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美国需要向世界帝国转变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1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1年8月16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怀特(Hugh White)在《悉尼先驱晨报》发表文章说,多年来我们被告知说,不要害怕中国变强,因为美国仍然是强国。澳大利亚的总理吉拉德6个月前就曾在美国国会说过,“美国无所不能”。但现在大家已经惊呆了,因为中国崛起的同时,美国在加速沉沦。中、美两强的力量平衡正更快、更危险地被打破。首先,美国经济过去几十年来面貌大变。其中最重大的变化是制造业衰落。创造大量高收入工作职位的制造业,曾经是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基础。30年前,2000万美国人在制造业工作;今天只剩下1200万人,而且以平均每月5万人的速度递减。最主要的原因是无法和中国制造业竞争。
    

    美国制造业的地位,正被新兴的“知识”产业取代。但知识产业并不能创造大量待遇优厚的工作职位,其高薪职位只能提供给少数人。结果导致美国经济第二大长期变化──美国人的平均收入过去30年来停滞不前。这和澳大利亚30年来平均收入稳步上升,形成鲜明对比。此外,知识产业产品的价值难以捉摸,就连华尔街的银行家也说不清楚,过去二、三十年知识产业为美国经济贡献了多少价值。相比之下,当年底特律汽车制造业的价值一目了然。
    
    这就带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如美国后工业化时代的知识产业型经济,足以支持美国的全球实力吗?知识产业能创造数以百万计收入丰厚的工作职位,填补传统制造业失去的职位吗?美国能够在不重建制造业的前提下,继续保持高工资的经济吗?还有,美国在面临中国竞争的情况下,如何重建制造业?
    
    美国作为商品和创意相对开放的市场,重建制造业的唯一道路,就是压低美国的工资,使其和上升的中国工资有得一比。但这种措施能否生效,变数极多。美国政治就是一大干扰因素。过去几十年来,治理美国越来越难。因为政治无处不在,又无处不是涉及财富分配的第一要务。在财富多到足够分配时,作政治抉择想对容易。现在可供分配的财富相对较少,作政治抉择变得越来越困难,政治恶斗也激烈起来。
    
    在债务飙升的形势之下,美国政府和人民,都企图通过继续借债来回避作出政治抉择。其次,美国政治形成两极化,选民却难以决定,选什么样的人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第三,人民更易受那些花言巧语的政客左右,这些人让选民相信,作出艰难抉择的时刻尚未到来。美国人相信小布什的大话,认为美国能够在入侵伊拉克的同时减税。美国人把奥巴马“我们能够做到”的骗人鬼话,当做对人民的承诺,以为还不需要作出艰难抉择。现在,许多美国人似乎又相信茶党,认为减税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今后几十年,美国仍将保持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仍然具有左右世界事务,为美国人提供良好生活条件的能力。但是,美国今天面临着19世纪南北战争以来最艰难的抉择──如何振兴经济,善用各方面的力量。目前美国的政治制度似乎无力作出抉择,澳大利亚人因此为之担心,因为澳大利亚人需要一个强大的、治理良好的美国。
    
    澳大利亚人看到了“美国今天面临着19世纪南北战争以来最艰难的抉择──如何振兴经济,善用各方面的力量。”
    
    那么我们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
    
    在美国的两大党(共和党与民主党)中,一般认为共和党是比较保守的,民主党是比较开放的,。共和党的“大社会小政府”当然是好,但实际上却是把美国束缚在传统的主权国家的框架以内。束缚在传统的主权国家未必不好,但结果却是被动挨打、日益萎缩,无法向前走入世界国家。实际上,能够领导美国走向世界国家的,恰好是民主党。
    
    “美利坚共和党合众国”与“美利坚民主党帝国”:这就是美国未来的方向选择。萎缩的“合众国”只有被人吃掉,而扩张的“帝国”才能吃掉别人。
    
    从“平定主权国家──创立全球政府”的角度看,如果布什政府开始推行的“右翼政变”真的是的中产阶级破产了,那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头,是美国这个唯一霸权正在进入其角色的尝试──类似于进行某种“从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的转变”。这一转变也许令许多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但不如此,美国这个主权国家就无法完成向着全球政府的职能转变。
    
    那么,美国的这一转变是否违背民主原则呢?
    
    并不见得。
    
    我记得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类比法,就其绽露了历史的有机结构而言,对历史思考本是一件幸事。类比的技巧,由于在发展中受到了一种综合观念的影响,本应导出必然的结论和逻辑的定论。但是,迄今为止,人们对类比的理解和运用却使其变成了一种祸害,因为它使历史学家只知顺应自己的趣味,而没有严肃地认识到,他们首要的和最艰巨的任务是关心历史及其类比的象征主义,结果,历史的问题甚至至今还没有获得理解,更别说获得解决了。这些类比在许多时候只是表皮的(例如把恺撒称作官办报纸的创始人),有些类比甚至比表皮更糟(例如给古典时代的不仅极端复杂而且我们全然陌生的现象加上种种现代的标签,如社会主义、印象主义、资本主义、僧侣主义等),有时甚至荒诞到了歪曲的程度──雅各宾俱乐部把布鲁图斯(Brutus)视作他们的偶像就是明证,这个巧取豪夺的百万富翁曾以寡头政治理论为借口,在贵族元老院的同意之下,谋杀了那位民主人物。”(见该书第一卷《第一章导言》之二)
    
    这里所说的“民主人物”,就是古罗马著名的首任独裁者凯撒大帝。用现代的民族主义观点看,也可以说凯撒就是民众领袖。而且确实,他的侄子屋大维后来也是通过群众的拥戴而转败为胜的。
    
    这样一来,“美利坚帝国”的出现,非常类似历史上出现过的“罗马帝国”。
    
    美国需要向世界帝国转变吗?当然。
    
    不然,美国就会成为世界帝国的食物。
    
    向世界帝国转化,需要作出相应的改变。
    
    如果参考一下古代秦国向世界帝国转变的做法,也许会有启发:《商君书》有《弱民》一篇,开篇就指出“民弱国强,国强民弱”的现象,强调“有道之国,务在弱民”的解决方案。《商君书》认为,一个国家的政策,如果树立了人民所憎恶的东西,人民就弱;政策树立了人民所喜欢的东西,人民就强。人民弱,国家就强;人民强,国家就弱。人民所喜欢的当然是人民强了;但如果人民强了,而政策又使他们更强,结果国家的兵力就弱而又弱了。人民所喜欢的是人民强;如果人民强了,而政策又使他们转弱,结果,国家的兵力就强而又强了。所以实行强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弱而又弱,国家反而会削弱;如果实行弱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强而又强,就能成就王业。用强民的政策治理强民和弱民,强民会依然存在;用弱民的政策攻治弱民和强民,强民就会消灭。强民存在,国家就弱;强民消灭,就能成就王业。可见,用强民政策统治强民,国家就会削弱;用弱民政策统治强民,就能成就王业。”
    
    “民”被区分为“强民”和“弱民”。在《商君书》看来,要成就王业,就要消灭或者压制“强民”;而实行“弱民”政策,就能“成就王业”:秦国的成功,就是遵循了这一原则;秦朝的失败,也是因为这一政策执行得过了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407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全世界的富人联合起来
·谢选骏:中共会在日本“购钓鱼岛”行动前临阵退缩
·谢选骏:美国开始“共和国向帝国”的转型
·谢选骏:北京政权为何邪恶的谜底
·谢选骏:中国的佛教为什么衰落?
·谢选骏:日本作为中国的属国并不遥远
·谢选骏:黄种人能单独和白种人作战吗?
·谢选骏:毛泽东为什么不敢收复失地?
·谢选骏:朝鲜、越南、日本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谢选骏:枪杆子里面出银行——从毛泽东到周克华
·谢选骏:太子党原理解密
·谢选骏:科举制与佛教
·谢选骏:共产党专政是第三中国崛起的魔鬼训练
·谢选骏:亚洲民主化是美军占领的结果
·谢选骏:“两岸一国”与“第三中国”
·谢选骏: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谢选骏:多数选民反对美国社会主义化
·谢选骏:废除两国论,建第三中国
·谢选骏:菲律宾越南为何积极反华?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