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达:西班牙是怎样解决加泰罗尼亚问题的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5日 转载)
     在西藏出现的暴力冲突引起世界注目以后,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的西藏流亡政府重开接触对话。很多中国人也许不理解,一个流亡了半个世纪的老人,无一兵一卒,他在哪里安度晚年于国家之安定能有什么影响。达赖喇嘛回来了又怎样,不回来又怎样?他们看不到,达赖喇嘛的回归,不是个人问题。他是藏民族认同的精神领袖。流亡精神领袖的回归,是处理民族区域问题的钥匙。这一点,是有先例可借鉴的。这就是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
    
       二十世纪下半叶,全世界民族意识高涨,在很多地方出现了地区独立的诉求。这种诉求在和国家主权相持不下的时候,就会走向暴力冲突,造成和平时期的流血牺牲。英国的北爱,俄国的车臣,西班牙的巴斯克,曾经长年累月地在和平的大国头上笼罩着恐怖的阴云。不过,也有解决得相当祥和的地区问题。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就是其中之一。 (博讯 boxun.com)

    
      一,加泰罗尼亚之特殊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的一个自治区域,位于西班牙东北部,濒临地中海,首府即世界名城巴塞罗那。如今的旅游者,在那里闻不到一点点火药味,但是只要读读他们的报纸,不难发现加泰罗尼亚的不同。那就是,那里的人不认为自己是一般的西班牙人。他们以自己是加泰罗尼亚人而骄傲,以讲完全不同于西班牙语的加泰兰语为荣。他们会告诉你,他们在西班牙王国框架内有一个自己的国家(nation),有他们自己的政府,他们是自治的。当奥运会在巴塞罗那举行的时候,奥运官方语言是英语法语和加泰兰语,而不是西班牙语。
    
      和所有历史悠久的大国一样,西班牙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以巴塞罗那为中心的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经济最发达,文化最先进的地区。加泰罗尼亚人在历史上就一直认为自己不同于以马德里为中心的西班牙王国,一直要求独立。1932年第二共和时期,加泰罗尼亚实现了自治。第二共和以及随后的内战时期,加泰罗尼亚民众倾向于左翼和共和国。于是,内战后的佛朗哥独裁阶段,加泰罗尼亚受到的压制就特别严重。
    
      内战后期,巴塞罗那是共和国最后的临时首都。佛朗哥在1939年占领巴塞罗那以后,就宣布废除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地位,解散了加泰罗尼亚政府,并在巴塞罗那残酷镇压左翼人士。原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的官员,以主席贡巴尼斯(Luis Companys)为首,流亡法国。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纳粹德国占领法国后,逮捕了贡巴尼斯,将其交给了佛朗哥。军事强人出身的独裁者特别相信镇压的效果。佛朗哥把贡巴尼斯押到巴塞罗那,以军事法庭名义判处死刑,于1940年10月15日,就在巴塞罗那市区的山顶要塞里,枪决了贡巴尼斯。
    
      从此,加泰罗尼亚就成为西班牙的一个区域“问题”。那里的人民,从来没有忘记他们的领袖是让马德里的佛朗哥给枪毙的。在将近四十年的时间里,加泰罗尼亚的民族文化受到压制,但是人民从来没有停止要求自治。
    
      二,一无所有的政府
    
      贡巴尼斯死后,原加泰罗尼亚议会在流亡中立即成立了政府,任命了主席。政治流亡者往往难以团结合作,大多一事无成。1954年,原加泰罗尼亚议会的一群人,在墨西哥的原西班牙大使馆开会。墨西哥是不承认佛朗哥独裁政府的。这群人议决,把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延续下去。他们还选出了新的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主席,一个叫塔拉德拉斯(Josep Tarradellas)的人。
    
      塔拉德拉斯曾经是1937年的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总理兼财政部长。在此后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在法国流亡。他过着清贫的生活,长年住在廉价的旅馆里。有朋友来看他,他都请不起一顿饭。朋友们还看到,他的房间里甚至放着下雨天接漏雨的水盆。但是,他始终以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的名义和外界打交道,也和流亡中的各派政治力量保持联系。他刻意保持政治上的中立,不代表任何一派政党,而只代表要求自治的加泰罗尼亚人民。
    
      塔拉德拉斯身无分文,手无寸铁,他只有一个政府主席的名分,而这个政府老早就被佛朗哥宣布解散了。在那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谁也不会把他和他的自治政府放在眼里,甚至佛朗哥也不认为他是一个威胁。他的面前,似乎只有自生自灭这一条路了。
    
      三,民主改革的需要
    
      1975年底佛朗哥死后,新国王胡安·卡洛斯和新首相苏亚雷斯开启了民主制度的转型。政党合法化了,新宪法将要起草并交给全民公投,人民的意愿有了表达的渠道。于是,区域自治问题重新浮现出来。加泰罗尼亚问题是其中之一。
    
      从政治理念来说,国王和新首相都是维护西班牙王国主权的君主立宪派,但是这开启民主改革的一君一臣有一个很明白也很现实的考量:你不可能无视民众的区域自治要求。同时,他们也明白,中央政府如果是独裁的,根本不打算给自治要求以生存空间的话,要求区域自治一方的分裂就会互相削弱力量,越分裂越不会对中央政府造成威胁。而对于民主的中央政府,自治呼声本身四分五裂就是一件最为棘手的因素,因为你找不到一个单一的谈判对手。你和一个对手谈判达成的协议,不能为别的对手承认和遵守。于是出现了谈判和协议不断被破坏的现象。
    
      1976年10月,佛朗哥死后一年,一位和马德里有紧密联系的加泰罗尼亚银行家向国王提出,流亡中的塔拉德拉斯很可能是解决加泰罗尼亚区域问题的钥匙。塔拉德拉斯虽然一无所有,却是全体加泰罗尼亚人民都承认的领袖,加泰罗尼亚人民认可他。他是在加泰罗尼亚自治问题上,西班牙王国应该与之谈判的对手,因为只要和他谈好了,就等于和全体加泰罗尼亚人民谈好了。只要和他达成了协议,加泰罗尼亚的自治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时候,塔拉德拉斯77岁。名义上,他还是西班牙王国的一个叛逃者。
    
      四,谈判和象征
    
      首相苏亚雷斯派自己最信任的人,秘密前往法国,找到塔拉德拉斯,释放善意,请求塔拉德拉斯在民主转型过程中,在加泰罗尼亚自治问题上给予合作。交换条件是,让塔拉德拉斯回到巴塞罗那来主导组织民主的自治政府。密使回来报告说,塔拉德拉斯阁下十分重视首相正在展开的民主改革进程,看好加泰罗尼亚的自治前途,愿意给予充分的配合。但是,77岁的流亡主席提出,未来他回到巴塞罗那的时候,他要在检阅加泰罗尼亚武装仪仗队的仪式下“荣誉回乡”。处于改革初期的首相,当时最顾虑的是右翼保守军人的反弹,他对于塔拉德拉斯的这一条件感到为难。他认为,这或许是流亡了三十八年的老人的一种虚荣心。
    
      其实,塔拉德拉斯比他更明白这一荣誉待遇的意义。在有争议的区域自治问题中,无论是对要求自治的地区政府,还是力图保持主权完整和法治统一的中央政府,该地区民众的统一和团结非常重要,而这种统一与团结的基础,是共同的文化身分认同意识。在具体操作中,这种认同意识是用象征性来表达的。塔拉德拉斯要求返回巴塞罗那时有加泰罗尼亚地区自己的武装仪仗队迎接,就是一种极具象征意义的表态。尽管那是有风险的举动,但是只要这一关过了,以后自治政府的组织和运作就顺利了。
    
    
    1977年6月,西班牙第一次大选,加泰罗尼亚地区左翼政党在大选中占了上风。与此同时,军中保守派扬言,决不让加泰罗尼亚重新落到左派手里。他们甚至扬言,只要左派得票数超过一定比例,他们就会把坦克开上街,阻止大选。这时候,首相才再次认识到,政治上非常活跃和不安的加泰罗尼亚,需要一个超越政治派别,为全民所认可的领袖。这个领袖,非塔拉德拉斯莫属。
    
      民主改革,时机非常重要。此时需要塔拉德拉斯回到加泰罗尼亚。首相苏亚雷斯迅速采取行动。他派出专机,前往法国迎接塔拉德拉斯。塔拉德拉斯在登上专机的时候,不禁想起他的前任贡巴尼斯,于是对身边机务人员说了一句听来令人沉痛的玩笑话:但愿他们不要把我一下飞机就枪毙了。
    
      五,流亡者归来
    
      1977年6月27日,塔拉德拉斯回到马德里,他立即和首相展开有关加泰罗尼亚区域自治的谈判。在西班牙民主转型过程中,年轻的首相苏亚雷斯表现出杰出的谈判诚意和才华。制度转换过程中很多难以逾越的障碍,是凭着首相个人面对面的谈判来克服的。这一次同样如此。一开始,77岁的塔拉德拉斯和年轻首相的谈判并不顺利,他们各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但是以后越谈越顺。首相承诺,加泰罗尼亚将重新获得1932年第二共和时期的自治地位。塔拉德拉斯则承诺,加泰罗尼亚将忠诚于西班牙王国,接受在统一的西班牙宪法框架内的自治地位,尊重西班牙的军队和军人。这一次他们都同意,当塔拉德拉斯回到巴塞罗那的时候,将有武装仪仗队的荣誉迎接。
    
      军中有些保守军人果然对这最后的条件表示无法接受。国王亲自出面予以说服,高调接见塔拉德拉斯,以表示国王对民主转型和加泰罗尼亚自治的支持。
    
      1977年10月23日,理论上始终没有中断过的加泰罗尼亚政府的主席,流亡了38年的77岁老人塔拉德拉斯回到巴塞罗那,在到达仪式上检阅了加泰罗尼亚武装卫队。
    
      回到巴塞罗那的塔拉德拉斯立即组阁,随后他的部长们展开和马德里中央政府部长之间一对一的谈判,以便把首相级谈判达成的自治原则落实到具体的法律法规中。
    
      在以后的几年里,一直到1988年89岁时去世,塔拉德拉斯始终是西班牙民主改革的坚定支持者。虽然他的前半生是反对君主制的共和派,但是他非常尊重国王,和国王配合默契。他得到了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拥戴,也赢得了西班牙国王的敬重。对加泰罗尼亚人民来说,更重要的是,他为加泰罗尼亚赢得了自治。从此,加泰罗尼亚的区域自治,就不再是西班牙的一个“问题”。如今,你若到西班牙去旅游,只要去巴塞罗那的街头走一走,你就会相信,出于民族和文化多元而在历史上形成的区域自治诉求,原来也是可以这样祥和地解决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43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安那祺主义社会革命从西班牙内战悲剧中的教训/赵京
·美国会象西班牙和英国一样衰落吗?
·张长海:西班牙的巴斯克自治区
·西班牙内战中的安那祺主义实践/赵京
·民主促进统一实例:西班牙破镜重圆再度崛起
·支持西班牙侨民陈建新,痛击一切侵犯海外华人利益的逆流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六站:西班牙马德里/秦晋(图)
·黄河清:华人骄傲,在西班牙!在世界!
·黄河清:华人贿赂在西班牙
·王方:听西班牙医生讲解毛泽东
·“中国考虑注巨资参与西班牙银行重组” (图)
·中国愿继续购买西班牙国债 (图)
·李克强在中国西班牙企业家早餐会上的致辞(全文)
·中国西班牙将签署75亿美元合同
·李克强抵达马德里 开始对西班牙进行正式访问
·西班牙“中国城”推销:200万买套房获3张绿卡
·中国大买西班牙公债 振奋欧元区
·世界杯-西班牙加时绝杀10人荷兰 加冕第8支冠军队
·中共对西班牙高法施压文件内容曝光
·西班牙武装巡逻船欲侵入英国水域 被其军舰逼退(图)
·西班牙评“最靓美女政客”:姜瑜等两华人上榜(图)
·西班牙记者采访劳工受阻 随州电视台采访刘飞跃被拦
·温家宝在西班牙收到的一份特殊的礼物(图)
·温州籍女华侨西班牙遇害 疑跟索财未果有关(图)
·西班牙一架客机冲出跑道起火 至少147人死亡(图)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人民日报: 韩国你敢接大力神杯么?西班牙全国一致怒斥黑哨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禁蒙面法遭判违宪 胡锡进与爱国者很生气
  • 2020年总统大选登记开始 韩宋抢头吉蔡延翌日
  • 中国人大是否释法推翻港高院裁禁蒙面法违宪引聚焦
  • 男足输叙发酵 里皮日薪近150万元 闪辞抗议说他度长假
  • 里昂纺织博物馆:伊夫·圣·洛朗的才华和他的面料商
  • 禁蒙面法遭判违宪 港府与北京谨慎避仓促
  • 智利总统首次谴责针对示威者的警方暴力
  • 中国两航母夹击 台专家猜用F16潜艇与导弹破功
  • 反送中港警拘4491人 年龄11至83岁
  • 伊拉克示威者封锁乌姆盖斯尔港
  • 日美防长举行会谈 谈论南海与日韩关系等问题
  • 联合报民调“蔡赖配”领先“韩张配”16个百分点
  • 方济各世界穷人日宴请1500人午餐
  • 美日防长会谈 强调应加强化日美韩合作
  • 斯里兰卡新当选总统拉贾帕克萨宣誓就职
  • 香港理大告急:勇武死守警察死围 香港民间呼吁人海战术反
  • 玻利维亚深陷政经愁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