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民主社会的遗传病--“为自己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1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一向被国人引以为荣的高铁,出现了一系列不尽如人意的事故。特别是温州“7.23撞车事件”的发生,以及有关部门对事件的处理方式或态度,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和不满,质疑声四起,陷政府于尴尬和被动的两难处境,不得不从消息的源头,祭起“回避”的障眼法。因为:如果继续一味“从众如流”,满足民众“一查到底,严惩所有责任人”的愿望,将由于其涉及面太广,很可能有“引火烧身”甚至“伤筋动骨”的危险;如果继续敷衍塞责,靠安抚和拖延时间或者寄希望于用其它事件来分散注意力,来大事化小。则有要承担更大不可知风险的可能。因为中国正处在各方都虎视眈眈的险恶国际环境之中,那些受经济危机之困的国家,巴不得富而不强的中国不断出现内乱,可以乘机群起而攻之,再分而食之。 (博讯 boxun.com)

    
    而本来中国人是可以“防患于未然”、不应该为他人提供这样的可乘之机的。因为中国文化早已经通过中医学,提出了“望(脸色、气色或肤色及便色)闻(口腔、胸腔或胃腔发出的气味)问(病人主诉)切(把脉)”的治病方法论和“根治”的概念。不仅可以用于诊治个人身体上的疾病,也同样适用于诊治自己的“社会病”。那就是先根据社会表象的症状找到病因,再开出治疗的药方,没有例外。现在就通过尝试解压缩中国文化后形成的科学《新理论》,对当前中国的“社会病”作一点分析。认为除了政府和领导人不慎走入“从众如流”的民主误区外,作为社会主人的“大众皇帝”,也因古代“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圣贤读书人的忽悠,染上了“讳疾忌医”的毛病。
    
    在封建王朝时代,作为领袖的帝王,虽然由于特殊的教育条件和环境的熏陶、以及实践的锻炼,具备了高于一般普通人的智慧和能力,更被“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中的读书人,出于个人或集团利益的考量和实行“愚民政策”的需要,刻意包装、吹捧、忽悠成跟普通人不一样,也不会犯错误的“真龙天子”(连毛泽东也不例外)。可惜的是,这些人虽然贵为“天子”,但是跟普通人一样,身上仍然保留有无法消灭的生物天性(贪婪、自私和性欲)。平时在公开场合下,装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假模假式。一旦回到宫里,马上露出贪吃贪喝贪女人的天性本能。亏得这些受过“皇恩(特殊贿赂)”的读书人“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为帝王设计出一套“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合法”体制,还提出了一个“为圣、贤、尊者讳”的言论或行为准则,把自己也捎带了进去。也就是说要社会大众『不得揭露、传播进入这个小圈子里面的人的绯闻、丑闻或一切见不得人的肮脏事』上千年下来,终于在中国社会形成了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更由于这些“潜规则”完全符合统治集团利益,所以虽然历经无数朝代的更替,除了手段和方式,会随着物质文明的进步而与时俱进外,“讳”的遗传基因,却始终被继承和保留下来。进而更发展成用谎言或假象,甚至“莫须有”的表象(比如当年新华日报的“开天窗”或现在的“黄山图片”)来替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皆因不能以理服人而成为社会不和谐的源头。
    
    不过最为不幸的是,由中国文化加工而变得既聪明又富有联想能力、“就算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的社会大众,其实历来早就通过出于不同政治目的或商业动机,而故意放出来的各种小道消息,或后一个政权为了否定前朝,而主动揭露来“打击前人、吹捧自己”中,知道了为什么要“讳”的见不得人、却人人羡慕的内容,情不自禁地引起了“天性共鸣”,只是受到传统道德和价值观的约束,而没有暴露出来。所以当他们在西方假冒伪劣的所谓“民主时代”来临,自己也被说成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大众皇帝”时,这些“潜规则”就马上扩散、演变成了人人都因多少有点过错(如贪污、婚外情、工作上的责任差错等)而想“为自己讳”并身体力行起来,导致社会总是充斥着“谎言和自我吹捧”而独缺真相。并在绝对出身于社会基层,同样属于“大众皇帝一份子”,却有条件“先讳起来”的各级官员、或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工商演艺界中普及开来。形成了今天这种从“被境外煽动的民族冲突、天性产生的贪污腐败、到拆迁引发的社会矛盾、以及高铁撞车事故的处理”等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事事要讳处处讳”的社会普遍现状。究其根源,无一不是出自于要想“为自己讳”的动机。而『十几亿人从上到下一起“为自己讳”所产生的负面结果(比如当下)』其严重性,是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的。因为历史的经验可以证明,这已经不是靠再来一个表象上如国内外反对人士所乐见的“改朝换代”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那么,我们真的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吗?其实只要不“讳疾忌医”的话,当然还没有。而且不仅没有,甚至连“根治”的药方都有了。那就是彻底批判西方现有的错误社会理论,放弃“以力服人”的原始而野蛮的动物手段,代之以“以理服人”的精神战争手段。然后以科学的《新理论》来认识、解释自己和自己“人造”的社会中产生的一切问题。最后以只有经过升级后的中国文化,才有能力实行的“王道”(将另外有专文阐述)来带领全人类完成“高等动物→人”的阶段性进化。开始真正只属于人类的“文明进程”,未来的事实必将证明:除末日外,舍此绝无其它选择。
    
    当然,对已经被西方物质文明表象,搅得晕头转向,从而佩服得五体投地。却因此对自己的文化失去信心,充满自卑、鄙视、自愧不如的大多数中国读书人及其精英而言,要他们接受这样的理论或观点,除了报之以“嗤之以鼻”的嘲笑、或挖苦不屑外,实在是有点“勉为其难”的。因为他们已经在解压缩前的中国文化中,受“儒释道”之类的陈芝麻烂谷子般的教条或礼制的长期禁锢、影响。以及建立在“兽文化”和丛林法则基础上的西方文化的双重熏陶下,已经像马戏团里的动物般,习惯于接受“以力服人”的手段了。要是一旦被无前提条件(有定义域约束)地,还以“(言论)自由”,其表现不会比峨眉山中吱吱哇哇、甚至会抓咬人的猴子好到哪里去的。不信就在《新理论》以“批判的武器”和“以理服人”的方式,对他们发起的“精神战争”中,拭目以待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9085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器对西方山寨“文明”的批判--评挪威爆炸案/潘一丁
·但以输赢论精神/潘一丁
·潘一丁:民主的误区--从众如流
·潘一丁: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
·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潘一丁
·潘一丁:“正确”与“强大”之间的思辨
·潘一丁:血滴子、航母和孙子兵法--试论中国未来的战争策略
·潘一丁:中华民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潘一丁:中国文化不屑出低档次的“世界级大师”
·奥巴马不听老牛言吃亏在眼前/潘一丁
·潘一丁:大众皇帝到该下“罪己诏”的时侯了
·论“矿难”/潘一丁
·货币白条-世界经济行为之“鸩”/潘一丁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