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无人机的硝烟/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30日 来稿)
    
    今天(5月28日),我从网上搜索drone (无人驾驶飞机,也叫UAV: Unmanned Aerial Vehicle),马上读到“美国无人机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边界的自治部落地区至少杀死8人、伤亡多人”、“还有五架无人机盘旋在上空,给居民造成极大恐慌”、“今年以来,至少有120人被无人机杀害”的报道[1]。同时,美国国防部长Panetta再次强调无人机攻击“绝对必要”。
     (博讯 boxun.com)

    4月28-29日,反战团体“桃色代号”[2]在华盛顿的一个教会举办“世界无人机峰会”,但是来自当今无人机主战场巴基斯坦的主讲人律师Shahzad Akbar却无法得到签证与会。Akbar过去几次来过美国,还帮助美国国际开发署、联邦调查局在巴基斯坦的工作,他怎么也变成“恐怖分子嫌疑”了呢?因为Akbar律师近年来开始为巴基斯坦的无人机受难者的人权辩护,逐渐引起国际上的注意,让我们听到了巴基斯坦法庭传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巴基斯坦的头头(他狼狈逃脱巴基斯坦)这样的维护和平、人权、正义的国际新闻。我得知“桃色代号”的创始人之一、反战女士Benjamin 本月刚出版了《无人机战争》,立即购买,几乎一口气读完。[3]
    
    在本书,Benjamin提出了许多事实和问题,发人深省。奥巴马靠反战赢得了总统权力和诺贝尔和平奖声誉,但他全面推行无人机战争、维持和扩张了小布什的“反恐”名义下的恐怖主义战争。虽然没有正式数据,综合美国New American Foundation、英国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和巴基斯坦Body Count民间组织的非正式统计,在巴基斯坦的无人机死难者已经达到3千人左右[4]。五角大楼2000年时只有50架无人机,十年以后有近7500架。虽然军事预算被迫缩减,无人机预算却不断增加(17页)。暂时不计在中央情报局、国土安全部服役的无人机,考虑到美国国防部的现有传统有人驾驶飞机数量10767架[5],可以预计,几年以后,无人机将成为美国空军的主力。无人机的服役并不便宜。例如,主力机Predator[6]升空一天需要168人协同作战,大型的Global Hawk则需要三百人,而目前一架F-16战斗机需要的协同人员不到一百名。无人机的硝烟从阿富汗、伊拉克的战场扩散到巴基斯坦、伊朗、也门、索马里、利比亚、土耳其、埃塞俄比亚、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吉布提、乌兹别克、卡塔尔和叙利亚等60多处基地(59页)和非战斗地区,还活跃在美国的墨西哥边界等处(目前只是有限地收集情报等功能,但谁能保证将来有一天,我们的后院飞来的一只“小鸟”不是一架微型UAV[7]在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本拉登的处死,也确认了奥巴马的“杀害而不活捉”的政策。这个政策不限于本拉登或直接对美国宣战的极端伊斯兰好战分子,甚至适用于没有被判罪的(也就是说,无辜的)美国公民。2011年9月30日,美国无人机在也门杀害了极端伊斯兰主义宣教士美国公民al-Awlaki和他的助手,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宪法学律师奥巴马立即宣布这种暗杀是“反恐”胜利(130-131页)。后来,连al-Awlaki在美国出生的16岁儿子也被无人机杀害。直到今年3月,奥巴马的司法部长Holder才在西北大学法学院承认奥巴马的战争没有地理限制,在外国的无辜美国公民虽然有宪法赋予的due process(中文通常译为“正当法律程序”),但不是judicial process司法程序,怪不得电视传播人Colbert不得不感叹道:“看来,我们的建国之父们没有这么钻牛角尖。要打赢这场没完没了的反恐战争,总免不了有牺牲,其中的一个牺牲者就是我们的宪法”(143页)。Benjamin问道:如果古巴派出无人机到迈阿密来监视反对派并暗杀恐怖分子(如爆破民航机的Luis Posada Carriles),如果俄罗斯派遣无人机到伦敦杀死车臣独立分子,如果中国派遣无人机到纽约来刺杀维吾尔独立分子,这个世界还有和平吗?看来,诺贝尔委员会应该取消对奥巴马的奖励,转给Benjamin这样的反战人士。
    
    其次,Benjamin还指出目前从事无人机战争的主角不是五角大楼而是中央情报局和国务(外交)部[8]。名义上,美国部队2011年12月以后从伊拉克撤退了,但巴格达驻留着世界上最庞大的使领馆:11000名外交部人员和5千名私营武装保安人员以及—数目不详的无人机(57页)。这也是奥巴马选择中央情报局局长Panetta出任国防部长的原因。中央情报局连对它是否从事战争区域以外的无人机行动的问题都不屑回答,而法庭竟然也对挑战中央情报局这一秘密战争政策的人权组织ACLU(59页)置之不理。更进一步,由臭名昭著的黑水公司那样既没有军事纪律、也没有外交训练、更没有公众监督的私营保安武装公司“承包”中央情报局和外交部的一部分无人机业务杀人,岂不“更有效率”?
    
    Benjamin的可贵之处在于她2002年亲身在小布什发动战争之后,马上赶到阿富汗调查无辜的战争受害者的实情,知道了战争机器之下的谎言,明白美国的安全在于赢得阿拉伯世界的民心,而不是拉拢沙特阿拉伯的专制王族或也门的独裁者那样的统治阶级。维基解密透露的美国外交部文件显示:统治了也门30多年的Saleh批准了美国无人机在也门的暗杀行动,在2010年1月向美国官员献媚:“继续说这些攻击是我们干的,不是你们干的”(66页)。无独有偶,把无人机投入实际战争的另一个国家就是以色列。以色列在无人机战争的理论和实践方面还是美国的老师。正如以色列国防部法律部头头声称:“你如果干一件事久了,世界就会接受你。……国际法通过不断地被破坏而演进。我们既然发明了(无人机)瞄准目标暗杀的伦理,就得干下去。刚开始有很多抗议,很难放到法律框架里去。8年后,这成了合法界定的中心了”(123页)。这个“国际法”的堕落,当然是因为小布什在“9/11”后发动的战争所需。实际上,在此之前的两个月,美国驻以色列大使Martin Indyk还谴责道:“美国政府对瞄准目标暗杀的立场非常明确:这是超法规杀人,我们不支持。”(125页)。“9/11”以后,美国政府没有人说它是暗杀了。美国运用无人机的杀戒一开,马上形成国际市场,以色列可以比美国更无限制地向没有投入战争的中国、俄罗斯、法国、瑞典等公开推销“经过战争考验”的无人机,连美国最大的无人机专业公司General Atomics就是以色列工程师创立的。“反恐”战争,实际上就是要把整个世界变为扩大的中东火药桶。
    
    毫不奇怪,中国将成为无人机第二大国。2010年中国公布5架无人机原型,震惊世界。今年5月14-15日,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走出第一岛链在西太平洋海域进行的一系列作战训练,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预警机、反潜巡逻机及侦察船步步紧盯。在密切跟踪掌握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行进路线及训练课目的过程中,日方对中国舰载无人直升机的海上起降演练给予了特别关注。作为21世纪战场上必不可少的武器,无人机对中国和美日同盟在从钓鱼岛、台湾岛到南海的较量至关重要。
    
    除了批判靠五角大楼采购单(也就是美国居民纳税)发财的新老军工企业,Benjamin也介绍了美国社会仍然微弱但不断成长起来的抗议无人机战争的运动。“Creech 14”(14位公民“占领”空军基地)和“Hancock 38”(38位公民“妨碍”空军基地交通)就是抵抗无人机战争的非暴力抗争典范。虽然他们都被法庭判处“有罪”,正如里根手下的原司法部长Ramsey Clark为他们辩护的那样:“他们要制止的是在本质上违反美国和国际法的无人机战争”,何罪之有?连法官在推迟4个月的审判之后,也承认反战人士的教育宣传和道义上的胜利(165页)。奥巴马任命的第一个国家情报总监、原海军上将Dennis Blair就是因为不同意无人机战争以及整个“反恐”战略而被奥巴马赶走的。
    
    当然,正如各国的民众通过民主、人权的抗争减少了世界核战争威胁一样[9],要把无人机的恐怖硝烟赶出非战斗地区(这是第一步目标),要把无人机的情报收集功能控制在公开、透明的文职管理之下(这是第二步目标。例如,未得到当地社区同意不能非法入侵),要把无人机专用于社会福利事业(如科学研究、防灾、抢险等),需要广泛的全球社会公正运动。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2年5月28日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
    
    
    [1] http://www.nation.com.pk
    
    [2] http://www.codepink.org/。此名称取自国土安全部的恐怖等级编号。
    
    [3] Drone Warfare: Killing By Remote Control, Medea Benjamin, OR Books, May 2012. ISBN 978-1-935928-81-2, ebook ISBN 978-1-935928-82-9.
    [4] 日本かけはし周刊,2012年5月14日。
    
    [5] U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Unmanned Aerial Systems,” January 3, 2012.
    
    [6] 据华盛顿邮报2011年12月21日报道,加州共和党议员Brian Bilbray说:无人机这样受欢迎,将来有一天,Predator会被选为美国总统(55页)。
    
    [7] 插图是美国国防尖端研究项目署委托AeroVironment公司开发的纳米型蜂鸟机。
    
    [8] 中文一贯把State Department译为“国务院”,不对。
    
    [9] 我1980年刚进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冷战时期由核工业部与教育部共管)时,听到邓小平感谢我们说:“没有核武器,我怎么敢说中美苏三角格局?”颇为自豪。但我因为试图在清华大学组织独立的学生会选举,毕业时被取消入党预备资格、发配兰州;我因为在日本组织中国留学生的民主、人权活动,被没收护照、被取消国家教委的奖学金、并被赶出大学和日本。我在逃来美国的十几年无国籍难民身份期间,因为参加各种反战、社会主义活动,也被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刁难。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700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占领(惠普)股东大会的艺术/赵京
·综合灾难后仙台法庭对日本企业不当行为的判决/赵京
·足球比赛的政治经济学/赵京
·参加硅谷人权会议后记/赵京
·日本政府的信用等级/赵京
·简评美国新的国防战略指导/赵京
·随感:日本帝国海军最后的大将井上成美/赵京
·鲍敬言语录/赵京
·支持巴勒斯坦的联合国成员国地位/赵京
·济州岛会成为第二个冲绳吗?/赵京
·国家权力的统治现实与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赵京
·什么是所有权/赵京
·当代人类学的力作:山地东南亚的安那祺史观 /赵京
·被我不幸而言中的新闻集团的企业病 /赵京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的方法论局限/赵京
·莎士比亚剧作的人性描写/赵京
·安那祺主义社会革命从西班牙内战悲剧中的教训/赵京
·陈独秀:问题、思想以及“复兴”的可能/赵京
·美国政治的安那祺主义传统/赵京
·回忆1980年的清华学生会选举/赵京
·中国无政府主义资料(赵京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