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失信的政府应该拿证据出来说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8日 转载)
    
    美女在领导屋子里“裸死”了,领导说他们在谈工作,谈工作为什么只穿着内衣呢?领导说因为天气热。大家都不信,纷纷喊着要真相,可最终也没有真相出来。没办法,领导屋里也没有安装录像设备,神仙也没有证据。即使有安装,按照中国的现实,不是摄像头没开,就是坏了,或者是存不住……,反正就是没有
     刚刚在猫眼看到一个新发的帖子《钱云会佩戴摄像手表说明什么》,看来我们都没有忘记他。认为钱云会佩戴和开启摄像手表,就说明他预感到自己有危险,最后作者说:请网民自己展开想象……。这个推理没问题,说得很对,常识性的东西,不客气的说我早就想到过。但是官方结论就是普通交通事故。怎么办呢?我们没有证据,也没办法确认,没办法排除其他的偶然性。民众只有想象力,可想象力有什么用呢? (博讯 boxun.com)

    忽然又想起张五枪,当时网络上争论警察开枪有罪没罪的时候,我也自作聪明的写了一篇帖子,振振有词的质问:如果先打在头上死了,就不该再补枪;如果先打在腿上,死者也不会像八路军那样仍然冲上来,也不应再补枪致死,怎么也能按律治他王八蛋的罪。可惜的是,至今两年了,也还没有确定的消息。两头都堵着了,也一样定不了罪,不是有误炸大使馆吗?当然也可以有误伤、走火……,欲免之罪,何患无辞!
    马上又想起最近的三个例子。一个是中石油豪车门,中石油调查报告中的购买时间比该车在国内上市时间还早,对此中石油的解释竟然是:“键盘上1和5离得很近,不小心打错了”。一个是忽然看到一个辟谣的消息:因乌坎事件被警方羁押的嫌犯薛锦波死亡原因调查的初步鉴定,“专家称,死者符合心源性猝死的一般病理特征,可以排除因外力导致死亡。汕尾官方在媒体见面会上公布了相关视频资料,没有死者骨头被打断、指甲被抽离、皮开肉绽等情况”。一个是江苏丰县校车事故的死亡人数,甚至校车的核载人数也有多种说法。尤其诡异的是,我至今看到的事故照片中,连校车的影子都没有,如果有照片或者详细的车型,起码核载人数是可以确定的。
    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太多了,荒唐的像是笑话、小说,可实际上就是活生生的,时刻都发生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的再真实不过的真事。所以老百姓成了“老不信”,政府公信力丧失殆尽,现在几乎出来一个事件,民众网上都是喊着要真相要真相,可几乎哪一件最终也没有令人信服的真相出来。
    其实要什么真相啊?每个人心里都知道真相是什么。很多都是常识的、常理的、伦常的,都是最基本的、最现实的、民众都明白的潜规则……的东西,真相其实都在我们心里,我们其实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怎么办呢?我们无法因为常识和推理去定罪,我们也没有定罪权,也没有选举权,没有抗议权,甚至连围观的权利也快没有了,不是说围观改变中国吗?我们现在有的,只是在网上偶发的、零散的喊一喊,还限于被允许的事儿,用被允许的声音和音调,人聚多了不行,喊高了嗓门也不行,有一块儿喊大点声以达天听的想法,连门儿也没有,也没有什么用,因为他们实际上也都知道。
    很多事甚至我们一般人不翻墙啥的,根本是不知道的,像我这样只看看猫眼和搜狐的,忽然看见一个辟谣,像“没有死者骨头被打断、指甲被抽离、皮开肉绽等情况”,很恐怖很奇怪,以为日本鬼子、国民党反动派又回来了。于是才四处找找看看,才知道大概竟然有这么一个事儿和传言。这实际上是舆论宣传上的一个漏洞,还请亲爱的政府部门以后注意改正,既然瞒着,索性就瞒死他们,不然平白无故的,忽然立一个牌坊起来,好事之徒难免要打听打听。或者好像大家正要听领导做报告呢,领导却忽然说:昨晚我没去寡妇家,实在很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这么说政府,或许也有冤枉的地方,但是怎么办呢?民众实在没有办法相信他们,公信力丧失掉了嘛。或者还可以有一个办法,失信的政府拿出证据来说话。现在科技发达,很简单的,购买豪车的发票证单,上面有日期,拿出来给民众看看就行了,是电脑错了还是猪脑错了;是不是“骨头被打断、指甲被抽离、皮开肉绽等情况”,照个尸体照片出来,或者开放给社会看一下,也很简单(消息提到的视频我没看到);校车的核载人数,事故车照片或者营运证件拿出来,民众还能说什么?还能不信?还喊要真相吗?这么简单就可以消除舆论影响、化解社会矛盾、建立政府公信的事儿,为什么不做?为什么?当然,实际上我们也都知道为什么,所以说到最后,实际上都是废话。
    现在很少写东西了,自己往往写下来,发现任何事情都可以追究到一个根子上去,发现说的都是大家都明白的废话,发现说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个社会,发现这个社会做什么也不行,怎么做也没有用……,所以就不大说话了。
    不过说起来我又想:失信的政府如果真的能拿出证据来说话,我说如果,当然不可能,即使拿出来,民众也不大会相信了,中国人造假的功夫,我们可是清楚得很。那怎么办呢?我们可以想象:让专家来鉴定,可专家都臭了街了,本来就是养的狗,还指望他们?请代表来鉴定,也怕会被收买、欺骗或威逼利诱;请媒体来监督,请法院来审判……,他们都是一家子,一样没有真相,社会、民众一样信不过。
    那怎么办呢?我们展开唯有的想象力,实际上能够让大家真的信任的,只有独立的、权力制衡的、自由的团体、个人和环境,只有这样的环境下,才可能有真相。否则,不但不可信、而且不必信、根本就不能信。所以,实际上很多东西深入思考下来,根本的解决办法仍然是这些,而且只有这些:民主、自由、宪政、法治、制度、普世价值等等的这些,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6887081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政府拒绝向西方学习,但把老婆孩子送到那些国家
·政府必须保障孩子的生存权 /文方
·关于市场、政府和互联网,我们有哪些误解?/刘荻
·地方政府分吃“唐僧肉”,养肥了谁?/梁石川
·如何建立地方政府信用是地方发债试点的软肋
·上海新民晚报用文革手法挑动民众争斗,转移政府腐败
·抢尸官员已复出?政府为何不敢断尾求生?
·如何看待西藏僧尼自焚和中国政府的反应 /吾尔开希
·谢选骏: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金融危机中出现
·才花4亿多的政府大楼是否奢华 /刘洪波
·傀儡政府远赴马其顿哭坟/廖祖笙
·中国政府是否有权力剥夺中国公民的国籍权利?
·占领政府楼 /胡平
·说说美国政府这些年为世界做的好事
·陈光诚事件让中国政府心虚/钱沁
·政府奖励开发商是拿公共利益送人情
·强制企业社保别忽视政府责任
·对昂山素姬与民盟参加政府补选面面观
·政府食堂不是地沟油的终点
·洪深:南都报抗议政府制造药荒长达三年
·国际关注陆丰乌坎事态 政府敢用六四手段血洗村庄? (图)
·成都市金牛区政府门前冤民自焚 (图)
·政府缺钱疯了 淘宝上卖假名牌羊毛衫被罚2151万
·广东省政府参事炮轰教改不力:是培养人才还是奴才?
·付月华等人控告北京政府机構的檢举信
·重庆市政府网站:发文指导“轻微性虐”
·成都金堂县赵镇政府收了钱不交房 自称售房合同不合法(附多图) (图)
·陕西退伍老兵再次聚集省政府请愿 (图)
·浙江大中专毕业生要求非转农市政府讨说法
·沈阳工作场所PM2.5结果显示政府机关污染最重
·揭四川县政府吞灾款农民反被威胁劳教
·北京13位独立参选人将东城区政府告进第二中级法院 (图)
·深圳残疾人申请政府公开信息屡屡受挫
·“中国政务微博元年”:草根力量互动政府变革
·陕西榆林筑路工到省政府讨要工程款
·少女被拐13年,公安以无经费拒寻,政府要10多万抚养费(续)
·昆明炸了政府大楼也牛不到哪里去?
·武汉青山区政府为什么抓住最大涉案资产晶银大酒店不放? (图)
·上海静安区动迁冤民向政府发出公民第一号告知书/王学义
·冤源——第一冤(4)——江苏省政府(省社保厅)无法律授权依据的审批——照样赢 (图)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踢皮球”/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 (图)
·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踢皮球” (图)
·政府出面替私人打官司,江苏官不如妓 (图)
·浙江村民群体进京控告政府暴力征地拘留村民 (图)
·五常县委县政府黑暗无比——关于五常市教师工资待遇问题
·剥夺我们生存的北京市法院及市政府/沈彬
·联合国控告团汤传海控告上海普陀区政府强盗行经 (图)
·告中共上海市政府书 (图)
·四川宜宾市兴文县桃子坪村三十户村民联名告镇政府
·西安莲湖区政府是如此对我们“拆一还一”的 (图)
·跪求拜政府“精神病院不是我的家不要把我往那里抓” /李玉清
·控诉声讨政府“特权约法虐杀百姓”/叶国强
·黄猷凡:武汉政府强抢民房 残害三代女人!逼良为娼! (图)
·内蒙访民联名签字披露腐败政府公开造假——访民声援团马波
·危房屋顶破损严重,市委办公​室竟说“政府不是什么​事都管!”/王一浪 (图)
·请看一张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决定书/刘桂芳 (图)
·上海访民王翠弟、朱东辉告中共宝山区政府书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