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普京王者归来的制度分析/ 刘学伟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5日 转载)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作者:刘学伟
     (博讯 boxun.com)

    3月4日俄罗斯的总统大选一如预期,毫无悬念地顺利落幕。普京以大约60%的得票率首轮过关,以王者归来之势重获总统宝座。如无意外,他将再领导俄国12年,直到2024。
    
    选举的过程细节我就不评论了。今天只想讨论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普京-梅德韦杰夫这种用“二人转”的方式来规避宪法条文,延续实际统治,究竟算不算实质性地侵犯了民主制度或民主制度建立的依据人民主权,或更根本地说,是不是实质性地侵犯了俄国的民族国家利益?
    
    稍微深入地思考一下,你会发现,同样一个事态,从以上三个角度分析过去,其实会有相当不同的结论。
    
    我们先说宪法条文所规定的民主制度有没有遭侵犯。从字面上,显然没有。因为宪法相关条文只规定总统最多连任两届。如现实中的,中断四年之后,再重新当选,宪法中并无规定,自然重新当选并不违法。
    
    西方宪法学家的批评通常是:这种二人转其实违背了虽没有写明的宪法精神,就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权柄不得长期(比如20年以上)归于一个人之手,因为这样非常容易导致事实上的终身制以及终身制所极可能带来的一系列弊端。”
    
    我必须承认,宪法中关于“总统不得连任超过两届”的规定背后的确有这个从长期政治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实质精神。普梅的二人转当然是违背了这个宪法精神。但是如果我们再深入一层分析,就会发现,这个二人转其实并没有违背民主制度赖以建立的人民主权,就是说,他们的轮流任职显然是得到俄国的多数民众的明确支持的。
    
    有人说:人民主权至高无上,即使人民作出错误的决定,也只有等人民醒悟之后,自行改正。对这个说法,其实我并不认同。因为我还有第三个原则去判断是非,就是国家民族的实质的整体长远利益。
    
    我先来举几个发生在其它国家的例子。大家都知道二战时的小罗斯福连任三届美国总统,死在第四任的途中。他没有遵守华盛顿垂范立下的两届任期的道义规矩。此后美国修改宪法,才立下总统连任最多两届的法律规范。大家当然也知道,法国的戴高乐二战中领导法国,功勋卓著。二战结束后他很快就如英国的邱洁尔一样失去政权。但1958年当法国陷入阿尔及利亚独立危机时,戴高乐甚至以中断法统,新立第五共和,大大加强总统权力为要挟才肯复出。这就是法国当下第五共和的来由。大家还知道,中国在1976年的10月6号,华国锋与叶剑英联手,把四人帮抓了起来。他们是身份相当的同僚,这样抓人,哪能合于法条?但中国人民欢天喜地地锣鼓三天庆祝此事,又有没有道理?最后,邓小平1992年发表南巡讲话,重新推动改革开放大潮之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官方职务,理论上只是一个普通党员,普通公民。那么他那样做,是不是违法干政?反面的例子我只举一个,就是希特勒利用从多数民意中得到的议会授权,解散议会,实施独裁。至少到他解散议会之时,他并没有违反任何制度法规,但事后的事实证明,他侵犯了德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
    
    有人肯定会举出更多的相反的例子,比如阿拉伯的那些被推翻的终身总统,证明这个严禁终身制乃至终身制的企图的风险的规矩之有道理。我也承认这个规矩有道理,比如在今天的中国。
    
    但凡事真的都有例外。我要说的是,上面举到的四个正面,一个反面的例子,都涉及了一些非同寻常的局势和同样非同寻常的人物。这些局势,用正常方法,无法处理。这些非同寻常的人物,用非同寻常的办法,解决了问题,或者闯下了大祸,你是不可以用他们是否遵守了规矩的方式来判断其是非的。否则前四个都是错,而希特勒反而对了。大家都知道,这五件事,历史都有定评,真理正义不在规矩中,而在规矩外。
    
    为什么会这样?这就牵扯到人类至今还没有解决好,也很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完美解决办法的一个难题,就是:民众、精英和领袖,这三者谁能更好地代表国家民族的真正根本长远利益?他们之间究竟应当怎样互相监督制约才能最好地体现整体的长远利益?现有的结论真的不清晰。人民主权理论真的不能简单地裁决这个难题。就是西方现行的代议民主制也并不一定就是这个难题的唯一最终科学解法。我们且看西方的制度能不能经受住当下危机的考验,还要看西方的制度会不会为因应这个危机而有所变动。还要看比如中国能不能自己走出一条与西方不同的更适合于自己还有其它发展中国家的成功之路。
    
    西方人太看重规矩,经常忘记,规矩是人们立下来解决问题的。如果问题解决不了,那就是必须修改规矩,或重立规矩的时候。
    
    现在我们回到俄国的普梅二人转。我们且回想自1989年以来的俄国三任领袖,搞垮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差点搞垮俄国的叶利钦,和拯救俄国于危难的普京。多数俄国人自然很容易判定,在今天,普京是他们的当然领袖。看看另外那四位候选人的料就知道,选他肯定符合当下俄国的国家民族整体利益,也符合人民主权的原则。至于有违那个防范终身制的宪法精神,就只能列为瑕疵了。将来普京任职太久,会不会变成又一个查韦斯,(修改宪法,取消限任。)现在的确无法逆料。但眼下的确是并无其它可能的选择。俄国人应当寄望于社会的进步,中产阶级的进一步强大,制度的进一步健全。那都是后事了。
    
    在制度首创阶段,在面临重大危难的时候,伟大人物的作用,实在非同小可。对他们真的不能用一般的规矩去约束。当然我们也不能忘记我们那伟大领袖毛泽东曾经闯下的大祸。所以我也坚决拥护现在中国已经立下的两任十年必须离职的最高权力继承制度。但当下俄国那盘菜真的是离了普京就成不了席。
    
    普京实在是太优秀,放眼当今世界,哪一国的领袖能与他相比?他真是上山能射虎,下海可擒龙。开得战斗机坦克车,柔道拳击打猎骑马,内政外交,样样彪悍,(不过我也没说他从不出错。)哪里由得俄国人不爱他。
    
    说句实话,今天的中共要是有一个他那样优秀的人物,民主也是搞得成的。全民普选,他不是轻取60%的选票吗?2004年,他还得过70%的选票呢!
    
    最后以普京的三段语录作为本文的结语:“给我二十年,还你个奇迹的俄罗斯!” “俄罗斯疆土确实很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只可恨其中还有那么多是他的先人从中国夺去的)。”“谁不为苏联解体而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想恢复过去的苏联,谁就没有头脑。”
    
    本文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1939322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观察:俄罗斯献给普京的圣诞大礼 (图)
·普京该如何应对自由的互联网?/蔡慎坤
·史俊凯:普京的冬天
·俄罗斯总统大选与普京政治前途/吴学灿
·普京为何不来中国领“孔子和平奖”?/蔡慎坤
·评普京获“孔子和平奖” /余英时
·从穆斯林知识青年叙利亚茉莉花革命漫延在高加索中亚谈普京之后俄罗斯的崩溃/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
·楚寒:政治人物下台的身影更重要——评析普京即将重任俄罗斯总统
·普京真想"收复"白俄罗斯吗? (图)
·普京一年降房价60%的幕后秘密/牛刀
·普京的心思很难猜
·普京重拳反分裂 打突厥/万成才
·普京面临神话破产危机:执政8年国内矛盾激化
·普京何如功成身退/方卫强
·我能干啥:普京--我给你出个好主意!
·司马平邦:普京花20亿美元把美国人赶出吉尔吉斯斯坦
·普京强国梦受重创/李新
·梅德维杰夫和普京为什么要修改宪法?(图)
·八成俄罗斯人认为普京是百年来最佳执政者
·俄媒曝普京拒见李克强
·媒体嘲讽:普京得和平奖 孔子有何感想?
·普京获孔子和平奖成笑话 在农家院落颁奖 俄美女代领 (图)
·中国2011年孔子和平奖授予俄罗斯总理普京
·孔子和平奖二次颁发给普京 孔庆东现场发飚 (图)
·普京班禅喇嘛宋楚瑜入围 孔子和平奖被质疑暗箱操作
·普京狠狠地在中国背后插了一刀
·大三女生与温总理普京共商虎事(图)
·普京就福建凶杀案向习近平表哀悼
·胡锦涛会见并宴请普京 (图)
·胡锦涛在钓鱼台国宾馆宴请普京(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