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是“总设计师”抑或“独夫民贼”/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2日 转载)

— 读《“人民的儿子”— 邓小平》随感
    有关中共已故主要领导人邓小平,这位对中国和世界都有影响的近代历史人物的评价,虽然其已死掉多年,仍然未能“盖棺论定”,往往引起舆论针锋相对的尖锐争议。
     日前在网上看到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专攻“思维科学”项目的朱长超教授,近年所著的长文《“人民的儿子”— 邓小平》,对邓某掌权时的四大暴政事件,逐件作了摆事实、讲道理的全面深刻评述。他的分析有独到之处,对真正了解和评价邓小平“其人其事”,足资参考。 (博讯 boxun.com)

    
    中共高层先后担任过国务院总理和“全国人大”委员长的李鹏,为了拍马奉承给邓小平戴上了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桂冠,于是大家便跟着这样称呼他。而这个暴戾“权欲狂”的政治野心家,一方面自称为“人民的儿子”,有一次还很罗曼蒂克地扬言“人民啊,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你们!”另一方面“自举不避丑”,自封为中国第二代领导的“头”。他在一次党的高层会议上声明:“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第一代集体领导的核心是毛主席,第二代实际上我是核心。因为有这个核心,即使发生了两个领导人的变动,都没有影响我们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始终是稳定的。”他的“第二代领导核心”连党内都没有讨论、选举、授权的程序决议,然而慑于其淫威,形成至今以他取代华国锋成为“第二代领导核心”代表人物的排列,应该说是违反党章和组织原则的非法之举,遑论于国法不容。
    
    朱长超的文章对邓小平掌权领导施行的四件大事,做了详细的分析:一是“小平:高举着反右派的狼牙棒”;二是“小平:制造了六四悲剧”;三是“小平:下令炮轰沙甸村”;四是“小平:吹响越南战争的进军号”。作者用“反讽”的幽默笔法来评述,每一大段都写得深入浅出,十分精彩。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是毛泽东在全国范围内利用“引蛇出洞”的谋略,要求提意见帮助中共整风,然后反过来整肃知识分子的大浩劫;“是一场镇压知识分子的反文明的运动,也是一场压制民主思想和践踏人权的专制主义运动”。当时,“毛共”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反右运动领导小组”组长,“作动员报告的是他,作总结报告的是他,提出反右运动补课的,也是他。”毛泽东放手让他领导,而他处理得比毛某更“左”、更残忍、更野蛮、更血腥,达到肆无忌惮地草菅人命,杀戮无辜的地步。反右运动中一些重要的、著名的、高层的右派分子,都是他亲自决定的;他还残酷无情地要把一批著名的右派投入牢狱。后来,一批又一批的右派分子就被送进像夹边沟、北大荒那样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劳改农场,遭遇极为悲惨,有大批右派分子因饥饿、虐待、疾病无医药而非正常死亡;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当初,毛泽东给邓小平规定的右派分子“指标”是5,000人,把右派们的脊梁骨打断了,把他们批倒批臭,让他们“俯首称臣”,服服帖帖,见好就收。而邓小平“兴致勃勃”不甘罢休,一打再打,直打到1958年的“补课”。据胡耀邦在“文革”后给右派纠正摘帽落实政策的不完全统计有569,957人;而据研究中共党史一些学者的统计,当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包括一部分内控不戴“帽子”的中右分子)共计3,170,000人。反右派运动的罪恶暴行,毛泽东固然负有全责,邓小平作为“总指挥”,比毛某出手更很毒、更残酷,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然而,在胡耀邦总书记提出全面平反时,邓某坚持非要保留五个大右派和若干右派分子不得平反,以证明他的“反右必要论”。他说:“反右运动是必要的,正确的,只是有缺点,缺点只是扩大化。”由于他是“核心”,他说了算,胡耀邦不但“无可奈何”,最后连他自己也不能自保,被迫下台,郁郁而终。以致到了第三代的“江共”、第四代的“胡共”,至今在否定“反右派运动”问题上都不愿顺应民意,“不敢越雷池一步”。
    
    1989年邓小平调动军队开进北京,出动坦克车用机关枪扫射,血腥镇压手无寸铁游行集会请愿,反对贪污腐败,争取民主自由的大学生和市民群众,制造天安门大屠杀的“六四事件”,也是人神共愤的滔天罪行。这次事件的直接原因是邓某对胡耀邦的罢免不当;接着又把人民群众合法的爱国民主运动,定性为“反革命动乱到暴乱”;不但拒绝总书记赵紫阳提出和群众对话,和平解决的合理正确意见,还把赵紫阳撤职软禁;最后作出“不惜一切代价”出动野战军镇压的决定,意味着下令“格杀勿论”的大屠杀。历史终有一天会算清邓某的这笔血债。当然也会波及像李鹏、陈希同等对这场大惨案有关的推波助澜者的罪行。
    
     1975年7月间当时复出担任副总理和军队总参谋长的邓小平,曾调动野战军的几个炮兵团,包围炮轰云南蒙自地区一个回民聚居的沙甸村。事缘“文革”当时,对宗教采取歧视乃至消灭的政策,当局占领村里的清真寺,不准诵经做礼拜,没收焚烧《可兰经》,更有甚者往忌讳猪肉的回民家井里倒进猪血、猪骨头,还强迫阿訇和回民披上猪皮游街,学猪叫等,引起当地回民群众的强烈反抗,遂酿成暴力冲突,被定性为“严重的阶级斗争”,连回民的宗教节日聚会也被视为“反革命活动”。事体反映到北京中央,时任党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提出要“打土围子”,便由邓某部署“平息”。炮轰多日把整个沙甸村夷为平地,4,400间民房无一幸存,全村7,000多回民,被打死900多人,伤残600多人,事后还枪毙数十人。期间,有157名男女老幼回民举手投降,出村逃生,走到田间竟被包围的军队用机枪扫射,发现受伤未死的,还补上一枪毙命。这起严重的回民群体灭绝暴行,由于封锁消息鲜为人知,若当时传到国际上,将会引起回教世界对中国何等强烈的反弹,可想而知。
    
    1979年间,邓小平在没有获得党的高层支持,更未通过“全国人大”讨论通过的情况下,出于声援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政权,亲自调动指挥广西和云南的野战军60万人的各兵种部队,悍然发动侵略越南的战争。从2月17日打到3月16日,据中方公布的统计数字,己军指战员和支前民兵,共阵亡6,954人,伤员14,800人;击毙越军约50,000人,这是一场双方厮杀极为残酷,伤亡都很惨重的战争,有研究学者评估双方牺牲官兵数目相当,约各为50,000人之则;越南方面无辜死伤的平民就更多。这场战争中国军队是侵略者,正义在“保家卫国”的越南一方;因此,中国道义尽失,实际上是惨败而退。那些为了支持践踏人权、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赤柬”,在越南战场壮烈牺牲的中华儿女死得真冤枉。这个罪恶,应当算在邓小平头上。
    
    邓小平究竟是什么东西?“总设计师”乎,“独夫民贼”乎,或兼而有之乎?澳洲是言论自由开放的国家,那就悉听尊便啦。
    
     (2012年5月12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623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论“和尚打伞’”VS“人算不如天算”/淳于雁
·江泽民“咸鱼翻生”和两个“司令部”/淳于雁
·方励之是当代中国民运的先驱/淳于雁
·纪念“爱港”律师廖瑶珠逝世15周年/淳于雁
·略论“土共治港”问题及其他/淳于雁
·薄熙来罢黜后还能“勃起来”吗/淳于雁
·中共“党天下”的暴政何时了/淳于雁
·中共理应给民主党派“松松绑”/淳于雁
·谈点薄熙来能否“入常”的问题/淳于雁
·想起“新中国”使用那第一次否决权/淳于雁
·孔庆东恶骂香港人的“反效果”/淳于雁
·纪念英烈旨在制止暴政/淳于雁
·毛泽东和汪精卫比较论/淳于雁
·台湾大选在中国大陆的“发酵”/淳于雁
·台湾政坛又届“轮流坐庄”时/淳于雁
·金正日也终于“万寿无疆”杂感/淳于雁
· “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之争/ 淳于雁
·“黄色娘子军”是一种历史报应/淳于雁
·说三道四评王毅的“四个不容”/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