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果威:浅谈“诽谤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8日 转载)
    (转自华夏文摘)
    诽谤(Defamation)就是通过口头或是书面的形式传播毁坏他人名誉的陈述,诽谤既可以是直言不讳,也可以是含沙射影,被诽谤的一方既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公司、产品、团体、政府或国家。普通法(Common Law)通常规定诽谤的陈述必须是虚假的,且传播的对象必须是第三者,而不是被诽谤的本人。在普通法系中,口头诽谤是slander,书面诽谤是libel。书面诽谤既可以是文字,也可以是图像。
     (博讯 boxun.com)

    与诽谤相似的另一种侵权是侵犯隐私(invasion of privacy),侵犯隐私是公开某些与公众无关的私事,隐私被公布之后,一个理性的人将会觉得被伤害。侵犯隐私与诽谤不同之处在于,即使被公开的隐私是事实,侵权的一方不能用公开的隐私是事实来为自己辩护。
    
    隐私的定义很难界定。例如,一对夫妇没有生育,原因是丈夫患有阳痿。对一个理性人来说,阳痿是一种不愿意让公众知道的难言之隐,谁公开这种隐私便构成侵犯隐私,散布消息的人不能用丈夫确实患有阳痿这一事实来为自己辩护。但是如果某一位公务员罹患梅毒,而梅毒通常是通过杂乱的性行为传染的,虽然梅毒也是难言之隐,但是公务员的私生活反映他的道德水准,是公众所关注的,所以揭露这一事实理应不构成侵犯隐私。
    
    在大陆法系中(Civil Law),有些国家将诽谤作为刑事犯罪处理,而不是侵权。联合国人权委员2012年裁决将诽谤刑事化是压制言论自由,与民权和政治权国际公约第19条的精神相悖。
    
    美国最早的诽谤案例是1735年的约翰•彼得•曾格尔(John Peter Zenger)案。曾格尔是印刷作坊的老板,受雇印刷出版《纽约周刊》。因为他印刷的报纸刊登了一些别人写的抨击英国派驻纽约殖民地的总督威廉•考斯比(William Cosby)的文章,被控煽动性诽谤(seditious libel)。根据当时的英国法律,即使被控诽谤的文章内容属实,也不能作为辩护理由。但是陪审团还是判决曾格尔无罪,事实上建立了只要传播的言论属实便不构成诽谤的先例。
    
    另一个经典案例是1964年沙利文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因为人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控作伪证,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广告,呼吁民众捐款为金聘请辩护律师。该广告提到警察7次逮捕金,而实际上金仅被逮捕4次。阿拉巴马的法律规定,如果被控诽谤的文章涉及政府官员的职务行为,官员必须先书面要求对方公开收回文章中的不实之词,如果对方拒绝收回,方可以通过诉讼要求赔偿,于是蒙哥马利公安局长沙利文致函纽约时报要求收回失实的报道。纽约时报并没有应沙利文的要求收回广告,而是回了沙利文一封信:“我们感到很困惑,不知道你为什么认为该广告说的就是你。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告诉我们该广告的哪一方面说的是你。”沙利文没有回信,几天后便状告纽约时报和广告中提到的4位黑人牧师。后来在诉讼过程中,纽约时报应阿拉巴马州长约翰•帕特森(John Patterson)的要求公开书面收回了广告中不实的部分。阿拉巴马州法庭一审判决纽约时报败诉,赔偿沙利文50万美元。
    纽约时报不服判决,一直上诉到最高法庭。最高法庭认为,在这宗政府官员控诉纽约时报批评其职务行为的诽谤案中,阿拉巴马州法庭引用的的法律未能遵照宪法第1修正案和第14修正案的要求充分保护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以9比0一致推翻了阿拉巴马州法庭的判决。最高法庭认为,在诽谤案中,作为原告的政府官员必须证明被告的陈述具有“实际恶意”(actual malice),这种实际恶意的定义与通常的恶意不同,指的是被告在发表诽谤言论是明知是假的(knowledge),罔顾事实真相(reckless disregard for the truth),或是肆无忌惮地缺乏调查(reckless lack of investigation)。
    
    在美国,为了使诽谤成立,首先,原告必须证明被告的言论是虚假的,其次,原告必须证明诽谤的言论造成了伤害,第三,原告还必须证明被告没有对事实真相作足够的调查核实。如果原告不是平民百姓,而是名人(celebrity)或政府官员(public official),除了证明上述三点之外,原告还必须证明被告有伤害原告的动机,或是罔顾事实真相。
    
    名人和政府官员属于“公众人物”(public figure)。在美国,公众人物是极难在诽谤案中胜诉的,即使是恶意诽谤公众人物,至多只是民事侵权而已,几乎不可能构成刑事犯罪。美国有关诽谤的法律之所以区别对待公众人物,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公众人物生活在闪光灯下和“金鱼缸”(fish bowl)里,受到全社会各阶层的关注,他们的行为应该是公众的楷模,而且应该接受公众的监督和批评。因此,提高公众人物在诽谤案中举证的责任,有利于保护公众的言论自由,鼓励公众监督、批评,促进政府官员廉洁奉公。此外,美国的法律在若干情况下允许媒体使用匿名的消息来源,以保护举报人的安全。
    
    然而在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动辄以刑事“诽谤罪”(而不是民事侵权)来迫害那些上访告状、举报,或者对地方政府提出批评、建议的公民。此外官员也时常以诽谤罪来打击、报复新闻媒体记者,罗织“文字狱”,使公民“因言获罪”,如河南灵宝的“王帅诽谤案”、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吴保全诽谤案”、重庆的“彭水诗案”、山西的“稷山文案”、陕西的“志丹短信案”,河南的“孟州书案”和辽宁的“西丰警察进京抓记者案”等。在“官告民”诽谤的案件中,一些地方官员甚至动用公权力,派遣警察跨省市追捕,形成“权力造罪”。
    
    同样是公众人物,中国的名人(如影星、歌星)被诽谤,极少能以“诽谤罪”追究刑事责任,政府也不会派遣警察跨省市追捕发表八卦文章的娱乐记者。此外,中国个人与个人之间的诽谤诉讼,绝大多数是民事侵权。
    
    在美国,老百姓可以随便开玩笑挖苦总统,但是有些特定的人和事,却是诽谤的雷区。美国大多数州的法律将某些诽谤定为“本质诽谤”(defamation per se):
    
    • 在职业、专业或行业方面攻击他人,如指控律师教唆当事人作伪证,或医生与病人有染,和尚有艳遇,穆斯林吃猪肉等;
    • 散布未婚人士(女性)失去贞操;
    • 说某人患有性病;
    • 说某人涉及道德败坏的刑事犯罪。
    
    “本质诽谤”中的per se是拉丁语,意思是“本身”。相对于per se是defamation per quod,或可译成“有条件的诽谤”。Per quod也是拉丁语,意思是,从字面上来看,言论的本身并不构成诽谤,还需要其他附加的佐证。例如,被告说看见原告昨天晚上7点在酒吧与朋友喝酒,除非原告是未成年人,喝酒本身并不是不端的行为,所以即使原告并没有喝酒,说原告喝酒也不至于构成诽谤。但是如果原告能够证明被告明知原告是出租车司机,且知道原告昨晚上夜班,但是因为被告这句话,原告被出租车公司怀疑酒后驾车而解雇,因此受到伤害,这才构成诽谤。相比之下,被“本质诽谤”的原告无需证明受到伤害,例如被告说男教师猥亵未成年女学生,如果被告不能证明指控属实,即使男教师并未被辞退,但是被告捏造的话涉及原告的职业操守,本身已足以造成伤害,满足了构成诽谤的要件。
    
    在诽谤案中,事实(fact)和看法(opinion)之间的差别至关重要,如果被告陈述的事实是虚假的,便构成诽谤,而如果被告只是表示自己的看法,通常不会构成诽谤。在实际生活中,事实和看法往往很难界定。例如,被告指控原告模仿某人签字,伪造了一张500元的支票,如果被告不能证明以上事实,便构成诽谤。如果被告说原告惯于“弄虚作假”,是“伪君子”,便应该属于看法而不是虚假的事实,因为没有具体的细节,很难判断真假,所以不构成诽谤。此外,骂人的粗话从某种程度来说也属于看法,例如“衣冠禽兽”、“狼心狗肺”等,都无法构成诽谤。但是如果骂“黑鬼”,便会因为种族歧视而构成侵犯民权。
    
    如果说话的人确实相信所陈述的事实是真的,也可以作为辩护理由。但是这种相信是否合理,则往往是庭审的焦点。如果一个普通人在网上看到一则虚假的消息,便信以为真而转发给几个朋友,这种轻信对普通人来说也许是合理的。但是如果记者通过媒体向公众转发同一条消息,便应该通过几个不同的消息来源查证核实。
    
    特权(privilege)也是诽谤的辩护理由之一,而特权又分为“绝对特权”(absolute privilege)和“有条件特权”(qualified privilege)。
    
    为了鼓励证人知无不言,法庭上的证人具有“绝对特权”,即使证词是虚假的,并且证人确实具有伤害他人的实际恶意,都不构成民事的诽谤侵权,但是法庭上虚假的证词可以构成刑事的恶意起诉(malicious prosecution)罪或伪证(perjury)罪。
    
    新闻记者的责任是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所以具有“有条件的特权”。如果记者报道的消息非常重要,即使后来发现消息是虚假的,发布消息的记者可以用“有条件的特权”作为盾牌。符合特权的文件包括公众会议的记录、政府文件、警察和消防报告等。
    
    除了公众人物之外,另有一种诽谤案的原告也很难胜诉。例如,原告是黑社会的大佬,有许多犯罪的前科,本来在当地就已经声名狼藉,如果有一则消息说原告涉嫌贩毒,但是原告并没有因此而被起诉判刑,涉嫌贩毒的消息即使不符合事实,也不至于构成诽谤。在英文中,诽谤的另一说法是“人格暗杀”(character assassination),因为诽谤侵权的一个要件就是毁坏原告的名誉而造成伤害,如果原告本来就已经臭名昭著,即使再加上一条涉嫌贩毒的传闻,已经不可能再对臭名昭著的原告进一步造成伤害了。
    
    在美国,诽谤通常只限于对活人的中伤,因为人死之后就谈不上伤害了。但是有10个州(科罗拉多、爱达荷、乔治亚、堪萨斯、路易斯安那、内华达、北达科他、俄克拉荷马、犹他和华盛顿)的法律将对死者的诽谤定为刑事犯罪,被诽谤的死者的家属可以代表死者作为原告起诉诽谤者。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上诽谤更为方便、隐蔽,传播更广、更快,造成的伤害更大。2008年,宋祖德在博客上发表《千万别学谢晋这样死!》的文章,诽谤谢晋一夜风流猝死,谢晋的遗孀徐大雯以民事状告宋祖德名誉侵权。尽管谢晋生前是公众人物(public figure),但是宋祖德诽谤的是无法为自己辩护的死者,法庭按民事案处理判决赔偿似过于宽容,对宋祖德之流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304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支持云南某领导以诽谤罪起诉云南电视台李瀛!/王建军
·“李瀛诽谤省领导”案要用法律说话/舒圣祥
·武汉常务副市长回应被实名举报:“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
·首例诽谤治罪举报人沉冤者 呼吁全国人大剔除诽谤罪/林国奋
·有关诽谤罪的立法规定急需完善
·举报信成诽谤证据,荒谬!
·五中全会:不能随意以诽谤治罪,那先前制造诽谤冤案呢?
·提高诽谤罪公诉门槛治标难治本
·“诽谤罪”这条权力恶犬,非痛打不可治
·“批捕权上移”能遏制滥用诽谤罪?
·乔子鲲:诽谤罪不是官员的私器
·公权报复只会催生更多诽谤/何志辉
·曹长青:台湾的诽谤法必须改革(图)
·明成祖的查禁诽谤运动/梅桑榆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邓永固被控“诽谤罪”的声明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因诽谤案件被国家机关处理最新十三大牛叉排行榜
·刘水:“诽谤政府罪”为何公然盛行?
·周力起訴人民日报诽谤 法院不受理
·江西一县委书记因诽谤上级被查出受贿千万 获无期 (图)
·县委书记诽谤市委书记后被查出受贿 (图)
·女子称上访遭警察强奸 被认定诽谤罪获刑
·章子怡告港媒诽谤报道 对方暂无回应
·章子怡向香港法院递诉状 强调被禁出境纯属诽谤
·亲属举报海关科长骗3亿退税款 一审被判诽谤罪 (图)
·新疆五维人涉网络煽动被捕 虚构造谣诽谤等报官处置
·公安局长政委被指涉黑 联合起诉访民诽谤
·中石化回应高利贷传闻:利益相关方诽谤
·曹建明检察长批示复查诽谤案 到福建莆田竟如同废纸?
·百度未及时删除诽谤帖 被判赔偿2.1万元抚慰金
·云南电视台一员工因“诽谤”省委高官被撤职 (图)
·路金波接受张朝阳道歉 仍要告搜狐诽谤
·合肥官员佛山买别墅被曝网上 反驳称遭诽谤 (图)
·云南电视台频道总监网上诽谤省领导被撤职
·云南电视台频道总监利用互联网诽谤领导?
·河北反贪高官去世后被谣传有四妻 疑遭恶意诽谤
·河北反贪高官去世后被传有四妻 疑遭恶意诽谤
·河南农民骗子程军锋疯狂诽谤他人的又一杰作
·坚决反腐败、却遭到诬陷诽谤及非法拘留
·国字一号诽谤案沉冤18年,最高检批示竟成神马浮云/林国奋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