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要法律的威权,不要青天的威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8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12月6日是河南法院系统“万名法官回访万名当事人”活动的第一天。据媒体报道,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冒雨前往驻马店遂平县两名上访群众家中回访。面对上访群众的声声诉说,张立勇起身道歉。听到一位上访群众说为了两万多元奔波一年多后,张立勇很是气愤,他一把拉住该群众的手说:“走,现在我就带你去县公路管理局,今天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博讯 boxun.com)

    
     院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笔拖欠了7年的18万元工程款未能执行,张院长当场要求遂平县法院在半个月内结案。另一当事人跑了一年多也追不回2.5万元的赔偿款,张院长对被执行方动之以情当即就执行完结。
    
     有趣的是记者的描述。表现领导,是“一手拉住群众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回访完两名上访群众,张立勇神色凝重”;表现群众,则是“老人顿时热泪盈眶”,“眼里噙满了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老实说,读完这篇报道我倍感“穿越”。当我们拨开围绕在宣传稿上的云蒸霞蔚之后,不难发现,这两宗个案里的当事人,只不过是得到了他们早就应该得到的法律救济。若依“迟来的正义非正义”来衡量,因法院长期执行不力,导致当事人诉诸执行的成本增加,其间还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委屈与绝望。现在虽然执行完结,也只是好过仍未执行的“非正义”。这怎么就变成了一位好官员力助几位苦难群众维权的佳话了呢?
    
     我仔细阅读了对此事件的上千条网民跟帖以及微博评论。网民的态度明显两极分化。一方说张院长是个难得的好官,现在这样心系群众的好官实在是太少了;另一方则说张院长其实就是在做秀,它以特例化的个案执行反衬出基层法院在执行上的普遍不力。
    
     其实在我看来,这两种态度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只是着力点不一样。树立了亲民和高大形象的张院长之所以难得,是因为心系群众的好官太少所衬托,这也暗示着官员的普遍沦落。不然为何有普遍的执行难呢?做秀本身也不是一件坏事,政治活动多是“秀”,只要“秀”是合乎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它是不是“秀”也就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张院长的“秀”无法持久,也无法效仿,更无助于制度化正义的实现。高院院长在河南只有一个,就算张院长浑身都是铁,也只能打出几颗钉。高院院长亲自出马助当事人维权,对当事人来说,可遇而不可求;对基层法官来说,可望而不可及。
    
     我们不妨来看看张院长是如何帮助上访群众维权的。在遂平县公路管理局,张立勇召集相关人员,语重心长地说:“两万多块钱,一年半了还没有落实到位,这是你们工作上的严重失职。这钱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对老百姓却是救命钱。你们是没有看过齐东升的家,家徒四壁,屋里连一盏像样的灯都没有。房顶还漏水,这么冷的天,外面下雨,家里也下雨……”。张又说:“今天我就是来找你们要账的,无论如何都必须把东升的钱给落实到位。快到年根了,得让东升一家过一个好年,不能再让百姓受苦了。”
    
     这些话的确感人肺腑。在被执行单位,张院长说的并不是“法”,而是“情”。是“动之以情”生效了吗?未必。能促使县公路局相关人员立即取钱还款的,更多还是张院长的权。对于只是科级单位的县公路管理局来说,一位副省级高官的驾临,这是何等的“压力山大”!而这位高官的诉求,只不过是2.5万元的赔偿款能够到位———这还不赶快到位?
    
     所以说,高院院长助访民讨回赔偿,并不是法律发威,而是更高的权力发了威。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何当事人穷尽了救济手段,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却得不到赔偿。难道当地法院的法官就没有去执行过?
    
     为何依法不能执行,依权执行却能成功?答案还是权大于法。在法律上,对拒不执行并不是没有应对措施。依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对于负有协助调查、执行义务的单位,拒不履行协助义务,妨害法院执行人员执行公务的,人民法院可以对其单位或直接责任人采取罚款、拘留措施,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刑法第313条也规定了“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我们很少看到基层法院动用这些法律手段来保障执行到位。法律成了“无牙的老虎”,当事人要想执行也就只能等待在某一天能有幸遇上一个亲民的院长了。
    
     高官亲自接访,并当场解决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悬案,很可能会带来“信访不信法”心态的继续蔓延。它还会给被执行人以强烈的暗示:一般情况下我是不用执行法院判决的,反正法律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若万分之一的概率下,某个高官来了,我履行便是。
    
     如果我们不纠结于张院长助访民讨回赔偿究竟是好是秀,我们就应继续追问,实现制度化正义的举措和努力在哪儿?相比起树立一个青天式好官的威权,民众应该更愿意树立法律的威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6886173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石根:请问当局拘留秦永敏的法律根据何在
·“能闹者胜诉”让法律蒙羞
·“李瀛诽谤省领导”案要用法律说话/舒圣祥
·卡扎菲死:失败者无尊严 小悦悦亡:冷漠因法律缺陷
·不宜立法惩处见死不救,法律逼不出德逼不出善
·傅达林:人心向善不能单靠法律救赎
·在法律面前,没人可自称“能量很大”
·当前中国法律沦为共产党政治工具/余英时
·死刑复核应从行政审查变成法律审定
·于佃荣案:律师很流氓与扭曲的法律/石三生
·律师很流氓与扭曲的法律/石三生
·以法律的手段保护“坏人”的沉默权
·改的不仅是罪名 更是对法律的态度
·为什么贪官总能在法律上获得“超国民待遇”?/冼岩
·“醉驾入刑”争议呼唤权威法律解释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需法律救赎的何止精神病诊治领域
·惩戒精神病医生滥权,法律预防与行业救赎须结合
·法律:统治者的抹脚布,被统治者的催命符/孔捷生
·中国表示或有条件接受具法律效力气候协议
·强拆受害者林旭光等法制宣传日在福州市中心跪求公平与法律(附视频) (图)
·卵子黑市续:专家称其买卖背后凸显法律缺失
·《劳动法》或明年修订 相关法律体系统一框架
·西安爆炸事故夹馍店和液化气商将负法律责任
·卵子买卖背后的伦理和法律问题
·无锡被强拆户丁红芬寄信几千封对中国法律彻底失望
·少林寺法律顾问称运作永信法师谣言者系老对头 (图)
·上海访民院第5天: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图)
·规范警察执法,倚靠法律强于指望素质
·易文龙书写疫苗维权之路5:法律被权利强奸
·中国发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白皮书
·反家暴法立法论证预计年内完成 用法律保护女性
·佛山女童碾压案:见死不救为各国法律所不容
·捍卫法律、弘扬正气、反对特务行为
·中国法律专家:李昌奎案民意媒体并未绑架司法
·南昌174辆新出租车节能改装遭法律困局无法上路
·赞比亚新总统表示中资公司需遵守当地法律 (图)
·刑法公众咨询本周截止 法律精英达共识
·向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寻求法律援助/周娟 向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寻求法律援助 向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寻求法律援助
·践踏法律的中共政府鱼肉百姓/宋伟忠 (图)
·《宪法》你的尊严在哪了?——武汉汉阳区法院玩弄法律/马秀云案
·历史在前进、法律在倒退!上海冤民李玉芳 (图)
·中国法律的特色/居小玲 (图)
·如此的践踏法律 谁来追究!/宁津霞
·绝望老父为儿跪求青天,谁在颠覆法律的公正?
·农民工上访讨薪,触犯那条法律?
·法律公正:偷条狗判11年,挪用3.96亿公款判10年 (图)
·上海杨浦区副区长庄少勤利用政府名义肆意践踏法律!。
·受伤的总是弱势?法律武器,何时能将矛头对准?
·北京市大兴区政府干涉大兴法院执行生效法律文书/李兴武
·为什么中国的法律这么的不健全?
·胆大包天 无耻法官连最高法院法律文书的印章都敢造假———致王胜俊的第二封信/宁津霞(图)
·最高人民法院耍赖,百姓无奈,法律人权何在/山西阳泉郝黄木
·陈树庆:杭州中院不许我担任诉讼代理人 王莉英急需法律援助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违法行政,破坏国家法律正确实施,被程律师起诉!
·谁在践踏法律?
·抓抓放放间,法律在哭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