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0日 来稿)
——民运朋友相关问题的回复

    非常遗憾,去年我没有能去参加在德国举行的蒙汉民族民主研讨会。但听说会议开得非常成功;大家畅所欲言,交流看法,收获甚丰!本人也感到非常的高兴。因为我认为无论结果如何,只要大家能做到一起平心静气地交流看法,就会促进理解;有理解就会有尊重,有尊重就会有彼此间真正的平等,就会有收获。
     (博讯 boxun.com)

    但最近看到了两位民运朋友写的稍带怨气的文章,似乎东土耳其斯坦名称问题让这两位民运朋友感到了一些冒犯!尤其是彭小明先生,似祥林嫂絮絮叨叨、牢骚加道听途说写了一长篇大论性的文章,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我耐着性子认真地读了几遍彭小明的文章。又读了几遍钱跃君先生的文章。感觉有必要回应以下这两位朋友的看法,‘来而不往,非礼也’!
    
    先谈钱跃君先生的文章。我完全同意钱先生的观点:重要的不是‘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名称,而是其内涵!
    
    这内涵就是:东土耳其斯坦是世代居住在这块儿土地突厥各民族古老的家园!是独立于中华圈外的一民族实体;更不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生活在这块儿土地上的以维吾尔人为主突厥民族不是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的一员!如果民运朋友都有这共识的话,这块儿土地汉人叫‘新疆’,维吾尔人叫‘东土耳其斯坦’都可以!不应该成为问题。
    
    钱先生还费神费力地举了一些德国地名由来的例子来说明称‘新疆’不应该是问题,维吾尔人对此敏感,显得有点小气。其实钱先生大可不必,我以前就说过如果东土耳其斯坦独立了,如果有人愿意称东土耳其斯坦为“新疆共和国”我没有意见!
    
    但残酷的事实远不是钱跃君想的那么简单。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人如果敢说‘东土耳其斯坦’这一地理名称,就要面临牢狱之苦,甚至要搭上生命。所以这‘东土耳其斯坦’对维吾尔人来说变成了生命攸关、表明政治立场的一个试金石!
    
    不是维吾尔人将这一地理名称政治化,是中共首先将此地理名称政治化!我们只是被迫地接受这一地理名称的政治内涵!
    
    其次,当共产党一再用暴力恐怖手段将‘新疆’强加于维吾尔人,试图将‘东土耳其斯坦’这一名称和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宗教等同,而对敢于使用这一名词的维吾尔人实施暴力屠杀、长期监禁、强迫失踪等等,试图将这一名词从维吾尔人文化身份意识中彻底清除时;‘新疆’这一名词对维吾尔人来说就变成了屈辱、奴役、迫害、屠杀的同名次;就像二战时的‘支那’一词对中国人!
    
    再次,共产党49年来到东土耳其斯坦及此前的各种声明、宣言中一再声称东土耳其斯坦人民可以民族自决、可以和中国邦联等等。但一等站住了脚,就开始变脸;先是改了名字成立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很快连这‘挂羊头卖狗肉’共产党都觉得给予维吾尔人太多;现在很多时候,干脆连维吾尔三个字也开始省了,就叫‘新疆’!叫‘新疆’也罢,但变成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说钱先生,我们还能那么轻信吗?毕竟不是每一个民运人士都如你一样那么诚实、真诚啊!
    
    我们对‘新疆’这名词确实很敏感,但还不至于敏感到人人不懂道理、不能原谅无知者所犯错误的程度。如果艾江真如两位所述无礼冲撞的话,那艾江肯定是错了,要批评!
    
    我经常在不同的场合和民运朋友们也谈这一观点。最近在纽约我就谈过。
    
    我告诉民运朋友:大家都经历共产党几十年的洗脑教育;尽管我们都号称反对共产党的独裁、霸道、蛮不讲理;但我们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一写共产党的蛮横、胡搅蛮缠的恶习,总喜欢自以为是,自认‘天下老子第一’。而且也对一些共产党灌输给我们的假冒伪劣、带有政治目的名词不问青红皂白地全盘接受,习以为常。
    
    所以,平时大家随意交流时,因为习惯问题而无意称‘东土耳其斯坦’为‘新疆’无所谓!
    
    我们希望的是民运朋友们在正式场合真正从内心承认东土耳其斯坦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的历史事实!承认东土耳其斯坦历史上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的事实;承认是满清在侵占了中国一百年后的18世纪中叶侵占了东土耳其斯坦这一历史事实!承认东土耳其斯坦人民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在此先决条件下,那块儿土地的名称汉人朋友爱怎么称呼都可以。
    
    彭小明先生希望大家在一起时应该心平气和、民主、理性、尊重地讨论问题,求得共同点;和平、理性、民主地寻求解决问题的路子;我完全同意。
    
    彭先生希望民族朋友们对一些如此重要的敏感问题最好事先向大会提交看法,以历史事实讲解历史事件,以理服人;我也完全同意。如果这次会议维吾尔代表没有事先提醒而半中腰打断他人谈话,以抗议的形式提出;那确是是与会维吾尔代表们的失误!要改正!
    
    我不想和彭先生探讨‘满洲国’是否真的遭到全部中国人唾弃的问题;因为彭小明是否能代表全中国人民我有点怀疑!但就此问题我倒想提醒彭小明,想过全部满族人是否也像他一样唾弃‘满洲国’这个名词?!
    
    因为满洲是满族人的发源地,也是满族文明的发源地(满文、旗袍等等)。如果满族人不是被中国人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之名屠杀、同化了的话,如果满族人足够强大、还要重建自己国家的话;彭先生应该不难猜到这个满族人国家的名称及有可能是‘满洲国’!你不喜欢吃生鱼片,并不表明全世界人都不喜欢吃生鱼片!
    
    彭先生在谈到他对1944年建立东土耳其斯坦的看法时,引用了秦晖教授所写《中国历史的延续和断裂》来作佐证自己的看法。
    
    我专门找来秦晖的这篇文章看了几遍,通篇文章我没有发现彭先生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政府屠杀汉、回至少六七万人的说法,我不知道彭先生的此说、此数据自何而来?我只好得出彭先生也是挂秦晖的羊头,卖自己的狗肉这一结论!
    
    彭小明先生作为民运中的大佬之一应该懂得说话要有根有据!把网上五毛的胡说八道、道听途说强加到共产党御用‘粪青’教授秦晖名下,拉大旗作虎皮,人云亦云,无端指责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彭先生是不是有点像泼妇骂街呢?
    
    维吾尔人有句话:‘别人吃屎,难道你也要吃吗’?因为只有两种人吃屎,一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另一种是装疯卖傻者,如《水浒传》中宋江!秦晖为了混个一官半职往上爬要吃共产党的屎,难道彭先生在国外还要跟着秦晖吃共产党的屎不成!
    
    其次,彭先生引用秦晖的说法认为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完全是由苏联人建立的。对此,我只想简单指出一点:秦晖所举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领导人均为俄罗斯人,是无知!说明秦晖也是不学无术的伪学者,也是在以学术的名义替共产党贩卖私货!
    
    秦晖在他文章中所举伊敏诺夫是‘新疆’俄罗斯人更是无知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
    
    伊敏诺夫是维吾尔人!是伊犁维吾尔人;维吾尔名字是伊敏(Imin)。请彭先生转告秦晖只要到‘自治区’档案馆查一下资料就清楚了!也可以问一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第二任总统阿赫迈提江∙卡斯密的夫人玛依努尔∙卡斯密就可以了,她还活着!伊敏诺夫的儿女也都还在!
    
    后人还活着,就敢随意篡改人家的民族成分,大概也只有秦晖之类共产党调教出来的御用文人敢做!彭先生可千万要洁身自好,别跟着吃屎的人坏了名声!?
    
    彭先生请转告秦晖并不是只要名字有‘诺夫’‘夫’就一定是俄罗斯人,列宁和斯大林也都没有‘诺夫’‘斯基’但都是俄罗斯人!
    
    民族军主要领导人都是东土耳其斯坦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最高军事指挥官伊斯哈克别克∙木奴诺夫(Ishaqbek Mununup)是柯尔克孜人;副指挥官达列利汗∙苏古尔巴耶夫(Delilqan Sughurbayup)是哈萨克人;伊敏诺夫(Iminup),祖龙太耶夫(Zunun Teyip),曹达诺夫(Zayir Saodunup)都是维吾尔人;马尔国夫(Merghup)是塔塔尔人。民族军领导层中有一位俄罗斯人,他的名字是列斯肯(Liskin),不带‘诺夫;很遗憾彭先生,让您失望了!?
    
    彭先生如果有兴趣了解1944年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下次来美国给我打个电话;美国不仅有参加过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人的后代,还有时任民族军回民营营长回族军官的儿子,可以向他了解一下到底杀没有杀回民的问题!?
    
    再告诉彭先生一件令他惊讶的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内务部长阿卜杜克里木∙阿巴索夫的夫人是伊犁汉人,他们的女儿还健在,彭先生也可以向他们请教!阿卜杜克里木阿巴索夫尽管名字后面带‘索夫’但也是维吾尔人!彭先生如怀疑可以去问他女儿!这是作学术的基本道德!
    
    彭先生指斥东土耳其斯坦是在苏联支持下建立的,意思是极不应该!彭先生难道忘了共产党也是在苏共的羽翼下发展壮大的吗?再往前,彭先生难道忘了孙中山是在日本政府及日本浪人的强力支持下推翻满清的吗?
    
    再,中共在苏俄支持下开展所谓的‘辽沈战役’中,围困长春一役;据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估计:仅饿死军民人数就在六十万左右(我这可是有名有姓、有根有据)。这双方死难者可都是您彭先生的同胞兄弟啊!中共在苏俄支持下杀的是你彭先生的同胞兄弟,你彭先生怎么就没有慷慨激昂地指责呢?鸡蛋找软的捏,人找老实的欺负;彭先生把汉文化的糟粕学到了精致!佩服,佩服!
    
    彭先生一口一个关心少数民族兄弟,似乎他就是我们懂事的大哥。只要我们听他话,不提独立、不提东土耳其斯坦;他就会在大中华框架下给我们安排幸福生活;因为满清以来我们就是兄弟!这句话也对也不对。满清占领东土耳其斯坦后,我们维吾尔人和汉人在某种程度上是难兄难弟,但不是兄弟!
    
    有些人就如被强奸了的妓女,当嫖客满足了欲望后,一高兴摔一沓子钱;妓女看到钱,忘了屈辱,很快进入角色向嫖客打飞眼。
    
    汉人不应该因为继承了满清帝国的遗产,而美化满清统治下中国人的屈辱史。更不应该忘记满清征服汉人的那段‘留发不留头 留头不留发’的屈辱,也不应该忘‘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彭先生应该是有自知之明的!
    
    至于彭先生的其他建议,如改称东土耳其斯坦为‘西域’,大包大揽地称呼维吾尔人及藏人、蒙古人为少数民族兄弟等等,我不想浪费读者的时间去一一驳斥。
    
    既然彭先生提出‘明从主人’;那块儿土地的名称,应该是有我们世代居住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突厥各民族人民来决定,不用彭先生劳神费心越俎代庖替我们选择名称!
    
    我还想善意地提醒彭先生一个简单事实,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到现在为止还是多数,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不是少数民族。如果彭先生是比较汉族人的人口与其他非汉民族人口而言的话,全世界连印度人也都是彭先生的少数民族兄弟!我想彭先生肯定不会蠢到称印度人为少数民族兄弟吧!?
    
    我本人是不想做彭先生的少数民族兄弟!我要的是平等,我只想和汉族人在平等基础上作真诚的朋友!既不想给彭先生作兄,也不想当彭先生的弟!如果我和彭先生成了兄弟的话,我们俩长相差异这么大,人家要怀疑:要么是彭先生的母亲有问题,要么是我母亲有问题。我历来尊重母亲的伟大,所以不希望为了做兄弟亵渎任何人的母亲!
    
    最后彭先生特别强调,民运中除极少数几个人之外,绝大多数都不支持各民族独立;画外之音,我们应该见好就收!这也很想共产党的口气!
    
    一个民族的独立与否并不单单取决于其他民族的支持,更不仅仅取决于压迫民族中民主人士的支持与理解。一个民族的独立、自由、平等权的实现主要取决于这个民族自己的决心和忍耐力!当然,我不否认汉人的支持与理解是我们极其需要的,但汉族民主人士的支持和理解决不是我们民族未来命运的决定因素!
    
    如果彭先生向钱跃君先生一样公正、理性、坦诚的话,我感谢彭先生的支持和理解,但不会感恩戴德。讲事实,摆道理,尊重、理性是人类的美德,不是哪个民族特有的美德!做正义之事,是每个自称为人的人应该的做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817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钱跃君:“新疆”还是“东土耳其斯坦”
·新疆:恐怖分子只有六岁/伊利夏提
·新疆人的概念是什么?
·新疆问题之我见和解决办法/艾雨
·新疆和田派出所事件的处理可否更多些耐心?/郑现莉
·由媒体对双语教学的报道,浅谈新疆地区的民族关系
·庄礼伟:新疆的事件再回首 作为文化符号的族群
·怒斥新疆都市晨报:你到底是谁的喉舌?/牛行江湖
·北京的新疆政策换汤不换药/林保华
·伊力哈木: 建喀什特区同派建设兵团一样不能解决新疆问题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高洪明
·给新疆新任领导提建议/abdulmajeed
·尊敬的新疆张书记:并非私人信件
·新疆网断了,网开了,丢失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新疆女人们,你们的孩子注定不能成为党的宠儿!/维吾尔在线
·清晰地民族“边界” ,从消费者角度看新疆维汉关系
·大笔投资新疆,北京全力维稳/叶宣
·新疆从胡子到护照
·叶小文:推动西藏新疆跨越式发展
·世维会指新疆“五严”措施迫害宗教 (图)
·中国当局在新疆开展民族宗教政策宣传教育活动
·新疆玛纳斯一煤矿发生瓦斯爆炸致6人死亡
·新疆哈密巴里坤县今晨连续发生3起地震
·中国最霸王学校----------新疆石河子大学记
·连霍高速G30新疆伊犁果子沟段遭大雪袭击 (图)
·新疆为农村维稳将增加8千警力
·“一村一警” 新疆新招8000名民警“维护稳定”
·新疆新招八千名警察维稳
·新疆胡须风波/阿布都卡迪尔·加拉力丁
·新疆察布查尔县发生冰凌灾害 大部分人员被转移 (图)
·新疆北部遭遇狂风袭击 448人获救
·19日:西安至北京、上海、新疆等方向还有余票
·新疆北部出现极寒天气过程 局部零下35摄氏度
·大雪致新疆307省道部分道路旅客滞留
·1332名新疆籍流浪内地未成年人获解救
·春运期间新疆哈密开通直达兰州客车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新疆探监受阻
·新疆全面启动贫困学生营养餐计划
·新疆美女裸体下跪服刑6个月时的绝版上诉状
·公检法联合制造假案,包庇罪犯,陷害清白人入狱/新疆访民吕进容
·新疆维族访民开垦耕地被占
·因开矿失去草原,新疆维族访民集体上访(图)
·阿拉伯裔新疆人:父亲被迫害死、妻子被公安霸占(图)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巴仁镇阿地力·买买提的冤案申诉状(图)
·党员公勇狗急跳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抛弃法治不立刑案/马兴龙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图)
·新疆呼图壁县村民的公开控告书(图)
·新疆玛纳斯法院违法违纪控告书/马兴龙
·反对重建乡政府办公楼却遭受迫害/新疆鄯善县吐屿沟乡农民
·宝钢集团新疆八钢被诉违反劳动法案二审代理词及上诉状
·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四千多内退职工集体诉讼案4月23日二审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致信全国两会代表(图)
·揭露新疆兵团106团党委书记集体掠夺血汗民财
·新疆石河子市高中家长的呼吁!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