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近期海域主权纷争及对政局走势的影响/王德邦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王德邦
    

    ●当此时刻,中国前进的正途应该是对外维护领土主权,对内厉行以宪政民主为目标导向的政治改革。唯有指向宪政民主法治人权的政治改革才能保国家长治久安,促社会持续发展,聚民气顺民心凝民力,为捍卫国家主权提供起真正强大稳固的后盾。而如果以主权问题来搁置政治革新,那就是舍本逐末,转移焦点,错失历史发展机遇,遗祸子孙,最终必将内患无穷而外忧难解。对此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今年以来,从中国南海的黄岩岛到东海的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都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主权纷争,这种事关国家主权与民族感情的纠葛,聚焦起中国民众的眼光,牵动着中华民族的神经。在随着纷争加剧而提升起的民族激愤中,我们不得不静心思考,钓鱼岛、黄岩岛(即钓、黄两岛)的纷争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断升级?这中间究竟是巧合还是蓄谋?究竟是单纯的外族觊觎中土的主权之争,还是另有他情引发的外部表象?要想解开这些迷团,必须厘清钓鱼岛、黄岩岛的纷争历史沿革。

一、 钓鱼岛、黄岩岛纷争由来已久
    
    据史料显示,钓鱼岛是钓鱼岛列岛的主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位于中国东海,距温州市约356千米、福州市约385千米、基隆市约190千米,面积4.3838平方公里,周围海域面积约为17万平方公里。1972年美国将其“行政管辖权”连同琉球一起“交给”日本,历史上琉球并不属于日本。中日钓鱼岛争议由此产生。自1970年代开始,华人组织的民间团体曾多次展开宣示主权的“保钓运动”。
    
    上世纪八十年代,钓鱼岛问题是大学生中私下关注的一大议题。那些年月,在台湾、香港与中国大陆,还一度发起多次民间自发保钓运动。但由于屡屡遭到官方的压制,尤其在大陆,一些民间保钓人士或被抓,或被关,或被迫流亡海外,这样使各种保钓活动处于一种非法状态,只能在小范围传播而无法使社会民众广泛了解,以致中国大陆普通大众多年来根本不知有钓鱼岛主权之争一事。
    
    到九十年代,随着钓鱼岛主权日益被日本所染指,两岸三地的民间保钓运动日益高涨。1996年,台湾、香港一度掀起保钓高潮。那一年9月26日香港保钓人士陈毓祥等五人试图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陈毓祥不幸落水遇难。9月22日,美国旧金山来自海峡两岸的华人团体共同发起三万五千人参加的保钓大游行。尽管如此,钓鱼岛主权之争仍然一直成为大陆媒体的禁地。本世纪以来,随着钓鱼岛主权危机日益加深,两岸三地的民间保钓活动日益高涨,直到最近几年来,中国大陆媒体才陆续对钓鱼岛之争进行有限报道,使中国民间了解到还有这么 个主权纷争的问题。
    
    与钓鱼岛类似,中国南海的黄岩岛纷争也非一日。黄岩岛(曾用名:民主礁),是中国今年成立的三沙市管辖中沙群岛中惟一露出水面的岛礁,位于北纬15°07′,东经117°51′,距中沙环礁约160海里。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共建政以来,原由海南省西南中沙群岛办事处实施行政管辖。中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主权归属问题上的争议由来已久,远者不说,从中共建政以来,应该说这个问题就一直存在着。但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这种争议日益激化,因主权争议而引起的渔业冲突也日益增多。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到黄岩岛捕鱼的中国渔民,频频遭到菲律宾军方的袭扰。据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介绍,1998年1-3月,我国四艘渔船相继在黄岩岛海域被菲海军拦截,51位渔民被菲拘押近半年;1999年5月,一艘中国渔船在黄岩岛遭菲军舰撞沉。2000年-2011年,菲律宾军舰在黄岩岛海域追赶、抢劫、抓扣等袭扰我渔船作业事件10宗,涉及我渔船32艘,渔民439人。

二、“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历史原由与现实结果
    
    导致钓鱼岛、黄岩岛主权问题久拖不决的原因当然较复杂,有争议各方对历史问题的不同理解与现实地域战略利益关系的不同考量,其中中国多年来奉行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方针,无疑对此起了巨大促进作用。
    
    1978年10月25日,邓小平作为国务院副总理访日,在同日本首相福田赳夫的会谈中,邓小平强调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要以大局为重,并在之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实现邦交正常化时,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个问题,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双方也约定不涉及。用邓小平的话就是“我们认为,谈不拢,避开比较明智,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我们这一代人智慧不够,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1979年5月31日,邓小平会见来华访问的日本自民党众议员铃木善幸时表示,可考虑在不涉及领土主权情况下,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同年6月,中方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日方提出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的设想,首次公开表明了中方愿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模式解决同周边邻国间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的立场。
    
    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建交时,邓小平在同对方领导人会谈中也提出了处理南沙群岛争议的主张:南沙群岛历史上是中国固有的领土,70年代以来发生了争议,从双方友好关系出发,我们趋向于把这个问题先搁置一下,以后再提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不要因此而发生军事冲突,而应采取共同开发的办法。 1986年6月,菲律宾副总统劳雷尔访华时,邓小平同志向他提出,“南沙问题可以先搁置一下,先放一放,我们不会让这个问题妨碍与菲律宾和其他国家的友好关系”。 1988年4月,阿基诺总统访华,邓小平会见她时再次阐述了这一主张。他说,“从两国友好关系出发,这个问题可先搁置一下,采取共同开发的办法”。
    
    这种“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在中国那个刚从文革灾难走来的百废待兴时代,有一定的历史必要性。它无疑会为中国刚刚开启的改革开放赢得时间与空间。但是,这种搁置是否就得到了相应的日本与菲律宾国家的遵行?从多年来的事实来看,这种搁置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的一厢情愿。日本与菲律宾在对钓鱼岛与黄岩岛的主权要求上并没有因应中国呼吁而“搁置”。
    
    到今年,钓鱼岛纠纷更是持续升温,最后日本公然将钓鱼岛“国有化”。据日本NHK电视台9月11日报道,11日上午,日本政府召开全体内阁成员会议,会上正式决定将从2012年度预算的预备费用中拿出20.5亿日元“购买”钓鱼岛,以实现对钓鱼岛“平稳且安定的管理”。11日上午11时左右,日政府正式与栗原家族在合同上签字,标志着日政府的“国有化”方针正式生效。
    
    另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在11日上午的记者会上就“国有化”方针称:“‘购岛’并实施‘国有化’方针意味着日本中央政府将所有权从私人手中收回,是对确保岛屿成为‘日本领土’一部分的必要手段,这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不应当产生任何问题。”他同时表示,“日方绝不希望此举影响到中日关系大局。日本希望获得中方的理解,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和不测事态非常重要”,“日本政府会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详细告知日方的态度和意见”。
    
    与日本对钓鱼岛“国有化”遥相呼应的是,2012年4月10日,12艘中国渔船在中国黄岩岛潟湖内正常作业时,被一艘菲律宾军舰干扰,菲军舰一度企图抓扣被其堵在潟湖内的中国渔民,所幸被赶来的中国两艘海监船阻止。随后,中国渔政310船赶往事发地黄岩岛海域维权,菲方亦派多艘舰船增援,双方持续对峙多日。中方为表达善意,将两艘渔政船于当月22日下午撤离黄岩岛附近海域,并表示愿通过友好外交磋商解决黄岩岛事件。
    
    9月12日,菲律宾政府发布由总统阿基诺三世5日签署的第29号行政命令,将包括中国南海部分水域在内的菲律宾群岛以西海域命名为“西菲律宾海”。这项行政命令称,菲律宾群岛以西海域,即菲称“吕宋海”(即中国南海部分水域)及其周边海域,将自发布之日起正式被命名为“西菲律宾海”,其中包括“卡拉延群岛”(即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和马辛洛克浅滩(即中国黄岩岛)附近海域。该行政命令要求菲律宾国家测绘和资源信息管理局制作和出版反映“西菲律宾海”的表格和地图,要求菲外交部向联合国等有关国际机构通报这一所谓正式地理名称,并下令所有菲政府机关、学校在今后的文件、课本及国内外往来信件中必须使用“西菲律宾海”的名称。

三、为什么中国海域领土之争会激化?
    
    既然钓鱼岛、黄岩岛及其周边海域的主权纷争由来已久,且中国多年来奉行“搁置争议,共同发展”方针,那么今天怎么纷争又会急剧升温?日本对钓鱼岛“国有化”与菲律宾对黄岩岛重新命名事件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到来?在今年这个时候钓鱼岛、黄岩岛纷争激化,难道仅仅是巧合?是什么在推动着这种纷争的升级?等等问题,显然值得深思。
    
    就纷争方的日本与菲律宾而言,两国加强了对资源的占有行动与已经不愿意在“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框架下拖延主权归属的态度极为明显。而促成日菲采取这种行动的原因,有他们内部民族与国家的主权欲望与战略需求,同时,另一方面,中国近年来逐步放开对钓鱼岛、黄岩岛纷争的舆论,使民众日益看到纷争的情况,激发起国内民众捍卫主权的激情,进而国内不断涌现伸张钓黄两岛主权的游行,让日菲两国看到钓黄两岛主权危机的加深,从而倒逼他们急切宣示主权。
    
    中国民间对钓黄两岛主权的强烈呼求,无疑加深了日菲对钓黄两岛的危机感,从一定程度促使日菲两国加快对钓黄两岛主权宣示的步伐。而日菲选择在今年九月这个时间公然对争议已久的钓黄两岛主权宣示,显然与中国权力交接有关。表面来看,日菲企望在中国权力新老交替而无暇他顾之际,对钓黄两岛实现主权拥有。
    
    就中国而言,随着国力加强,信息技术发展,钓黄两岛主权争议搁置日益困难,于是逐步向国民公开争议。中国统治集团对于钓黄两岛争议公开而刺激出的民族爱国情绪,进而推进民族主义登台,显然应有足够的预见,而选择在最近一两年来将钓黄主权之争摆上台面,不能不让人猜想其用意之深远。

四、钓黄两岛主权之争对中国政局走势的影响
    
    随着钓黄两岛主权之争的激化,中国民族主义“闪亮”登场,上世纪“救亡压倒改良”的旧剧正被重新开演。虽然两剧情节有别,但中止中华民族向现代法治民主宪政和平转型的脚步的实质将是一样的。
    
    钓、黄两岛主权之争会为中国权力集团中的强硬派提供起存在、发展与壮大的充足理据,会使强化权力统治,压缩民间空间,实现政府集权,在服务国家主权的宏大目标下名正言顺地推展。在此情况下,社会向现代民主转型的变革努力将被搁置。这种激化的主权争端对中国当下政局中强硬派的援手与对改革派的狙击是显而易见的。
    
    从种种迹象来看,中国近期与周边国家发生的领土纷争不是简单的主权归属之争,而是一场意在深刻影响中国历史走向、左右时下中国局势的外在努力!这种从菲律宾到日本的主权敲索,是如此有力地为中国统治集团中专制顽固势力的存在、延续与强化提供着援助。它通过领土纷争来强烈激发久藏于这个历史上深受蹂躏民族的爱国情绪,将民族主义祭上高坛,进而诱导其向军国主义飚升,从而将民族向现代文明转型的脚步阻止,使业已形成全社会基本共识的中国政治革新被无期限搁置。这才是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的大事!也很可能是这次主权争执升级的深层原由。
    
    当此时刻,中国前进的正途应该是对外维护领土主权,对内厉行以宪政民主为目标导向的政治改革。唯有指向宪政民主法治人权的政治改革才能保国家长治久安,促社会持续发展,聚民气顺民心凝民力,为捍卫国家主权提供起真正强大稳固的后盾。而如果以主权问题来搁置政治革新,那就是舍本逐末,转移焦点,错失历史发展机遇,遗祸子孙,最终必将内患无穷而外忧难解。对此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19516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政改不能是官方的自娱/王德邦
·重振民气、收拾民心/王德邦
·制造“敌人”的时代/王德邦
·王德邦:警惕权力的增容本性
·王德邦:从中国东部与西部地区民情比较看社会发展模式
·王德邦:人类处理矛盾方式的历史演进——胡子时代、刀子时代、桌子时代
·王德邦:“六四”二十一年后谈是非
·王德邦:厚德载物 泽被后世——朱老厚泽先生千古!
·王德邦:中国法治意欲何往?——就唐吉田、刘巍两律师面临吊销执业证的言说
·王德邦:绝地反击的通钢工人
·王德邦:上帝给了这遍土地以明示-又见台湾大选的感言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王德邦:谎言对真相的恐惧--就胡佳先生被拘的言说
·王德邦:对"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原则重申
·王德邦:警惕“土地经营权入股”名义下的又一轮集权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王德邦:从中共十七大前的主义之争看中国社会转型的目标与路径
·王德邦:政改“成就论”就是“不改论”
·王德邦:中国“平权运动”初探
·王德邦:面对“六四”,我们必须交出满意的答卷!
·王德邦:也论“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王德邦: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如何鉴别垄断权力与专制政权
·王德邦:冷血——半个多世纪来的必然景观
·王德邦:“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征战
·维权人士王德邦要求北京市局归还被非法扣留的私人财物(图)
·“维权网”信息员王德邦就广西“王兵荣选举案”采访选举专家姚立法
·北京维权人士王德邦感谢各界关注
·维权网记者、维权人士王德邦被传讯
·王德邦先生已经回家!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北京市国保带往周口店派出所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