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这样爱国(随思录)/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30日 来稿)
    
    
     【有人谈爱国,有所思,录下。随思随录,无逻辑顺序。】 (博讯 boxun.com)

    
     以下所谈的国就是常识的国:土地、人、文化;也是反现常识的国:包括党和权力的国。
    
     爱国既高尚,也卑鄙。发自个人内心的爱国是尚的;暴政鼓吹的爱国是卑鄙的。
    
     爱国可能是纯洁的,由权力者鼓吹的爱国主义多数是罪恶的。
    
     我既不接受爱国就是好不爱国就是坏的设定,也不接受爱国就是坏不爱国就是好的设定。
    
     爱国不爱国,由我的自我感觉决定,不是由别人派给。只有当我对这个国有好感时、喜欢它时,我才会去关怀它。当我没有好感时、不喜欢它时,就不爱了;当然可以还去关怀它。
    
     当权力代表国、权力捆绑国时,我不但不爱这个国,还恨这个国、反这个国。我视这个国为强盗、惯贼、流氓。
    
     当代表国家的权力没有侵犯我个体的权利时,我可能爱这个国,但不是必定要爱这个国,我随时都可以不爱,不用给出甚么理由。当代表国家的权力保护我的个人权利时,我一定会说一声谢谢,大多数会爱这个国,但不必然是“以爱相许”、终生不悔。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民众仆下去了(仆倒的仆,不是仆人的仆,简化字真麻烦);国家崛起了,国人跪下了;全世界都要听中国说话了,全中国的人都哑了。你叫这个被仆、被跪、被哑的我怎么样去爱这个国?
    
     我爱国有点像爱一个女人。我觉可爱才去爱,也要考虑可以爱才去爱。爱女人与爱国有点不同。女人可以接受我的爱、爱我;也可以拒绝我的爱,不让我爱;国没有这个权利:国既不能禁止我爱,也不能强迫我爱。还有一点不同,女人可以找来做老婆,老婆是要来爱的;国是人民雇用的管家,管家是要来使用的。
    
     我爱国不像爱妈妈。妈妈生我、奶我、爱我、教我,妈妈这样做只有一个理由:爱我;我爱妈妈之情由心出。国家从来没有如此对我,对国家没有这个情。
    
     我或爱我可以反对之国,我必定不爱我不可以反对之国。
    
     现在是反常朝代,正的都是反的,反的都是正的…我没有能力以常识排除或纠正反常识,我没有能力分开党即国国即党的观念,更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现实。所以,在没有条件限制下,在笼统、一般情况下,我只能不爱国;而且恨国、反国。
    
     现实是,所有爱党者都必然是合法爱国者,凡反党者都是反华,即都是汉奸、卖国者。在这样的现实限定中,我只能,也乐意做汉奸、卖国者。
    
     事实上我并没有爱国的权利。请人们清醒,在共占大陆爱国要经批准,并在党领导下才可以爱。不信,你到天安门打起横额:我爱我的国家、人民、土地…看看党警会不会用警车接送你去喝茶?共产党从来没有批准我爱国,所以,我没有爱国的权利。以往我曾经私自爱国,现在查实,我是进行非法活动,犯法了。罪名很多:经济犯(非法经营)、瞒税、扰乱治安、嫖妓、非法上访…
    
     我的爱国是在我的骂国声中表达出来的。
    
     合众国总统和中共国主席都会叫人民爱国,目的都是为了更好管治。总统说,是人民叫他这么说的;总统说了后,即使不做好事也不敢害民。主席说,是主席强加给人民的;主席说了后,跟着来的就是剥夺你的权利和利益。
    
     有人说了,爱国是独裁者的避难所。我想加上一句:爱国是独裁者摧毁民众权利的发炮台。
    
     国家好端端的摆在那里,为甚么要作痛苦状、发呻吟声?我想,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因为党临末日禁不住发悲鸣:我的权力这个命根不保了!你看,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把它打得东歪西斜了。你们就给一济爱国(=党)药我吃吃好吗?
    
     有人说国提供了一块土也给你生长,你应该感恩。我不认为如此。这块土地亿万年前就存在了,那时没有甚么国,更没有我现在的国。只是我祖先在这里居住了,为需要才建立了国。所以,是有土地才有国、土地提供国,不是有国才有土地、不是国提供土地。是没有人之前就有的土地有恩于我,不是有人后才建立的国有恩于我。
    
     我爱与我同国的人,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直接或间接为我提供了生存必要的条件,给我同情、关怀、爱的感受,给我尊重和尊严。所以,我爱他们,给他们相同的回报。我也会恨同国之人,因为他们中有人给我与上述相反的对待;我会根据我的能力采取对等的回报。我是有敌人论者、有仇恨论者。我不会爱后者,我不会爱恶政暴政的执行者;我仇恨他们,把他们视为敌人。
    
     还有那个摸不着的文化,那是我循环系统流着的血。血,给我氧气,也给我细菌。
    
     国与我的关系有点像店铺和顾客。我从国中取到的任何一件东西都要付出足够的钞票。国没有给我免费餐食,我没有给国当义工。我不会要求国给面包我吃,但我不能忍受国抢掉我的面包。更重要的是,要是国以制面包给我吃的名义拿了我的钱,那么你国就得实现承诺。就是这个契约。
    
     别人要怎么样爱、不爱、反对他的国是别人的事,我爱不爱国是我个人的权利。我尊重别人的选择,也希望别人尊重我的权利。
    
    张三一言 20110630 香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13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知道分子何以劣于西方知识精英/张三一言
·第三篇 救虎队──救党派/张三一言
·共产党长命之一视角/张三一言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与杨光讨论:极权之下无改良/张三一言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张三一言
·中国民主化会右派专政?/张三一言
·“没有敌人”面面观/张三一言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张三一言
·清算和解道路/张三一言
·刘晓波被判重刑了,怎么办?/张三一言
·革命、造反出民主是政治常态/张三一言
·张三一言: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张三一言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张三一言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张三一言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张三一言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张三一言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