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中国变天亟需日本帮助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4日 来稿)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综观中国近代史,日本对中国历史变化的贡献莫不大焉。
     (博讯 boxun.com)

    清朝未年,两次鸦片战争,天朝威严尚不能丢尽,中日甲午海战一阵炮轰,才使皇帝和太后梦转,痛感不改革要亡国了。大部分读书人也由此对清政权绝望,中国也由此被搬上宴席,等待世界诸强宰割。所以今天若言日本侵华对清政权灭亡居功甚伟,并非天方夜谭也。
    
    二次世界大战,毛泽东逼蒋介石和国民党抗日,自己蛰居西北,休养生息,壮大力量,待日本一降,立即发动全面内战,争鹿中原。若非日本侵略中国,哪有毛泽东的百万军队,中国历史恐怕要改写了。所以今天若言日本侵华加速蒋政权的灭亡,为共产党毛泽东夺取中国居奇功一件也非耸人听闻也。
    
    史实可鉴,现在中国与日本的恩怨又到交叉路口,双方为钓鱼岛领土发生纠纷。如果一旦形成武装冲突,日本是不是又能谱写一曲使共产党像清蒋灭亡一样变天换地,政权迭代的历史篇章呢?
    
    此问题的答案对中国至关重要,因为近代中国的变天必须由外来刺激加温。当年如果不是日本紧紧相逼,清王朝至少还能苟延残喘几十年,同样道理,如果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毛泽东共产党能不能坐天下也不可定论,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由此推断,如果日中不能因钓鱼岛开战,中国共产政权还可以维持几十年呢?
    
    当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与中国社会变化的内部活力紧紧相连,我们不妨想一下,如果没有西方的大炮轰开中国的门户,如果这个地球上只有中国一国,中国有没有可能进入现代政治,科学,工业,商业体系?是不是中国现在还是浑浑噩噩地沉浸在自己的固定模式中改朝换代?
    
    我的认识偏向中国靠自己内力产生现代体系的可能很小。中国这个国家自走上封建帝制以来就是一个缺乏内变动力的国家,差不多所有的英才,文化,理论都兴致盎然地围绕在政权的起落兴亡之中,对其它的领域不屑一顾。
    
    中国政权的起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政变和造反。
    
    政变由统治者内部的争权夺利和利益分配产生。统观中国历史,中国人对于无能皇帝,怠工皇帝,病态皇帝的忍受力常常到了令人惊奇的程度。政变往往只有到了政权实在无法运作时才发生。
    
    同样中国人对于压迫的忍受也常常到了令人惊奇的程度,大规模的造反只有到了连年饥荒,地裂河干,饿殍遍野时才能发生。
    
    而当今中国的主要问题是贫富不均,贪污腐败,离上面造反和政变的标准尚有很大距离。中国人可以因为活不下去而造反,中国人可能很难因为不公平去造反。所以在当今条件下变天,需要像他们的祖宗一样用外力来刺激一下才有可能,而产生这个作用的最好力源当然就是中国人恨慕交缠的老冤家日本了。
    
    现在我们假定日本不辜负中国人期盼,赐予中国一个战争,情况会怎么变化呢?
    
    战争是两个国家军力,财力,人心, 外交和政治的综合和全面对抗,决无侥幸之理。中日若再次开战,情况将会全然不同清末和民国时代,已经不会再有当年国日诛死相拼,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悲壮,也不会再有国共陈兵百万,鹿角中原的壮烈了。
    
    经过共产党几十年努力改造后的这个中国庞然大物,立即会暴露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纸老虎。旁置其它理由暂且不谈,但就人心一条就够了。战争必须建立在信仰之上,希特勒发动战争是为了种族优选,毛泽东发动战争是为了解放穷人,以色列发动战争是为了生存的土地,不管所用理由对错与否,让大家信服就为有效,共产党至今最大的问题就是再也找不到一个能让大家信服的理由,让大家为它卖命。所有高尚的名义和词汇, 什么爱国啊,道德啊,雷锋啊,共产主义啊,都被他们用过骗过人,变成了臭哄哄的婊子,再也没有人相信了。到了战争一起,大家满腔热血不起来,谁去冲锋陷阵。其惨状应比当年国民党兵败要倍加凄凉,因为国民党尚有为它冲锋的战士,而将来的共产党战争面对的是无人冲锋,能采取的战术只能是将军队排成多排横队,每一个后队用枪瞄着前队,强迫冲锋。
    
    “你老婆二奶龟儿子龟孙子的一个个都领了外国护照,随时可跑,叫俺在这里当炮灰,所以老子何不借此良机,实现战场移民,去日本,bye!CHINA!” 在队里的炮灰大多会这样想。
    
    所以日本只要在战场设立一个移民登记所,中日战争顿即被和谐成移民登记。
    
    如果有一个共产党的首领也像当年项羽一样败落乌江,痛不欲生,摆渡的船夫会对他说,这就是你们的中宣部天天指鹿为马,以骗为乐的下场啊,人心丧尽了啊。不过共产党亡的时候,我怀疑连个为它自杀的项羽也找不到了,大家都在骗啊,谁玩真的!一个信错信仰的党可能还有可原谅之处, 还有忠魂为它送葬,可是当这个党堕落为除了贪污腐化和骗人一无所有的时候,贼和骗子怎么会有信徒呢?
    
    还可以想象,中日战争打起来,中国老百姓每天听到都会是胜利捷报,等到哪天电视台没有消息了,出门一看,街上已经都是膏药旗了。 老百姓如果愤怒地冲到电视台去一看,原来放的都是录音,龟孙子们早就逃到国外去了。
    
    这场战争虽然没有悬念,赢输不用打已定了。但是战争完了,中国会怎么样却是我们无法预言的。这百年来中国出了很多预言家,但是实际出来的中国总是与预言风马牛不相及。我们看到的总是与大家预言最多的社会最不相同的那一种,根据这个经验,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中国变天后出来的社会不管是个什么怪物,也不会是大家嚷得最起劲的民主社会。
    
    不过我们讨论了半天,是以中日发生战争的假定为基础的,实际情况是这场战争发生的可能是非常小的。
    
    首先日本方面虽然对于钓鱼岛的主权不会放弃,但是不会轻易与中国为此一战。
    
    不过不会发生战争的主要原因还不在日方,而在共方,因为上面我们谈的所有道理,共产党心里都清清楚楚,所以他们就是将钓鱼岛送给日本,也不会打这个仗。
    
    要想打这个仗,中国非要出新的毛泽东,用他逼蒋介石打日本,自己躲在后面壮大力量的办法去逼共产党,这个战争才有希望发生。当然毛泽东这套本领不是容易学得来的,但是最起码的也不应像现在的保钓勇士自己去冲滩,真正的勇士应该到共产党衙门前去逼共产党保钓。想想毛泽东和共产党当年要是都去冲日本人的滩,而不是冲蒋介石的滩,今天我们会有共产党的统治吗?
    
    问题恐怕在于冲共产党的滩就不像冲钓鱼岛那样有惊无险了,搞得不好,共产党恼羞成怒是要关押杀头的。
    
    也许我是替古人担忧了,保钓勇士可能正是明白了这个道理才去冲日本人滩的。 _(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52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汪
  •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 美国大学生指控「抖音」海外版窃取用户数据并传回中国
  •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 华人战胜了洋人
  • 葉子龍盜賣禮品楊尚昆挾嫌報仇
  •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陈泱潮11.3.如今的中共國正扮演敵基督角色,瘋狂打壓宗教信仰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 张杰博闻薄熙来并非败于王立军谁的结局比他更惨?
  • 谢选骏国家主权的逻辑
  • 曾节明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穿越精神的戈壁张弟兄/王姐妹:广传福音到永远
  • 谢选骏少数民族是块宝
  • 陈泱潮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 李芳敏144000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论坛最新文章:
  • 升级版航母新肯尼迪号试水 肯尼迪女儿摔瓶祈愿
  • 杨洁篪与蓬佩奥通电话 北京呼吁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 反退休制度改革: 黄背心加入抗议浪潮
  • “爱国”团体集会将选败怨气向记者发泄大公TVB未幸免
  • 惊说北京与梵蒂冈快建交了 台外交部否认
  • 澳门拒港美商会主席会长入境还要他们签“自愿不入境”书
  • 澳门回归20年成一国两制乖宝宝皆因当年葡国“无能管治”
  • 华为陷入舆论风暴
  • 惊传美国商会会长入澳门遭扣2时后驱离
  • 过半英人欢迎持英护照港人在英国生活
  • 华为有失民心后官方怪罪美国
  • 回击国际批评 中国官方发新疆反恐影片
  • 法国:改革不了的国家?
  • 德国宪法保护局呼吁提防中国 黑客袭击
  • 新曝巴基斯坦少女卖嫁中国沦奴 巴官方疑捂盖
  • 日本文件自证征慰安妇是国家行为
  • 在巴黎西南郊,一个住有大约600名西藏人的营地被拆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