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PM2.5:微粒中的政治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15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PM2.5是指空气中的直径在2.5微米以下的细微颗粒。现有的知识表明,当它在空气中大量聚集时,会形成雾霾,天空变得灰蒙蒙的。PM2.5太细微了,可以轻易穿过人体的防卫屏障,随呼吸进入肺泡,并沉淀下来,久而久之,就会引发各种疾病。 (博讯 boxun.com)

    
     据此,PM 2.5的存在,被认为是一种环境风险和健康风险。如果很多疾病真的由此而起,并越来越多,就会对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公共财政以及个人家庭幸福等等构成压力和挑战,从而构成社会风险。而一切社会风险,最终都有可能变成经济风险。例如,谁会跑到一个空气不好,有害健康的地方去投资呢?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来看,一旦有一个公共问题,就需要有一种合适的政策去应对或者解决。于是首先要问,P M2 .5是一个公共问题吗?对此将有三种回答。第一,不是。第二,现在不是(或者现在还不是严重的、急迫的公共问题)。第三,现在就是,而且严重。
    
     P M2 .5虽然是一种客观存在,但它是不是带来风险,造成问题,这却有复杂性,不是自明的。这是因为,除非依赖技术和设备,人眼看不见这么细小的微粒,看不见它的浓度。微粒引发的后果,也需要很多知识来推论,还需要时间来展示。凡在这种问题上,政府在上述三种回答中就拥有选择空间。它通常会先考虑自身利益,只在最有利的情况下才愿意公开承认问题;否则,就会否认或者回避问题。为了做到这一点,它需要拥有对信息、知识和技术的垄断。
    
     这一点,在关于北京大雾以及北京空气质量的讨论中恰好被证明。面对公众关于PM 2.5浓度的质疑,环保部门最初的反应是选择第二个回答,即它目前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监测技术、设备以及相关的标准还不到位,而监测PM 10(较大的微粒)是更加重要的问题。其实这等于说,由于相关条件尚未准备好,所以不认为PM 2.5是现在必须要面对的重要而紧迫的公共问题。
    
     环保部门的回答不是完全无理,其中也有它的部门理性和工作理性。倒退10年,也许大家会接受这样的回答。然而问题在于现在不是10年前,环保部门忘记了我们处于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它无法垄断有关的信息、知识和技术。这是非常深刻的社会结构的变化;不认识这一点,它就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它的一厢情愿的工作时间表,就会被瞬间摧毁。
    
     这里的背景情况是,美国驻华大使馆于2009年开始,对使馆所在地的空气进行PM 2 .5监测,并在境外网站上发布实时数据。据称,这只是他们自己需要这些数据。然而,随着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以及相关软件的普遍应用,很多人可以从手机上获得这些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又传播到社交网络例如微博上,引发“疯传”。现在人们知道了什么是PM 2 .5,什么是PM 2 .5的危害,什么是国际上的安全标准。人们还知道,北京以及许多大城市的空气中PM 2.5的浓度超出标准数倍,在一天中的哪个时段处于“危险”或“非常危险”级别。人们甚至还知道,美国大使馆的监测仪器“爆表”,即PM 2.5浓度超出了仪器刻度的最大值,高到无法测量了。
    
     信息塑造态度。知道了信息的公众,自动而迅速地形成社会共识,选择了上述第三种回答,即PM 2 .5问题,现在就是严重的公共问题,需要政府立即采取有力的应对措施。这就与环保部门的最初回答形成对峙和战斗;而在这场战斗中,公众是赢家。环保部做出决定,PM 2 .5将纳入空气监测指标体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要求珠三角地区率先监测PM 2.5并公布数据,要求从与群众利益切身相关的环保问题入手,加强环保民主。其他一些省市,陆续也有类似的政策表态。
    
     PM 2.5问题是网络时代的一起传播事件。政府并没有对PM 2 .5的认识,因此并没有对公众提供相关信息与知识。公众是从网络上知道PM 2 .5的。而国际标准与专业知识的存在以及无数个人都有“空气不好”的共同体验,这使公众觉得自己的立场有合法性,从而极大加速了相关信息的传播。这样的传播同时就是社会学习、社会辩论以及社会动员,它最积极的效果,是将公众压力和公众诉求成功“打入”政府内部,转化为政府的政策议程。
    
     如果我们相信,政府的工作是要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那么PM 2 .5问题暴露出极大的矛盾和差距。站在环境和健康的价值标准方面看,公众的诉求具有正当性和先进性。自由的信息传播将知识和力量赋予公众,激活他们的权利意识和参与意识,同样具有正当性和先进性。而政府部门对于PM 2 .5的认识、政策准备以及工作进度表,却未能证明自己的先进性。
    
     这个矛盾和差距,蕴含体制改革的空间。环境意识觉醒的公众,权利意识觉醒的公众,占据新媒体传播先机的公众,对科层制下的官僚行政部门构成巨大压力。能不能将其转化为改革的动力?这是对政府的最大考验。
    
     可以把PM 2.5信息的传播看做两种力量之间的一场战役。公开信息、确认问题,是一种力量;掩盖信息、否认问题,是对立的力量。在此意义上,战役已经胜利。首先是公众的压力型倡导,使它成为一个风险问题。然后是政府接纳这个倡导,使它成为政策问题。PM 2.5作为公共问题的地位由此确立,信息公开将成为原则。
    
     但是,接下来必然还有第二场战役:怎样解决问题?这将更多地取决于信息的解释。已经有一种解释认为,劣质油品是产生PM 2 .5的主要原因。如果这个因果关系成立,那么解决方案已在其中,就是提高油品标准,强化对石油企业的行为约束。我赞成这种解释,但也承认,完全可能还有别的解释。重要的是,怎样的解释更科学更合理,同时更有社会可行性。因此,必然还存在广阔的战场和博弈空间。不同的解释,背后是不同的战线划分,不同的力量联盟,并会导向不同的政策方向。
    
     这样的战役就是政治。但在这里是新政治,是风险政治,环境政治,生活政治。战役能否导向社会共识、环境保护以及可持续发展?这不取决于行政管理技术,而要取决于政治智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68801735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别把“迟到丢官”当成“政治笑话”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中国政治的焦点、难点、突破点/李成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茉莉花革命”说明了政治改革 “瘸腿效应”/朱浩阳
·欧阳懿:中共当局重判陈卫的政治背景
·俄罗斯总统大选与普京政治前途/吴学灿
·艺术与政治能完全分开吗?/王丹
·解龙将军:左撇子心理失控与美国政治危机
·谈中国的政治文化、维稳和对付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手法 /余英时
·叙利亚茉莉花革命知识青年每天流血的“劫材”所反映的国际政治博奕新格局/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
·从理解少数民族的政治愿望谈起/任畹町 (图)
·刘逸明: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常识概念颠覆下的政治迫害/廖祖笙
·镇住各方政治势力:肃贪——十八大前的政治暗战/胡赛萌
·北京观察:中国政治何时进入2.O时代? (图)
·北京观察:北京的空气污染成政治问题?
·“政治”的变迁 /刘荻
·儒家进入中国政治思想中心 /秋风
·中国“官网”上市中的“政治经济学”
·香港新书预测习近平将启动政治改革 (图)
·解放军总政治部:士官可在驻地或内部找对象结婚
·无锡市委书记毛小平未自杀,政治局委员尴尬 (图)
·无锡市委书记毛小平未自殺,政治局委員尷尬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研究部署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英媒:习近平或以镇压应对政治挑战
·贵州政治异见分子陈西判囚十年
·陈卫重判的政治背景
·乌坎村事件:拉开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序幕
·政治异议人士黄金秋(清水君)获释出狱
·内蒙政治活跃人士哈达服刑期满一年后仍遭羁押
·政治局:楼市调控政策不会动摇
·中国网民:我们呼吸的不是空气,是政治 (图)
·“7•23”动车事故调查结论因政治权衡迟迟未能公布
·这里是上海的疯人院还是上海的政治管制院?!(附视频) (图)
·吴敬琏呼吁推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政治体制改革
·政治换届前夕 陆媒宣称9成人民认同民主
·又一个被政治迫害致死的维权冤民被湮灭/上海闸北杜阳明
·访民赵国莉大运会信访局遭政治迫害政府绑架偷充电器剥夺住院权利
·青岛印染厂领导参与政治迫害,非法掠夺本人下岗最低生活费及劳动积累公开信
·青岛印染厂被政治迫害职工的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人是不是政治犯/徐光
·2010年最牛考研政治试卷——《长不恨歌》/穷北
·内蒙古重刑政治犯哈达的儿子紧急呼吁救援/威勒斯
·先受政治迫害 又遭拆迁迫害/长沙古稀老人孔祥柯(图)
·用亲身经历揭露中国政治警察如何施暴于政治异议者/李志友
·我被中共政治迫害,酷刑虐待的的事实/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世界安居日 极权政治无安居/茱萸(图)
·金家的政治游戏还能玩多久?
·美国开国元勋都是政治门外汉吗(图)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深圳商人卢端炎网上聊政治被抄电脑 遭恐吓
·政治局委员刘云山在山西和铁道部收受巨额“封口费”
·郭国汀介绍博讯专栏作家曾节明政治避难
· 在政治高温下的家园
·请立即取消警察的监视 不要把奥运政治化/下岗失业军转干部周来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