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但以输赢论精神/潘一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1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文评新闻139) (博讯 boxun.com)

    
    日本女足在本届女足世界杯上,在点球大战中击败两届世界冠军美国队,夺得女足世界杯冠军。除了引起举世瞩目的震惊(因为历届赛事上,日本对美国的比赛中,总是“输很多、胜极少”)外,更“雪中送炭”般、给正处在地震和核辐射灾难阴影中的日本人,带回来振奋人心的精神支持和心理抚慰,产生出“举国狂欢”的良好效果。如果将日本姑娘这次的胜利称之为是一次“完胜”,那绝对是令人心服口服的“当之无愧”!
    
    中国文化一向有“不以成败论英雄”的美德,所以不必再提当年日本女队以0﹕9输给美国女队的败绩来“自我安慰。可惜却被现在的中国人遗忘、甚至抛弃了。进而“反其道而行之”,走上急功近利的道路。不仅多次出现“艳照门”或“凤姐姐、郭妹妹(美美)”或”私奔“之类,靠“恬不知耻”来沽名钓誉的现象,更让中国男女足球走入一蹶不振的困境。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已经“堕落”到连哲学上“精神可以和物质相互转换”的原理都不懂的地步。最后愚蠢到将理应“万能”的金钱,当成俄国诗人普希金在其长诗(金鱼的故事)中,提到的那条“金鱼”,却忘记故事结尾中那个“一只木盘”的启示!
    
    记得当年赛后,笔者曾在当地华文报纸发表文章,对中国女足的精神加以赞美。可惜时至今日,她们的精神面貌已经今非昔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果将那篇文章,现在套用到日本女队身上,也许更值得中国人反思的。
    
    
    
    请看当年在美国侨报上发表的老文章:对中国女足的衷心赞美
    
     女足世界杯赛落幕,美国队获得了冠军。虽说赢得多少有点“运气”(最后靠罚点球取胜),不过应该承认这还是“实至名归”的胜利,要向美国姑娘们表示热烈祝贺!
    
    但是,对中国人来说,也许更应该在心目中,把中国女足也当成是这次比赛的“并列冠军”,而对她们表示称赞、祝贺和奖励。因为除非是继续套用“成绩是主要的,缺点是不可避免的”,这种“放之四海皆准”、却毫无实质意义的教条模式,或作球队内部的经验总结。否则从民众的角度,如果结合东西方民族先天生理条件的差距;她们在国内成长中的艰难处境;以及这次参赛期间,在食宿、交通安排上所受到的“完全有理由指责”的不良招待和长距离(等于绕地球一周)“行军式”的赛事安排等;诸多方面对她们本身绝对不公平的条件。再看她们在这次赛事中的顶尖球技、高尚球风和从头到尾的临场发挥表现,尤其是在决赛中,非但没有被公认体力好的美国队“拖挎”,反而在后半场和加时赛中,给人有越战越勇的感觉。不能不使人觉得,除了给予无保留的赞叹外,实在没有、也不忍心再有所批评了,试想一下,如果中国其他运动队伍,都能达到她们这样的境界(当然有的已经达到)或朝这个方向努力,中国人还用担心得不到自己在世界体坛上,本应该全面享有却还没有的更高地位吗?
    
    值得一提的是,当中国队以大比数战胜挪威进入决赛后,媒体对有关报导就开始有“政治化”的趋势,有些人因此对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有所指责,好象其他国家的人都成了“红楼梦”中贾府门前的那对“石狮子”。其实,当今国际上的一切交流活动, 无论军事、 经济、科学、艺术乃至体育比赛,都离不开政治,早已是“笔者(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美国的“民族主义”,更在南斯拉夫战事中,被发挥到“登峰造极”“逆我者亡”的地步,所以并无值得大惊小怪之处。不过,这丝毫不意味着笔者支持这种在体育交流中,将政治“表面化”的倾向,反而觉得这样会抵消体育交流能促进国际间友好和平的真正“政治作用”。更进一步,对部分中国人老是希望以他人的、个别的、局部的胜利,来取代全面努力的思维不以为然。也许,可以将美国已故总统肯尼迪的一句名言,略加改变后对他们说:“不要问别人为中华民族做了什么?而是要问自己为中华民族做了什么?”这才是国家真正的富强之道。
    
    如果说中国女足的成功还带来什么更深刻的意义的话,那可能就是她们和中国男足一起,再次分别用正反面事实,打破了被不少人崇拜的“金钱万能”神话,让人们有了进一步思考的余地,至少可以把“国际歌”中的一句歌词补充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增加一句)包括‘美元’在内。...全靠我们自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14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一丁:民主的误区--从众如流
·潘一丁: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
·一叶知秋,谈拿无聊当有趣、无知当有理、无耻当光荣的郭美美现象/潘一丁
·潘一丁:“正确”与“强大”之间的思辨
·潘一丁:血滴子、航母和孙子兵法--试论中国未来的战争策略
·潘一丁:中华民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潘一丁:中国文化不屑出低档次的“世界级大师”
·奥巴马不听老牛言吃亏在眼前/潘一丁
·潘一丁:大众皇帝到该下“罪己诏”的时侯了
·论“矿难”/潘一丁
·货币白条-世界经济行为之“鸩”/潘一丁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