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子明:当局永远把握不了形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1日 转载)
    
    周鸿陵(主持人):
    近几年来,中国社会社会矛盾冲突加剧、各种思想急剧涌现,左、中、右各派观点都在对中国社会提出解决方案。今天开这个会就是探讨一下,能否超越左与右,找出一个能够满足各方意见的制度架构,目的是使社会稳健发展,推动社会的变迁。
    
    
陈子明:当局永远把握不了形势

    
    陈子明:我想谈三个问题,一个是十几年来我在超越左右翼、超越体制内外方面的观点,我整理了一个几万字的言论汇编,谁感兴趣的话,给我一个电邮,我可以发给你。这个话题从1994年我能够发声开始,年年都在说。左右派是客观存在的,所谓超越不是否定、抹煞这种现实,而是说左右翼都要拒绝走极端,看看有哪些重叠的共识,首先共同搭建一个宪政平台,然后在这个平台上表现自己,争取民心,争取选票,争取执政。
    我在2000年的《今日中国的左派光谱》中指出:“在思想与政治领域内,左中右的分野是一种谁也抹煞不了的客观事实,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也有比较明确和公认的定义。无论左派、中派还是右派,在充分的争论与实践之前,都不应当有太多的代表历史前进方向、代表人民大众的道德优越感和真理在握的过分自负,更没有理由侮辱对手的人格和剥夺对手的人权。思想的分歧只能通过辩论来解决,政治的分歧应当通过公开的、民主的角逐,通过争取民意的支持来一决胜负。”
    我在2004年对左中右派的观点作出一个简略的概括,左派,普罗情结,平等优先;中派,人权准则,程序正义;右派,精英主义,发展至上。
    左派的普罗情结,也可以称为大众情结或底层情结。在金字塔型社会,这两个概念基本重合,在橄榄型社会,则不重合。普罗情结在价值观上是以功利主义为基础的。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是功利主义的基本信条。功利主义者认为评价一个社会经济中分配好坏的标准只能是社会中个人福利总和的大小,一种好的财富或者收入分配应当是能够提高全社会个人福利总和的分配。显然,只关心个人价值和小团体利益的人,不可能是真正的左派。
    右派的核心观点是发展主义,也就是尽可能地把馅饼做大。首先把馅饼做大了,每个人才有可能多分一点。而没有生产,就谈不上分配。由于资本精英、社会资本精英、技术精英、知识精英是生产力发展的主要推动者,因此要优先保障精英利益,充分调动他们的聪明才智和生产、创造的积极性。在“中国特色”的右派来看来,民主化将会破坏稳定,从而影响创造财富过程所必须的社会秩序;民主化将会促进平等,从而不利于调动刚刚崛起的精英阶层的积极性。
    中派强调基本人权,强调程序正义,表现出一种不偏不倚的超然态度,不像左派和右派那样有一种比较鲜明的阶级或阶层的立场。其实,中派也是有自己的阶级或阶层背景的,这就是中等阶层或者所谓的“中产阶级”。在发达国家,社会的阶层分布是一种正态分布,总体的平均数和中位数大体上是吻合的,因此,中等阶层的价值既是多数人价值也是社会平均价值,称为“普世价值”也还说得过去。由于中国现在还不是一个橄榄型社会,而是一个金字塔型社会或者说葫芦型社会(中等阶层尚待发育),中国自由民主主义者(中派)的立场偏向社会下层,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2007年我写了《宪政旗帜下的左右翼联合阵线》,这篇文章突破了左中右单维度分析的方法,提出了一种两维度的分析,以宪政和专政作为纵轴,以左和右作为横轴,把政治坐标系划分为4个象限,分别是宪政左派、宪政右派、专政右派、专政左派。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格局:专政右派一派在朝,宪政右派、宪政左派、专政左派三派在野。宪政右派即自由民主主义派。宪政左派通常称为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专政左派的主要代表是斯大林主义和毛主义,还有波尔布特主义以及金氏主体思想等。专政右派,它在1930年代的主要代表是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在1970年代的主要代表是东亚和拉美国家的威权主义,当下中国的社会控制程度介于极权主义与威权主义之间,因此有人把它称为后极权主义,也有人把它称为次法西斯主义。
    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专政右派掌权的结果是什么,吴敬琏说是权贵资本主义,吴思说是资本-官家主义。改革曾经是反对专政左派的利器,现在却成为专政右派攫取暴利的工具。如果现在还不对三十年改革进行反思,还不提出用宪政来制约改革和提升改革,知识分子的批判性又到哪里去了呢?
    在次法西斯主义体制下的左右之争,不仅不能起到有益的作用,而且有可能适得其反,为他人作嫁衣裳。这就是秦晖所说的尺蠖效应:左派得势则自由受损而福利未必增加,右派得势则福利丧失而自由未必增进。只有在宪政民主体制下,左右之争才能起到社会制衡器的作用,即秦晖所谓“以左派争福利、右派争自由的天平效应来维护社会平衡”。同时,左右之争还能起到社会发动机的作用,成为社会制度创新、社会资本积累的活力之源。让我们首先携手搭建宪政平台,然后在这个平台上左右互搏,各显神通,定期让选民来作裁判。
    第二个问题,我想谈谈近年来中国思想界出现的新动向和新变化。我从当权派方面说起。现在的当权派是毛泽东思想的叛徒,他们绝对不是专政左派,而是专政右派。如果中宣部还在说一些左的话语,那纯粹是挂羊头卖狗肉。专政右派的主流表述是“邓三科”理论、“维稳”话语。但是在当权派的核心队伍中出现了非主流话语,有两个派别。一种话语是普世价值论,主要代表人物为秦晓,胡德平,当然还有温家宝。表述比较清晰的是秦晓,强调现代性和现代化的区别,指出现代性表现为普世价值观,中国既要现代化也要现代性。第二种话语是张木生所代表的2.0版的新民主主义。
    专政左派主要是毛派的新动向。我在十年前就说过,毛派内部也有分歧,有不同的倾向性。最近两三年,在毛派的社会影响力增加的同时,其内部分歧也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了。有一位著名的毛派,文革中河南二七公社的灵魂人物袁庾华,我在几年前与他有过面谈,颇受启发。据此,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简析两种毛派:造反派与保皇派》。最近张宏良和毛泽东的侄女、前儿媳等出来起诉茅于轼先生,他们是文革中保皇派红卫兵的后裔,像袁庾华这样的,则是文革中造反派红卫兵的后裔。
    毛派都反资。但是据袁庾华介绍,他们认为现在有两种资产阶级——自由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正宗的毛派,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和实践的继承人,应该是首先反对走资派,走资派就是官僚资产阶级。现在以张宏良为代表的保皇派毛派,提出的口号是“救党保国”,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拉拉扯扯,他们要反对的是自由资产阶级,也就是民间的企业家、资本家。这两派的对立很激烈。袁庾华说:“左右派的区别就在于对现有的利益格局和秩序的根本态度,维护它的就不是左派。” 他根本不承认保皇派毛派是左派。主张反对走资派为主的毛派,愿意跟宪政派交流甚至建立某种统一战线,张宏良把他们称为与右派勾结的“左派带路党”,视为最危险的敌人。
    第三,谈谈90年代新左派。90年代新左派们变了,他们从否定邓小平市场化改革的批判的知识分子,变成了赞美邓小平坚持专政的保卫者。
    第四,谈谈宪政左派的崛起。宪政左派在90年代末还是最弱的一支,宪政右派以李慎之为代表的在90年代已经有了很多话语,用朱学勤、徐友渔的说法是自由主义已经浮出了水面。宪政左派社会民主主义正式诉诸于文字的话语要到21世纪才出现,这就是2006年谢韬的《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他们认为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北欧模式是个好东西,他们并不反对宪政民主主义,但他们认为长期受中共教育影响的民众,可能更容易接受社会民主主义。
    海外民运在近年来的一个新动向是出现了左翼民运,主要代表人物是王希哲。他在2007年《民运的左翼与右翼》中说:“一个人走路要左右两只脚。一个社会健康发展要左右两个轮子。左翼右翼,貌似对立,都是不可或缺的。” 海外民运长期以来都是右翼思想占统治地位,现在也出现了左翼思想。
    第五,宪政右派内部的分歧。在座有好几位是宪章的签署者,都是主张搞宪政民主自由的,但现在出现了宪章派和反宪章派,以及所谓拥刘派和反刘派。这些都是表面上的称谓,实质上是仍然主张与政府对话的宪政派与拒绝与政府进行任何对话的革命派的分歧。现在流行谈晚清,在公开与私下的言论中,革命的气息都越来越浓。
    第三个大问题,我想谈谈思想多元与政治整合的关系。我首先要说的是,出现了这么多的思想流派,是好事。从西方国家来看,思想是多元化的,各种新的见解、新的流派、新的著述层出不穷。中国在“不争论”的限制下,长期以来,新见解太少了,说的话不是官话,就是一种反面官话。能够出现一些新话,哪怕是只有一点点新东西,都是值得高兴的。
    但我们要把思想和政治两个层面分清楚。思想层面越分化越好,政治层面是不能无限地分下去的。所以在政治层面上我们要讲共识,讲团结。观点可以不一样,但只要有基本目标上的一致,还是要讲宪政旗帜下的联合阵线。不分左右翼,左派中的新左、中左、老左,右派中的革命派、宪政派,大家都可以找到重叠的共识。
    20世纪以来,有一种最方便的政治整合办法,即选举。别看有那么多党,真正到了选举的时候也就是两、三个联合阵线。为了赢得老百姓的有效选票必须整合,不整合不行。特别是有些选举法规定达不到5%在比例制选举中没有分配席位的机会,据说台湾这次立法院选举要改成2.5%,也许会给亲民党一点机会,但这个新办法还没有正式出台,现行法律还是5%。所以选举会迫使你在政治上整合。
    现在很显然,当局“五不搞”,拒绝直选和竞选。那么就会出现一种天然的整合——这就是民派和官派。民有民的共同语言,官有官的共同利益,这是最简单的一种政治整合。在微博政治兴起以后,大家对于这一点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前些年,左派和右派在很多问题上是没有共同语言的,但在微博所关注的一些具体项目上,大家开始站在一边了。
    所以民派和官派的划分在前选举时代是一种很自然的划分。这是不是好现象?应该说这即是一种后现代的社会现象,又是一种前现代的政治分野。千百年来,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矛盾和冲突就是官民矛盾、官民冲突。如果执政者里有一些对中国未来有所考虑的人,不应当去放任这种现象的蔓延和发展。这个现象实际上是在他们不能出台任何有效措施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一种集结过程,而且是以一种加速度在发生。如果你想改变这种状况,使政府成为一种中性政府而不是民众的对立面,就必须引进包括开放言论、开放社团、开放政党、开放直选这样一些措施,让左右翼在选举的平台上相互竞争,中性政府则退隐到幕后。
    对于现在的执政者来说,首先要认清形势,对于发展的态势有所把握和了解,然后才能谈采取什么样的方略和对策。我跟当局打交道这么多年,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当局永远把握不了形势,总是在误判形势。民主墙的时候误判形势,六四也是误判形势。用翁永曦的话来说,这主要是缺乏自信心。很多人现在是裸官,把老婆孩子放在美国。他们在国内总是处于一种心虚状态,最后捞一把的心理状态,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作为宪政派,我们还是要做一些开导性、说服性的工作,但对此我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首先把自己手头的事做好,把民派的话语权扩大,行动能力增强,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151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子明:新生代领导人的政治抉择
·陈子明:关于八十年代文化思想派别等的通信
·陈十:陈子明先生们大可不必动肝火
·八九民运的必然与偶然——“六四”踏碎“六二○”的历史教训/陈子明
·民运精英陈子明:中国经济危机的主要受害者
·陈子明:团结在民主的旗帜下
·陈子明:我们的老大哥——悼念曹志杰
·能够获得尽可能多的政治思想流派支持的思想宪章/陈子明
·风云人物--陈子明/张重阳
·陈子明:改革是正统意识形态的文化霸权
·陈子明:开放社团空间,打好社改基础
·专制型政党转变为宪政型政党的三个要素/陈子明
·我国行政区划改革的初步构想/陈子明
·一代“博士”崭露头角:中共十七大后的代际更替/陈子明
·陈子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道路——兼与甘阳商榷
·八九民运的思想理论—— 八九民运的性质、目标与理论 (之三)/陈子明
·中国需要“开放三部曲”/陈子明
·革命、改革与宪政 ——八九民运的性质、目标与理论(之一)/陈子明
·陈子明王军涛:六四将获应有评价
·陈子明参加台湾学术会议受阻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新疆骚乱之因:媒体没有公信力/陈子明
·陈子明函温家宝要求公民待遇 高瑜档案”失踪”无社会福利
·陈子明致信温家宝
·八九:记忆的呼唤之八 陈子明-中国民间运动全方位的探索者
·陈子明:“改革开放”三十年:从亢奋到疲顿(上)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