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社会的恶瘤,大学生因学业自杀的根源/卢焱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1日 转载)
    
    据统计,日本每年有3万多人自杀,3万多人失踪,自杀率是美国的3倍。在2011年,其中,大学生自杀500多人,因为学业140多人(见 the Daily Yomiuri,2012,3,10.No.22,072),在中国,大学生也有自杀,但多数因为失恋,而且人数很少,因学业自杀我还没有听说过。日本因为学业自杀为什么这么多,据(很可能是一些教授的)解释是:教授对学生要求太高、太严,学生出不了达到要求的成果拿不到学位,压力太大,再加上日本人有自杀的历史情结。
     对此,绝大多数人都信以为真。 (博讯 boxun.com)

    
    其实,这种解释毫无道理。说日本人有自杀的历史情结,那么在别国的日本人聚居区例如夏威夷生活的日本人的自杀率为什么那么低?在日本战败后,那么多散留在其他国家例如中国的日本人,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却为什么顽强地生存着?教授对学生要求太高、太严,真正搞过研究的人都知道,作为一个合格的教授要招博士、硕士生,首先他自己对他所研究的领域相当熟悉,知道在什么地方能出硕士、博士水平的成果,通过笔试,面试知道学生具不具备必要的基础知识及智力。也就是说,如果硕士、博士生自己找不到更好地课题,导师给他的课题足以让他出硕士、博士水平的成果,他所做的只是实施导师的计划而已。如果出不了成果也是导师的责任,因为这说明他的导师也出不了这个成果。导师都出不了的成果却要求学生出,是导师指导学生呢还是学生指导导师。而且在其他国家攻读学位的日本学生,成果出的比日本国内还高却极少自杀。所以要求太高,自杀情结纯属谎言。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么多大学生因学业而自杀?通过我个人的切身经历深深体会到它的根源。
    
    邪恶的公立大学教授
    我是在中国读取科学技术史硕士学位后,于2004年4月来到日本东北大学留学。初来日本时,认为日本是发达的民主国家,肯定也是法制国家,在这样的国度里,人们肯定遵纪守法,而且多数日本人性格内向、腼腆温柔、彬彬有礼让人感到十分善良可亲。事实上也是这样,我在日本8年的学习、工作及生活中深深地体会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无论是日本警察、政府和大学的工作人员,还是学生、同事以及素不相识的路人,对他人的无私关爱和帮助及尽职尽责的敬业精神深有感触。刚来日本时,地理不熟悉,经常走失找不到自己的住所,问任何一个日本人,都会详细地告诉我,警察所的警察还会给我一张地图并标明我回家的路线。 有一次,一位休假的军官还把我领到我的家门口。在图书馆,在电脑上查资料遇到一些问题,问任何一个工作人员或身边的日本学生,他们都会高兴地帮助我。有一次,在上班的路上突然下大雨,我只好躲在电话亭中,一个老大娘从对面的房里出来给我一把大伞让我得以继续赶路。我在餐厅、工厂工作中,如果一个同事先干完他的活,他肯定会帮助别人完成他们的工作。
    
    然而,国立东北大学的教授给我的感受却是天壤之别。在我直接及间接了解到的教授多数给我的感觉是又酸又傲,而且极其虚伪、无耻、蛮横和冷酷。这点在我博士论文的递交、评审及控告东北大学的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教授的恶行
    我是在2010年3月17日 把我的论文上交给我的指导教授金崎芳輔的,他回复说:“……你的研究方向不在我的研究领域,我无法指导你达到博士论文的水平,……你应该找研究微宏观经济学的教授请教,下学期你要换指导教授。”可是当我到经济学部办公室请求换指导教授时,他却不让他们为我换。
    
    当我于2010年5月15日 把我的论文用邮件发给与我研究相关的几位教授时,他于2010年5月16日发邮件给我说……谁许可你把论文给他们看并让他们指导……把他们的名字告诉我……以至直到今日我没有得到东北大学任何教授的指导。
    
    我于2010年3月17日 把我的论文上交给他后,金崎芳輔教授一直否决我的论文却不给我合理的根据。直到7 月20日才给我具体的根据。在我具体论证了他的根据不成立后,仍然蛮不讲理地否决我的博士论文说:“我不想再和你讨论任何更多的细节,你的论文不是具体的,在某点错与不错的问题,而是没有任何价值.....远低于本科生的水平,如果你将来还想学经济的话,你应该先去本科学。”
    
    2010年5 月末,当我申请提交我的博士论文时,他不批准,理由是我没有经过初审。我质问他为何不为我按时按排初审,他的答复是我没有事先向他提出申请。事实上我已经向他事先提出申请,而且他同意我的预备审查申请。因为到经济学部办公室申请的预备审查就是申请4月到5月的预备审查,就是向他提出申请,他同意了而且经济学部也通过了我的申请(见甲第25号证全文)。我当时被他蒙骗,还以为真的没有向他提出申请。于是我向他申请6月初审,可是他却安排7月初审以至我只能于2011年4 月才能申请毕业。
    
    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2010年12月23日,我收到东北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教务通知,仅告知我,我的博士论文没有被通过,没有说明任何理由。我用电子邮件回复到我不能同意他们的决定。因为,我经过初审和复审,在这两次审查中,他们没有拿出合理的原因否决我的论文。可是他们仍然不给我任何答复。因此我即便在2011年4月仍然无法毕业。
    
    大学的恶行
    该大学在2008年就发生过一理学部博士生因博士论文被无理否决而自杀的事件,该学生的双亲在岗山状告东北大学。当我向东北大学当局上告,当局一位成员在2010年8月26日问我为什么要求调查而不是调解,我说因为已经有一位日本学生因此而自杀。他立刻辩解说这件事还没弄清楚,还在调查中。我说正由于我的切身感受,表明这种情况足以逼迫一个日本学生自杀,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当局虽然决定调查,但是在2010年11月24日,其另一位成员说在我的材料中看不出金崎芳輔教授对我构成了学术研究伤害。可见他们根本无视学生的生命,不仅不引以为戒,反而包庇纵容子这种恶行,任由这种状况继续下去。
    
    像多数日本人民一样,大多数日本学生性格内向,腼腆善良,凡事先考虑他人,受了委屈自己承受,实在承受不了则自杀。读了5年,付出巨大的精力和财力,辛辛苦苦写出的博士论文竟被无理地否决,如何有脸面对社会和父母,只好自杀。如果一个人还有一丝人性的话,对于这样好的人就应该更加善待,然而东北大学的教授们、东北大学当局却是更加蛮横无理、横行霸道。把人逼死竟然在法庭上公然否认那个不幸的学生的自杀与其博士论文被否决有关。
    
    当那个学生的双亲及辩护律师要求东北大学当局公布东北大学自己对该案的调查结果,竟遭到大学当局拒绝。他们继而提请岗山法庭强制东北大公布,然而却被法庭搁置至今竟达13个月以上。我想告诉日本人民,忍让是美德,但是对于那些没有一丝人性的人忍让,则只能使他们更加凶恶直至被他们逼死他们还会说此案与他们无关。
    
    讲理是学术最根本的要求,是学术的灵魂,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科学精神。一个蛮不讲理的教授配当教授?一个蛮不讲理的大学配为大学?
    
    我的研究发现了一些目前仍在广为教授的教科书中的错误,作为合格的教授及大学当局,应当立刻将我的成果公布于众,以便尽快更改教科书中的错误、尽到教授正确知识的职责。可是东北大学当局及其教授们却蛮不讲理的否决我的博士论文、继续掩盖错误、故意继续教授错误的知识欺骗学生,同时却从国家的税收和学生的学费中领取高额的薪金,实属故意欺诈学生和社会罪。更为可恶的是,我于2010年8月26向东北大学当局上告,他们竟然以“让我等待”为手段,拖延7个多月来进一步诈骗我的学费,我因此以“指导教授及东北大学对我进行诈骗和学术研究伤害”为理由,于2011年3月24日由要求退学。东北大学当局见骗局已被识破,于是露出其本质,仅用1天,于2011年3月25日立刻函告我:他们认为我的指导教授的所为不足以构成学术骚扰。
    
    无理地否决我的论文,不指导我又不让我换导师,甚至不允许我向其他教师求教,这样的恶劣行径都不足以构成骚扰,什么还能构成学术骚?可见东北大学的“学术骚扰”这一条纯粹是诈骗学生学费的伎俩,而绝非治学的法规。如果这种邪恶的状态不改变,只能导致更多的学生自杀,其学术研究也只能是欺世盗名,诈骗钱财的幌子。(详见我的诉状)
    (我的博士学位论文已被在美国召开的第11 届 世界公共经济大会选中,大会邀请我本人到会并宣讲我的论文)
    
    2011年7月26日,我去仙台地方裁判所,以指导教授及东北大学对我进行诈骗和学术研究伤害的罪名起诉东北大学。这时,在法庭上看看他们的答辩书就知道他们有多无耻。
    
    法庭答辩书
    1.原告要放弃他的请求。.原告要承担诉讼费
    详细原因
    2.1. 数据收集,获取的能力是大学院教育的重要一环,数据的提供不是大学院教育的重要目标。
    原告驳斥:我在诉状中说我需要的研究数据他应提供给我的也不予提供,使我无法进行统计研究。对此被告无法直接抵赖,因此说了一句不着边但还有点联系的话,即“数据收集,获取的能力是大学院教育的重要一环,数据的提供不是大学院教育的重要目标”从而误导法庭以为我在声称“大学院教育的重要目标是提供数据”的错误言论。进而进行驳斥。被告这种无赖稽俩在他们的答辩书及乙2,3号证中可谓比比皆是,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类型的无赖手段,其无耻的程度、无理也要搅三分的本事足可称得上炉火纯青、登峰造极,能将简单的弄得复杂、清晰的搅得糊涂,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坑国害民,实可堪称日本排名第三的东北大学无赖教授之一大特色。
    ……
    3.指导教员没有限制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的“电子邮件事件”只是指导教员告诉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要注意礼仪和研究领域。
    ……
    4.3.指导教员没有否决原告的论文,只是对原告的论文做出评价。
    ……
    5.5.指导教员没有不允许原告更换导师,更换导师是需要一定的手续,不是简单的说一下就行的。(详见我的法庭答辩书)
    ……
    在此之后,竟然又拿出他们内部否决我博士论文『论文的审查结果,及论文评价说明』来说明他们的依据,这时我才发现全是谎言和谬误 (详见我的驳斥论文审查结果)。
    
    一个教授的恶行可能是他个人的原因,因为再好的制度也不能保证没有恶人的存在。但是一所邪恶的大学则真的是一个社会的不幸,国家的不幸。因为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而教师则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一所邪恶的大学毁掉的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代人,那是国家和社会的未来。但是邪恶的东北大学为什么敢这样猖狂呢,在我法庭的经历中发现根本的原因。
    
    邪恶的法官
    我的诉状一共两页,每一个诉讼点都有坚实的证据,可以说本案是事实清晰、证据确凿。在被告给出答辩书后,我也写好了反驳书,在法庭一念即可结案。因为从被告的答辩书、及『论文的审查结果,及论文评价说明』中可以看出被告给出答辩是多么无力。然而我的法庭的半年多的经历却让我大吃一惊,真没想到法庭竟如此黑暗、法官竟如此邪恶。难怪腼腆善良的日本人民宁可被逼迫自杀也不求助于法庭。因为日本的民事案没有实行陪审团制度,案件由法官审判,然而法官却不是公正的主持者,而是邪恶钱势群体在法庭上的同案犯和庇护者;法庭不是正义之廷,而是邪恶的庇护所和罪恶的制造中心。
    
    本案的第二次开庭 ,即口头答辩是在2011年10月17日上午11点开始到12点结束,当我到法庭后,法庭职员领我到等待室等侯到11点半才把我带到审判庭,而在那里,法官、被告东北大学的3名人员和辩护律师及法庭的翻译早已围坐一起。后来几次到法庭的10分钟到15分钟的同样的等待经历,让我明白了,这段等待的时间其实是法官和被告在法庭内,合谋安排此次如何审理,以便能够曲解事实、袒护掩盖被告东北大学的恶行,进而坑害原告我。因为是初次进行,需要从总体上合谋安排,所以需要半个小时。
    
    开始后,法官说本案是我在博士论文上交过程中,东北大学没有很好地接受我的论文。我说这是主要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还有东北大学对我的迫害。之后,法官没有让我就被告的答辩书进行反驳,却让我将写好的口头答辩的反驳书交给被告,以便他们下次来有一个准备。我说还没有翻译成日文,法庭的日籍华人翻译说她可以翻译,我说这是我的口头答辩材料,现在我拒绝交出,等答辩完,我将会向公众公布,当然也会交给法庭及被告等。法官说今天就是在我的诉状中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想了解清楚,让我将注释明确到具体那一行,便结束这次审理。
    
    在本案第三次于2011年11月29日开庭中,法官让我将我上交给东北大学的博士论文交给法庭,被我坚决拒绝,理由是我交给东北大学的博士论文在东北大学,应该让他们交。法官只好让东北大学上交,并一同把论文审评的评价,及论文初次审查和最终审查中的内容上交法庭。之后,我要求就被告的答辩书进行反驳,法官坚决不同意,说东北大学还有其他要说的,等他们全说完我再反驳,我只好同意。
    
    本案的第三次开庭是在2012年2月15日,因为我提交论文题目是3月31日,可是被告东北大学乙5号证原迹是4月15日,说明被告给出的是伪证,以掩盖我的指导教授金崎芳輔不仅未能必须按时为我安排初审,却反而以我没有进行预备审查不能提交论文为理由阻止我于9月毕业、取得博士学位的罪责。(详见我的驳斥准备书面)因此,我就乙5号证提出质疑,然而法官故意不予理会,这时被告东北大学的律师说我的那份乙5号证的日期“4月15日”是错的要求更改,法官故意装做不知道,说:真的吗?
    我说: 乙5号证是谁做的?
    法官:先改好吗?
    我:这个事情我必须问。
    法官:先改。
    我:我就此特意(于2月10)去东北大学经济学办公室查询。这个事情我要问,这是我的权利。
    法官:现在只是确认证据。
    我:因为他提的证据有问题,为什么不让我说。
    法官:不可以改么?
    我:可以改,但是为什么写错?
    东北大学的律师:将教授审查日弄混。
    我:这是提供伪证,根本不是错的问题。我如果不去调查,你们根本不改。
    法官:法院的资料早就已经改过来了。
    我:你那是刚改的。(我看见他改了)
    法官:是刚改的。
    我:你为什么说以前改的,这是对他们包庇和纵容,公正么。
    法官:因为提交的人说要改所以要改。
    我:我要说的是为什么提供伪证?
    法官:你有异议可以说,但是提交的人说要改所以要改。
    我:乙5号证是东北大学经济学研究科谁做的?
    法官:这……
    我:我现在不是问法官而是问被告,法官知道(谁做的)么?
    法官:这个地方是由法官主持辩论,不是由你主持。
    我:法官应该公正地主持。
    法官:提交的人说要改所以法院只能说要改,只是这个意思。
    我:我没说不能更改,错可以改,但是我要追究为什么提供伪证。
    法官:首先要改,改完后你想说什么可以再说。
    我:可以。
    法官: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乙5号证是东北大学经济学研究科谁做的?
    法官:经济学研究科的职员做的。
    我:谁做的?
    法官:也许是教授,也许是助教,也许是职员。
    我:我问的不是也许,而是谁做的,因为这是有责任的。
    法官:东北大学经济学研究科。
    我:我问的是具体的谁?
    法官:经济学研究科第一把手负责。
    我:是研究科的科长做成的么?
    法官: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我难道不能问么?
    法官:应该是研究科的科长负责。
    我:我问的是被告,被告没说话,法官怎么知道被告要说的呢?法官难道事先和被告串通好了么? 要不然法官怎么知道被告要说的内容。
    东北大学的律师:你有什么要说的可以写下来交上来。
    我:我现在不能问么?
    东北大学的律师:现在不回答你。
    我:不回答你来这里干什么,开庭就是审和问。
    东北大学的律师:我不回答。
    我:这对么法官先生?他不应该回答么?
    法官:由谁来问由谁来答是由法官决定。
    我:那他不应该回答么?难道这与本案无关么?
    法官:如果总是这样你问他答,审问很难顺利进行,所以要由法官主持辩论。
    我:开庭的目的就是相互问答,这样才能让大家都能弄清事实。涉及到本案关键的问题被告拒绝回答这叫什么审理,本案涉及到(被告方)的当事人没有一个到庭,原本在第二次就应该进行的口头答辩(从立案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七个月还没有进行,这合适么?
    法官:现在就是口头辩论。
    我:那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回答?这还叫什么口头辩论。
    法官:你理解的口头辩论不正确。
    我:那您的口头辩论是什么?
    法官:看诉状,你提交论文的时候教授说你的研究方向不在他的研究领域,他无法指导你达到博士论文的水平,这个教授是金崎芳輔吗。
    我:是金崎芳輔。
    法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这和我刚才问的口头辩论有什么关系?
    法官:在公开的场合对这种事情进行讨论就是口头辩论。
    我:知道了。
    法官:你的研究方向不在他的研究领域,他无法指导你是3月25日给你的电子邮件中说的是么?
    我:是。
    法官:因此你去经济学部办公室请求换指导教授时,他不让他们为你换是么?
    我:是。
    法官:你去的是经济学部办公室么?
    我:拿着他发给我的电子邮件去经济学部办公室请求换指导教授。
    法官:5月15日 把你的论文用邮件发给与你研究相关的几位教授,这几位教授都是谁?
    我:我那上边都说的清清楚楚,法官问这些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浪费时间?
    法官:这几位教授都是谁?
    我:在甲12号证(第2页)佃良彦,秋田次郎。还有两位。我现在很奇怪,问这些名字有什么意义,我刚才问他们就不让问,就可以不会答,现在就可以问我,我就必须说么?
    法官:那个不重要,这个重要。
    我:那个怎么不重要呢,涉及到做伪证的问题,我这又不涉及到做伪证。
    法官:你刚才说有佃良彦,秋田次郎。还有谁?
    我:我现在在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岔开话题。
    法官:我为了理解你要说的事情。
    我:那我为了理解他说的事情就不可以问吗?
    法官:这是法院,你是希望法院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先要让法院理解这些事情才行。
    我:难道他那个事情法院就不应该理解吗?就不应该优先吗?
    法官:因为诉状是你提出的,所以首先要理解你的意思才行。
    我:那涉及到那两个人我不说难道就影响法官理解了么?
    法官:如果你记不住那两个人的名字今天就不问了。
    我:我当然记住了,他们是川端望,在乙3号证第3页,拓植。这些名字我在向东北大学经上交的材料甲(12)号证中我都写的清清楚楚。
    法官:金崎芳輔说他无法指导你,你给这几个老师发电子邮件希望他们指导你是吧。
    我:我是希望他们给我提一些如何修改的建议,不是希望他们指导。
    法官:然后呢
    我:我给这几个老师发电子邮件的同时,(也发电子邮件)告知金崎芳輔我给其他老师发电子邮件向他们请教了。
    法官:然后呢?
    我:金崎芳輔于第二天就发电子邮件指责我(问我要这几个老师的名字)。这几个老师的名字我也在邮件中全告诉他了。
    法官:他给你回的电子邮件是这篇么。
    我:法官问我的问题其实是被告东北大学反驳我的问题,即:指导教员没有限制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的“电子邮件事件”只是指导教员告诉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要注意礼仪和研究领域。我现在就回答这个问题,不用法官拐弯抹角地诈。
    法官:有关这点你的主张是什么?
    我:被告陈述与事实不符。指导教员金崎芳浦虽然表面上让我向其他教员请教,在2010年3月25日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说“…你现在要做的是向其他精通微宏观经济学的教授请教…”。在2010年4月7日当我问他可否向其他教授请教时,他说可以。可是当我在2010年5月15日将我的博士学位论文用电子邮件发给他和其他4位与我熟悉及研究领域相关的教授,并同时告诉他我也发给其他教授时,他于第二天,5月16日就用电子邮件用他蓄意捏造的事实告知我说:“…我知道你没有经过任何许可就给许多教授发电子邮件请教…你的行为粗鲁…把他们的名字告诉我,我要去向他们道歉…”。造成了至今我都无法得到他们指教的事实。
    法官:他给你回的电子邮件在那里?
    我:在甲第13号证,第4页。
    法官:你又给金崎芳輔回电子邮件向他道歉。
    我:是。
    法官:他又给你回电子邮件向你道歉。内容是什么?
    我:(他说)我错了,我以为你给所有的老师都发电子邮件了……你可以给这些老师发电子邮件,然而,你应该在题头写上这些老师的名字,如果没写,这是很粗鲁的行为。
    法官:好了,别说了,这个论题到此结束,下面进行其他论题。
    我:不行,这样会让人曲解(事实),如果我不说具体的情况。
    翻译:没有,他说从过程…
    我:我知道他说过程,故意把这些拿出来好像他给我道歉了,(进而曲解为)不存在他对我(的迫害),我必须说,一件一件地把事情说清楚,不能一件事情没说清楚就结束。
    法官:下面,往下进行。你说5月底之前你要提交论文他没同意是吧。
    我:这个问题法官问的是被告反驳的另一个问题,即法庭答辩书中的4.4.指导教员没有不允许原告上交论文的事实,只是告诉原告,按照论文审查的制度没有进行预备审查不能上交论文。
    这不是我来答被告,这是法官替被告问我,不行刚才那件事情我必须说,不能由着他们。我必须说完。
    法官:说刚才那件事情吧
    我:如果被告东北大学认为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的“电子邮件事件”只是指导教员告诉原告向其他教员请教要注意礼仪和研究领域的话,那末当我于当天即5月16日用电子邮件告知他真实情况时,(见甲第21号证第3页第14行到第4页第16行)他应该立即解决我的困境,如果解决不了他应该报请大学院解决,但是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做。他的行为不仅是限制我向其他教员请教的权利和自由,而且是蓄意的对我出尔反尔的戏弄和迫害。被告东北大学对金崎芳浦的袒护充分表明东北大学当局对金崎芳浦对学生的戏弄和迫害的行为的认同。
    法官:刚才那件事情我已经明白了,你说5月底之前你要提交论文他没同意,这个论文是什么论文?
    我:(这个问题法官问的是被告反驳的另一个问题,即法庭答辩书中的4.2.)原告上交的论文是未完成的学位论文,是将论文未定稿的一部分用电子邮件发送给他的指导教员。我于2010年3月17日将我论文未定稿的一部分用电子邮件发送给我的指导教员金崎芳輔,5月15日将完成的学位论文用电子邮件发送给他和其他4位与我熟悉及研究领域相关的教授。(详见我的驳斥法庭答辩书)
    法官:然后呢?
    我:我没有收到任何老师的答复。(应该是建议详见我的驳斥准备书面)
    法官:在这种情况下在7月16日对你的论文进行了预备审查。7月25日得到的(对你提交论文)说明是么?
    我:是。
    法官:说明一下预备审查后的情况好么?
    我:我于2010年3月17日 把我的论文一部上交给他后,金崎芳輔教授一直否决我的论文却不给我合理的根据。直到7 月25日才给我具体的根据。在我具体论证了他的根据不成立后,他仍然蛮不讲理的否决我的博士论文说:“我不想再和你讨论任何更多的细节,你的论文不是具体的在某点错与不错的问题,而是没有任何价值。其水平远低于博士论文的水平,我想所有的经济研究者都会这样认为......如果你想在我们学部换指导教授根本不可能,因为所有和你研究领域相近的教授都认为你应从硕士课程学起...... 你的论文不值得继续讨论……无法改进以达到博士论文的水平……。远低于本科生的水平,如果你将来还想学经济的话,你应该先去本科学”。表明他的评价就是蛮横无理的否决我的博士论文,侮辱我的人格,损害我的名誉。
    法官:他说的在那里
    我:在甲第13号证第23页他给我的电子邮件中。
    法官:3月到7月他对你有任何的指导么
    我:没有,因为我于3月把我的论文一部上交给他后,他说你的研究太陈旧,幼稚,因为考博
    道格拉斯方程已经提出来太长时间了,我想几乎所有的与之相关的课题都被做完了。见甲第21号证第1页倒数第13至倒数第5行。之后又说我的论文没有任何价值。
    法官:他其实是说你选的题目不对。等于否定了你选的题目。
    我:是。但是他否定的特别没有道理。
    法官:你对他的否定不能认可。
    我:是。因为我在3月给他的论文一部中详细说明了在我的研究领域中,目前的研究状况及存在的尚未解决的问题和我的研究所解决的问题及研究工作的价值。
    法官:他否定了你选的题目,你没有想到换一个课题吗?
    我:不是这样的,因为他说让我向别的老师请教,让我换导师,他说的本身就相互矛盾,他
    说我的研究超出他的领域,他无法鉴定,之后又说我的论文很差,他既然无法鉴定怎么又能说我的论文很差呢。在此可以看出金崎芳輔根本就不够教授资格,否定学生的论文必须要拿出证据具体的说明为什么,什么也不给就胡搅蛮缠地否定,那是老师么。
    法官:这是你这样认为的。
    我:这是普适的标准。这是起码的学术道德。
    法官:他否定了你论文又不给具体的根据。
    我:是。
    法官:你没有想到换一个课题吗,他没让你换一个题目吗?
    我:法官问的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为什么要这么问,他说他鉴定不了,又说我的论文很差,而且让我换导师,我怎么考虑要换题目,对任何一个人考虑的是首先换老师。
    翻译:他没说让你换一个题目吗?
    我:没说。
    法官:他说让你换导师。
    我:是。
    法官:然后呢?
    我:然后,我在2010年3月末,到经济学部办理更换导师的手续。他却不让他们为我换。
    法官:时间已经到了,你要说的事情知道了。下面要问被告为什么这么做,要给出答复。
    我:他们已经给出答复了,法庭答辩书,论文审查结果要旨及内容评价说明就是答复。
    法官:有关学问论争这方面法院是有限的,在具体的过程上让他们给一个答复。他没说让你换一个题目吗之类的,为什么不给你一个建议?
    我:他都无法指导我让我换题目不是瞎换么,另外,当事人金崎芳輔没到,这叫开庭个什么庭,审谁呢,我是原告,实际上就是审我呢。公证么?
    法官:现在是要将双方要强调的事情整理一下,所以由你和他们这边有人来说。
    我:有人来说? 从我去年7月递交诉状到现在已经多少个月了,每次问一两个问题就结束,我在这期间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谁补偿?
    法官:能不能对你进行赔偿现在还在争论。
    我: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拖这么时间。
    法官:不是简单的事情。下面安排下次开庭时间。
    我:我还有事情问,法庭要求让被告把我的论文翻译成日文,为什么不翻译?他们觉得他们有理为什么不翻译出来让大家都能看明白学术上的问题?
    法官:被告希望法庭不要干涉学术上的问题。
    我:无理地否决这属于学术迫害,而且已经逼死一个日本学生。(并且)已经涉及到刑事(责任),因为大学是一个提供教学研究服务的机构,学生交学费,国家拨资金,提供正确良好的服务是大学应尽的义务。
    法官:从一般论来说应该是这样,但是他们对待你的方式不一般。
    我: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翻译?
    法官:这要有双方的意见。
    我:这是他必须提供的,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不给提供应给的服务,提供伪服务,这是诈骗,是刑事犯罪。怎么还要由着他,由着他我就死定了,还来这打什么官司。
    法官:现在主要把金崎芳輔对待你的过程弄清楚。
    我:那么让他们翻译出来和这有什么影响,反而有助于这件事情。
    法官:没有考虑让被告翻译,因为论文是你的,那你翻译出来。
    我:这个论文是被告提出来的证据,怎么让我翻译呢?
    法官:这只是表明你交了这个论文,并不是要对它的内容进行评价。
    我:可是问我的换题目等的都涉及到评价,怎么说和评价无关。而且让被告翻译成日文是法官上次要求被告翻译的又不是我让被告翻译的。
    法官:只是表明你交了这个论文的原本,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法官让被告上交(我博士学位答辩的)初次审查和最终审查的内容,为什么被告不交。
    法官:请被告上交这些内容。下面安排下次开庭时间,4月25日。
    我:我抗议,为什么拖那么长时间,你想拖一年呀。(我要求在)3月初。
    法官:3月份放不进来,因为法院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如果放不进来,我的案子一年结束不了么,法律要求一年内结束。
    法官:4月25日,这是法院的决定。
    我:我抗议,要求换法官。
    法官:4月25日,上午10:30分。
    我:请问法官我的案子什么时候结束,一年能完么?这是法律要求的。
    法官:要充分理解你的主张需要时间,你说的一年是一般论而言。
    我:我的案子不是一般的么,特殊在那里?
    法官:要对你的主张和被告的主张都要充分的理解才能处理好这件事情。
    我:一般论也是都要充分地理解原告和被告,我的案子怎么就特殊了?
    法官:下次4月25日,今天的审理结束。
    我:要求换法官。
    法官与被告东北大学一伙起身离开法庭。
    至此我明白冤案是如何在日本法庭制造出来。
    
    世界上有两个地方是最需要讲理的,一个是法院,另一个就是学校。讲理是学术最根本的要求、是学术的灵魂、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科学精神。如果教员不讲理,他所教授的知识就可能是谎言,对学生就是诈骗和坑害。如果大学不讲理,诈骗和坑害的不仅是学生还有国家和社会。大学对于学生来讲是强势团体,拥有雄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大学对学生诈骗和坑害,学生既难以发觉又难以抗衡。而日本的公立大学制度又是教授治校,一切都由教授决定,没有一个独立于他们之外的力量监督他们,这样就容易促使他们胡作非为。
    
    法院是解决社会一切纠纷的终极裁决权力机构,如果法院不讲理,文明的人类社会就会顿然变成黑暗的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正义将不复存在,社会将失去希望。不幸的是,在日本这两者同时并存、相互勾结。大学通过诈骗和坑害捞取钱财,法庭以权捞钱包庇大学;大学混淆是非愚化、奴化人民以维护法庭的邪恶,法庭窜通大学迫害人民以权力包庇纵容大学的邪恶,这就是当今日本社会的写实。日本人民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精神上备受煎熬,物质上任人宰割,这就是日本为什么每年有3万多人自杀、3万多人失踪者。其中,大学生自杀500多人,因为学业140多人,自杀率世界第一,是正常民主法制社会,美国的3倍的根源。
     卢焱
    2012年2月整理,撰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422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不肯为他人说话:评昭通自杀性爆炸/真回安然
·研究称荷兰画家梵高系遭误杀并非自杀 (图)
·“试探性自杀”10刀的结论究竟在试探啥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哀痛人类自杀:本拉登人死但和平更无望/王宁 (图)
·曹长青:胡锦涛的“自杀”和“他杀”
·维稳官员自杀前受到哪些折磨?
·中国人大自杀/王宁
·怀念张国荣,鄙视自杀行为
·张明:我终止了自杀行动
·官员为何宁愿自杀而不愿接受审判/陈有西
·差距:中国县长“自杀”与英国首相“休假”
·官员自缢身亡 别匆忙下抑郁自杀的结论
·国企工人自杀 生前工资存折仅剩4角(图)(图)
·李牧:黄光裕“被自杀”的合理性
·廖祖笙:同时自杀的还有共产党
·富士康13起自杀事件之灵异解读
·员工自杀——富士康追赶世界水平/刘仰
·北邮博士为何自杀/舒泰峰
·母子卖玉米遭驱赶砍伤暴徒 欲持刀自杀 (图)
·陕西蓝田一家4口2死2伤 嫌犯在父亲坟前自杀
·八旬老人家庭困难 灌56岁智障儿子喝农药后自杀
·云南巧家因强拆导致自杀式爆炸 网友:拒绝炸药奖的结果 (图)
·如皋强拆:产妇抱宝宝废墟中过夜,残疾养父欲跳楼自杀
·抗议拆迁 中国女子自杀式炸弹引爆 死三人
·云南疑发生自杀爆炸 农民抗议政府征地
·女医生不堪医疗纠纷 留《血泪书》服毒自杀
·清华硕士生跳河自杀 家属称写论文压力大
·清华硕士生跳河自杀 家属称写论文压力大引发精神疾病 (图)
·嘉定区人民法院私设公堂 原告撞墙自杀
·南京一钢铁贸易公司女老板因资金链断裂自杀
·原信访局长下跪上访续:警方认定其女系自杀
·老人收藏百余枚毛泽东像章被盗后自杀 (图)
·21岁女子玩游戏花费上万 讨玩资未果自杀 (图)
·母亲哄骗2个儿子与自己一同服毒自杀
·薄熙来遭双规惊传暴怒绝食 多次自杀未遂
·19岁青年步母亲后尘自杀 疑生前经济压力大
·男子杀妻后欲自杀 服老鼠药喝洁厕剂均未果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图)
·女大学生惨遭毒打后死亡,校方却称是自杀 (图)
·26岁无锡女大学老师不堪“潜规则”致精神崩溃跳楼自杀
·农村女子做保姆惨死老板家,胸部被捅了六刀,公安局定为自杀!
·暴力拆迁与自杀式的抗争!-湖南宁乡夜幕下的疯狂 (图)
·民生银行领导下达存款任务过重,员工自杀 (图)
·自杀倒计时、我的生命还有11天
·安徽黄山拆迁-台胞自杀(图)
·人民上访是被杀,上国内网是自杀/笑天
·江西广丰中学四女生相约跳楼自杀/吴永俊
·好法官为什么要自杀/司马当
·贫困女研究生自杀 同学爆出真相
· 一名自杀者的陈述
·一个女大学生跳楼自杀-家长的血泪控诉!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求助]村委会乱收费百般刁难,大学生被逼无奈上吊自杀
·姐姐,你为什么要自杀
·谁为层出不穷的“杀人”冤案和自杀的警察“埋单”?
·刘隐:谁为自杀负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