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奇帆越描越黑/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7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2-03-06报导 (博讯 boxun.com)

    
    重庆“3·19枪击案”发生后,曾经震惊了世界,薄熙来立即接受了香港凤凰卫视的采访,他没有流露出一点悲伤的感情,而是幸灾乐祸地说,不必大惊小怪,好像死去的士兵不是人,是一只鸡;现在,黄奇帆出来第一次直面王立军事件,也是通过凤凰卫视,摇头晃脑地解释了一番,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语无伦次地指责媒体“八卦”,他讲的全是事实吗?不论是薄熙来站到前台,还是退到幕后,从他们的言行都可以看到权利的傲慢和人性的扭曲,人民需要这样的官员吗?
    
    黄市长讲“八卦”,他知道“八卦”是怎么回事吗?孔子的解释周易的著作《系辞传》中说,在天成像,在地成形,乾坤定矣。什么意思?作为一个位于西南一隅的直辖市,再标新立异,也是“坤”和“地”啊,薄熙来摆正自己的位置了吗?谁是“天”,应当成像;谁是“地”,应当成形?黄奇帆真的应当好好地想一想,人家别的城市搞了270个专案组“打黑”了吗?公检法司都听命于一个人了吗?警察多次超编扩招了吗?把装甲车开到闹市去了吗?虽然,它们也是政法委“一言堂”,但毕竟还残留一点点程序,所以,没出“李庄案”和“李俊案”,没出打黑基地“铁山坪”,没有“国宾护卫队”和“红雨衣”,重庆却摆错了位置,叫嚣“重庆模式”,是“世界的中心”,王立军事件产生的主要原因就在这里。它既是“倒退”挑战“前进”,“分裂”挑战“统一”,也是地方挑战中央的必然结果。
    
    媒体表示,黄奇帆对华文媒体凤凰卫视说,王立军事件并无必要私下探讨。他坦诚自己早已注意到了网上有关他带领大批警车赴美领馆的传言,但认为那是不值一驳的八卦,因为现场车牌全是“川”字。对于王立军事件后,重庆官方微博曾明确称其接受“休假式治疗”的说法,3月5日有署名“穿雨衣的陌生人”爆料,其实,接受凤凰网采访时黄奇帆也有澄清,指“休假式治疗”,是发微博的人胡乱编的,后来,还批评了他们,并透露“王立军精神确实有些问题,上半年就去过几次医院。”不过,这段谈话并未出现在凤凰网的视频内容中。
    
    我们回忆一下,真的是这样吗?3月5日发生了王立军事件时,第一时间,我看到的是海外网站的文字报道和目击市民的手机照片和截图,不论警车牌照是渝字,还是川字,反正云集了很多辆,都是老百姓血汗钱养的警察驾驶,它们令人震惊地围困了美领馆,难道不是铁的事实吗?70辆只不过是夸张了一点,和10辆性质上没有什么区别,挂什么牌子,都属于中国,性质上都是一样的,地方官员的一场内斗,闹到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去了,成了涉外事件,薄熙来和黄奇帆不感到难过,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一点惭愧的表情都不见,这是理所当然的吗?
    
    3月5日的突发事件出现之时,重庆有《重庆日报》,成都有《四川日报》,那天媒体的记者编辑都没上班吗,没拿工资吗?不知道王立军闯入美领馆的新闻吗?黄奇帆应当清楚,封锁消息,强奸民意,是造成信息不准确的根本原因,如果第一时间,官方能真实地把事件的过程原汁原味地告诉人们,会出现情节失实的问题吗?所以,黄市长与其指责别人“八卦”,不如自责专制和霸道,如果薄熙来不搞阶级斗争这一套,能出现王立军反目为仇的事吗?党内的纷争跑到美领馆去解决,你黄奇帆没有责任吗?副市长外出没和市长请假吗?花了270亿,搞了70万个摄像头,养了那么多特务,没看到王局长开车直奔成都倪家桥吗?
    
    正如不久前黄奇帆在北大演讲时,解释黑社会的“四条标准”一样,这回又是谎话连篇,既然在官方微博上发出“休假式治疗”的人,不是政府官员,那么,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批驳呢?事隔如此之长的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看到王立军被调查出了问题,中央已有了定性,才装傻地说“休假式治疗”是有人私下妄为,试想,在薄熙来的严密监控下,转发了别人一段顺口溜的林业局干部方迪,都被劳教了一年,怎么会有人敢于利用官方微博发表这样重大事件的敏感信息?这个发信息的人是谁?造谣为何不抓?黄市长能自圆其说吗?想骗人智商也太低了吧?想必最初,重庆预谋把王立军定性为神经病走失,让他举报的关于薄熙来和谷开来的问题冷藏和消音,现在,案件调查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大概的性质已定,所以,“休假式治疗”的谎言遮不住了,黄市长就不得不改口,但是,拉出的“一坨屎”其臭可嗅,收不回去了!
    
    媒体的报道说,3月5日,重庆政府发言人亦针对黄奇帆的传闻澄清,指“重庆市长黄奇帆带70辆警车赶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将其包围”是谣言,当时,只有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三位重庆市领导和市政府秘书长受重庆市委、市政府委派一起去的成都,根本不存在70辆警车一说,网传装甲车的照片系伪造。该发言人同时否认了黄奇帆和中央有关部门“争夺”王立军的传言,称重庆始终“配合中央对王立军的调查取证工作”。
    
    对此,我认为,重庆方面又没摆正位置,是“配合”还是“服从”,可是一个原则问题啊,地方官员内斗达到了如此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还认为去了三四个领导是正常的工作,不但无过而且有功,不但不羞惭,而且还很委屈和无辜,这是多么厚颜无耻啊!试问:为什么重庆警方用电脑合成的办法伪造李庄嫖娼的照片,那时,黄市长不愤怒呢?不站出来讲一句公道话呢?现在,却颠三道四地指责舆论“八卦”?实际上,当薄熙来和王立军践踏别人的言论自由的时候,自己的权利被剥夺的悲剧,早就埋下了伏笔,一个官员没有正当可言的上诉的权利,被逼无奈,铤而走险就顺理成章了。
    
    其实,在我看来,依照原来重庆方面自作聪明的说辞最好:休假式治疗,不仅利于王立军,也利于薄熙来和黄奇帆,更利于所有的人看穿他们的本质,回想2007年至今的重庆发生的一切变故,从“唱红打黑”到“民生共富”,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都是精神错乱的产物,人类已进入微博时代,还想抓住自己的毛发回到文革,一边唱,一边打,唱得财政亏损一千亿,打得冤假错案遍地,强夺民企一千亿,搞得冤声载道,李俊流亡,连薄熙来聘请的法律顾问赵长青都火了,制定《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的专家,都不能阻止王立军和薄熙来疯狂所为,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试问,谷开来贪腐数以亿计,薄瓜瓜开着法拉利满世界跑,别人还怎么与其“共富”?黄奇帆亲自带领几个领导去处理“王立军事件”,风波至今还没平息,浪费这么多纳税人的钱和精力,还有时间搞“民生”吗?薄熙来和黄奇帆真的应当“休假式治疗”了,如果还治不好,就交给司法机关吧!
    
    2012年2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939600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姜维平
·黄奇帆:三峡水位不宜大起大落 应收窄落差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姜维平
·黄奇帆:只要动脑筋房价可控制住
·牛刀:黄奇帆的三招和张广宁的一炮
·王立军事件 重庆市长黄奇帆开口
·黄奇帆四提国务院 绝口不谈王立军 (图)
·黄奇帆连续两日公开露面 高调倡重庆改革模式
·薄熙来黄奇帆缺席重庆政法会议
·薄熙来的追随者黄奇帆何去何从?
·黄奇帆传被召进京解释为何率警包围成都美使馆
·黄奇帆曾进入美领馆做王立军的工作 薄熙来在成都督阵
·王立军逃亡 重庆市长黄奇帆带70辆警车越界堵截
·黄奇帆:农民最大问题是没有土地财产权
·黄奇帆:重庆在改革开放上创意不亚于上世纪深圳开发 (图)
·黄奇帆否认刻意搞重庆模式 还拉薄熙来下水 (图)
·黄奇帆:重庆没有刻意搞什么新政和模式 (图)
·黄奇帆称让双职工7年能在主城区买房
·首起直辖市万名公民罢免重庆市长黄奇帆(多图) (图)
·张宏伟为何在两会期间发动东方家园职工状告薄熙来和黄奇帆
·薄熙来黄奇帆专题考察主城区城建改造工作(图)
·薄熙来黄奇帆与国内知名作家座谈 给市作协下任务(图)
·韩正黄奇帆推迟访台 国台办回应台湾“担忧”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任命黄奇帆为重庆代理市长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