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保钓的弔詭/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7日 转载)
     正當香港市民反對一黨專政獨裁政權的國民洗腦教育如火如荼展開,並且準備深入發展的時候,突然橫裡殺出“保釣”,轉移了民眾的視線。而帶頭保釣者,也是反對國民教育的某些泛民人士,其中的弔詭也就可想而知了。 泛民人士保釣的弔詭

    中共所推行的國民教育,就是以“愛國”來為民眾洗腦,由於中共的黨國不分,“愛國”就是“愛黨”的代名詞。中共的洗腦教育,又豈止是開設國民教育課,而是無時無刻,在各個領域裡貫徹,包括利用它掌控的公權力,以及不同程度滲透的媒體。例如每到立法會選舉前夕,必然有中國的航天人員、奧運得主來香港訪問,煽動香港人的愛國情懷與身為中國人的自豪感。而“保釣”,也正是它的重要洗腦工程之一,由於它有幾十年的歷史,中共可謂收放自如了。

     因為要拉攏日本與中國建交,以及答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在客觀上幫助中共奪取政權,所以中共過去對保釣採取打壓立場。六四以後,為了擺脫外交孤立,甚至邀請天皇訪問中國,當時以尊重日本人民的感情為名,打壓中國與香港的保釣運動。 (博讯 boxun.com)


    後來中國“崛起”,為了擴張勢力,向全球推展獨裁專制的價值觀,民主日本成為要突破第一島鏈的首個防堵阻力,於是利用中國人與日本人的歷史恩怨,讓“保釣”為我所用。此時再繼續保釣,而且隨中共的需要而收放,難免就淪為中共的工具了。尤其是中國的社會矛盾日甚一日,什麼“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等等都無從解決,最後一招還是煽動民族主義,雖則這招也日益折舊,效果遞減。

    問題是中共的這個戰略轉變有些泛民人士還搞不清楚;捷克前總統、著名人權鬥士哈維爾在上世紀末提出的“人權高於主權”的理念他們也不甚了了,所以還是一本通書讀到老。即使一九九六年陳毓祥溺死在釣魚台海域,中共不理不睬而成為祭品,也沒有讓他們清醒。此外,有沒有無間道在起作用,也不可輕忽。 保釣船出海,北京特許

    至於把國旗插到釣魚台,也是不討好的事情。五星紅旗的血色,本來已經為人詬病,是踐踏人權與“國殤”的象徵,現在竟被他們當寶,豈不令人驚訝?而那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與五星紅旗擺在一起,刺激台灣人的敏感心理,因為中共正在宣傳“共軍國軍都是中國軍”,要國共合作處理南海與東海爭議,也就是要台灣與美國為敵,不要說綠營,就是馬英九也沒有這個膽。因此在台灣也是一片罵聲。馬英九放著台灣人鍾鼎邦被中共關押五十幾天不敢吱聲,卻立即要求日本趕快釋放香港保釣勇士,因而被台灣人質疑他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其實他的心態就是日本是民主國家不怕得罪,對中國則要戰戰兢兢、夾著尾巴做人嘛。

    以此來觀察香港這次的保釣,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八月十二日,香港的保釣船突然得以出海,連保釣人士也感到意外,因為他們連糧食都沒有充分準備。這不是新任特首梁振英“忽然愛國”,而是北京的特許,乃至策劃,因為誰都知道,依據基本法的規定,處理國防、外交事務的權力在中央,不在梁振英手裡。而在保釣人士在八月十五日被日本當局逮捕後,梁振英連夜召見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隈丸優次,要求日本政府盡快釋放所有香港居民和其他中國公民。這樣高調,顯然事先得到北京的授權。人們不妨回憶,當香港遊客在菲律賓被綁架做人質時,當時特首曾蔭權致電菲律賓總統,就被指責越權,因為那是外交事務。那時的救人,難道不是比現在緊急嗎?因為日本是民主國家,一定會依照法律程序來處置保釣人士,而不會像菲律賓那樣發生人命事故。

    幾十艘日本艦艇擋不住一條陳舊的保釣船,而讓他們“成功”登陸?明明是日本政府故意讓他們登陸而便於拘捕,也不會危及生命安全,顯示日本對釣魚台的實際控制權。香港媒體卻吹捧他們為“勇士”,意圖為香港市民樹立愛國樣板,尤其是在“反中亂港”的泛民中樹立愛國樣板。所幸,香港的多數市民頭腦清醒,沒有被這股歪風吹昏了頭。

     媒體煽情,民粹沒有得逞

    還有一種“陰謀論”說,中日兩國政府其實已經取得彼此的諒解,讓民眾保釣,一消心中怨氣;而兩國政府也假裝彼此“嚴正抗議”,但是在政府層面上,絕對不做傷害彼此穩定的事情,因此日本很快送還保釣人士,中國的反日遊行也會很快消失無形,至於真正愛國而砸掉自己的日本商品者,只能經一事,長一智,怪自己太幼稚,今後要牢牢樹立愛錢高於愛國的觀念,向黨學習。

    還是要稱讚香港人了不起,經受了這次的保釣風浪。有人統計,在八月十八日蘋果日報頭條“勇士凱旋”報道保釣事件的一百三十三條讀者跟貼中,彈與讚的比例是九比一。八月二十日這天的頭條“中央軟弱 怒火焚二十八市”的跟貼中,有一位讀者是這樣說的:“蘋果日報一連五日報道非香港事務,睇到香港人想罷睇!你地重算唔算香港報紙?”這位讀者還說:“全國反日唔關我事,登島有損港日情誼。無論商貿往來、人文交往,港日關係一直良好,今時今日,大部份香港人絕不支持登島!你重報黎做乜?”

    但也有讀者緩頰說:“蘋果日日煲釣岛,目的有一个,因知道中共不會出手,時機成熟時,一个反手回馬槍狂插中共。”這倒是有“洞悉一切”的眼光。一方面是煽情報道保釣,另一方面在評論中又不表示認同,討好兩方面的讀者,不愧是英明的“市場機制”。

    八月十九日全國有二十八個城市出來保釣,人數最多的是深圳與廣州,大約各有千人參加,深圳還出現暴力事件。相信因為這兩個城市接近香港,資訊比較流通,容易受到香港媒體的民粹宣傳。但是香港自己,天可憐見,只有幾百人出來遊行保釣,因為主辦者是中共外圍組織的工聯會,這個在香港有九十年歷史、又有頗高民望的團體,竟然只能動員到幾百人,也可見保釣在香港市場的萎縮,絕大多數香港人不為所動。

    二十年前香港反對日皇訪問中國的社會運動,海內外的保釣人士被列為中國的“不穩定因素”而加以監控,如今“人民日報”所宣佈的“新黑五類”是“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群體”,保釣人士已被剔除在外。除非這次能掀起大浪,否則還不至於“恢復名譽”。

     香港核心價值堅定不移

    九月九日,香港將進行新一屆立法會議員的選舉投票,保釣勇士中有一位曾健成(阿牛)參與選舉,目前的民調情況,沒有因為保釣而有明顯提升,但是最後還是要看他的得票情況。而參選的議員候選人中,拿保釣做文章的也很少,想來他們也很了解香港人的務實心態。現在輿論要求梁振英在保釣船回港之時前去迎接,以示對保釣的真心支持,但是他還沒有答應,可能要等到北京的指示。但是不論如何,這次梁振英成功的促使焦點轉移,讓中國人再次受到民族主義的洗腦教育,不去關注同時舉行的審判薄谷開來案件,必然會得到中央的獎賞。香港人希望梁振英早日下台,以解香港之憂,但是經保釣一役,相信梁振英的地位是更穩固了。

    但是最令人欣慰的,是“學民思潮”那批反對國民教育的青少年主將,沒有被這個惡浪吹昏方向,他們還是一直堅定的做他們的事情。只是原來教協說可能會發動罷課、罷教,後來沒有聲息了,大概是在做得失的評估吧?相信保釣話題在香港很快會轉回來,到底,香港的核心價值比保釣更為多數香港人所關心。《爭鳴》月刊 2012年9月號(發表時有刪節)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站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http://redchina.ning.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818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中共从保钓爱国到“保钓害国”
·保钓行动是中共军队的耻辱
·保钓不如保权/宋祖德 (图)
·登岛之后 “保钓”何去何从/陶短房
·保钓当局会拿出什么高招?拭目以待/汝儁
·爱国有罪保钓挨打,人民政府怕抗日?
·香港特区政府胆敢刁难保钓/林保华
·支持或压制民间保钓都是中国政府耻辱/高洪明
·事件升级 日本巡逻舰夹击中国保钓船(图)
·中共为何打压民间保钓?
·由建寺,烧经到保钓/李德成
·政府应停止禁止民间保钓行动/冯锦华
·冯锦华:“保钓”,说到倭寇气不平!
·朱仕强:国共联手合作 成功「法理保钓」
·保钓,還保甚麼釣?/吳志森
·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呼吁:两岸联合保钓共御外侮
·政府和民间的保钓组织问题探讨
·北美洲保钓联合会: 中共对日卖国真相
·朱永德:民间保钓与索赔运动之由来
·日中新闻社社长就“保钓害国”论致歉
·保钓是转移薄谷焦点的好戏 为保18大平稳过渡
·一言堂本性难改 陆网站撤反保钓文章
·保钓风潮促使美国暧昧变明朗 政府首度承认钓岛采日语读音
·14保钓人士日前登钓岛 陆籍方晓松成唯一英雄
·党报日本伙伴批保钓害国引公愤 (图)
·谴责民间保钓“胡来” 北京言行实属不智
·保钓人士驳斥“保钓害国论”
·保钓人士:偷袭日本大使座车太莽撞
·中共党报驻日社长称保钓害国引热议
·在北京的访民“保钓”真相
·人民日报社驻日本分社社长:保钓人士登钓鱼岛是害国
·保钓若开战 港媒:共军将三夺
·中国人如何保钓:抵制日货先抵制蠢货 (图)
·河北河南保钓抗议再起 (图)
·亲北京政团 发起保钓签名行动
·视频和组图:成都“保钓”大游行规模中国最大 (图)
·香港保钓串连全球 918大游行 (图)
·爱国须特批散步要奉旨 民间保钓也得看上头脸色
·张立昆:大陆保钓义士张立昆致公安部长的行政复议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