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跳脱“百慕大死亡三角”-评夏明新书《政治维纳斯》/陈破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2日 转载)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2-02-01报导 (博讯 boxun.com)

    
    政治维纳斯,这是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为其新著所取的书名。作为一名学富五车的学者、教授,夏明的著述,并无学究气,而总是以形象化的比喻,唤起读者的兴致。这个书名,就是一例。
    
    思想早熟,热爱民主女神
    
    “民主不是十全十美的。民主并没有绝对正确性和永不放错的特性。民主给普通公民和政治家留下了不断定义的空间,给政敌保留了批评的权利。民主的不完美正像维纳斯的残缺美。”夏明的这段话,是对那些从没有尝试过民主就数落民主之“种种坏处”的人最好的回答。
    
    民主理念,早在青年夏明心田萌芽。1988年,夏明参与编辑“现代化丛书”,在其中一本书中,夏明就把民主命名为“政治维纳斯”,可见证夏明思想的早熟。1989年,身为复旦大学青年教师的夏明,挺身而出,声援学潮。学潮遭镇压后,夏明虽幸运地未被投入大牢,却也受到“暑期留校反省交代问题”之类的整肃。不久,留学美国。
    
    这位潜心治学而正当盛年的政治学者,以热情的口吻,做出这样的结论:
    
    “近三十年的思索告诉我:民主是政体中的最佳模特!她是政治学家心目中的‘政治维纳斯’!”断臂维纳斯,闻名世界的经典雕塑杰作,她虽双臂残缺,却不失为美的化身,万千众生为之倾倒。夏明以这个断臂的维纳斯,来比喻民主,堪称绝妙。民主,虽不完美,却是当今世界政治中最进步的形态,以其普世价值的内涵,日趋广大地占领世界版图。
    
    基于明确的信念,“民主”二字,成为夏明著作的主题,更是贯通全书的关键词。从对中国的“全息扫描”,到“知识分子的担当和坚守”,直到“预测中国民主化”,“本书的所有文章都在力图阐明和支撑中国民主化的历史必然性这个主题。”夏明的深思和雄辩,层层递进,无不体现他对民主女神,这个“政治维纳斯”,全身心的向往、追求和热爱。
    
    “劫后天府泪纵横”
    
    身为知识分子的夏明,不仅坐而论道,且起而行之。书中有关“汶川地震和灾变”的一章,记录了作者亲历四川震后现场和拍摄相关纪录片的人生苦旅。
    
    2008年,四川大地震发生仅十几天后,夏明就会同几名美国艺术家,抵达满目疮痍的重灾区,展开一部反映震后现场纪录片的制作工作。一到震区,夏明就“看到了天灾造就的废墟下掩藏的人祸因素。”他感叹:“如果每一个环节的工作都做到了位,成千上万所学校可以不倒。”
    
    满怀对家乡的深情和对父老乡亲的慈悲,夏明全身心地投入拍摄与制作工作。然而,共产党把持下的中国,是乱邦,更是危邦。夏明等人的工作,不仅冒着连绵不息的余震,还冒着国家恐怖主义无处不在的阻拦与威胁。他们受到便衣特务跟踪,被党政官员推搡,遭警察盘查刁难驱赶,最后,甚至被公安厅扣留,一一过堂审问,签字画押,折腾了八个多小时,才放走他们,警告不得再拍摄,并限期离境。
    
    然而,痛失爱子而哭告无门的学生家长们,牵动他深切的悲悯;豆腐渣校舍后的贪官污吏,催生他切齿之恨;恃强凌弱的体制,激起他满腔的愤懑。作为制片人之一,夏明把他们制作的影片,亲自命名为“劫后天府泪纵横”。
    
    返回美国后,夏明等立即着手该片后期制作,“当许多画面来回几遍后,我经常是热泪盈眶,有心碎的感觉。”“劫后天府泪纵横”,洒落天府的,不仅是父老乡亲的悲苦之泪,还有良心知识分子如夏明的悲怆之泪。
    
    天性善良而悲天悯人的夏明,无可避免地,转而成为恶势力的对头。
    
    “对我来说,邪恶变得如此凶猛和邻近,我无法温文尔雅、满嘴学究气地说:一方面,另一方面;要看到进步,未来会更好;总体是好的,缺点只是个别的……”
    
    该片在美国电视频道和影院上映,并入围2009年奥斯卡金像奖。虽因种种原因,包括中共黑手从中作梗,该片最终未能获奖,但该片的影响力,超出预期,至少是反映中国天灾人祸题材中,一部罕见的经典之作。
    
    应该说,“六四”后相当一段时间里,政治上,夏明还算克制自己,以温文尔雅的姿态,与中共和平相处,多次返国探亲,无意与当局冲突。见证四川大地震灾后景象和历经暴政凶险,成为作者人生的重大转折点。
    
    一些人因为从事人权或民主事业,遭中共威胁、警告、劝告而放弃,其中有人甚至转而与中共合作;夏明的人生路径却正好相反,因进一步目睹中共的腐败与蛮横,感念故土父老乡亲的艰辛与苦痛,意态温和而出语谨慎的学者夏明,终与专制势力彻底决裂。
    
    “两天后我离开了成都,从此再无心境和兴趣踏上中国土地了。”
    
    “认真”二字,难得的品行
    
    近些年,身为教授的夏明,开始更多地从事海外民运。尤其值得一书的,是夏明对藏人境况的同情。在《政治维纳斯》这本书中,作者专门辟出一章,题为“西藏人的民主自由”,浓缩了他近些年对西藏问题的思索与关注。
    
    夏明就读复旦大学期间,笔者也曾在比邻的同济大学攻读研究生。两校虽只一街之遥,彼此却并不相识。在海外结识后,才知道,两人都曾介入1986年上海大学潮。至于1989年,则分别在上海与广州两地投身民运。近些年,因为在一系列汉藏交流活动中的共处,才使笔者对这个四川同乡、上海邻居有了更深的了解。
    
    印象最深的,是夏明身上的“认真”二字。不论参与研讨,还是撰写声明,抑或打理会务,他都聚精会神、一丝不苟。许多时候,甚至将大小事务一肩挑起,并无推辞、推卸,更无怨言。
    
    曾记得中共头目毛泽东的一句“名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早期的共产党人,抱持他们的共产主义理念,当中确有不少人以认真姿态,斗争与战斗,以至于成了气候、夺了江山。
    
    唐代哲人韩愈有言:“业精于勤荒于嬉。”纵观今日中国朝野两界,即专制与民主两个大小极不对称的阵营,当朝者,已经“荒于嬉”——中共集团彻底腐化与堕落,此不赘述;在野者是否“精于勤”?这对所有从事民主事业的人士,都是一个严肃的拷问。如果我们的民运人士或自由派,尽都能如夏明那样,富有认真精神,怀抱强烈的事业心,何惧艰险在前?何虑大业不成?否则,就恐难跳脱夏明书中所定义的“由中国共产党的霸道、民主运动领袖集团的微茫和中国人民的迷离构建出的‘百慕大死亡三角’。”
    
    “从所有民主向往者和实践者身上,中国现在需要的是:远见、意志、行动和责任!”诚如斯言,作为学者、教授、政论家、活动家的夏明,正为我们树起一个知行合一的榜样,自我完善,脱胎换骨,跳脱“百慕大死亡三角”!
    
    大胆预测,坚信民主必胜
    
    出生于天府之国的夏明,周身洋溢着巴山蜀水的灵性。值得一提的,是夏明的文笔,深入浅出,清新晓畅,极富时代感。既无书斋里的陈腐之气,更无中国当下市井里的卖弄之风。作为纽约城市大学的终身教授,夏明表述严谨,常以图表为辅助,但却不失浅显易懂,处处生动比喻。臂如,他用“石头、剪刀、手帕”的游戏,列表比喻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民百姓三者之间的博弈。正所谓:“处处留心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在书的最后,作者大胆“预测中国民主化”,不仅述诸于“理论模型”,而且罗列实证。作者引用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的总结:“一个国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3000美元,该国就进入了民主化的门槛。”作者估算:1900年的3000 美元,相当于2011年的5000至6000千美元。2010年,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已达7600美元。结论不言而喻:中国已经跨入民主化的门槛,障碍仅在于,统治集团的百般拖延、腐败集团的千般阻扰。
    
    中国民主化之路,尽管荆棘丛丛,路途遥远,但夏明认定“真理不会永远被压制。它的特性在于它会不断被人们重新发现。”他相信,当前“民主运动的影响力在极大的程度上将取决于80后和90后青年的觉醒和崛起。他们是属于独生子女家庭培养的、在网路上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必定会对坐在马背上用刺刀统治的政权发出挑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98110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台湾大选:中共赢了,中共也输了/陈破空
·今日台湾,没有统派/陈破空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陈破空
·陈破空:回应韩寒:革命终将来临
·超规格吊唁金正日,中南海丧权辱国/陈破空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胡锦涛掩饰孤家寡人的窘态 /陈破空
·祝缅甸模式成功 /陈破空
·关于校车,官方想说些什么?/陈破空
·泛太协定,中国进一步陷入孤立 /陈破空
·“和平协议”:西藏不能,台湾又怎么会能?/陈破空
·发布“限娱令”的人,何不自限?/陈破空
·一个党打垮了一个民族 /陈破空
·占领华尔街 占领王府井 /陈破空
·如果南海开战,中共必败无疑 /陈破空 (图)
·唱红打黑,薄熙来叫板习近平/陈破空
·北京官媒担心:中共步本·拉登后尘/陈破空
·本·拉登伏诛,中南海不安 /陈破空
·中国:镇压者的心态/陈破空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