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如何以“中国特色”来认识和解释中国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8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拙文“论中国特色(庞大的人口绝对值)”在强国论坛深水区和光明网发表以后,竟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跟笔者的另一篇歪批女学生“援交”的文字所获得的关心程度相比,有天壤之别。不由得要迁怒于那些“会读书而不会用”的读书人起来。因为正是他们“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地、从自己“好色”的天性本能出发,硬生生地把是个生物就有的“食、色”之类的天生欲望,说成是“人性”,来大加吹捧或赞美,投其所好地引起大众皇帝的天性共鸣。除了因分配不公而“吃肉骂娘”以外,就一起将注意力转移到“关心起裤裆里的那些事”来。更上下一起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所谓“改革”之上,却不知道要是方向错误的话,连“天上人间(一间以聚赌嫖娼闻名的夜总会)”,也会被“改革”成“公务员俱乐部”的,整个一副三流大夫或江湖郎中的模样。要是社会这样也能一天天好起来的话,岂非“华佗再世、扁鹊重生”了?所以索性“送佛送上西天、救人救到地狱”,依靠科学《新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充当一次“出头鸟”,来“以理服人”地示范一下『如何以人口基数绝对值庞大的“中国特色”,来认识或解释中国社会问题?』以期“抛砖引玉”,提醒那些明知在尝试解压缩中国文化基础上形成的,正确而经得起实践检验的科学《新理论》,迟早要取代有原则和方向性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却碍于“文人相轻”的积弊、和自己切身利益的私心考量。在面对《新理论》的主动挑战时“既无招架之功、又无还手之力”。只好故意装扮成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小说中的“风车”,迫使笔者成为“堂吉诃德”,以麻痹“(民主)大众皇帝”的注意力,而将《新理论》扼杀于襁褓之中。所以在这里特别要再次立此存照:除非“世界末日”真的来临,否则他们一定会因为故意延续中国人(甚至全人类)的灾难而犯下“良知失忆”的错误,并因此感到羞愧或内疚的! (博讯 boxun.com)

    
    一,人权问题
    
    长期以来,中国的所谓“人权问题”一直受到国际、甚至是国人自己的诟病。真是岂有此理到要想学北大的孔庆东教授,也来一次“三骂”了。
    
    其实只要用被一些人标榜的“理工科思维”小脑袋想一想,『如果把以西方错误社会理论所理解的“人权”,物化成一堆可以用数字统计或表达的、诸如具体福利、待遇,或律师、医生数占人口比例之类的权利,当成一个分数的分子的话,分母就是总人口数,而“人权”就是相除后得到的“商(结果)”。那么,拿中国人拥有的绝对值人权、被自己的总人口数一除,就知道“为什么中国人的人权少得可怜了”』这更是中国人总是埋怨自己的“人权”不如其它国家的“没道理”之处,要是拿那些弹丸小国已经享有的东西,拿来被13亿这个数字一除,恐怕就比现在的中国还少呢。
    
    不过更应该强调指出的是,今天在西方错误社会理论概念上的所谓“人权”,根本就是一个假冒伪劣的山寨概念(欢迎上当受骗的西方人来跟笔者辩论)。其本质上充其量不过是建立在“兽文化”基础上的,一个当年西方海盗般的“分赃协议”罢了,由于必须付出的社会成本太高,是绝对不能在中国乃至全人类社会里实行的。那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权”呢?
    
    真正的人权就是“平等、尊严和精神自由”。少一个不行,多一点也没有。这才是中国人应该争取、而跟“中国特色”或贫富、阶级以及社会地位无关,而人人皆有权享受的真正人权!(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论人权”)
    
    二,自由问题
    
    现在基本上达到温饱水平、进入小康社会的中国人,又开始羡慕起西方社会的“自由”来,埋怨政府“限制自由”。殊不知这恰恰是“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中的领袖们(甚至包括毛泽东),在潜意识中根据“中国特色”,认识到“万万不可为”的结果。试想一下,要是13亿智慧和能力超强的中国人,一旦被告知可以享受动物世界般“为所欲为”的自由时,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就知道了。而当年的“文化大革命”或今天中国社会的现状,就是一个真实的“教训”!
    
    事实上,人类自从进入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后,就是以自觉放弃动物般绝对的“行动自由”为代价,来换取建设包括精神和物质在内的真正“人类文明”的可能。这本来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只是由于西方错误社会理论根本没有能力或条件认识到这一点,反而受到天性堕落的“自由落体运动”影响,本能地有回到动物世界的惯性。而要是中国人在这方面发挥起“中国特色”来的话,就无药可救,只能重新回到“动物世界”中去了。
    
    对人类而言,最能体现“自由”本质,以资跟禽兽作区别的,就是“(有严格定义域限制的)言论自由”。这本来应该是中国人网路优势之所在。可惜受西方影响而误入歧途,变成今天这副“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惨不忍睹的样子。完全凝聚不了正确可靠的民意,形成一致可用的民气。反而把“中国特色”变成势均力敌的“口头窝里斗”,让整体中国人的力量因而相互抵消。一些有影响力的论坛,变成相互对骂、发牢骚骂娘,“空谈误国”的公共厕所。反而使中国一致对外的合力,削弱到极小值。更因缺乏共同民意的“底气”,对其它国家形不成有威慑力的舆论,成为我们国家“外交软弱”而不得不“韬光养晦”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经济问题
    
    西方错误的经济学理论,把“经济”理解为多多益善的“动力燃料油”,更直接跟货币等同起来,逐渐形成了“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社会,导致了今天席卷全世界的经济危机。
    
    中国人本来是可以“置之度外”而独善其身的。因为中国文化早就将“经济”解释为“经纶济世”。也就是把它当成是减少社会摩擦力(矛盾)的“润滑油”,跟所谓“幸福”的追求、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码事(科学《新理论》对此有专门的论述)。可惜主流社会的“(文化)定力”不够,经不住花花世界的物质引诱而开始“向钱看”起来。而一旦从这方面发挥起“中国特色”,鼓励或忽悠13亿中国人“一起向钱看”的结果,就非“黄祸”不足以形容了,而这正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现实。
    
    这更是有人总是抱怨政府“援外大方、援自己人抠门”,却不知是“中国特色”起作用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只要从13亿中国人口中,剔出一点“牙垢”,就足以帮助诸如阿尔巴尼亚、越南或朝鲜那样的小国度过某个难关。但要是拿这些援助来均分给13亿中国人自己的话,就怕连“塞牙缝”都嫌不够了。而要是要财政部来帮助中国人“致富”的话(比如像香港或澳门那样直接发钱),那些官员就算连卖掉妻儿、甚至“当掉裤子”,都还是“杯水车薪”的。与其对国人的“欲壑难填”,还不如拿到国际上去“沽名钓誉”了。所以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就知道这事落到谁的头上都会这样做的(我们敬爱的毛主席或周总理,当年不也是如此吗?)。
    
    四,法制问题
    
    现在有一部分人,每当社会出现这样或那样问题时,马上就归咎于法制不完善(或不健全)。以为只要建立起一个“法治社会”,就一切OK了。却不知道这是一个“倒因为果”的问题。
    
    其实有关“严刑峻法”的设想,早在唐朝的武则天或明朝的朱元璋时代,就已经实践过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证明这种靠栏杆或笼子,来管理狮子老虎或猴子的“动物园”方式,是不能用于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智慧和能力都超强的中国人身上的(充其量只能用在由“兽文化”加工出来的、“进化不到位”的高等动物身上)。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每一个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都具备独立思考或独立生活的能力和智慧。是不会被笼子或围栏般法制所限制、随时有“脱逃”的欲望和可能。这“蜚声中外”的那个“喜欢乱闯红绿灯”或“爱占小便宜”的习惯,就是代表的典型。
    
    这更是“名声不好”的中国人,却照样可以适应甚至融入各国主流社会的原因。因为他们善于思考和模仿,懂得“随机应变”,对诸如穿西装、系领带、用刀叉吃饭或“女士优先”之类所谓“文明”的表象,应付起来根本就是“a pice of cake(小菜一碟)”的。
    
    但是当中国人一旦生活在极富“中国特色”的中国社会中、特别是被告知“可以按丛林法则便宜行事”时,一切就变了。因为他们完全将包括“不能贪赃枉法、不能贪污腐败”在内的所谓“法制”,当成了可以乱闯的“红绿灯”。于是中国社会就演变成现在这付“惨不忍睹”的样子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在中国早有“法不责众”的说法。特别是这些具有中国特色的“众”们,已经被错误的西方“民主理论”吹捧成“大众皇帝”,也不去想想那些被骗子般“民主裁缝”说成是“仆人(公仆)”(但被中国文化说成是“父母官”)的各级官员,他们敢管、或为什么要冒着“犯上”的风险去执法呢?这才是当前“法治不彰”的深层原因。
    
    ……
    由此可见,共产党开始把注意力转到文化方面的做法,起码在方向上是正确的,也符合“原汤化原食”的中医理论。但是千万不要学“歪嘴和尚念经”或“东施效颦”、照搬西方的那一套。中国近代的历史足以证明,其结果会很惨的,道理也很简单,就是跟电脑软件一样的“(文化)版本高低不兼容”。也就是说,适用于西方高等动物的所谓“法制”,并不能适用于(或控制不了)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客观上已经不再是高等动物的中国人(当前中国社会的现状就是证据)。那该怎么办呢?
    
    具体的办法,就是在“解压缩”中国文化的基础上,以“中国特色”为纲,重新树立起可以“以理服人”且能够“与时俱进”的道德观(但绝对不能是原来那堆教条而错误,或矛盾百出的陈词滥调)。让中国人有尊严并主动和自觉地、去遵守或执行(而不是像马戏团里的动物那样,要在鞭子或呵斥下、去完成规定的动作)。一旦做到,中国就真正成为“礼仪之邦”和货真价实的文明大国了。
    
    以上只不过是略举数例来说明笔者的论据而已。可以有把握地说:用“中国特色”几乎可以认识或解释发生在中国的一切问题。欢迎不相信或不服气的朋友,在论坛中主动找上门来“切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6885094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一丁:从“孔庆东现象”看一盘散沙、窝里斗的表象、成因和根治
·潘一丁:论“中国特色”
·潘一丁:从诚信缺失到怀疑一切--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潘一丁:人类社会得了“白血病”
·会叫的狗不咬人/潘一丁
·潘一丁:论“微博”的丛林本质
·“九一一”--人类之殇/潘一丁
·潘一丁:《新理论》对几个大忽悠口号的反思
·论法制的“丛林化”/潘一丁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让“民主”从妓女变成老鸨
·潘一丁:论当代社会对人、人性、人道和人权概念的狗屁不通
·潘一丁:一根“搅屎棍”--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中国读书人代表李敖
·潘一丁:民主社会的遗传病--“为自己讳”
·武器对西方山寨“文明”的批判--评挪威爆炸案/潘一丁
·但以输赢论精神/潘一丁
·潘一丁:民主的误区--从众如流
·潘一丁: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
·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潘一丁
·潘一丁:“正确”与“强大”之间的思辨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