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小国政治”时代来临——中国民主化外部因素战略学解析(10,上)/綦彦臣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9日 转载)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綦彦臣 (博讯 boxun.com)
    
    ●无论是美国进攻性现实主义的悲剧判断,还是中国新海权主义的过度兴奋,都忽略了两个基本要素:其一,大国博弈的任何一个企盼结果均要经由一些小国,至少是次大国,来实现,而“参与其中”的作用是无法忽略的;其二,基于当代历史,小国不仅可在大国博弈中发挥作用,而且还会反过来影响大国战略及大国国内政治。对于后一项,“阿拉伯之春”给出了最好不过的说明。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引言:被误读的大国政治
    
    流行的一种国际战略观点认为:至少从十八世纪晚期以来,全球就进入了“大国政治”时期,其典型的情形如英国近二百年(1792-1990)的离岸平衡策略(offshore balancing strategy)[1]。英国离岸平衡大战略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进攻性现实主义战略学派,或者说后者是从前者那里继承了直接的学术资源。进攻性现实主义认为:大国政治模式必然引发陆权争霸与水域阻遏,由此破坏终极霸权的形成;然而,借助联盟形式展开的大国之间角力其结果是悲剧性,因为大国不仅甘愿冒零和的风险而互斗,而且还会偏好性地挑战现有国际秩序。
    
    到目前为止,进攻性现实主义受到的欢迎与批判几乎是相等的。作为美国此种战略的指向国家,中国给出了某种意义上的“回应”——不只是理论批判还有战略上反施压即反介入,具有中国特征(色)的大国战略理论也系统化出现,如声称“得海权者得天,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2]。但其基本理论套自美国的马汉海权理论,作为战略思想体系也不如进攻性现实主义者对英国的离岸战略的继承那样清晰。不过,作为“回应”,中国战略学者在其中也夹入对国际社会政治诸方面资源的渴望。如在“防止任何外部国家或国家集团处于政治上的绝对控制地位”而导致中国受制于人时,还希望在国家战略层面“坚持门户开放,而且是在超出对这个词的一般理解得更广泛的意义上”[3]。这种十分经典的“既又”之中国表达方式,一方面说明中国文化缺乏逻辑能力的历史制约[4];另一方面也说明在传统复兴的诉求上,中国的大国情绪日益浓重,即便没有美国的介入压力也是如此。

一、发现“波兰效应”
    
    无论是美国进攻性现实主义的悲剧判断,还是中国新海权主义的过度兴奋,都忽略了两个基本要素:其一,大国博弈的任何一个企盼结果均要经由一些小国,至少是次大国,来实现,而“参与其中”的作用是无法忽略的;其二,基于当代历史,小国不仅可在大国博弈中发挥作用,而且还会反过来影响大国战略及大国国内政治。对于后一项,“阿拉伯之春”给出了最好不过的说明。现在要重点说的是前一项,而之所以先定波兰国家案例,是因它对历史具有诠释性、对现实有印证性的双重意义。
    
    波兰是欧洲的次大国,但历史上对于强大的北邻俄罗斯及其后的苏联,是个小国无疑。在历史上,波兰数度遭外部瓜分。俄罗斯之所以三次(算上苏联四次)参与瓜分波兰,其主要原因是其欧洲国土的南部战略安全系于波兰的稳定与否。波兰也是俄罗斯与西欧的重要缓冲区。现在,由于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的独立,使俄国不再与波兰接壤(未计俄飞地加里宁格勒)。波兰的门户作用明显下降。但正是波兰在其摆脱苏联控制暨和平转型的路上,步伐快于俄罗斯,才使苏联的解体暨苏共的垮台成为可能,至少是一大推动因素。并且,这种推动不只是战缘与地缘层面——波兰剧变使苏联直接面对西欧战略压力等,最主要的是它对苏联内部的变革力量是一个精神鼓舞——连附庸波兰都能民主化,庞大的俄罗斯(苏联)何以不能?
    
    使用“波兰效应”这个词,其最基本的含义就是小国政治变化对邻近大国政治精神面貌的影响。其次才是地缘政治当中战略博弈的影响,即地区格局与不同结盟体系之间的角力。广义而言,“波兰效应”也不只发生在波兰,罗马尼亚的剧变亦是之。在苏联解体前,罗马尼亚与苏联的乌克兰部分接壤,其战略意义在于缓冲南欧压力。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小国,特别是远比波兰要小的国家,其战略意义之于苏俄与波兰是等价的。在戈尔巴乔夫时代,罗马尼亚的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在改革的宗主示范方面与戈氏发生争执,他说,“选择一条新的政治航向自然很好,可先要在本国搞成功;这种改革的意图自然要通报给兄弟国家的领导人,但煽动别人亦步亦趋就大错特错”[5]。齐氏还进一步地指出:当初在罗马尼亚和东德建立共产党政权并不是这些国家自发的,而是苏联的主意,它需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东西方之间设立一个缓冲地[6],云云。

二、民族论与特权论有欠缺
    
    关于苏联解体暨苏共垮台这个当代国际政治大事件,以政治批评(或学术研究)方式来探讨,都是有益无害的人类思想活动。而能借此认识到“小国政治”的作用更是一件好事,此绝非本文(研究报告)作者自伐其见、自标其术的样品。发现“小国政治”作用,如缅甸之变、越南改革乃至于尼泊尔国家幸福指数追求,都会对中国民主化即大转型有重大参考意义。正是基于这样的战略性思路,才需要更广泛的历史视角,更深度的发现。
    
    对于苏联剧变,其国内(俄罗斯)一直抱有大国情绪的人士如前总理(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认为是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至不可控是最主要原因,“民族主义又再次兽性大发”[7],“它变成了一只摧毁国家的攻城槌”[8]。戈尔巴乔夫的助手(办公厅主任)、原苏共书记处书记博尔金(八•一九政变参与者)则认为苏共特权是较为重要的原因,“在苏联,物质待遇从未基于平等的原则。众所周知,早在革命初期,国家工作人员就有权享受供应各种高热量食品的饭店”[9],“特权不限于食品、公寓别墅和各种廉价进口的奢侈品(其中有些后来流入黑市),还包括配司机的小车和医疗待遇,还可以免费乘坐专机”[10]。民族论、特权论固然成立,且诸多苏联阵营的国家之剧变或是有其一或两者兼有之,但是,“小国政治”对苏联剧变的推动却至今未成为一项共识,尤其基于苏联(俄)与波兰历史关系的分析。当然,俄波历史关系相当复杂,诸如十八世纪晚期俄帝叶卡捷琳娜以“收回旧有领土”[11]名义与普奥两个德意志国家对波兰瓜分,十九世纪初期亚历山大的“个人性质的联合”[12]式方式及至尼古拉一世1823年《统一法》之确立波兰为俄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3],都可作深入讨论。但是,限于研究主题,只能选取极经典环节,即对西欧大国法国扩张时期的波兰国际政治策略进行分析。
    
    十九世纪初期,拿破仑在欧洲的扩张战略直接成果之一就是迫使普奥两个欧洲强国放弃了所占的大部波兰领土。这些领土归于法国名下,也由此形成了法俄的直接对峙。夹在两个大国间的波兰虽然较为被动,甚至比被三国瓜分更难措置自立的国际战略,但是,重建传统的立陶宛——波兰大公国(1572-1795时期的国家形式)却是俄国不得不向波兰开出的“引诱”条件。尽管这个计划没有取得最后成功,但由此而引起的法俄关系急剧变化(1810-1812),可谓小国政治能在大国关系中发挥极大作用的历史例证[14]。也尽管由于法国的战败而致俄帝亚历山大实现了对波兰的“个人联合”式的吞并,但是,这注定要为苏联在其未诞生之前“规划”好的解体的命运。
    
    本研究报告发现“小国政治”的作用固然是件国际政治学术暨推进中国政治转型的好事,事实上,这个迟晚发现的作用早在苏联及俄罗斯政治转型的时候,就已经在重大历史问题上表现出来。这种表现从一个侧面上说明波兰先于苏联的政治改革也即团结工会作为反对派的合法化,反过来大大地推进了苏联政治转型的进程。遗憾的是,国际学术界几乎一致性地认为是苏联国内改革失序而致对卫星国控制力下降,才使波兰的团结工会得以有了更大的成长空间。不能说这个判断是与事实相反的,但至少它与事实不完全相符。

三、持续博弈的波俄关系
    
    正是鉴于“小国政治”的决定性影响,戈尔巴乔夫(尽管他并不可能使用“小国政治”这个概念)才在1991年4月正式“承认苏联对1940年的卡廷大屠杀负有责任”[15]。卡廷大屠杀又叫“卡廷森林惨案”,按着中国著名的苏联东欧政治研究学者金雁(女)的通俗描述,它是这样一个事件:“被苏联俘虏的波兰军官被编成146个战俘营,从1940年3月开始隔一段时间就有100人被送离苏联的集中营,总共送走了1.47万波兰军官以及1.1万名波兰公民。此后苏联对外声称,俘虏营已被取消,允许波兰战俘回国,还向他们发了通知。从此以后这些人消失得无影无踪。”[16]
    
    对于这个惨案,戈尔巴乔夫以前的苏联领导人概不承认,对波兰调查到的卡廷森林坟场也不承认,而是诬赖是德国纳粹所为。纽伦堡审判时,因为证据不足,这项指控未能落到纳粹头上。此前,斯大林政府也为卡廷事件付出了巨大的战略损失,它不得不以断绝与流亡在苏联而获承认的波兰政府断交,以暂时压住波兰方面的追问。损失了一个共同抗击纳粹的盟友是浅层的问题,而涉及苏波边界那样重大的未来战略安全项目也不得不放弃[17]。也由于此点,波兰的反苏情绪在日后的东方阵营以特定的形式表现出来也就不足为怪了。
    
    戈氏一反此前苏共领导人的态度而承认卡廷事件,本意是稳定苏联的南部战略门户,并获得个人道德性收益。延续这个做法,“1993年8月,叶利钦访问华沙斯间以个名义为卡廷惨案以及苏联其他压迫波兰人民的行为而道歉;并且他还移交了另两起于1940年分别发生在斯塔罗别利斯克和奥斯塔什科夫的对波兰犯人大屠杀的详细材料”[18]。尽管俄罗斯国土主体由于前苏联立白乌三国独立而不与波兰接壤,但是波俄关系的全面缓和无疑给俄国带来了巨大的可测算的战略利益,这包括俄罗斯与波兰合修天然气管道,实现俄天然气向波的出口(换取外汇),以及最后一批俄(苏)军撤出波兰。但是,波兰较为迅速地回归西方,找回自己的身份——从苏(俄)控制下的小国变成欧洲大国,对俄罗斯再一次构成“小国政治”的反作力影响。其焦点问题就是波兰加入北约(1999)及加入欧盟(2004),因为俄罗斯反对波兰加入北约不果本已十分恼火,再至其加入欧盟更让俄国的普京在2005年5月(波加入欧盟一年后)作出为苏联二战时在东欧行为辩解的不理智作法。
    
    不管波俄关系如何变,也不管今日波兰还有多少社会经济难题有待解决。但是,其借助“小国政治”效应渐变为欧洲大国是不争的事实。这不仅对立白乌三国有巨大影响,最直白地说,在俄罗斯变得越来越穷的时候,波兰变得越来越富了。

结语:“卡塔尔效应”改变国际战略思维
    
    如果说波兰还不能算最经典的“小国政治”范例,那么,西亚的“卡塔尔效应”则可视为“波兰效应”的一个改进版。卡塔尔的领土面积与人口基数均无法与任何一个邻国相比,但是它却在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地区国际行动中出了大力气,如动用本国飞机轰炸卡扎菲军事设施。而且,在目前阿盟及联合国针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行动中,发挥了阿拉伯世界的领导得的作用[19]。按着中国官方战略分析人士的说法,卡塔尔之所以在中东(实际是西亚)、北非(西亚与北非合称中东)有巨大影响与不凡表现,是因为其“外交促和十慷慨解囊”的战略模式,“特别是自掏腰包向冲突各方提供经济援助”[20]。这类的看法较为精确,但在另一端,世界格局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深刻变化,需要人们尤其政治观察家、战略分析家们进行缜密的学术解释。
    
    首先,我们应当看到苏联阵营彻底散伙,走向民主的国家由仆从的“小国”变成了独立政治单位,乃至于波兰这样的欧洲大国,这就让人们要重新考虑“大国政治”对当今世界的适宜性;其次,解决区域争端,大国与小国的利益是等价、均衡的,否则冲突不但难以避免而且会复杂化、长期化;再有,在解决一个传统的政治治域内的分歧时,利益索求方应当有更理性的态度,即以妥协换取互谅平台的形成。现在声言“大国政治”结束为时尚早,但是,“小国政治”成为与“大国政治”等价的国际政治因素则是事实。亚洲地区的“小国政治”也不只以“卡塔尔效应”为代表,“缅甸效应”应当是更好的参照。
    
    ——————————————————————————————————
    
    注释部分:
    
    [1]参见约翰•米尔斯海默著《大国政治的悲剧》(中译本,王义桅、唐小松译),P281;王唐译版本: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2]参见熊显华编译《大国海权》之序“得海权得天下”,P003;熊编版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3]同[2],正文,P186。
    
    [4]关于中国文化确乏逻辑能力的辩论自黑格尔以来而未了,当下,在中国又有人重拾话题。如《南风窗》杂志2012年第9期,该刊记者采访哲学家赵汀阳,其对话录题目即为“是什么让中国人‘不讲逻辑’”。
    
    [5]&[6]参见瓦列里•博尔金《震憾世界的十年——苏联解体与戈尔巴乔夫》(中译本,甄西译),P137;甄译版本:昆仑出版社,1998。
    
    [7]&[8]参见尼•伊•雷日科夫著《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中译本,徐昌翰等译),P17;徐译版本:新华出版社,2008。
    
    [9]同[5],P191。
    
    [10]同[5],P200-201。
    
    [11]参见尼古拉•梁赞诺夫斯基著《俄罗斯史(第七版)》(中译本,杨烨、卿文辉译),P252 ;杨卿译版本: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12]同[11],P292。
    
    [13]同[12],P307。
    
    [14]关于这段历史,可参见耶日•卢瓦斯基、赫伯特•扎瓦德斯基合著《波兰史》(中译本,常程译),P143-144;常译版本: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15]同[14],P312。
    
    [16]参见金雁著《从“东欧”到“新欧洲”——20年转轨再回首》,P217;金著版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17]参见沈志华主编《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苏联历史问题研究(1917-1991)》,中册,P447(三册统一页码):沈编版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18]同[14],P 312。
    
    [19]参见西班牙《国家报》2012年2月21日文章,“不能让大马士革爆发”(作者:美国乔治敦大学卡塔尔分校国际与地区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政治学教授迈赫兰•卡姆拉瓦);新华社《参考消息》2月24日译介,第10版〈参考论坛〉,“卡塔尔缘何领导推翻阿萨德”。
    
    [20]参见《世界军事》2012年第9期(五月上)文章,“卡塔尔:小国雄心”(作者:张选刚)。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Modified on 2012/5/29) (Modified on 2012/5/2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1934516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给恐惧的人以安慰——回应俄罗斯学者特洛伊茨基/綦彦臣
·綦彦臣:我对锤击事件的看法——方舟子奸诈而愚蠢
·綦彦臣:疯子的长城——献给古格的敌人
·綦彦臣:李庄案“客气”裁量之权术
·綦彦臣:门之图腾?—丁朗父《山居秋夜》画作欣赏(图)
·五四思想资源的日本源头/綦彦臣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綦彦臣:我相信余杰,是一个道德人!
·中日潜艇事件“马后课”/綦彦臣
·一位“老弟”在写诗/綦彦臣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綦彦臣:写给卸任前的温家宝总理(2)——苦水王庄,水不苦,村民命苦!
·綦彦臣:致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先生公开信
·綦彦臣:恳求良心人士支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