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韩寒杀父还是父杀韩寒?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3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韩寒后悔当作家”露出马脚 (博讯 boxun.com)

    
    2012年一月底,“打假斗士”方舟子与“80后作家”韩寒为了“人造韩寒”、“韩寒作品造假”的争执,越演越烈,韩寒更在1月29日发布消息称将正式起诉方舟子“诽谤”。2月1日,有记者联系韩寒方面,得知韩寒仍未完成证据公证的过程,诉状并未正式提交。
    
    “韩寒夫人”金丽华说:“还没有正式起诉诉讼,因为一直到昨天为止韩寒由于手稿的量比较大一直都还在做影印和那个公证的工作,应该就会在这一两天结束。因为我们还没有提交,因为可能一直要到今天或者明天才能提交。”
    
    而2月1日韩寒本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因为此次事件,如果再有一次机会,自己将不会选择当作家,如此激烈的反应也出乎大多数人意料之外。
    
    对此,韩寒的妻子金丽华:“我觉得肯定是(因为方舟子)啊,甚至是一些作家,同样身为作家的人,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很多人的反应是让人很心寒的,我觉得韩寒看到这件事情以后他真的是非常失望,所以他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韩寒后悔当作家!这说明,韩寒可能真的不是一个作家。
    
    这个道理很是简单明白的:因为很少有一位作家会后悔自己当过作家的。即使他因为写作而遭到冷冻、流放、逮捕、监禁甚至处决。即使他因为写作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失去祖国。
    
    韩寒后悔当作家一事,说明,韩寒的作品可能真的出自他人之手,由于韩寒不是“自己作品”的亲生父亲,所以,“领养的孩子不心疼”,韩寒就可以轻松弃养他人代笔的“韩寒作品”于不要之地了!这个事实说明:韩寒不是一个作家。
    
    
    二、韩寒和方舟子的狗血闹剧
    
    对此,有人评论说:韩寒和方舟子的跨年口水战如今俨然已经成了一部狗血闹剧,从原本对韩寒的质疑,到现在全民找茬的状态让韩寒彻底坐不住了。
    
    昨天下午5点,这位备受质疑的80后作家出现在东方卫视的一档娱乐节目《娱乐星天地》中。向来只接受短信和邮件采访的韩少,在口水战后首次站在了摄像机前为自己喊冤。就冲这点,很多网友和观众都候在了电视机前,期待韩寒能透露点新消息。
    
    镜头前的韩寒难掩无奈的表情,刚接过话筒就用“在地窖里头中枪”来形容自己的感受,甚至打趣让导播在自己头上加上“一滴汗”的表情。相比博客中文字的犀利,韩寒在电视上的表现内敛得多,但是嘴巴依然不饶人。原本以为这次的专访,韩少会亲自出马爆出更多猛料,但是结果却让人有些失望。长达十多分钟的节目中,韩寒基本上就把自己在博客中阐述的观点重新又说了一遍,采访结束时,韩寒带着一丝挑衅的口吻说了句“(祝方舟子)早日康复”。
    
    舌战另一方主角方舟子昨天也出现在了这档节目中,他的态度被网友评价为“一根筋”到底,咬着韩寒的文章有人代笔,韩寒的证人证物不能作数。回应韩寒的起诉时,方斗士更是一副不屑的表情:“我这是正常的学术批评,司法途径没法解决。”
    
    
    三、韩寒的杀父情结
    
    韩寒后悔当作家,不仅露出其作品的代笔马脚,也展现其明确的杀父情结。
    
    何谓也?
    
    因为韩寒之作为作家,本来是其父韩仁均一手打造的。现在韩寒后悔当作家,不仅全面否定其父的一片心血,同时也展现其对其父的明确敌意,是其杀父情结展现。
    
    这不是韩寒杀父情结的初次体现,实际上,韩寒的杀父情结其来有自。
    
    早在2011年底“韩寒给未来女儿提忠告”里,韩寒就“语出惊人地彻底颠覆了父爱”。
    
    据《现代快报》2011年11月3日报道:近日,中国首部私密文学主题书《私》创刊号在业界及读者口碑中产生了不俗的反响。
    
    这部由青春畅销作家九夜茴主编,并携手韩寒、桐华、辛夷坞、孙睿、春树、苏小懒、明前雨后等“80后先锋作家”共同华丽打造,也成为2011年度最具重量级的收官之作。他们借《私》的写作平台,将潜藏心底最深处的私密话题和私人故事与读者们分享。
    
    该主题书最大的特点是,所有内容均来源于各个写作者的真实生活和内心想法。在首期文章里,韩寒提及送给未来十八岁女儿的一句话“套好安全带,带好安全套”,则彻底颠覆了世界上所有父亲对女儿的忠告和爱护。
    
    对此父爱的颠覆,读书界一片愕然。有读者评论“韩寒爸爸和老贼易中天的阴险而无耻”说:
    
    “我相信韩寒不是一个有心计的人,因为他的经历、见识和阅历,都不可能让他成为一个城府深厚的人,但是,韩寒爸爸、易中天们却完全能够心机叵测,阴险无耻。”
    
    这位读者接着说:
    
    “谈革命”一文是韩寒的滑铁卢,是一种弄巧成拙的上海似聪明,是一种上杆子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是韩寒出道以来最大的败笔,也许,韩寒有什么不能一洗了之的难言之隐因此表现出大失水准,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很乌龙、很狗血的事情,竟然被韩寒爸爸说成是这是一次预谋和有意而为,是为了“让人可以开始敢于谈论这些以前不太敢触碰的词语”,这是多么漂亮的神来之笔,就好像说拉大便是为了更好的吃东西,这种神来之笔跟贵党的错误就是功绩简直是绝代双骄。这样的危机公关,简直他妈的太牛逼了,牛到把大家都当成了你们韩家的应声虫和没有脑子的傻。感情,便宜和乖都被你们韩家给卖了,你们家底裤脱落露出来的不是阳具,而是一个可以吸引太阳大放光芒的高尚东西。这种阴险和无耻,我不相信出自韩寒的心机,但是韩寒爸爸的心机,却足以让我们对这个叫做韩寒的不是孩子的孩子嗤之以鼻,却足以让我们颠覆过去对韩寒的所有好印象和由衷赞美!
    
    易中天这个老匹夫也非常自愿地跳到前台替韩寒做辩解,不是律师的易中天非要做出律师的样子巧舌如簧,其文章的偷换概念、逻辑混乱,就是一个小学老师也比这个名满天下的老匹夫有修养和涵养。表面上看,老贼易中天的矛头指向是向所谓“走台文人”开火,用这样的方法来替韩寒解围真是指东打西、围魏救赵,老贼的道行要比韩寒爸爸高出许多。而实际上,中国最近几年和当下最风光无限的“走台文人”正是老贼易中天这个自以为是的浅薄文人自己,而不是“为民请命”和“含泪劝告”的那些杂碎们。易中天们说着似是而非、貌似公允的话,偷天换日,欺世盗名,这次借着“革命门”,让我们看清楚一个事实,这一老一小的两个公知分子,其实质则是另类谄媚的一丘之貉,其区别不过是易中天更老道、更阴险和更无耻而已。城头还没有变换大王旗,而易中天、韩寒们已经穿上了新衣,只是这种近乎透视装的新衣,让老贼和小鬼显露出来的不是漂亮肌骨,而是松垮的老皮和外强中干的细皮嫩肉,笑死人了!
    
    韩寒对其女儿的态度,其实是他父亲对他态度的一个拷贝。这对于所有的过来人都是一目了然的。
    
    
    四、从记者“问韩寒父子”看其微妙关系
    
    记者问韩寒:你喜欢你父亲赋予你的名字吗?是否想过改名?
    
    韩寒:我很中意,好记好读,关键在新华字典上还是挨着的。韩是一个很难取名字的姓氏,如果我爸爸叫韩寒,我叫韩仁均,那我还挺妒忌羡慕恨的。
    
    记者问韩寒:你觉得身上的哪些优点是从父亲身上继承而来?
    
    韩寒:文章写得好,字写得漂亮,阅读摄影书法写作完全是继承和发扬了我父亲,但他开车实在很一般。
    
    记者问韩寒:缺点呢?
    
    韩寒:运动稍微差些,以前开车总是会撞到不可思议的地方。
    
    记者问韩寒:有没有那么一个瞬间感觉到父亲老了?
    
    韩寒:他其实一直很年轻,至少现在没有什么瞬间觉得他老,唯独我小时候他能跑赢并打我屁股,后来初一的时候就跑不过我了。
    
    记者问韩寒:成人之后,你们之间最激烈的一次争吵或冲突是因为什么?
    
    韩寒:成人之后我们没有什么冲突,可能因为我们分开住而且我也自立了,和妈妈有时候会有小冲突,因为我妈妈太爱干净了,她一天醒着的百分之八十时间都在收拾屋子,而我喜欢乱放。
    
    记者问韩寒:由于父亲在那张休学申请书上签了字,导致你至今连高中学历都没有,你对此是否遗憾?
    
    韩寒:这个完全是他的错,他应该劝我好好读书,考一个好的大学,有像样的文凭,最后考取公务员,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栽培下努力成长,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歌颂这个伟大的时代,把握机会,不断领会,自我提高。
    
    记者问韩寒:你父亲最让您感到失望的一次?
    
    韩寒:他倒车居然把车头给撞了……
    
    问:你的成功有多少百分比来自于父亲?
    
    韩寒:百分之八十二。
    
    问:你最想对父亲说但却从未说过(最想说但是说过的也行)的一句话是?
    
    韩寒:我早就起床了。
    
    
    记者问韩仁均:你为什么给自己起的笔名叫做“韩寒”?然后又把它强硬地安在儿子的身上,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太不民主?
    
    韩仁均:因为我爸没有给我起名韩寒。不过现在看来如果我用韩寒这个名字的话就是天大的浪费了。其实子女的名字都是父母强安的,没有父母会先跟没出生的子女或者刚出生还不会说话的子女征求意见的,不然这世界上也不会有叫韩仁均的人或者有这么多叫阿猫阿狗的人了。
    
    记者问韩仁均:你因为韩寒初中时没交作业而在教室外对他拳打脚踢,是否为此感到后悔?你最后一次打韩寒是因为什么?
    
    韩仁均:如果现在处理这些事说不定会有别的方法。最后一次打韩寒是因为有蚊子叮他。
    
    记者问韩仁均:韩寒身上的哪些优点是从你身上继承而来?
    
    韩仁均:所有。呵呵。
    
    问:缺点呢?
    
    韩仁均:部分。
    
    问:他更像你还是他母亲?
    
    韩仁均:最关键的地方像我。
    
    问:除了年龄之外,现在的韩寒有哪些方面还没有超过你?
    
    韩仁均:我用五笔打字,他用拼音打字,准确率没我高。
    
    记者问韩仁均:什么时候你感觉韩寒已经成人了?
    
    韩仁均:现在感觉他好多时候还是个孩子。
    
    记者问韩仁均:成人之后,你们之间最激烈的一次争吵或冲突是因为什么?
    
    韩仁均:他离开学校后就没有称得上激烈的争吵或者冲突了。
    
    记者问韩仁均:你们父子之间第一次男人VS男人那样的谈话是在什么时候?讨论的是什么事情?
    
    韩仁均:他是男孩,所以从他出生后,我们所有的交流应该就是男人之间的交流了。比如最早的时候我拍拍手说爸爸抱,他手舞足蹈地说:@^$^%$&^*%^(&(&$#……
    
    记者问韩仁均:你更喜欢赛车手韩寒还是作家韩寒?
    
    韩仁均:没有标签的韩寒。
    
    记者问韩仁均:在你的书《儿子韩寒》中披露了许多韩寒成长过程中的细节,难道你有一本类似于《成长的烦恼》那样的日记?
    
    韩仁均:其实漏掉的说不定更多。写《儿子韩寒》的时候,我和他母亲对他小时候的事一起做过认真回忆。孩子的事,你虽然不会时时记在脑子里,但只要一说到这件事,或者一有由头,你就会觉得那些事都在眼前。至于新概念作文比赛以后的事,网上都查得到,有歪曲和误传的地方只要纠正就行了。
    
    记者问韩仁均:由于你在那张休学申请书上签了字,导致韩寒至今连高中学历都没有,你对此是否遗憾?
    
    韩仁均:没有。我还庆幸省了不少供他读书的费用和他读好书后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子成不了家的烦恼呢。
    
    记者问韩仁均:你感觉韩寒的文学水平什么时候就已经超过了你?
    
    韩仁均:那天突然看见他放在家里书桌上的文章《求医》的时候。后来除《儿子韩寒》外,我再没写过东西。(这是因为他代笔了所有的韩寒作品?)
    
    记者问韩仁均:你认为现在的韩寒是否已经圆了你的文学梦?
    
    韩仁均:那岂不盗梦空间了。
    
    记者问韩仁均:韩寒最让你感到骄傲的瞬间?
    
    韩仁均:《三重门》刚拿到手的时候。(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作品?)
    
    问:最让你感到失望的一次?
    
    韩仁均:他在学校里时我经常失望,他离开学校后就几乎没有什么失望的事了。
    
    记者问韩仁均:你打算给韩寒看女儿吗?
    
    韩仁均:我想韩寒妈妈更合适做这工作。
    
    从上述回答不难看出:韩寒的父亲在内心深处,并没有把韩寒看作一个人,而是看作自己的宠物。这是一种“人格谋杀”!
    
    
    五、《儿子韩寒》引读者质疑
    
    早在2008年,韩寒在其父韩仁均出版旧作《儿子韩寒》时,就说他早年对其父出书的行为早年曾有不满,只是事隔多年,韩寒才老大不愿地为其父写了一个序,整篇序从头至尾也就220字。
    
    8月17日,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其实父亲的新书旧书的再版,且书名也没有改变。这本书早在2000年就已经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当时正是《三重门》最火的时候,这书也跟着卖了10万本。韩寒说,那时候他对父亲出书的行为不太满意,因为他向来不喜欢人一出名就出传记书,“我不想出这书,是因为不喜欢这种行为”。但毕竟写书的是自己老爸,韩寒虽然不喜欢这种行为,但还是夸赞了老爸的文笔,“爸爸写得比其他的人要好”。当记者问他是否会为老爸的书吆喝时,韩寒很明确地表示不会,“我自己的书都有四五年没做过正儿八经的宣传了。而且,当年这书就没做过任何宣传”。
    
    此次旧作新出,最让出版社得意的,还是请韩寒出山为父亲写了一篇序,弥补了当年出版时的一大遗憾。韩寒在序言中表示,“我爸爸这本书其实已经出版了很多年,这个序应该是第一版的时候就写,但当时为了避嫌,所以没有写。在国内看来,父亲出一本书写自己的儿子,无论写得多好都是不好的。当时是上海人民出版社邀请父亲写这么一本书,我父亲一直很喜欢写作,写得也很好,可以说我现在写东西就是受了他的影响。事隔多年以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写这个序。”
    
    韩寒称:“在几年前的一天里,我仔细地翻看这本书,觉得可以为大家写下这个序。我相信看完此书的人自有公道的评价。”韩寒为父亲写序,从头至尾只有220字,是文字吝啬到了极点?还是他本来就不会写作?
    
    
    六、是韩寒杀父不是父杀韩寒
    
    到底是父杀韩寒还是韩寒杀父,现在看来,是韩寒杀父而不是父杀韩寒。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2012年1月8前后,韩寒突然大异其趣,连续发表了并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了一系列语无伦次的文章:《我的2011》、《小破文章一篇》、《超常文章一篇》。
    
    这些文章惊现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风格,而且充满破口大骂的流氓习气,最重要的是,这些文章一再涂改却又极为幼稚可笑,完全不像是一个“作家”的手笔。
    
    由此可以推断假设:这些文章的第一稿,才是韩寒本人的手笔!是韩寒“造反”的结果!是“韩寒杀父”的结果!韩寒终于冲破其父的囚禁,杀出了自己的路!
    
    但是其父很快又开始插手了,不断地修改韩寒这些极为幼稚可笑的文章。
    
    正因为如此反复的拉锯和角力,韩寒的博客才呈现出了一片混乱。
    
    但是,这仅仅是韩寒杀父吗?
    
    非也。
    
    韩寒杀父,是因为其父先杀了韩寒:迫使一个赛车手伪装成为一个少年作家!
    
    这不是一种很残酷的谋杀吗?
    
    这比莫扎特的父亲从小牵着他巡回演出,要恶劣得多。而莫扎特的父亲显然要对莫扎特的早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参见笔者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
    
    因此,在这种意义上也可以说:韩寒杀父还是父杀韩寒?互杀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3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讨论韩寒的意义在哪里?
·韩寒起诉方舟子和港星卖淫异曲同工!/网络小丑星
·孔灵犀:从荷马、莎翁、韩寒遭遇代笔质疑看知识分子的理性责任
·韩寒不该背信滥诉方舟子/何哲
·疑韩寒案的私权与言论自由/萧瀚
·检验韩寒/何哲
·曹长青:“韩寒”在崩溃边缘
·质疑韩寒的意义在于审视粉丝文化/曹宗国
·韩寒名誉权官司前瞻/丁金坤
·韩寒,你敢接招吗?——旅美作家李波致韩寒的公开信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我给韩寒当“枪手”
·彼岸风儿: 方舟子和韩寒共同的错误
·韩寒的悬赏闹剧/方舟子
·韩寒岁末陷入滑铁卢,网民空前讨伐韩三篇/倪文华
·有感于韩寒的三篇网文/吴学灿
·方舟子: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
·悬赏两千万能否证伪“人造韩寒”/魏金辉
·范冰冰是作家韩寒的粉丝?/王若谷 (图)
·下岗女工称韩寒抄袭其20年前小说 展示文稿 (图)
·韩寒证实起诉方舟子诉状未提交 后悔选择当作家
·上海各级法院均未收到韩寒起诉方舟子的诉讼材料 (图)
·方舟子接受新华社专访:会继续研究分析韩寒作品 (图)
·韩寒现身回应方舟子 祝其“早日康复”
·韩寒爱妻首次出面宣布帮夫 担任媒体联络人 (图)
·韩寒爱妻正式露面帮夫 担任媒体联络人 (图)
·韩寒起诉方舟子 民间学者认为有权质疑公众人物
·王刚桥:韩寒方舟子“斗法”值得观察
·方舟子回应韩寒起诉:即使输也不会道歉
·韩寒就代笔质疑起诉方舟子索赔10万 (图)
·韩寒起诉方舟子索赔10万元 (图)
·韩寒决定出版《三重门》手稿辟谣 每本10元
·韩寒:出版《三重门》手稿证伪 (图)
·韩寒方舟子网上拳来脚往几个回合 妙趣横生
·韩寒接受致歉 担心方舟子:憋足劲唱高潮却被切歌 (图)
·方舟子质疑韩寒:一边重金悬赏 一边销毁证据 (图)
·韩寒躺着也被咬 这次真怒了 (图)
·新概念作文主办方否认韩寒拼爹说法
·韩寒、方舟子、罗永浩与麦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