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络监政浪潮让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郭永丰
    

    ●自互联网诞生以后,尤其随着网络资讯业的日渐发达与畅通无阻,网络监政浪潮让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中共统治集团想尽一切办法花费高昂代价阻拦对其有负面影响的信息,但基本都是徒劳的。因为,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提升,公民的智商在遭遇挫折时的突飞猛进的增长,中共统治集团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有效阻止真相的迅速传播,以及公民意识大面积的觉醒。所谓魔高一丈道高八尺,此时才真正得到了应验。

一、没有互联网就没有日益活跃的公民力量的兴起
    
    自2012年以来,九个月的时间里,从乌坎事件圆满结束,两会开始后的王立军与薄熙来事件的发生,李庄冤案的热炒,公民组团或单个看望陈光诚以及助其成功脱逃,随后所出现的四川什邡,江苏启东大规模的群众抗议行动,等等,可以说,如果没有互联网,尤其没有互联网里的微薄、各类聊天群和翻墙软件,就绝不会有那么多人知晓这许多事件的发生。政府所控制的电视、报纸以及网络媒体,为了自圆其说,应付汹涌澎湃的民意质疑,就绝不可能不得不正面报道薄王事件及其它,虽然报道远远不够深入、详尽、全面,仅仅点拨了一下,这实际也向人民佐证了这类事件的确实发生,而让即便不用互联网的人,也多少知晓了一些事件的影子,这固然对中共执政的诚信,有着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假若没有互联网,中共还需要在自己所控制的媒体正面报道这类事件吗?绝不可能。因此,这网络民意自发自觉监政的浪潮,即便被重重封锁、打压、屏蔽、过滤,但总止不住这类事件的迅速传播。官员贪腐、淫乱、强奸幼女、携款外逃、戴名表笑脸视察车祸现场,以及豆腐渣桥梁坍塌,认干爹事件,等等等等,应有尽有,且具体、详尽、确实,极具吸引民众眼球。尤其很多血腥图片,对一向纯朴、善良、正义的人们的刺激,可以说真正达到触目惊心,振聋发聩的地步。很多人本来被党文化洗脑而完全麻木了,但看到这类图文并茂的报道,不能不有所动心,尤其看到众多人仗义执言,勇敢批评政府,且言辞激烈,很多人也自然而然地加入到了这样一种队伍。
    
    这就正如前些年,很多人上网一开始主要找异性聊天,寻找刺激,后来就转向了写博客抒发情怀,记录自己心情和家庭生活的点滴,再后来,就开始关心社会问题了。而微薄、各类聊天群、翻墙软件恰好就帮了这些人的忙。长期以来,由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原因,让这些人从相互熟悉,并走到网下见面认识,尤其是大面积的同城网友见面聊天等等。如同埃及的民主运动一样,中国的互联网,实际也正在主导并扮演着这样一种角色,未来中国民主化的转型,互联网的功劳将是最大的。

二、经济全球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先导
    
    中国加入世贸,把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紧密绑在一起,这应是中国迈上全球化发展轨道最大的一步。自此之后,中国经济,未必就只是中国的,而是世界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这世界经济,也未必只是中国之外的,而是中国经济的命门。假若有一天中国经济脱离全球经济,中国经济立马崩溃,且死得极凄惨。因此,这种紧密捆绑模式,只会越来越强,绝不会有所松懈。即便因为经济的原因,导致中共一党专制结束,中共的那些权贵们也绝不可能狗急跳墙到,让中国完全脱离世界经济发展的轨道,而重新关起门来发展小农经济,自给自足,安享当皇帝的美梦。
    
    既然在经济领域内中国绝不可能脱离全球化,在其它各种领域内,就更不可能完全脱离出来,比如政治、思想、文化、宗教等领域内的全面全球化。很明显,今日中国,除了政治体制以外,无论在什么方面都基本全球化了。由于政治被极少数权贵完全垄断着,这些人与生俱来所带有的浓厚封建残渣和余孽思想的严重作祟,这些人也继承前任,认贼作父而与流氓为伍,共同狼狈为奸,坑害着十四亿人民及其子孙无穷尽的。
    
    比如在管理国家统治人民时,这些人只会为了维护一党之私,切实保护所有官僚权贵们的非法所得以及穷奢极侈的淫逸生活,他们就可以利用国家公器,对人民实行强权蒙蔽,愚昧欺骗和暴力威慑等倒行逆施的招术。也正因为这样的缘故,才致使绝大多数人民奴性十足,而愚昧无知,暴民思想很严重。统治集团的愚昧保守和顽固不化,这应是导致中国社会显失公平正义,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穷者恒穷,富者愈富,财富被极少数人瓜分和垄断的罪恶根源,同时也是导致整个社会道德沦丧,没有底线,完全丛林法则生活的罪恶源头。

三、互联网是破解言禁和报禁的利剑
    
    党管一切,权大于法,个人意志凌驾于国法之上,这是一党专制最致命的弱点。所谓党指挥枪,实际就是将权力全部集中到党委书记手里,让党委书记如历朝历代皇帝一样颐指气使,肆意淫威。这实质就是继承翻版封建传统的残渣余孽,根本不是所谓的中华优良传统和美德。所以,中共在统治人民时,必然只有采取完全垄断方式,把一切权力都独揽到党委书记及其所属的所谓党组织里,然后狐假虎威,肆意妄为。所以,直到现在,中共对于整个国家和人民的统治方式,依然只能是谎言加暴力。为了维护谎言,完全实行党禁和报禁,绝不允许任何党组织之外的任何组织或团体独立成立并无限发展壮大起来,绝不允许任何媒介不通过党组织的审查就面向社会公开传播任何消息。即便自己所制定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各项自由权利,也被剥夺得干干净净。
    
    可自互联网诞生以后,尤其随着网络资讯业的日渐发达与畅通无阻,中共也想尽了一切办法并花费高昂代价来阻拦对其有负面影响的信息,但基本都是徒劳的。因为,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提升,公民的智商在遭遇挫折时的突飞猛进的增长,中共政府更不可能有任何办法可以有效阻止真相的迅速传播,以及公民意识大面积的觉醒。所谓魔高一丈道高八尺,此时才真正得到了应验。
    
    而要彻底解决此类问题,除非,中共政府断掉互联网与世界的联系,只在中国大陆内部建立一个局域网。难怪胡锦涛在上任伊始前往朝鲜访问时,就非常羡慕朝鲜没有互联网和商业贸易的非常闭关自守的传统统治模式。固然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即便是三岁小儿当上皇帝,也会高枕无忧,优哉游哉的。可是在中国,却是完全开放的,他的在非常清静的环境里安安稳稳做一个逍遥皇帝的美梦只能完全轮空。
    
    因为,经济的全球化,中国与世界的贸易,人们通过互联网沟通交流,传播所有商业信息,签订所有商业合约,等等,极为便捷快速,且节约高昂成本和劳力。而商业,这是中共执政中国以来,在近三十多年来,唯一向人民交代得起的答卷。为了一党之私,那些仅仅属于官僚权贵们既得的利益和穷奢极侈的淫逸生活,中共怎能轻易放弃互联网与世界的链接,而让中国经济彻底崩溃呢?固然,中国经济崩溃,中共的这些官僚权贵们,还会继续那么安逸享乐过优哉游哉的日子吗?恐怕早被汹涌澎湃的人民浪潮剥光了皮,就像江苏启东事件剥光那位还算开明的市委书记的衣服一样。甚至有可能就像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一样,连命也都保不住了。
    
    因此,中共只能默认互联网的存在,不得不容忍越来越多网民参与到对公然耍流氓的政府及其官僚权贵们的彻底清算的颠覆活动中。由此可知,其实互联网才是破解中共报禁的一把利剑,并且还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

四、互联网是中国民主化最给力的推动器
    
    埃及民主运动的爆发,是由于人民从互联网相互认识开始,逐步走向相约在网下的见面,而形成广泛的民意洪流和基石。才会有勇敢者尝试并号召集体散步,或站街,举国公民同时起来共同参与抗争的极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才真正爆发了。结果,埃及专制政府就在这种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中,通过人民群众频繁密集的不断抗争,开展各种各样运动和斗争模式,被彻底瓦解了。
    
    很明显,作为今日的中共,何尝不正是走着埃及的民主化道路,通过网络启蒙积累力量,并逐步走下网络相互认识见面。如果一个城市,当相互见面的人数达到成千上万时,在同一共识引导下,这种运动的爆发,也是轻而易举水到渠成的。
    
    因此可以说,互联网是中国民主化最给力的推动器,其成效越来越显著。因为利用互联网太便捷省力,还非常节约成本,这就正如笔者前些年发起中华民主先进者大联盟,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们的资料一下子可以传播给很多人;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们可以开个聊天群在网上随时随地讨论相关事宜;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们可以长期交换信息并取得相互的信任,等等等等。只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缘故,我在公司倒闭之后,又沦为一无所有之际,只是交纳少量的网络费,就可以发起一个拥有十几个省的成员共同参与的大联盟起来。在当时,如果没有国家安全局的及时抓捕,如果再让我们那样发展两三年,我不知道我们还会干出多少“冒失”的事情出来的。毕竟在那时,由于刚了解民主不久,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还很严重,说不定我们也会成为祸国殃民的元凶。
    
    直到今日,虽然由于中共的严密控制和残酷打压,各种组织运动基本都全部失败了。但这却使人们越来越走向了理性、温和与依法,即完全依照中共现行法律推动更成熟的民主了。比如公民维权的兴起,独立参选的热炒,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发起,公民联盟的实际运作,各种文化衫的穿起,新公民运动的倡导与实践,女权运动,艾滋病及其弱势群体的关注,公民培训等等,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有组织还是无组织的,被动还是自发的,这种无处不在的公民行动,通过切身体验,不断总结斗争的经验、教训和成果,等等,一定都是公民力量加速成倍增长的便捷途径。

五、由于做贼心虚,终究纸包不住火,使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
    
    否则,国保在找笔者时就不会公然要求说,深圳的腐败不能反,深圳的维权不能参与,党和国家领导人不能批评,等等等等。因为这类活动,即便通过网络媒介发出来,而且还完全封锁了,只能用翻墙软件才能看到,但由于翻墙的人太多,实际对这些贪污腐败,搞不正之风,到处吃拿卡要,坑蒙拐骗人民的官员形成了极大的威胁和挑战。譬如王立军事件,如果没有在博讯网站首先热炒起来,薄熙来会垮台吗?
    
    作为中共政治局的委员,地方的一个大员,如果没有这种事件的发生,甚至可以攀到权力之巅的。可即便是这类大员,仅仅在被完全封锁的网络上热炒,在狭小的微薄及各种聊天群里传播,就可以轻易掀翻下来。那么,还有什么通过互联网的监督与热炒,不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问题的呢?
    
    毕竟网络传播的都是真相和事实,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任何检验的。否则,再多么盛极一时的谣言,谣言终归是谣言,经不起任何敲打与实践检验的,一般不需要很多人的拷问,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那些炒作谣言的人,放任其炒作下去,一般没几天,就会由于实在不能自圆其说了,而自动偃旗息鼓、息事宁人,彻底完全熄灭的。那么,这种板上钉钉的铁的事实,虽然中共也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媒体,经常故意歪曲或辟谣一下的,可真正辟谣成功的有几个?一般都不了了之了。因为事实终归是事实,谁也否认不了,也根本无法否认。网络人肉搜索,能够把潜水极深的事实和真相一览无余地打捞出来,由此可知,人心向善趋正义,勇揭真相的热情和信心究竟有多大。也许就是亲历某真相和事实的人,由于沉不住气,最终还是将真相主动完全曝光了。
    
    所以,一旦中共内部或社会发生某种特大型事件,中共的那些掌鸵者们,一定都是惊弓之鸟,必然会惊慌失措,而顾此失彼,彻夜难眠的。比如薄熙来与王立军事件对中共高官的强烈冲击究竟有多大,笔者猜想,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周永康等人一定为此都是很多个夜晚没有睡好一个葫芦觉的。最多,可能在脑白金的帮助下少许安稳了一下。可在毛泽东时代却没有这种好东西,以致老毛在临死时,据说所吃安眠药,可以杀死十二个特别健壮的正常人。看来,做这独裁专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确实是日理万机,虽然很荣耀,却极难有真正的安逸日子过。
    
    2012年9月7日于深圳贫民窟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919216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永丰:中共最高领导人应由竞选产生——给中共十八大建言
·维稳是一场针对人民的战争/郭永丰
·政府要透明,莫过于开放党禁和报禁/郭永丰
·郭永丰:中国公民运动方略浅谈
·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郭永丰
·中共政权只会开动国家机器砍人头维稳/郭永丰
·被精神病的贺伟华先生,你没被李旺阳吧?/郭永丰
·习近平vs李克强,首开民主先河/郭永丰
·郭永丰: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
·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郭永丰
·郭永丰:抗拒民主化潮流令中共合法性动摇
·郭永丰:中共权贵颠覆了社会主义新中国
·郭永丰:习近平维系党专只能做垂死挣扎!
·郭永丰:捍卫人治传统依然是党国大事
·郭永丰:胡锦涛仰望过华盛顿吗?
·郭永丰:我之革命观
·郭永丰:民主正加速向中国驶来
·马英九VS习近平,中国民主立马实现/郭永丰
·郭永丰:马英九,您太伟大了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郭永丰正在补办的身份证被人领走了
·深圳国保逼迫郭永丰离开 太原邓太清被阻出门一整天
·深圳国保又开始迫郭永丰家搬迁了
·郭永丰:我不自杀,被自杀被他杀都有可能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郭永丰:让监政猎猎大旗在全国各地无处不高扬!(附视频)
·郭永丰沉痛哀悼方励之先生!
·郭永丰:发起支持温家宝政改签名活动后的遭遇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郭永丰:山雨欲来风满楼,乌坎血洗时日急?
·被死亡威胁着的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郭永丰自编自唱的歌曲
·郭永丰再遭深圳警方劳教威胁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二)
·公民监政会筹办人郭永丰被劳教两年:他唱的歌曲
·郭永丰牢狱之歌之一(致中共十八大及胡锦涛和习近平)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