼下的中国,政府内部虽有斗争,但还是一元化的模式,比如最近为了薄熙来事件,中共高层纷纷表效忠,坚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在民间,已形成非常明显的两大派系,即所谓右派与左派的彻底决裂。虽然民间的左右派都恨当朝官僚权贵的腐败无能所导致的社会显失公平与正义,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财富和资源被官僚权贵完全垄断。但在政体建制方面的追求,右派主张建立宪政民主政体,左派则主张重回到毛泽东时代,再次出现一个强人统治的中国,比如薄熙来的兴起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因此,左右派在民间的斗争,正如河南异议老人遭暴打一样,还非常激烈。比如吴法天约网友掐架时,吴法天就遭到右派众网友的围攻。如今,在网上毛左叫嚣在某地与右派某人掐架,右派叫嚣在某地与某毛派掐架,已很正常,司空见惯了。所以,这左右派的斗争,依然还是中共当局充分利用的两枚棋子,在某种形式上,还是巩固中共专制,让其最高统治者不思实质政改的根本原因所在。

五、右派是世界潮流所影响的结果,毛左都是被蒙蔽愚昧欺骗的结果。
    
    笔者认为,中国之所以出现这样两个极端派系,其根本原因是,右派都是世界潮流所直接影响的结果,毛左全是被蒙蔽愚昧欺骗的结果。就拿笔者本人来说吧,在搞民主之前,由于非常无知,基本还是一个毛左愤青。虽然对现实的不公不平经常抱不满,但仅仅停留在原始的不满阶段上,绝无受宪政民主思想的深刻而又全面的洗礼。2004年,虽然在网上发起了《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梦想发动人民,一鼓作气将中共独裁者彻底推翻,但对自身素养方面的提升,依然远远不够。直到做自由撰稿人整一年之后发起《万人联署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以及接受基督教的洗礼,才发现自己长期以来,本身也是罪大恶极的,只是由于没有合适的土壤,没有及时完全爆发出来而已。所以,在劳教所时,当一狱警问我:“假若你当了省长,你贪不贪?”我便毫不犹豫地说:“现有体制下,一定是个巨贪”。
    
    其实,作为中国人,只要是土生土长在中共统治下的人,基本都有过毛左的情节,只是由于条件、环境的不同,所受启蒙和教育的时间不同,有的人开化得早,有的人开化得晚。而作为毛左派,全部都是未开化的处女地,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基本已成顽石,完全固化了,根本不可能再开化。这便正如信仰基督教,很多人之所以不能做到很虔诚,其根本原因就是,由于根深蒂固于内心的骄傲与自大所遮蔽。比如有知识的人常常会陶醉于自己所掌握知识远远优越于他人的丰富之中,学历高的人则往往陶醉于自己高于他人的特别高的文凭当中,地位高的人则陶醉于自己高于他人一头尤其备受人尊敬的崇高地位之中,中国的富人一般都会陶醉于自己远远多与他人充裕丰厚的物质享受中,有个好爹妈的人一般都会拼爹妈等等,这许许多多的骄傲与自大,便自然而然遮蔽了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乐善好施、勤俭节约与谦逊做人的高贵品质。甚至有很多人,可能由于思维和爱好的过于简单与低层次,竟然连上帝也敢公然藐视和轻蔑。
    
    如此说来,毛左由于被蒙骗和愚昧,在一个王朝社会,只能要么做奴才和帮凶,要么称王称霸奴役人民,绝不会做到一个落后体制的反对派,真诚推动社会健康良性进步和发展。当然他们更不可能接受基督文化,而做到真正虔诚的拜上帝。右派中很多人也很骄傲自大,虽然很多人已理性信仰上帝,但绝难做到用心灵极虔诚地信仰上帝。
    
    信仰基督教,对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原罪,并且还是随时随地有可能爆发的。比如韩国前总统金大中,虽然也是基督徒,但在真正当了总统之后,还是犯了腐败的罪行。也就是说,至高无上的权力,如果没有坚强的监督与制约机制,任何人,即便是虔诚信仰基督教的信徒,也很容易犯罪。比如大卫王奸淫有夫之妇,并还设计谋杀了那位丈夫,这说明,对于一个人来说,兽性与生俱来,并陪伴其终生。
    
    所以,无论是否是虔诚的基督徒,只要肉身存在一天,这兽性都会伴随其一生,直到肉身的彻底死亡为止。因此,仅靠一个人的自律,包括非常虔诚地信仰基督教,一个人绝对难以做到最高效彻底的自律,还是要用世俗的制衡政---强大的他律因素来制约。中共是无神论者,根本不可能信仰基督教,当然更不可能认识到自己的原罪,所谓党文化,实际就是把一个极平凡的人,由于某方面的特长和才能,被鼓吹粉饰成各方面都很超人的最完美的人,如同神的化身一样完美,而始终让其高高在上,凌驾于国法之上,而称王称霸,呼风唤雨,颐指气使,这固然是违反现代人类社会管理学的基本常识的。
    
    由此可知,作为依靠砍人头坐上江山的执政党,其一贯的统治手法,还依然只是用砍人头维护其稳定且长期坐天下的。即便是胡砍乱砍的,砍错了也根本无所谓。一个普通小老百姓,对于中共政府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被冤死了也只能是被白白冤死罢了。
    
    2012年9月17日于深圳贫民窟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919118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网络监政浪潮让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郭永丰
·郭永丰:中共最高领导人应由竞选产生——给中共十八大建言
·维稳是一场针对人民的战争/郭永丰
·政府要透明,莫过于开放党禁和报禁/郭永丰
·郭永丰:中国公民运动方略浅谈
·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郭永丰
·中共政权只会开动国家机器砍人头维稳/郭永丰
·被精神病的贺伟华先生,你没被李旺阳吧?/郭永丰
·习近平vs李克强,首开民主先河/郭永丰
·郭永丰: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
·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郭永丰
·郭永丰:抗拒民主化潮流令中共合法性动摇
·郭永丰:中共权贵颠覆了社会主义新中国
·郭永丰:习近平维系党专只能做垂死挣扎!
·郭永丰:捍卫人治传统依然是党国大事
·郭永丰:胡锦涛仰望过华盛顿吗?
·郭永丰:我之革命观
·郭永丰:民主正加速向中国驶来
·马英九VS习近平,中国民主立马实现/郭永丰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郭永丰正在补办的身份证被人领走了
·深圳国保逼迫郭永丰离开 太原邓太清被阻出门一整天
·深圳国保又开始迫郭永丰家搬迁了
·郭永丰:我不自杀,被自杀被他杀都有可能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郭永丰:让监政猎猎大旗在全国各地无处不高扬!(附视频)
·郭永丰沉痛哀悼方励之先生!
·郭永丰:发起支持温家宝政改签名活动后的遭遇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郭永丰:山雨欲来风满楼,乌坎血洗时日急?
·被死亡威胁着的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郭永丰自编自唱的歌曲
·郭永丰再遭深圳警方劳教威胁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二)
·公民监政会筹办人郭永丰被劳教两年:他唱的歌曲
·郭永丰牢狱之歌之一(致中共十八大及胡锦涛和习近平)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