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張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8日 来稿)
    讀了郭慶海的《永远自以为高尚的中国人!》大文,有些不同意見,提出來供參考、交流。
    
     其一,我認為寫文章要平實切實才有說服力。 (博讯 boxun.com)

    
    郭慶海一面說“永远自以为高尚的中国人”,同時又說“我才不再是自视甚高,不再觉得中国文化牛得不得了,也不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甚至不再觉得自己多高尚。”
    
    請問你自己是不是中國人?既然是中國人,而中國人全都且永遠自以为高尚的;你就無法例外也是一個自以為高尚的人;你就絕無可能不再自视甚高、不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不再觉得自己高尚。
    
    這裡只有兩個可能:要麼中國人不全都永遠自以为高尚的,有例外有相反的,例如郭慶海和郭慶海們;要麼沒有例外中國人全都永遠自以为高尚的,你郭慶海不能例外,說自己不再觉得自己多高尚是公開說謊。
    由你自己說,是哪一種?
    
    你說話不平實、語驚人死不休,就會開口及着舌。
    
    其二,你說:“法国一位夫人对她的妹妹说:“妹妹,我怎么发现全世界只有我从来没有做过错事呢?”其实,这是所有中国人的共同心理。”
    
    那我現在對你說:你郭慶海這篇《永远自以为高尚的中国人!》大文100%錯誤的,你承認不承認?
    
    如果你承認了,你確實可以證明你是不個不自以為是的人,是一個承认自己完全堕落,完全败坏的真正基督教徒;我敬佩你是一個超中國人的賢智者;但是,這一來你的“永远自以为高尚的中国人”立論就破產了。我估計你這一輩子也達不到承認的水平(勇你和認知能力)。按你的邏輯,你不承認,不就是像你舉例的“法国一位夫人对她的妹妹说:“妹妹,我怎么发现全世界只有我从来没有做过错事呢?”同種同類(“所有中国人的共同心理”)了嗎?既然如此,你又怎麼能夠達到你自稱的“我才不再是自视甚高,不再觉得中国文化牛得不得了,也不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甚至不再觉得自己多高尚。”的覺悟?
    
    由上述所陳述的事實說明,你的邏是:別人不承認錯誤就是自認為高尚,壞得不可葯救;你不承認錯誤就是不是自视甚高、不觉得自己多高尚,好得百毒不侵。你係得的!
    
    
    其三,你說:“中国的异议者对自己的作恶有辩解,他们说,政府没有一个好人,都欺负百姓,我们不是作恶,我们是被逼而反抗。”
    
    你是垬的異議人士還是同意人士?你是不是與你所指責的異議人士相反,認為垬政府沒有一個壞人?都不欺負老百姓?
    
    按你的邏輯,你若生長在抗日時期,當抗日中國人說:“日本政府没有一个好人,都欺负中國人,我们不是好戰,我们是被逼而反抗”的時候,你也會認為中國人抗戰是作惡!
    
    如果有猶太人說:納粹黨和納粹政府没有一个好人,都欺负猶太人,我们不是作恶,我们是被逼而反抗。”你也像現在站在垬立場上反對中國異議人士一樣反對反納粹的猶太人!
    
    希望郭慶海能辨明一個政治基本常識。“政府欺负百姓”是指一個統治集團權力作出壓迫民眾和剝奪民眾權利的政治行為,這與政府裡面有沒有好人不構成因果關係,或許比例關係也不明顯。如果政府裡面有好人就不能反對的話,那麼古今中外所有專制極權的壞政府惡政府都不能反對了。
    
    
    其四,郭慶海說:“你要想告诉一个中国人,你是自私的,你永远不能成为完人,他会跟你急!”
    
    我的天,我在中國人堆裡活上八十歲了,至今還沒有遇上一個認為自己是完人的中國人。不知道為甚麼郭慶每遇到的每一個中國人都自認為是完人的人?造成這個分歧,不知道是郭慶海和我各自遇到的都是完全不同類的中國人,還是郭慶海需要的是提供他作為反對對象而特設了新的中國人?
    
    
    其五,郭慶海說:“当中国还自以为高尚,中国就会一直在道德极端堕落的烂泥中挣扎。什么时候是个头?好说,太简单了,当他们承认自己完全败坏,完全堕落了再说吧。”
    
    我只請你這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簡單回答:
    
    中国道德极端堕落是垬極權制度造成的還是“中国自以为高尚”的民族性造成的?
    
    台灣的中國人為甚麼不墮落,只有大陸中國人墮落?
    
    香港的華人、新加坡華人何時承认自己完全败坏,完全堕落了?
    
    從郭這篇大文整篇邏輯來看,郭慶海認為所有中國人都自以為高尚,所以墮落。言外之意就是郭自己有自知之明,不視自己高尚,所以不墮胎。言內之意就是郭自己是一個有自知之明之人,一個有自知之明之人,無可否認就是比沒有自知之明的人或常人知能高一等的人。一個比所有中國人都高明一等的人,理所當然比低一等的人(所有自視為高尚的中國人)更高尚。所以,從郭這篇大文整篇旨意來看,郭慶海是自視為高尚的中國人之中最高尚的人;起碼也是一個自認為高尚的人。
    
    有請某些中國政治人士兼中國新基督教徒不要信口雌黃;經大腦過濾一下才說話,好嗎?
    
    
    張三一言 20120206 香港
    
    郭庆海 永远自以为高尚的中国人!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8726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982615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張三一言
·为甚么胡共要搞“共和国脊梁”?/張三一言
·思考,故民主問題在/張三一言
·“華世界”與阿拉伯世界誰更保守?/張三一言
·改良派最致命的是“合作,不反抗”/張三一言
·口頭革命派是民主力量之一/張三一言
·六四21週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張三一言
·支持温家宝還是反對温家宝?/張三一言
·退E風波的啟示/張三一言
·政治领袖没有个人观点与立场/張三一言
·如何營建良好討論氣氛/張三一言
· “不滿→造反”:改專制朝換民主代/張三一言
·張三一言: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台灣、果敢自決自治獨立斷想/張三一言
·共黨民主減量,民間民主增量/張三一言
·包學之士的時政評論何以十錯八九?/張三一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