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黄种人能单独和白种人作战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8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近来,钓鱼岛争端越演越烈,美国已经连续三次提及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美日联合登岛演习也在关岛进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Yoshihiko Noda)在提及可能动用自卫队应对钓鱼岛争端后,日本自卫队还首次以“海岛防卫”为目的举行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实弹演习,不断把钓鱼岛之争朝军事对抗的预期里推。
     (博讯 boxun.com)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面对日益升级的紧张局势,中共军方却派出了“人民解放军”的两位副总参谋长分头前往美国和俄国,去谈判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纠纷。
    
    “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在美日举行联合军演的前一天,率军事代表团启程赴美访问。中美双方均未作事先预报,可见事发突然。蔡英挺在美国重申了中国在钓鱼岛的主权,表示不接受美国把钓鱼岛列入安保条约。他还向美方强调,希望双方按照胡锦涛和奥巴马达成的“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所谓共识,推进两国新型军事关系发展,深化在高层互访、磋商交流、军舰护航等领域的务实合作,增进互信,减少和避免战略误解误判。
    
    从蔡英挺行程内容安排上,五角大楼透露中国军方代表团将会访问美国的户的堡军事基地。胡德堡陆军基地是美国陆军现役装甲部队最大的本土基地,位于德克萨斯州基林市外,距离奥斯丁和韦科市各约一百公里。尽管中美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分歧立场严重冲突,美国希望以此来促进、启发或者交换中国军队对美国更多地敞开大门,也希望中美军方的交流要“往下走”。
    
    而对于蔡英挺的言辞,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卡特(Ashton Carter)用欲盖弥彰的外交辞令表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不针对中国,不以遏制中国为目的;美中双方应共同努力,寻找通过合作确保两国繁荣发展的道路。
    
    ……
    
    中国要解决日本问题(导火线是钓鱼岛争端,背景是东海霸权的归属),为什么要跑到美国去?
    
    这不是一个新问题,早在2006年3月4日,在《走向对美宣战的中国(001)》一文中,我就已经提到,中共当局派人到美国和美国政府谈判台湾问题,是最后的和平努力。好在美国政府让了步,约束了台湾独立的步伐,这才缓和了危机。
    
    现在,中共重施故技,到美国告洋状,约束日本“国有化钓鱼岛”的企图,正是同一逻辑的不同运用。
    
    2006年的《走向对美宣战的中国(001)》指出:在我看来,尽管那时的日美关系和今天的中美关系具有种种不同,国际形势也千差万别,而阻碍日美关系的“撤军中国问题”和阻碍中美关系的“威胁台湾问题”也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但是在维护西方尤其是美国自身在西太平洋优先地位的意义上,那时的日美关系和今天的中美关系却又是具有本质的相同。尤其考虑到那时的苏联和现在的俄国都处于相似的半孤立状态,由于缺少了这一制衡因素,那时的日美和今天的中美就多少处在正面对峙的状态下,进而不知不觉滑入对抗乃至全面冲突的漩涡。至于说到现在的日本,正如一位亲美的日本学者私下告诉我的那样,现在的日本实际上只是美国的“属国”。也就是说和那时的菲律宾差不多,尽管现在的日本具有较之那时的菲律宾远为强大的经济和技术力量,但属国地位决定了日本在中美的较量中,只能发挥“装饰性的作用”。
    ……
    
    回顾以往再看现在:
    
    一、2004年之前,中国是把台湾问题当作“内部问题”处理,但这样就与美国的关系日益紧张;
    
    二、于是2004年开始,中国改采联合美国共同维持两岸局势的方针,一度使得布什出面批评台湾执政者。中国的这一转变,可以解释为“为了缓和对美关系”。
    
    三、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广泛公告国际社会;从而完全放弃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这一传统立场。
    
    四、这一转变是相当陌生的。既然它是陌生的、完全不同的东西,在它背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重大事情。
    
    那么,这是什么事情呢?
    
    通过反复思考,我倾向于认为,这个不同寻常的重大事情就是“中国正在走向对美宣战的道路”;而将来的人们回顾时,可能认为2006年3月2日就是这一倒计时的开始。
    
    …………………………………………
    
    
    显然,2006年到美国寻求解决台湾问题,和2012年到美国寻求解决日本问题,可以说是“异曲同工”。同时也体现了中共扩张的步伐正在加速:从“内政问题(对台)”转向了“外交问题(对日)”;还表明了中共不论对台还是对日,最后的对手都是美国。
    
    于是本文的问题来了:
    
    如果美国这次(2012年)没有在中国的“外交问题(对日)”上向中国让步,一如上次(2006年)在中国的“内政问题(对台)”上向中国让步,那么,中国共产党敢于向美国宣战吗?
    
    尤其是,如果俄罗斯这个老奸巨猾的哥萨克国家拒绝援助中国,中共能单独和美国作战吗?
    
    我的答案是:显然不能。
    
    这个“显然不能”倒不是因为“国力”之类的有形问题,而是一个更为无形也更加难以逾越的障碍:那就是除了昏愦无知的满清,还没有一个黄种人政权敢于和白种人单独作过战。
    
    中共如果单独和美国作战,那就真正刷新了历史记录。
    
    中共如果单独和美国作战,那胡锦涛和习近平就刷新了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历史记录,因为毛泽东等辈是在斯大林手下和美军作战的,斯大林一死(1953年3月5日),朝鲜战争立即终止,四个月后就签订了停战协议(1953年7月27日)。
    
    中共如果单独和美国作战,那就刷新了日本人的历史记录,因为日本人1904年敢于向俄国开战,是依仗了1902年签订的日英同盟;日本人1914年敢于从德国手里夺取青岛,是因为日本投靠了协约国,所以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开始,虽然英国希望中国加入协约国一方,但日本却不赞成这样做,认为中国参战将增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从而降低日本作为中国的地位……而日本人1941年敢于向美国宣战,也是因为和德国在1936年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这样的日本,当然只能是“小日本”,而不是什么“大日本”。
    
    连建立了“大东亚共荣圈”的小日本都不敢做的事情——单独和白种人作战,依靠“白种人”苏联扶植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政权,敢做吗?
    
    “走向对美宣战的中国”,说的只是过程和姿态。
    
    除非事态失去了控制,否则中国没有一个领导人,敢于决策对美国作战的。除非他们不是毛泽东那个听命于斯大林的劣等洋奴的继承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选骏:走向对美宣战的中国(001)
    2006-03-04 14:48:40
    谢选骏
      2006年3月2日中午,我在纽约开始阅读日本人实松让所写的《偷袭珍珠港前365天》一书。实松让1941年在华盛顿担任驻美海军助理武官,长期从事情报工作,所以对当时日美交涉的内幕经过比较了然。这书就是根据他亲身的经历和回忆,并参阅了大量有关文件档案资料所写成的。这本书虽是1969年出版,体现了事后聪明,但总体上是可信的。它描述了密电码全遭美国破获的日本,如何在美国的遏制下,一步步陷入太平洋战争的灭顶之灾;而美国又因为罗斯福知情不报的苦肉计而遭到珍珠港事变的严厉摧残:
       “光阴似箭。1941年12月8日早晨七点,日本广播协会的前身东京广播电台的广播员,在威武雄壮的《军舰进行曲》和《拔刀队》的乐曲声中,以激动的语调反复播送大本营发布的第一号临时新闻公告:“帝国陆海军于今天八日凌晨在西太平洋与美英军进入了战争状态”,把爆发太平洋战争的第一个消息告知全体国民,从此,如同梦游一般地度过了28年的漫长岁月。”
      读完这本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1940年前后的日美关系和2006年前后的中美关系,具有某种奇怪的历史相似性;相形之下,那时使得日美关系不断恶化的中国问题,多少有点像当今使得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台湾问题。
      《偷袭珍珠港前365天》一书的作者实松让以典型的日本人的精细也就是“小家子气”回顾这场战争,认为它给人们留下许多疑问:“为什么在开战之初去进攻珍珠港?当时日本海军把优秀的航空母舰都投入进去,采用世界海战史上前所未有的远洋奇袭战术直捣敌营。为什么一定要孤注一掷、断然进行如此大规模的作战?究竟是谁和在什么时候提出这一作战设想的?在使之具体化和执行这一计划时,经历了哪些曲折?为达到作战目的,曾采取了什么措施?结果如何?等等。”在我看来,这些问题问得是相当迂腐甚至有点愚蠢的,因为它没有切入问题的实质,那就是日本要建立西太平洋的霸权而美国决心阻止日本建立这一霸权。
      在我看来,尽管那时的日美关系和今天的中美关系具有种种不同,国际形势也千差万别,而阻碍日美关系的“撤军中国问题”和阻碍中美关系的“威胁台湾问题”也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但是在维护西方尤其是美国自身在西太平洋优先地位的意义上,那时的日美关系和今天的中美关系却又是具有本质的相同。尤其考虑到那时的苏联和现在的俄国都处于相似的半孤立状态,由于缺少了这一制衡因素,那时的日美和今天的中美就多少处在正面对峙的状态下,进而不知不觉滑入对抗乃至全面冲突的漩涡。至于说到现在的日本,正如一位亲美的日本学者私下告诉我的那样,现在的日本实际上只是美国的“属国”。也就是说和那时的菲律宾差不多,尽管现在的日本具有较之那时的菲律宾远为强大的经济和技术力量,但属国地位决定了日本在中美的较量中,只能发挥“装饰性的作用”。
      到了3月2日晚上,我已经读完实松让所写的《偷袭珍珠港前365天》一书。于是回到东亚的现实中,对比一看使我惊骇:这样一条前所未见的新闻出现眼前——《北京将“终统”事件提到联合国 并向德俄等表示“严重关切”》(新加坡《联合早报》2006年3月3日,叶鹏飞[北京特派员])。
      这篇报导说,台海局势在台湾总统陈水扁宣布“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后持续升温,北京日前开始了密集的外交布局,试图利用国际压力制约台独的发展势头。“新华社昨天报道,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纽约当地时间3月1日下午,分别约见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第60届联大主席埃利亚松,向他们转达中国政府对陈水扁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的严重关切。报道称,王光亚特别强调这是对国际社会公认的‘一个中国’原则的挑衅,是对台海和平的严重挑战。据王光亚转述,安南对陈水扁言论引发的危险局势表示关切,并表示将在适当的公开场合正式表明联合国反对这一做法的立场。”
      于是我去查新华网,发现还有消息说,国家副主席曾庆红3月2日会见俄国内务部部长努尔加利耶夫的时候说,台湾当局的做法是对国际社会普遍坚持的一中原则和台海和平稳定的严重挑衅。中国将继续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绝不允许台独把台湾分割出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2日则“应约”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说台湾当局决定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是对国际社会普遍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的公然挑衅和对台海地区和平稳定的严重破坏。
      新加坡《联合早报》则说,与此同时的中国外交部紧锣密鼓与各国使节沟通:副部长层级的外交部官员接连约见了各国大使,重申了北京对陈水扁“终统”的立场。一名驻北京外交官对本报指出,外交部的做法是要让各国清楚陈水扁“终统”的严重性,希望各国能够出于维护本地区和平稳定的共同利益,联手遏止陈水扁的台独企图。同时,国台办也积极与智囊学者开会,讨论应对陈水扁的策略。“本报从侧面了解,国台办官员在一场会议上透露了大陆当局新策略背后的想法”:据称,国台办官员在会议上表示,向国际社会宣传陈水扁“终统”是走向法理台独,并强调其中的危险性,一来是希望国际社会能一起维护台海的和平稳定,共同向陈水扁及台独势力施压,劝阻他们别错估形势;同时,如果国际社会无法遏止陈水扁及台独势力继续走向法理台独,就不能责怪中国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对付台独势力。
      我为什么会对《北京将“终统”事件提到联合国 并向德俄等表示“严重关切”》新闻感到惊骇呢?因为这是一条史无前例的、完全不同的东西。
      回顾以往再看现在:
      一、2004年之前,中国是把台湾问题当作“内部问题”处理,但这样就与美国的关系日益紧张;
      二、于是2004年开始,中国改采联合美国共同维持两岸局势的方针,一度使得布什出面批评台湾执政者。中国的这一转变,可以解释为“为了缓和对美关系”。
      三、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广泛公告国际社会;从而完全放弃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这一传统立场。
      四、这一转变是相当陌生的。既然它是陌生的、完全不同的东西,在它背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重大事情。
      那么,这是什么事情呢?
      通过反复思考,我倾向于认为,这个不同寻常的重大事情就是“中国正在走向对美宣战的道路”;而将来的人们回顾时,可能认为2006年3月2日就是这一倒计时的开始。
      下面,我将把有关的思考逐一展开,这也是长期以来我对相关问题的研究所支持的。有关的思考还可以名之为:“中国:对美宣战”、“中国走向对美宣战的道路”、“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美宣战”、“中华人民共和国走向对美宣战的道路”等,总之其意思是相同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Xie,Xuanjun:China that is moving towards a war against the US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30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毛泽东为什么不敢收复失地?
·谢选骏:朝鲜、越南、日本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谢选骏:枪杆子里面出银行——从毛泽东到周克华
·谢选骏:太子党原理解密
·谢选骏:科举制与佛教
·谢选骏:共产党专政是第三中国崛起的魔鬼训练
·谢选骏:亚洲民主化是美军占领的结果
·谢选骏:“两岸一国”与“第三中国”
·谢选骏: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谢选骏:多数选民反对美国社会主义化
·谢选骏:废除两国论,建第三中国
·谢选骏:菲律宾越南为何积极反华?
·谢选骏:假规则与潜规则
·谢选骏:中国正式进驻美国的后院
·谢选骏:一人一票制度导致国家破产?
·谢选骏:贪官裸官是中国民主力量的后备队
·镰刀与锤子:阉割与乱伦、复仇与死亡/谢选骏
·谢选骏:纠正“六四”需要一位真正的君主
·谢选骏:六四悼歌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