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是批判,也是挑战—写于《回归民主——和吴邦国委员长商榷十三个大问题》出版之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杜光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2月28日讯)由我撰写、鲍彤作序的《回归民主——和吴邦国委员长商榷十三个大问题》即将在3月1日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大陆简体试印本书名为《评“八确立”、“五不搞”》)。一本如此敏感的政论书籍能够顺利面世,应该是值得庆幸的,我既感到很是欣慰,也觉得十分惶恐。庆幸与欣慰自不必说了,惶恐的是这本书虽然只是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却承载了过于宏大的社会主题,过于沉重的历史责任。
    
     说它过于宏大、过于沉重,是因为这本小册子所涉及的几乎是中国共产党赖以执政的全部理论思想源泉和政治原则。这些理论思想和政治原则,主要来源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斯大林主义,如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道路、暴力革命、反对资本主义等等。而在夺取了政权、实现了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之后,为了巩固这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专制主义政权,这些理论和原则就更加变本加厉地运用于执政过程,构成了当代中国专制主义政体的基本架构。几十年来,中国社会和人民的不幸和苦难,就根本上说来,都来源于这些政治原则和作为这些原则的理论基础的意识形态体系。改革开放曾经对这个体系有所冲击,但始终没有动摇它的基础。改革的顽强阻力,它的停滞倒退,也根源于这个体系的抗拒与阻挠。
    
     中国承受这个荒谬的理论体系所带来的苦难已经够长久了,而对这个体系的是非的认识,却至今仍处于蒙昧状态。为了扫清社会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必须对这些政治原则和理论思想体系,进行彻底的批判和清算。去年3月,吴邦国委员长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工作报告里提出八个“确立”和五个“不搞”, 实际上是对这些政治原则和理论思想的概括,这就为我提供了一个批判和清算的机会。我用了半年时间,写出15篇评论,陆续发给一些朋友,送到互联网上,并编入《杜光文存》。有的朋友读到后,建议我把它编成单行本,以广流布,并便于引起讨论,于是就有了这本《评“八确立”、“五不搞”》的小册子。
    
     有的朋友听说我要把这15篇文章结集出版,对我说,你这不是要批判共产党,向共产党挑战吗?
    
     此话不错,但只说对了一半。我批判的是使共产党脱离群众、脱离实际、脱离当代世界潮流的那些错误的理论思想和政治原则;挑战的是那些拒绝改革、拒绝民主而坚持专制、坚持垄断的权贵集团。我这本小册子,就是批判“八确立”和“五不搞”所宣告的错误理论思想和政治原则,揭露“八确立”、“五不搞”的欺骗性和虚伪性,向权贵集团提出挑战。中国共产党只有抛弃这些自欺欺人的理论和原则,改弦易辙,才有可能浴火重生,走上健康发展的新路。
    
     “八确立”和“五不搞”是为巩固专制统治服务的理论和原则,是苏俄斯大林主义和中国传统皇权主义的混合物,是在社会主义旗号掩盖下的专制主义,甚至连政治理念都谈不上。以社会主义为例,作为一种政治理念,社会主义是一两百年前西方的一些仁人志士,目睹早期资本主义的罪恶和社会不平等而提出来的,它是一种取代资本主义的理想社会,在经济上意味着人人有产,人人富裕,政治上人人享有各种民主权利,文化上实现充分的自由,社会上人人平等,自治自尊。这无疑是关于未来社会的崇高理念。但这种社会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社会高度文明的条件下才能实现;而产生这些条件,又必须以彻底克服封建专制主义、发展资本主义为前提。这就是说,要实现社会主义理念,必须经历反封建反专制、并发展资本主义的民主革命。完成了民主革命,做到了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文化自由化、社会平等化,才有条件进而探讨如何实现社会主义。而“八确立”的第一个“确立”就是宣布“确立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纲第一条,“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这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在中国确立。但是,我们现行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制度啊?我在《评“八确立”、“五不搞”》的第一篇文章里指出:由毛泽东通过社会主义改造所确立的社会制度,“同社会主义毫无共同之处,在这个制度下,由于政治权力不受任何限制与监督,先有毛泽东、邓小平的独裁,后有两极分化、贪腐遍地、盗贼横行、官民对立、道德沦丧……这一切社会现象,都同社会主义背道而驰,相反却充分体现出现行制度的专制性,所谓社会主义制度,不过是专制制度的遮羞布。”鲍彤在本书序言里直截了当地把这种现象揭示为“画虎不成反类狗”,可谓点中了这个社会主义制度的要穴。中国并不具备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最现成的是有几千年传统、深入全民族骨髓的专制主义,要搞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就必然招来专制主义,把专制主义当作社会主义,并且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坚持这个假冒伪劣的社会主义。这个理论思想和路线方针上的谬误,是迄今为止我国一切社会弊病的总根源。
    
     作为国家根本制度的社会主义制度已如上述,其它七个确立,也无不带有假冒伪劣的理论色彩和为巩固专制主义服务的特征。《评“八确立”、“五不搞”》就是为揭露批判这些理论思想和政治原则的欺骗性和虚伪性而写的,因而也就不可避免地带有强烈的挑战性。
    
    这本小册子所讨论的问题,涉及对我们六十多年来所走过的道路的评价和经验教训,涉及中华民族的发展方向。我欢迎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就本书提出的观点发表意见。面对如此宏大的主题,只有经过最广泛最充分的全民大讨论,才有可能得出最符合于客观真理的结论。而整个大讨论的过程,势必成为一次全民大启蒙。中华民族需要经历一次广泛而深入的启蒙运动,才能把民族发展纳入健康的、平稳的、符合于历史发展规律的康庄大道。
    
    2012年1月20日初稿,2月10日改定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560423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杜光:警惕自己身上的专制主义影响
·“八确立”、“五不搞”的要害是反对政治体制改革/杜光
·试析“不搞私有化”的理论谬误/杜光
·联邦制是一个可供选择的国家形式/杜光
·杜光:“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是无的放矢
·杜光:拙劣伎俩背后的惊天图谋——试评宋宝铃扬言控告胡锦涛的闹剧
·杜光:不要催生新的贱民阶级——读报随感之十九
·杜光教授眼里温家宝是真实的吗?/中央党校在读研究生孔义
·杜光:试析“批温高潮”的来龙去脉
·杜光:让公平正义的光辉普照中华大地 ——在“依法维护临沂下放退职公办教师合法权益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杜光: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忘记过去 ——《往事微痕·云南保山专集》序言
·杜光:欢呼工人阶级的觉醒和工人运动的兴起——读报随感之十六
·杜光:“党比法大”是许多冤案的主要根由——读报随感之十五
·在林昭、张志新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讲话/杜光
·杜光:完善市场经济必须改革政治体制
·我们确实已经到了非转折不可的时候了/杜光
·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杜光
·杜光:“国进民退”的危害和深层次根源——“岁末回眸2009”之三
·杜光: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岁末回眸2009”之二
·杜光批判吴邦国的15篇文章将在香港结集出版
·杜光:吴邦国“八确立”、“五不搞”的要害是反对政治体制改革
·杜光:自欺欺人的社会主义民主——三评郑青原的“五论”
·杜光:垄断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最大障碍——二评郑青原的“五论”
·杜光:在豪言壮语和陈词滥调的掩盖下——评郑青原的“五论”
·杜光:且看起于青萍之末的劲风——读报随感之二十
·台湾中华大学邀请参加中国未来与发展研讨会 杜光教授被住院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视频:游精佑携家人来京,网友聚餐,杜光也来了(图)
·杜光:网络言论自由和公民维权运动—在马尾“三网友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杜光:从史学危机透视政治危机
·杜光: 发扬“补天”、“逐日”、“填海”的精神
·杜光: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杜光:对自由理念、自由权利的误读和自由宪草的真谛
·杜光:凝聚民间力量,推进宪政改革
·杜光被调查对刘晓波判刑的看法
·杜光:谴责盗用邮箱、冒名发出倡议书的卑鄙行径
·杜光: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