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给韩寒当“枪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4日 转载)
     提交者:sunling721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岁末年初,麦田高歌一曲“韩寒背后有人”,韩寒慷慨奏出“悬赏2000万寻找代笔人”的主旋律;范冰冰一声锣响加价2000万,方舟子习惯性地步上舞台中央,只见好多人抢麦克风,独缺一位枪手。
     (博讯 boxun.com)

    该出手时就出手,我的名字叫韩枪,韩是韩寒的韩,枪是枪手的枪,大家明白是什么意思吧。本人代表韩寒“团队”郑重声明:鉴于种种原因,我们将在今晚24点59分删除韩寒回击麦田和方舟子的博文,重新改写,以让各位当事人尽快回到他们自己擅长的领域。
    
    承认自己的错误很不简单,就像是砍了自己的“自尊心”一刀;但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虽然这次韩寒赢了,但“团队”认为赢得姿势不漂亮;甚至有些“失态”。所谓真金不怕烈火,烂铁才惧高温,无论是“悬赏”还是“问候”别人的太太或老娘,就算是归功于条件反射,这个条件发射的动作都做的太大了,就像新婚之夜,面对老公“是不是处女”的疑问,通常做出过大反应的是熟女,而淑女的反应恰恰相反,倒不是因为她淡定,而是因为一般人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是不会过分稀罕的。
    
    还有那个2000万悬赏,痛快倒是痛快,潇洒也是潇洒,但让明眼人看到,出了动车事故、校车惨案、钱云会事件这么大这么玄的事,都不见你悬赏20万求真相,你自己被人嘀咕几句,就值得2000万吗?这种把自己的一草一木看得比天大,视别人的身家性命为草芥的心理,与小悦悦事件中的18路人或某某事件中的有关部门的心理系出同门;就像那个对快饿死路边的弃婴无动于衷的球迷,却因为看到偶像吃黄牌而发飙。这个道理,该洗耳恭听的还有搭顺风车的“范爷”。
    
    当然,谁也不是自己的好福尔摩斯,解剖自己需要勇气。对于出现这样的结果,直接责任在我韩枪,间接原因在铁道部,因为我买不到回乡的车票,所以买站票回家累病了,耽误了代韩寒写博文,也耽误了“挽回”麦田和方舟子的最佳时机;唉!都是车子惹的祸:从去年的“我爸是李刚”、药家鑫故意杀人案和钱云会事件,到今年7.23温州动车事件、8.16许云鹤案、9.08李双江儿子开宝马打人事件、9.27上海地铁十号线列车轻度追尾事件、10.13小悦悦惨遭两车碾压事件、11.16甘肃幼儿园校车事故等等,“作案”的工具都是“车”!这个发现也许“神马都是浮云”,也许给“革命者”提供了改良主义的新思路。
    
    孩子们的游戏规则明确告诉我们:“如果都做好人,就什么也玩不成了”。你不能设想有一种疫苗,可以阻止“坏人”的产生。所以针对麦田的指责,我们要先调整好心态,就当坏人“按时”出现了;需要的还是平常心,一切不过都是“眼球定律”的“剧情需要”罢了。其实,定下心来,单看一篇文章就可以发现麦田的推理有漏洞,如果对照他前后2次的反韩文章,他的逻辑就像一漏风漏雨的破茅屋:
    
    几个月前他写《警惕韩寒》的主题是:“韩寒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他只会迎合观众”。
    
    最近他写《人造的韩寒》的主题是:“韩寒是出色的公共知识分子:但是他后面有人代笔”。
    
    用这种前后矛盾的逻辑跟人吵架,那不是找抽吗?作为韩寒的枪手,对麦田先生的行为是有先见之明的,在他写《警惕韩寒》的时候,我就写了《现在开始独立思考》(博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3a711900100us5j.html)提醒韩寒要“警惕麦田”,可惜韩寒团队没有重视,才让麦田今天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而麦田也因为没有看到我的博文引以为戒,才酿下需要忍痛道歉的苦果。
    
    虽然韩寒的名气如日中天,你甚至在街上喊一声“我认识韩寒”或“我不认识韩寒”都同样会被围观:前者被围观是因为羡慕,后者被围观是当你怪物;但对于出现方舟子这样“可敬的对手”,首先需要的是“气存丹田”而不是“气存舟田”(方舟子和麦田);即使你每次都像踩到狗屎那样幸运踩到“麦田”,你都不能以为上次采访你的是“蒋方舟”,下一次采访你的还是蒋“方舟”;没有陷入沼泽一样的麦田和或水田,不代表你没有上错“方舟”。方舟子确实也是一种“方舟”,不过是用飓风当动力的“方舟”,以他的精神和实力,韩寒还真没到说“现在开始好玩了”的时候。
    
    其实,当方舟子的习惯性质疑目光转到韩寒的身上,首先,要表示欢迎,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说“我不再理你”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其次,欢迎的态度要认真。麦田的道歉只能反衬指责的不专业,并不能反证韩寒的清白,这就是方舟子说“麦田道歉跟我继续打假有什么关系?”的理由;现在“打假英雄”要来韩寒这打假了,但同样也是来“验真”来了:在方舟子的显微镜下,我只会显得更高大,孙悟空还怕照妖镜吗?当然,最后需要善意地提醒方舟子:别以为每个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卖胶水的,他们也许是搞宣传的;千万不要走到自己打击的那一面,谬误之鬼就住在真理之神的隔壁。
    
    如果哪一天没有从报纸上看到贪污腐败或烧杀抢掠的新闻,那不是坏人罢工了,而是报社放假了;社会的戾气重得让人难以承受,连好人们都开始不耐烦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愤青们的愤怒像爱国心一样发作起来,是不看什么日历的;但难得听到朱镕基说话,更难得听到他和和气气地说话,像昨天在上海春晚节目上他问大家:“现在是春节,需要营造一个喜气洋洋、欢欢乐乐、热热闹闹这样的一个春节气氛,同志们你们说好不好?”我“代表”韩寒“团队”大声叫好;并以实际行动化干戈为玉帛:向全国人民拜年,向全世界的华人拜年!祝大家新春快乐!龙年吉祥!-包括韩叔叔和路金波,也包括麦田和方舟子。在君子的眼里,都是君;在韩寒的目中,只有人。我接受麦田的道歉,接受方舟子的挑战,也请接受我新年的祝福!
    
     最后,韩枪预先回答几个网友的疑问,欢迎大家继续提问:
    
    问:作为韩寒的枪手,你怎么能忍住不告诉别人,那些伟大的文字是你写的?
    
    答:不用“忍住”,我不认为那些文字代表我的水准。假如你说朱大可教授的文章是我代笔的,我就真会以为朱镕基昨晚屡提Hold住是对针对我说的。
    
    问:你会去领那2000万加2000万悬赏吗?
    
    答:谁给我韩寒的电话,我就去领,而且把领到的钱都给他。
    
    问:韩寒对待方舟子的战略战术?
    
    答:厘清事实就是战略,回到当初就是战术。树上掉下的是柳絮,也可能是毛毛虫,对树下怕毛毛虫掉进嘴里的人而言,分不清它们会吓死;对树上喜欢毛毛虫掉进嘴里的鸟而言,分不清它们会饿死。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网上跳出个芙蓉姐,对今天风靡神州的韩“宝玉”而言,你爱护方舟子,你接到的就是林妹妹,你揶揄方舟子,你抱到的就是芙蓉姐。
    
    问:你这不太像韩寒的风格呀?
    
    答:难道就不允许韩寒同学进步吗?
    
     在此新春之际,仅以此文博君一笑。
    
    祝大家:
    
    龙行天下定,兔去鬼神哀。福是今年到,果结万万年!
    
     来自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3502248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11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彼岸风儿: 方舟子和韩寒共同的错误
·韩寒的悬赏闹剧/方舟子
·韩寒岁末陷入滑铁卢,网民空前讨伐韩三篇/倪文华
·有感于韩寒的三篇网文/吴学灿
·方舟子: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
·悬赏两千万能否证伪“人造韩寒”/魏金辉
·范冰冰是作家韩寒的粉丝?/王若谷 (图)
·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寻找共识?/姜福祯
·与韩寒谈民主革命/齊彧
·“韩寒三篇”里,明显有“梁校”的影子/李波
·现在的韩寒世故得可怕/丁咚
·陈破空:回应韩寒:革命终将来临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其人类的起源/巩胜利
·曹长青:从梁启超到韩寒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网评《韩寒要自由》/网络游戏
·高瑜:韩寒和革命
·与韩寒谈素质与民主/洪振快
·网评《韩寒说民主》/网络游戏
·韩寒方舟子网上拳来脚往几个回合 妙趣横生
·韩寒接受致歉 担心方舟子:憋足劲唱高潮却被切歌 (图)
·方舟子质疑韩寒:一边重金悬赏 一边销毁证据 (图)
·韩寒躺着也被咬 这次真怒了 (图)
·新概念作文主办方否认韩寒拼爹说法
·韩寒回应“写作班子代笔”:谁能证明就奖励两千万 (图)
·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
·韩寒批《环球时报》没资格表扬我 竟称是傻X (图)
·韩寒:推翻执政党很危险 钱云会是交通事故
·韩寒起诉苹果 巨额索赔1200万
·从韩寒事件看中国知识分子的素质有多低
·李承鹏反击韩寒:民主就是有权不高兴
·韩寒自由民主革命观点同龄人是否认同?
·韩寒谈女儿:我供养她一辈子 要什么给什么 (图)
·韩寒论“革命民主自由”文章引发互联网激辩 (图)
·韩寒博客大谈革命 引爆中国网络热战 (图)
·北大教授评价韩寒:他已超越“左与右” (图)
·韩寒连发三篇文章 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教育问题研究专家”熊丙奇:我们应该有成千上万个韩寒 (图)
·韩寒、方舟子、罗永浩与麦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