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军宁:党承认你都是他养活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5日 转载)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主持人:今天讨论的是《实现自由》,自由据说有很多种,每个人理解自由不一样。下面我们请刘军宁探讨你的自由。 (博讯 boxun.com)

    刘军宁:刚刚写了一篇关于这本书的书评在东方早报上,我就开个头,大家讨论,简单说说我的想法,然后大家讨论,也欢迎大家“拍砖”(笑)。
    我的说法是,财产所有权是从自我所有权开始的,不仅在中国,谈财产权的不管赞成还是反对的,谈财产权很多,谈自由财产权很少,必然会追问自由财产权从哪来的,人为什么有资格拥有私有财产,私有财产权是从哪来的。以前很多对私有财产权的论证,尤其是经济学的论证,政治学派的论证,基本上是从它的效应角度来论证,而不是从财产权自身和人的相关性的角度论证,从财产权对人有什么用的角度来论证,这种论证很成功,但是它的维度,角度是有限的,因为它没有回答财产权在根本上和人是什么关系。
    自我所有权说得比较好,或者说得最权威的是洛克。在TOM的书里面也提到了这一点,洛克认为财产所有权是人的自我所有权的延伸,人拥有自我所以你就拥有了和自我有关的东西,也有一些社会主义者反对这一点。我们思考一下,为什么自我所有权就有权利拥有私产?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问题:自我属于谁?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一样的,基督教认为人属于上帝,纯粹的自由主义者认为人属于自己,不属于任何人,党和上帝的看法很接近,认为人属于党,你入了党以后你就是党的人,你就是组织的人,党不承认私有财产权也很正常,他自己都不属于自己,怎么能拥有你的私产呢?
    但是,党很少从这个角度来论证这个事情,仔细想一想党反对私有财产是很有道理的,你都是属于党的,你还要私产干什么?你和你的东西都是属于党的,没有必要有这个私有财产了。一个是神的看法,属于神,无神论的自由主义的看法是属于自己,马克思主义的看法是个人属于党,马克思的政治理论。
    我们这里讲在TOM这本书里面,他的角度是断定人属于自己,他也找不出更好的理由来证明人属于其他什么,他就认为人属于自己,所以人对自己拥有的东西就有财产权,财产权是人的自我拥有权的延伸。这里面还有跟另外相关的,因为人属于自己,一个人属于自己就意味着一个人对自己的生存负有责任,尤其是养活孩子和老人是你的责任。自我所有权派生出来每个人维持自己的生命,过自己的生活,是自己的义务,而不是他人的义务。所以当自我所有权产生了维持自己的生计,追求自己的幸福这个义务实现之后,所有权就出现了,人必须有财产权,因为没有财产权就没有办法实现自我拥有。
    你把一个人的财产权剥夺了,把一个人的经济自由剥夺了,这个人养活自己的权利属于他自己,这个自我所有权就空洞化了,所以你要承认一个人属于自己,他对自己自我所有权,一个人维持自己的生计,追求自己的幸福,他的权利也罢,义务也罢,你就必须承认自我所有权属于他。比如有的观点认为你们都是党和国家养活的!昨天还有人指责,你是党培养的学生为什么讲这样的话?
    党不承认财产权,从这种意义上,党承认你都是他养活的,你干吗还要自己养活自己?朱熔基说中国用5%的土地养活了20%的人口,这是最大的功劳,包括六中全会都是要培养一大批世界大师,通过六中全会就可以培养了。每个学校都制定了培养大师方案,很多工程,这个也是跟我们理解的自我所有权是背离的,党认为你是组织上培养的,也是为组织上服务,而不是为你自己服务,也不需要你自我实现,自我追求,也不需要你的私有财产,一生交给党,这个事情就解决了。从这种意义上我们也可以看到,私有财产权是自我所有,自己养育自己,实现自己,追求自己幸福这一系列的相关权利义务产生的,如果不承认这些当然也就不承认私有所有权,这是我们从它的反证当中看得很清楚。
    我们刚才讲了对“自己属于不属于自己”的三种看法,一种是基督教的看法,一种是无神论的自由主义者的看法,一种是马列主义的看法。下面的问题是,在历史上有很多说法,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中国宪法规定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什么叫神圣不可侵犯?仅仅是文学修辞的表达,还是它有真实的意涵?这个东西从哪来的?如果仅仅是一种修辞的表达,是不是在宪法里面,在学理上都是多余的?因为它只是情感性的形容词,没有具体的意义。
    下面一个问题,私有财产权为什么神圣,或者为什么不神圣,这个问题应该如何理解?我觉得我们要理解私产财产为什么神圣,必须理解什么是神圣,到了什么份上才叫神圣,到了什么份上是不神圣,神圣是什么意思?我理解神圣有两个含义,一是它和神有关,任何和神无关的东西是世俗的,我们不能叫它神圣。党不信神,规定也跟不规定一样,在党的辞典里面神圣是一个贬义词,是自相冲突的。前两天还规定共产党员不许信宗教,重申了党的纪律,不知道你们党员看到了这个文件没有?后来有人偷偷信。
    我理解神圣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是和神经有关的,如果和神搭不上关系的就没有关系了。二是尤其是和神的意图有关的,如果这种安排出于神意,无论这个东西多庸俗,我们都可以说它是神圣的,比如说中国人的私有财产是关于东西的,这个茶杯是我的私有财产,这个茶杯有什么神圣的,作为一个茶杯本身没有,不是这个东西有神性,是涉及到私有财产权有神性,当说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是说人的私有财产权利不可侵犯。
    人的私有财产权有神圣性吗?我觉得人的私有财产权有没有神圣性取决于你信不信神,党完全不相信私有财产权有神圣性,你没法测量,没法度量,没有任何指标可以支持这个看法,说一个东西里面是不是有神圣性,这是取决于你的认识。如果你认为这些东西跟神有关系,这个东西就有神圣性,这个在基督教里面很好解答,人是上帝创造的,但是上帝并没有担当起养活人的义务,相反把每个人养活自己的义务交给了每个人自己,所以个人要承担起养活自己的责任,通过辛勤的劳作,通过劳作收获来养育自己,圣经里面也有无数这样的内容。从这种意义上讲,私有财产权是神的意图的一部分,神为了让人养活自己。私有财产权还有另外一个意义,把私有财产权给个人而不是给政府,这个是有政治意义的,如果给政府是由政府来养活个人,个人就作为臣民或者奴隶存在的,而不是作为独立的平等的公民存在了,你让政府养活公民,公民就必须屈从于政府了,所以按照我们理解的基督教教义,人是由上帝创造的,上帝把人养活自己的责任交给自己,人为了养活自己必须有私有财产权,私有财产权是神的意图的一部分,因此私有财产权有神圣性。
    这一点我们在美国宪法里面有人讨论,甚至有人来反驳私有财产神圣性,你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为什么美国宪法里面没有规定?因为美国宪法这一点,美国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是杰弗逊,杰弗逊也信基督教,但是不如像华盛顿这样一些人执著。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在宪法里是默认的,有一个单独的权利法案是后来补定的,上帝给了人人都知道,这是默认的东西,不需要规定,但是在非基督教国家却不是默认的东西,需要做专门的规定。即使在一个基督教规定,大家讨论美国宪法该不该有这个,后来在修正案里面补定了,所以美国宪法规定不规定私有财产权是不是神圣,这个本身不影响私有财产权是不是神圣,但是你相信神一定相信私有财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宪法要不要有超验的源头?如果宪法建立在超验价值基础之上,这个价值是什么,除了基督教,还有其他超验的源头吗?我们能不能以基督教作为超验的源头?儒教一切都是经验的,儒教不是超验的价值体系,它没有神圣的源头。宪法本身是相对开放的价值体系,如果我们把宪政仅仅拴在儒家上,恰恰导致了宪政的价值系统关闭,宪政价值系统关闭反而违背了宪政的原则,因为宪政在价值上是开放多元的。所以,儒教宪政主义就跟党内民主一样,它是自相矛盾的。
    我们看看美国宪政的源头,甚至英国宪政的源头,它有无数的源头,有耶路撒冷的,希腊的,荷兰的,法国的,有很多很多源头。中国宪政只有一个源头,这个源头就是儒家,中国要实行民主,民主和一个党来领导,这有什么区别呢?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中国未来需要认真回答的问题,中国未来宪法的神圣源头在什么地方?中国宪法要不要神圣的源头,如果不要的话,为什么不要,如果要为什么要,这个源头是什么?儒教没有给日本宪法提供一个超验价值的源头,这种事情会在中国重演吗?我们讲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和宪政的超验原则有关系,如果你不承认宪政的超验原则,私有财产权就没有神圣性,如果你认为宪法有超验源头,私有财产权就有神圣性。我先讲这么多,下面请大家评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205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军宁: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
·为什么政府官员不是民众的父母官/刘军宁
·为什么僭主政治不能持久/刘军宁
·柏林墙为什么会倒塌?/刘军宁
·刘军宁:中国的政治制度不够文明、民主、自由
·如何区分“保守主义者”与“保守派”?/刘军宁
·刘军宁:“保守”与“反动”有什么错?
·亨廷顿的三重身份/刘军宁
·刘军宁:中国社会弊端的自由主义诊断
·刘军宁:没有主义的改革三十年
·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互不相干吗?/刘军宁
·中国哪有什么利益集团?/刘军宁
·公民:享有普遍的基本人权的独立个体/刘军宁
·刘军宁:我视北大为源头(晶报访谈)
·刘军宁:开幕式反映当政者的思想
·刘军宁:法律不是意志——读《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
·刘军宁:生命权要入宪——汶川共识的宪政启示
·刘军宁:为什么不重视生命?
·民主政治造就恭谦的政治家/刘军宁
·自由主义与当代中国政治思潮-刘军宁专访
·抗税时代来临?从“倾茶党”到“家具党”/刘军宁(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